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百零一章 乱世以外
    ……

    庭院里,只有单容和尉迟阳姐弟两人。

    尉迟阳盘膝而坐,饮下龙珠之后,体内的死寂之气,化作一缕又一缕的黑气,飘散而出。

    苍白的脸色,渐渐有了血色。

    气息匀称,真元充沛,雄浑的血气,由内而外的散发开来,周围的空间一阵凝滞。

    庭院宽阔,却很安静,安静到了落针可闻。

    单容期待着自己的弟弟睁开眼的那一刻,本来有些提心吊胆的,可现在看来,这颗龙珠对弟弟,真的是天作之合。

    很久之后,尉迟阳体内的血气蒸蒸日上,整个人透出一股明亮清澈的道韵,看那俊俏的模样,这才像是一个意气风流的少年。

    他起身,舒展自己的双臂,往前轻轻一掌,虚空寸寸崩裂。

    若是一个人,承受了那一掌,想必不死也差不多了。

    单容沉声道:“不要以为恢复了寿元,恢复了气数,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体内的龙珠并未完全消化,只是让你成为了一个正常人,至少需要三年时间,你才能彻底的消化那颗龙珠,筑下无敌的武道根基。”

    这是在关心自己的弟弟,眼前的得意与否,单容从来都不会在意,哪怕今天算是弟弟的大日子。

    这一次,尉迟阳可以肆无忌惮的修行《无极本经》了。

    尉迟阳柔和笑道:“姐姐啊,多亏了你和姐夫,不然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度过接下来的日子,一个人死去,是有些孤单,我不是一个怕死的人,可也害怕,死的时候充满了遗憾和怨气。”

    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总是有着太多的感慨。

    不过尉迟阳的确也是人未老,心已沧桑的典范。

    单容的黛眉微蹙,对于弟弟的话语,没有动怒,也没有高兴。

    轻声道:“到底是一个小孩子,说话总是没有分寸,可不要当着你师兄的面说这些话了,下一次若是再敢胡言乱语,别怪我拔剑无情。”

    尉迟阳抿着嘴巴,一语不发,有些话,还真的不能说得太早了。

    他转移了话题道:“师兄现在人在何处,这一份人情,可是我一辈子都难以偿还的,是正儿八经的再造之恩。”

    单容想起了元正的交代,心里有些复杂。

    男人的世界,单容不是很懂,她只是懂得自己的剑道和自己的事情罢了。

    柔声道:“你的师兄现在谈不上身陷囹圄,却也有些窘迫。”

    尉迟阳面露凝重之色道:“哦,还请姐姐明示,师兄到底是怎么个窘迫,缺银子还是?”

    单容笑了笑,弟弟这话说得,真的有些好笑。

    单容道:“从我认识你师兄的时候,你师兄就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被身外之物困住的主儿,他有着花不完的银子。”

    “不过大争之世即将到来,大魏和大秦早晚都有一战,你的师兄也要准备起势了。”

    “他的手底下有了百十来号人,还有百十来号人的家眷,正在来到苍云城的路上,是来投靠你来了。”

    “没有容身之地,追随者不算众多,但也会慢慢的多起来,你的师兄指望你好生接济一下他,他也说过,就当做是江湖救急,该你的铜板,一个都不会少。”

    尉迟阳是拜月山庄的主人,哪怕他只有十三四岁。

    可也明白,武王之位,不是元青的,就是元麟的,和自己的师兄真的是八竿子打不着。

    一个庶子,想要堂堂正正的活在天地之间,不干出一些大事来,是很难好好活着的。

    只是没有想到,师兄这么快就要去做大事了。

    还以为师兄还会铺垫一段时间,打点一段时间呢。

    尉迟阳柔和道:“马场东边,有着一个空闲下来的牧场,亦有一座可以勉强住下二百余人的庄园。”

    “师兄眼下是无事可做,还在过渡期,我也可以理解。”

    “可以让师兄那些下属的家眷们,暂时安置在我拜月山庄空闲的房屋里,至于师兄手底下的精锐,就去往马场东边的那个庄园里,四五百个人,我还是可以安置妥当的。”

    “若是师兄不嫌弃的话,也可以在我的马场里找点事情做,挣点银子,坐吃山空也不是一个事儿。”

    “哪怕师兄真的很有钱。”

    “我也不会要师兄一个铜板的,只要师兄有什么需求,尽管开口就好,他可是我未来的姐夫啊。”

    单容的太鸾出鞘约莫半寸,这半寸之间,是剑域森然,是漫天剑舞,也让尉迟阳的咽喉处,一阵火热一阵冰寒。

    尉迟阳做出投降姿态,不敢造次了。

    单容的太鸾归鞘,然后想起了不久之后的大争之世。

    柔和问道:“大秦和大魏开战,拜月山庄如何自处,拜月山庄的底蕴固然丰厚,可在大秦铁骑面前,还是有些不够看。”

    尉迟阳故作得意的说道:“这一点姐姐大可放心,近几年,多数甲等战马,我都卖往了大秦,并且还是友情价,虽说没有什么香火情,也另类的摆明了我拜月山庄的立场。”

    “我和大秦皇族的某位成员扯上了关系,有点横向关系,他会让我们拜月山庄不被战乱所扰的。”

    “另外,大秦一旦开战,胜了之后,是要照顾人心的,或是收买人心,我拜月山庄就是第一个被收买的人心,做给魏人去看,毕竟拜月山庄的版图还在大魏境内。”

    “基于这一点,大秦只要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是绝不会为难我拜月山庄的,表面上的功夫,也得做足了才行,不然路会越走越窄的。”

    “二来,就算大秦到了山穷水尽那一步,我拜月山庄,也不会是现在的拜月山庄了。”

    单容终于明白自己的弟弟为何不忌惮西蜀双壁了,西蜀双壁只是棋子,而弟弟才是正儿八经的生意人。

    忽然间,单容问了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师兄要真的干大事,你会支持吗?”

    尉迟阳也没有着急回答,而是想了想,应道:“如果姐姐支持的话,我也会支持,没有姐姐,我也不会成为 拜月山庄的主人,没有师兄,我也不会和正常人一样享受着该有的寿元。”

    单容了然于心,弟弟的野望,初现端倪……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