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撤
    龙辉能来西蜀,应当不会只是为了解救元正而来。

    上官照一行人,在元正几人可以应付的范围里。

    龙辉顿了顿,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武王庶子的身份极为敏感,这种毫厘之差的分寸,其实很难把握。

    四下无人,可龙辉还是有些不放心。

    暗中传音道:“军师大人计算过,大秦和大魏一旦开战,初期大魏招架不住大秦铁骑,西蜀成为大秦的疆域,指日可待,到了后期,或许大魏可以防守反击,或许不是。”

    元正心领神会,微鞠一躬道:“多谢龙哥此番出手,我感激不尽。”

    龙辉道:“三公子客气了。”

    夜色茫茫,龙辉从来都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里。

    元正皱起了眉头,陈煜叔叔的推演计算,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在元正的记忆中,大魏与大秦之间,应当是平分秋色的,何曾想到,只要开战,大秦便会占据绝对的上风。

    西蜀距离大秦不是很远,大秦距离铸剑阁也不是很远。

    元正一阵无语,这个消息对元正而言,如一把尖刀插在了心窝子上面。

    本来还想着在灵州境内,随意找一个妖兽山脉,然后养精蓄锐,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呢。

    如今倒好,看来苍云城和灵州也不是什么风水宝地了。

    大秦,就真的那么强吗?

    李尘没有说话,谁也没有询问元正,谁都能看得出来,元正的心里这会儿很乱。

    时代洪流面前,所谓的江湖帮派,其实不堪一击。

    “我们也走吧,带着吕安。”元正道。

    夜色里,月光皎洁,头一次觉得,西蜀大地的月色是如此的清冷。

    不过换一个方向思考问题,今日若是没有龙辉这个答案,可能在未来一段日子里,元正将会走很长一段时间的弯路。

    起码可以将苍云城和灵州排除在外了。

    可大魏其余的地方,也没有元正可以插手的余地。

    想到这里,元正的心里真的是一阵惆怅。

    河边,读书人吕安的房子里,烛火昏暗,吕安趴在书桌上,正在研读四书五经,同样的一本书,读一百遍和读一千遍的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锵锵锵……

    敲门声在吕安的心底响起,吕安再度多点燃了一根蜡烛。

    然后拢了拢袖子,转身,便背负起了一个书箱,书箱里什么都有,除了圣贤书,还有许多的锅碗瓢盆,他的全部家当,都在书箱里。

    背起书箱之后,吕安这才去开门,打开门后,吕安走出屋外,然后锁上了自己的木门。

    元正几人见状,没有说多余的话,上了年纪的人,做人做事,在很多手都是比年轻人靠谱的。

    很少有读书人能有吕安这么的利索,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走,便已经提前准备好了。

    李鼎见状,柔和问道:“先生背负书箱,一路跟在我们身后步行,难免肩膀沉重,不妨将书箱交给我吧,先生也能轻松自如很多。”

    吕安有些恍惚,在年轻的时候,他以为会是一个大家族的主人对自己以礼相待,做梦都不曾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上了年纪,竟然是几个年轻人将他接走,摆脱了困境。

    吕安道:“无妨,年轻的时候,我也有想过读万卷书,行万里,可我终归没有那种跋山涉水的勇气和魄力,也害怕走到了无人知晓的地方,被人给做了。”

    “如今主公和几位公子,愿意接纳我,我心里也有了底气,就让我好好的走一走,走的路的多了,腿脚才会明白更多的道理。”

    道理,不仅仅是在书中。

    励志前行,从来不晚。

    元正不知道吕安到底是在自己面前做样子,还是忽然之间有了行万里路的勇气和底气,这都不重要了,起码吕安做出来了一个样子,不管吕安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在路上便能看出来。

    吕安静静的跟在元正几人的后面,脚步沉稳厚重,过了一段苦日子的读书人,身子骨也硬朗了起来。

    元正也不着急,反正有龙辉在西蜀,官府和黑道豪强们,也不会将自己如何。

    离开西蜀的半路上,终归迎来了倒春寒。

    最冷不过倒春寒,可倒春寒对于元正他们这样的练武之人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对于吕安,问题就有些严重了。

    吕安是一个没有武道根基的读书人,本来以为,吕安会在路上感染风寒,耽误一段时间。

    结果谁也没有想到,吕安遇见河流之后,便会主动去洗一个冷水澡,倒春寒也是会结冰的,河水不说是冰冷刺骨,也差不多了。

    可说来也怪,吕安每一次洗完冷水澡之后,都是热火朝天,精神抖擞的。

    永昌平原。

    说是平原,其实地势高低不平,大致上倒也勉强算是一个平原,开春之后,会有许多的放牧人来到平原上,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日子,约莫会有两个月时间。

    当年,郭喜军就在这里,血战庞宗大军,令庞宗一阵头疼,事后庞宗回想起来,对郭喜军也是咬牙切齿的。

    平原之上,一片苍茫,倒春寒过后,生机勃勃,春意盎然。

    梁武率众,也在永昌平原的西边搭建帐篷,五百余人,共享一百余个的帐篷。

    无知的孩童,绕着老人家跑过来跑过去,时而看着草坪里的蝴蝶飞舞,时而在水边嬉戏。

    大人们,也是无所事事,难得的悠闲了下来,每日不是练武打坐,就是睡在帐篷里养神。

    梁武一个人独自坐在帐篷外面,嘴里掉了一根狗尾巴草,以往脸上的沧桑,消减了不少,可等待的时间也是漫长的。

    这一次他们选择了自己的主上,如果自己的主上可以信守承诺,如约来到这里,则一切安好,如果不是,梁武也不知道接下来拖家带口何去何从。

    “奶奶滴,在西蜀的时候不得悠闲,结果走出了西蜀,就享了一段时间清福,这么看的话,西蜀的风水的确不适合我们发展壮大啊。”梁武意味深长的自语道。

    夕阳西下,一个骑着万里烟云照的华贵少年,出现了梁武视线的尽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