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一叶知秋
    西蜀龙泉的风水破了。

    若无意外,西蜀大地的倒春寒会更冷,老百姓种下的麦子,会得到充足水分的滋润,到了盛夏之后,应当会有一番不错的收成。

    在这件事上,元正觉得自己比西蜀双壁做的要到位。

    他们走的时候,都忘记了为西蜀的百姓贡献出最后一份力量。

    话说回来,元正是藏有私心来到了西蜀,机缘巧合之下,解决掉了西蜀风水上潜在的隐患。

    比较起西蜀双壁,还是缺少了几分一往无前的大气魄。

    等候的时间是漫长的,还好,来到这座孤峰之前,李鼎带了不少的口粮,在山上也不会饿了肚子。

    李尘不解问道:“虽然我们背后的靠山不是那一座铁打的靠山,可世人都会误以为,我们背后的那座靠山是一座铁打的靠山。”

    “人们的猜测无非也就两种。”

    “第一种是武王殿下在你的身上下了注,第二种,则是铁钩和其余的人在你的身上下了注,在没有开牌以前,谁也不知晓结果如何。”

    “西蜀这里,本就民不聊生,会是什么人参与到这无聊的游戏当中。”

    “刺史郡守若有那闲工夫,还不如往自己的口袋里多捞点油水,哪怕油水着实少的可怜。”

    元正觉得有两件事非常的庆幸,第一件事就是离开瀚州的时候,带上了足够的银票,第二件事就是遇到了李尘和钟南那样的人。

    至于李鼎,元正仍然在观察当中。

    元正想了想,有些索然无味的说道:“兵法云,逢林莫入,我们都来到了这座孤峰里,算是犯了忌讳,犯了忌讳之后就会有相应的后果。”

    “西蜀的财力和物力,的确是没有多余的功夫来为难我们。”

    “可有些时候,越是不可能的事情,便越是有可能发生,难道你不觉得,我们来到西蜀之后,有些过于风平浪静了吗?”

    “可能背后的人,就是等着我们进入这座孤峰里,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万里烟云照,駮马,别云兽,万灵鹿,是我们的坐骑,也是寻幽探密最好的眼睛。”

    “也许有人在观望呢?”

    李尘读了圣贤书以后,渐渐地有了主见,原本李尘就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可以前的那些主见,是被逼出来的,现在的主见则是由内而外发散出来的。

    不害怕李尘不说话,就害怕李尘一句话也不说。

    有了駮马之后,李尘勉强有了猛将风采,可作为一名将军,也不能勇猛有余,而智谋不足。

    眼下,元正便在细致的观察李尘的谋略如何。

    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巧合,百国林立时期,许多开过君主的手底下的肱股之臣,要么就是打铁的,要么就是买豆腐的,要么就是樵夫。

    那些人或是文臣,或是武将。

    文臣姑且不说,就来重点说一些武将。

    纵观古史,那些武将大多数出身寒门,甚至有些还都是一事无成的流浪汉,可偏偏勇武过人,深谙兵法,为漫漫青史留下了许多传奇的色彩,更有少数武将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很让不解,元正曾经问过陈煜这个问题。

    陈煜曾说:“我也是一个穷酸秀才,可是我也懂兵法,所谓的兵法韬略,就和做生意讨价还价,记账算账一样,预算的准确了,那也就蒙上了,若是预算的不准确,也就吃了败仗,和赌博是一样一样的。”

    “治大国如烹小鲜,只不过那份毫厘之差的分寸,很难把握,那一份气魄和狡诈,也不是谁都拥有的。”

    “学过同样兵法的人,有些人行军打仗则是照着兵法上的内容照搬,可能会吃败仗,可能也会赢。”

    “而在兵法的基础上另辟蹊径的,也是会吃败仗,也会赢的光芒万丈。”

    “具体如何,不但讲究一个风水气运,还要讲究主事人的胆魄和雄心。”

    其精髓就是人定胜天,事在人为。

    元正没有走到那一步上,李尘也没有,也许真的走到了那一步,才会明白陈煜当年是怎样的心境,也能体会到元铁山当年看似胡作非为当中的粗中有细。

    李尘想了想,想到了很多,说道:“你的意思不仅仅是为了解决掉西蜀的尾巴,有人在观望,有人也在观望正在观望当中的人,也许其中有一路人马,还是我们自己人,也不算是自己人,起码是敌人的敌人。”

    “通过此事,便可判断出我们接下来的处境,和大局走势。”

    “可能通过此事,我们还能到一些隐晦的暗示。”

    元正也一直都在想,当初陈煜叔叔告诉自己,最好在庙堂之外起势,那纯粹是明示了,元正从大夏回到大魏之后,也一直都在等待武王府的暗示,可事到如今也没有消息。

    西蜀大地,总体而言偏向于灰色地带,灰色地带里什么都缺,唯独不缺暗示。

    元正也很期待,在西蜀除了梁武的新月帮和吕安这个读书人,看看能否得到更有价值的东西。

    以往在瀚州胡作非为的时候,也应该了解一下军政大事,到了这一步,元正才发现自己曾经错过了很多。

    也不觉得遗憾,大概做人就是这样,冷不丁回想过往,才发现自己错过了很多的人和事。

    元正道:“这也要看我们能不能等到那些人,探路者,应该都是西蜀本地的黑道豪强,官府中人不会插手,出了事之后,自然就是黑道豪强背锅,然后官府中人在想办法开脱那些黑道豪强。”

    “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武王府一派,任何人敢正面撄锋,都是必死无疑,可绕着弯子的搞事情,我的父王也只能是铁锤砸苍蝇,拍不到点子上。”

    “不过我对父王的了解,那也是狡猾狡猾的,肯定在西蜀留有后手,西蜀的险峻风水破了之后,眼下是民不聊生,可日后的西蜀是万亩良田,是数不尽的战略资源,这里的油水看似很薄,实际上还没有到雄厚的时候。”

    “以父王和陈煜叔叔的心性,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只不过咱们现在是在袖手旁观罢了。”

    李尘陷入了沉思,学以致用,他才刚刚上路,哪怕读了很多书,现在觉得,读的书还是有些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