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欲善己,先善人
    梁武是个粗人,但也粗中有细。

    世家子弟,对于江湖帮派,向来不屑一顾,今日这位公子哥问的诸多问题,令梁武不解。

    元正道:“本公子正值用人之际,若是兄台不嫌弃的话,可否随我离开西蜀,去往外界,昂首挺胸的活着。”

    果然,梁武还是意识到了有些事情在里面,和猜测中的一样,这位世家公子有招兵买马的嫌疑。

    寻常世家公子,在军方稍微有点背景,便可以花点银子,买一个杂号将军当当,虽说是杂号将军,却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养上二三百个府军,耀武扬威是足够了。

    西蜀是贫瘠之地,油水太少,除了驻军之外,再无多余的军伍愿意来此。

    寻常公子,若想干好一个杂号将军,也只能从江湖帮派里下手了。

    可梁武听得很清楚,这位公子爷是要打算带着他们离开西蜀。

    这就有些不明白了。

    梁武道:“我到目前为止,还不清楚公子是何许人也,我知道公子是一个不缺银子的主儿,可不管跟着谁混,也要把老大的名字搞清楚呀,不明不白的,不像一回事。”

    梁武身后的几个随从,也是微微一怔。

    西蜀的江湖帮派,强势一些的则和官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弱势一些的,也只能在江湖里摸爬滚打了,经常都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

    赌场青楼的生意固然好,可一个江湖帮派想要混的风生水起,起码明面上还是要遵纪守法,符合大魏律法的。

    至于背地里的那些破事儿,有官府众人撑腰。

    梁武当然希望可以跟着一个世家公子后面,不说是多么伟大的建功立业了,也要让自己的弟兄们顿顿都可以吃上饱饭。

    元正沉思道:“在下元正,就是那个名满天下的元正。”

    李尘和李鼎直勾勾的看着梁武,希望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来一些端倪。

    现在不比从前了,到了招兵买马的阶段,许多事情都要重头再来,那种风流潇洒的浪荡岁月,一去不回了。

    有些时候,细微的一个疏忽,都能招来大祸。

    梁武和身后的几位随从真的是愣住了,元正的名讳,天下皆知。

    可都是恶名,武王庶子,听上去不是那么的光彩,可天底下谁都知道武王庶子最是让武王元铁山疼爱。

    与其追随一个光明正大的嫡子,还不如去追随一个最受疼爱的庶子,因为最受疼爱的那个,别的不说,起码钱袋子早晚都是精气神十足的状态。

    若是别人这样说,梁武当然不会相信元正的真实身份,可万里烟云照在这里,还有另外三尊灵兽在此,这样的排场,行走江湖已经是极大的便利,当然,树大招风的可能性更大。

    梁武心里陷入了纠结当中,他们不知道元正到底要干些什么,万一跟着元正惹来了杀生大祸,那可如何是好。

    江湖上的风闻,似乎对元正不是多么的有利。

    江南的事情,也是大魏皆知,元正大闹地禅寺的事宜,也被说书人戳断了脊梁骨。

    元正可能还不知道这些事情,毕竟那一段时间,他整个人也并不在大魏境内。

    梁武很为难的说道:“实不相瞒,我们混江湖,就是为了一家老小,为了肚子能够吃饱,我们跟着你,万一功名没有落下,反倒是翻船了,家里可就断了顶梁柱,后果不堪设想。”

    元正了然于心,行走江湖的看似风光潇洒,难过的时候也很狼狈。

    他不打算用自己父王的名头来吓唬梁武,这一次是他自己要起势,而不是自己的父王要起势。

    元正说道:“在我这里,你们的生活将会得到保障,本人会按月给你们发放军饷,短时间里面,也不会让你们去做热血厮杀的事情。”

    “兄台不如这样想一下,大魏和大秦一旦交战,西蜀看似风平浪静,可实际上也在整顿资源,起码西蜀大地的刺史郡守,并没有让老百姓的日子有多么的好过,所救济的不是读书人,就是江湖上有名的人,说白了,都是有利用价值的人。”

    “试想一下,打起来

    之后,西蜀这里会出去多少壮士,又会有多少人,成为庙堂棋盘里的蝼蚁,到了那一步,我不敢说西蜀大部分青壮会死于非命,起码日子都不太好过。”

    “而我可以给你们每个月发放军饷,让你们的日子更加好过,隔夜的金子不如到手的铜,话说回来,你们若是跟着我也许还飞黄腾达了?”

    是的,隔夜的金子不如到手的铜。

    西蜀未来的走势,谁都说不清楚,西蜀破了,可蜀道还在,蜀道的战略价值实在是太大,一个战略价值太大的地方,必然会死伤无数的。

    行走江湖,看似风光潇洒,可实际上都各有各的难处。

    梁武如实说道:“实不相瞒,我们在西蜀,还能照顾到自己的父母家人,妻儿老小,若是跟着公子你离开了西蜀,我们的妻儿老小谁又来照顾?”

    “我们是男子汉,男子汉宁愿自己吃饱,也要让自己的妻儿老小衣食无忧啊。”

    这倒是一个问题,梁武这样的帮派,离开西蜀之后是可以混的更好的,毕竟整体的实力摆在那里。

    可家眷如何安置,是一个麻烦。

    不是不想走,有了老婆孩子的时候,许多事都是由不了自己的。

    元正想了很多,反正自己要起势,手底下要有人啊。

    若是跟着元正,梁武这些人无法解决掉自己的后顾之忧,又怎能吸引其余的人才跟着自己混呢?

    深思熟悉过后,元正说道:“如此,你们可以带着你们的家眷,随我离开西蜀,到时候去外地混,离开自己的家乡会有许多不适应的地方,可能吃饱肚子。”

    元正一直都在强调吃饱肚子这个事情。

    上有老下有小的人,没有那么多的情愫风流,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吃饱肚子。

    若连肚子都吃不饱,枉为人。

    梁武的帮派有一百五十来号人,那么他们的家属,最多不会超过五百人。

    算起来,约莫有七百人左右。

    可实际上需要发放军饷的,只有一百五十来号人,大手笔都会用来建立房屋,城堡。

    梁武眼睛发直,最担忧的这个问题竟然就这么解决了,难以置信的看着元正道:“公子可说话算话?”

    元正笑道:“莫非兄台觉得,以我堂堂元正的身份,连养活七八百人的银子还拿不出来了?”

    梁武一阵沉闷过后,便率先深鞠一躬,说道:“新月帮梁武拜见主公。”

    身后的几个喽啰,亦是如此。

    元正笑而不语,来到西蜀后,招下了吕安,如今又有梁武,西蜀不算是白来了。

    梁武此刻才说道:“平顶峰上,有一汪泉眼,深不可测,里面到底有什么,无人知晓,扔一块石头进去,叮咚一响,再也不见踪迹,若是主公来这里寻找什么天地神物的话,或许那泉眼里便有,那泉眼号称西蜀龙泉。”

    果然啊,手底下有人好办事。

    元正没有得意忘形,他的路,才刚刚开始。

    继续问道:“如此,那泉眼周围,可有什么危险?”

    梁武皱了皱眉道:“听说有迷阵,进去的人无法再回来,至少有七八十个人进入其中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也不知道那里是什么情况。”

    “主上若是去的话,还需一切小心才是。”

    元正闻得此言,心里便有数了,西蜀龙泉的位置,再怎么神秘,总没有玉虚山脉的入口那么邪门吧。

    略微一想说道:“这一段日子,除了你们,可还有人来这里寻求药材或是造化?”

    梁武应道:“前两年这里是很热闹的,可慢慢的也没有人在这里搜罗到什么东西,除了平镇里的读书人偶尔会上山找野草,或是附近的乡民上山挖药材,再无其他了。”

    真有那么邪门的地方,官府中人应该是不会放过的。

    不过一个地方哪怕有着太大的造化,可凶险也是极大的,官府中人在付出一定的代价之后,也不会继续探索了。

    元正心里有了数,

    说道:“你率领你的帮会成员,现在就去卷铺盖,带着自己的妻儿老小,准备上路离开西蜀,近年来,西蜀民不聊生,许多人背井离乡,已然成为常态,你们走,也不会有人在意,于官府而言,你们新月帮,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

    “对了,你们走的时候,派人放出消息,就说我们几个人被困在了西蜀龙泉里无法出来,一定要将这个消息放出去。”

    梁武也是老油子,自然清楚元正这是欲盖弥彰的把戏。

    不过西蜀龙泉也的确邪门,这样的消息传扬出去后,自然会有人相信的,不过少数人还是会怀疑,怀疑又会如何,谁没事儿会消耗大量的人力财力去西蜀龙泉探索呢?

    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没几个人愿意。

    梁武柔和问道:“那我们离开西蜀之后,又在什么地方等候主上呢?”

    元正道:“就在蜀道外的永昌平原地段的清平江等着,也许你们走在半路上,我们就追上你们了。”

    一边说着,元正示意李尘给了梁武十个大金元宝。

    “既然要走,就不要带多余的东西,轻装上阵,这些金元宝,足够你们这个帮派支撑这个十天半月了。”

    一个大金元宝,差不多有五十两,十个就是五百两黄金。

    若是梁武率众离开日子稍微过的节约一点的话,能够支撑的时间,不仅仅是十天半月。

    梁武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深鞠一躬,嘴里说道:“多谢主上。”

    不管有没有去做什么事情,可这大金元宝,那可是极为显眼的,也最能震慑人心,西蜀什么都不缺,唯独缺真金白银。

    单容恨不得立即驾驭别云兽去那西蜀龙泉里看看,到底有什么奇珍异宝。

    可单容很克制,近日以来,单容关心则乱的情况发生了很多次,实在是因为弟弟的情况有些刻不容缓。

    元正忽然说道:“其实我本来想着,让梁武他们带着吕安一起离开西蜀,可转念一想,一个读书人和一群武夫在一起,那滋味别提有多么的别扭了,二者,读书人的心思也比较难以猜测。”

    “让吕安跟着我们一起离开西蜀,也能从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来看一下吕安到底是个什么成色,能堪大用自然更好,若是无法胜任总管一职,也只能先凑活着用了。”

    李尘了然于心,李鼎还有些木然,大概会在今天晚上的时候,才会后知后觉。

    元正道:“出发,去西蜀龙泉看看。”

    几人骑着顶级坐骑,一路笔直而上,若非忌惮孤峰之下的平镇或许有官府的谍子,大概他们几人都会御空而行的。

    如此也好,也照顾到了李鼎的情绪,也只有李鼎胯下奔雷,没有办法御空而行了。

    孤峰之顶,略有些平坦,大致上看上去险峻俏丽,实则这里是一个小盆地。

    盆地约莫半亩地大小,周围生长着各类奇珍异草,和不常见的树木。

    有些飞鸟虫子,临近某些树木的时候,会无端被树木吞噬,还有一些走兽,经过花丛草丛的时候,也会莫名倒在地上,渐渐成为一堆枯骨。

    倒春寒快要来了,可倒春寒对于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往往越高的地方,自然也就越冷,呼吸也就越困难。

    一汪泉水,没有想象中的清澈碧绿,反倒是有一些灰白色,没有冒出水泡,泉水上面,浮现出丝丝缕缕的雾气。

    一眼也只能看穿表面,略微下降一两寸的地方,便是一片未知之地。

    号称西蜀龙泉,西蜀的龙脉都走了,这个西蜀龙泉,想来也不是什么褒义。

    不知不觉间,元正几人来了,看到了周围古怪的树木,也看到了那些奇珍异草,都带有剧毒。

    还好,万里烟云照,駮马,别云兽的气息冲抵了周围的邪气与煞气,否则他们几人也会遇到没玩没了的麻烦。

    靠近泉眼时,元正心有所感,下意识的拔出了狱魔,一股极为凶狠的煞气,横卷开来,孤峰之上,无刀光剑影,却似人间炼狱。(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