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算很熟的熟人
    元正没有在意吕安接下来这一顿饭应该怎么吃,也不会给他一笔银子让他吃几顿好的。

    吕安想要吃香的喝辣的,也只能离开西蜀之后才行。

    “在这里等着我,我去那座孤峰里看看。”元正道。

    去那座孤峰的人有很多,在天境高手散场之后,其余的人才敢靠近那座孤峰,里面到底有什么,也没个确切消息。

    这让吕安的心里有些难受,他一直都居住在这里,遇到了自己的主公,却无法在自家的家门口给主公一份投名状。

    元正不清楚吕安的心里到底想些什么,一个落魄的读书人而已,又怎么会体会到武夫的乐趣呢。

    吕安低眉顺眼的让开了道路,一句话也没说。

    平镇里有许多读书人,就在孤峰之下,元正一行人也不打算去平镇里转悠,眼下的读书人有一个就可以了,太多了的话,吃闲饭倒是厉害,干正经事有些多余。

    李尘道:“随意收买的一个读书人,真的可以用吗?虽说他上了年纪,可有些时候上了年纪并不等于靠谱。”

    “一旦他知晓了我们的事情,难免心生反叛,投靠到温若松那个门面下,真的是一份不错的投名状。”

    元正骑着万里烟云照在前面开路,下意识的绕开了不远处的平镇,打算走一条南辕北辙的路去那座孤峰深处看看。

    不用吕安提示,元正也知晓那座孤峰被许多武夫折腾过了,可他们没有极品灵兽来开路,许多有造化的地方,明明可以得到,结果自己的眼睛看不到。

    这是一份乐观的想法,就连元正自己都不知道万里烟云照,别云兽和駮马以及万灵鹿,能不能在那座孤峰里发现什么端倪。

    想来,官府众人也派出能人异士去那座孤峰里搜罗过了,可能搜罗到了某些值钱的东西,只是还没有走露出消息。

    可能,一无所获。

    元正应道:“不得志的读书人,就像是自古随大流的百姓一样,谁给口吃的,谁就是爹娘父母。”

    “吕安若是叛了我们,投靠温若松那棵万年老松树,倒是可以混一个铁饭碗,就凭着这一件事,就能让他一辈子吃穿不愁。”

    “话说回来,背叛自己主子的人,无论去了哪里,也再无可以晋升的空间了。”

    “温若松何许人也,门生故旧遍布朝野上下,文官之首,士子之首,还会缺一个本就可造空间不大的读书人?”

    李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一个人追寻一个人,除了志向情怀之外,剩下的也就是利益方向了,比较之下,吕安能在元正这里得到的更多。

    温若松是大魏的文官之首。

    可吕安真的到了元正这里,说不准就成了元正这个门面下的文官之首。

    元正有些可惜的说道:“其实我认识一个很年轻的读书人,年岁和我们也差不多,虽然年纪小,可真的做到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想起来有些后悔,当初我们游历列国的时候,应该把他也带上。”

    “西蜀龙脉离开的时候,我和他在清平江上遇见了,其实在此之前,我和他在江南也遇见过,说起来也特别有缘分。”

    “当初分离的时候,我感觉我会和他再相见的,他也觉得,会和我再相见的。”

    “缘分这种东西说不准,可能今天晚上就遇见了,可能到死都没有遇见,我能如何?”

    “只是希望可以和他遇见,然后将他拉拢到我们这个门面下。”

    元正印象中最顺眼的读书人只有两个,第一个就是陈煜了,没有那么多的出尘之意,更多的是一种蔫坏闷骚,可总能干大事,对许扎手的事情,处理的游刃有余。

    剩下的就是钟南了,见惯了世间万物的悲欢离合,游历过诸多的名山大川,那一份开阔潇洒的心境,那一份纯粹的少年情怀,是世间无数读书人都没有的。

    且不说钟南才华到底如何,如果钟南愿意在元正麾下,元正定然也会善待钟南。

    事实上,钟南的才华剑道,比较起元正,也相差不了多少,只是说,志向不同罢了。

    自己的大哥元麟也是一位读书人,还是从稷下学宫里出来的,可对大哥那位读书人,元正也觉得不是多么的顺眼。

    明明是个读书人,非要走万人敌的路子,实在是不伦不类的。

    其实元正现在恨不得立马遇见钟南,可也不知道钟南如今身在何方,直觉上告诉元正,钟南也许去了大周,因为元正没有去过大周,所以便觉得钟南去了大周。

    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孤峰之下,恰到好处的绕开了平镇。

    孤峰之下,一片平坦,像样的参天大树没有几棵,若非到了人间最美四月天的时节,恐怕这里还是一片贫瘠,还好,初春的绿色,为孤峰赋予了一份勉强可以撑住门面的生机。

    当初就是在这里,挖掘地下暗河,放走了真正的龙脉。

    那具道身的争夺,最后花落谁家,也无人知晓,除了世间屈指可数的天境高手知晓外,再无他人。

    草儿嫩绿色,树叶淡绿色,如今风景,也不知道能不能经得起不久之后的倒春寒。

    孤峰高耸入云,如一柄天剑直刺天穹。

    山体并不雄浑壮阔,反倒是有些嶙峋,上山的路,是笔直的陡峭。

    元正几人开始登山,万里烟云照和别云兽以及万灵鹿和駮马,此刻瞪大了眼睛,随时留意这座孤峰的情况,来了这里之后,指望元正他们这些人族是无法看出端倪的。

    寻幽探密非灵兽不可。

    可世间有灵兽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恍惚间,万里烟云照抬起了高傲的龙头,前方的树林里一阵簌簌之声,紧接着,走出来了一位弓背大汉,身后背负弓箭,身后还有三五个随从。

    弓背大汉的体格魁梧,双眸如炬,有几分西蜀不应该有的粗狂豪迈之风。

    这样的体格,用来射箭有些大材小用了。

    元正见状,微笑道:“好久不见。”

    梁武也是愣了一下,脚上穿着一双还算不错的靴子,这双靴子是当初元正给他的车马费。

    有些巧合,当初元正出于好奇的心思,骑着万里烟云照在西蜀的天空御空而行,搜寻龙脉和龙游之气,然后就惹得梁武这样的匹夫极为不高兴,张弓搭箭的追杀了元正好长一段距离,最后是知难而退的。

    如今不是好奇,而是成心寻找龙脉之地的遗产,却又遇见了梁武。

    看梁武这架势,如今还算是混得不错,身后都有喽啰追随了,说是喽啰,可只有一个在感境巅峰,剩下的可都在象境。

    贫瘠的西蜀里,梁武这个小帮派的实力,也算得上是一方豪强了。

    唯一比较遗憾的地方在于,哪怕是一方豪强,却没有稳定的收益,干什么事情,还是要看官府的脸色。

    江湖帮派想要活的滋润一点,就必须要和庙堂搞好关系,这个定律,自古以来都是铁律。

    梁武摸了摸鼻子,显然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看见了元正。

    干笑道:“是好久不见,两三年没见了,公子风采依旧,也茁壮成长了很多,我不会说好久不见之类的场面话,还希望公子不要放在心上。”

    对方有万里烟云照,有别云兽,有駮马,有万灵鹿,混的最差的那一个,也是甲等战马在胯下。

    这让梁武感到了很大的压力。

    山里的事情本来就说不准,上山的人,对每一个人都是客客气气的。

    还不是因为在山里杀了人,随便扔在一个地方,就会被过路的野兽给吃了。

    有些时候客客气气,那真的是言不由衷啊。

    元正对这位弓背大汉还是挺有好感的,事后也了解到,梁武在西蜀是有名的神射手,有出云之月的美誉。

    西蜀双壁也是疏忽大意了,当初走的时候,也应该将这样的人才带去苍云城才是啊。

    不过转念一想,西蜀双壁麾下三万蜀兵,那三万蜀兵里什么样的能人异士没有?难道还会缺一个有出云之月美誉的神射手。

    两人都没有询问对方来这里是干什么来了,因为来这里的人,目的几乎都是一致的,无事不登三宝殿,无缘不上平顶峰,这话在西蜀已经传开了。

    被搜罗了无数遍,可这里留下了许多的谜题,也有无数人抱着侥幸心理,希望在前人没有收获的情况下得到一份不错的机缘造化,可这种老套的故事,也只能发生在说书人的嘴巴里。

    梁武也是抱着侥幸心理来的。

    元正就很直接了,笑道:“壮士在这里可有收获?”

    梁武摇了摇头道:“公子都来这里了,我们就算有收获,恐怕也带不出去吧。”

    山下是虚伪的朋友,山上一句话不对劲,便是生死搏杀。

    元正玩笑道:“这话可就严重了,我想知道兄台上山,为造化,还是为银子?”

    来了大魏之后,元正身上的银票就有了发挥巨大威力的空间了。

    梁武又摸了摸鼻子,不知道为什么,哪怕成为了一帮之主,可面对家底厚实的人,总是会觉得底气不足。

    说道:“主要还是为了银子,听说这里有着奇珍异草,有着极为罕见的药材,我带着兄弟们上来看看,若是找到了,也能卖出一个好价钱,也能让帮派勉强的运转一段时间。”

    “想来公子来这里,也是为了造化而来的吧?”

    元正实话实说道:“也是为了药材,我的一个小兄弟,得了不治之症,需要一些稀奇古怪的药材,才能救活性命,不过兄台放心,我要找的药材,和你要找的药材不是同一个类型。”

    梁武不知道说些什么了,他的帮派差不多有百十来号人,人数虽然不多,可胜在质量,多数成员都有着硬把式压身,真的和其余的帮派发生了火拼,梁武也是不害怕的。

    可遇到这几个骑着顶级坐骑的年轻人,梁武的心里没底,骑着万里烟云照的人,别说是他了,连西蜀的刺史郡守们,也得弯下腰,然后客客气气的说话,还得奉茶。

    看见梁武那为难的神色,元正已经知道梁武心中想法了。

    说道:“兄台放心,我和兄台绝对不是竞争对手。”

    梁武苦笑道:“公子越是这么说,我的心里就越是不放心啊。”

    以往一个人的时候,梁武仗着自己有着出云之月的美誉,可以胡作非为,也可以任性杀伐,总而言之,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可现在追随着众多,做人做事,要对自己负责任,也要对自己手底下的人更负责任。

    人家愿意追随自己,那也是看得起自己,信得过自己,要是让人家失望了,梁武的心里会很难受的,甚至会自杀的。

    遇到元正这几人上山,梁武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召唤来所有的弟兄们做了元正一行人还是可以的,可后果也是灾难性的,而且,梁武也摸不清楚这几个年轻人的真实实力,万一打不过人家,反倒是被人家给灭了,到时候哭都没有地方哭了。

    元正心生一计,柔和问道:“兄台看样子也算是小有成就,不知道手底下有多少人,如今又是靠什么过生活呢?”

    梁武愣住了,然后捋了捋思绪,说道:“哪里谈得上小有成就,只不过为了生活而四处奔波罢了,手底下也就一百五十来号人,至于过生活这种事情,大多数时候都是靠喝西北风,和在清平江里抓鱼吃。”

    “偶尔也接一些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活儿,也不会把人杀了,也就是趁着人家晚上回家的时候,偷偷摸摸的在脑袋瓜子上拍一板砖。”

    一百五十来号人,梁武身后的三五人,实力也还是不俗,以梁武这样的心性,身边的人多数也都是耿直好爽,但是脑瓜子不太好使的成色。

    眼下用人之际,元正对梁武这个帮派非常的钟意。

    主要还是因为以往在西蜀也勉强算是有一份香火情的缘故。

    既然是为钱财所困,那么元正就有的是办法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