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途中
    离开的时候,李尘给老伯的柜子里放了三十个大金元宝,只要老伯的生活不是过于奢华,三五年是够花了。

    走的时候,元正还特意交代过,老伯不管去哪里,都要带着自己的看门狗。

    人有的时候不是人,可狗永远都是狗。

    有天狗作陪,老伯的日子再怎么落魄,也不会遇到多大的凶险。

    对于那位素未谋面的亲戚,元正本来想着直接杀了,可害怕老伯的心里难受,便算了。

    很多事,总是让人为难。

    走的时候,老伯给李尘和李鼎还有元正给自交代了一壶包谷酒,好让他们在路上喝,倒春寒快要来了,多喝点酒,身子骨也热乎。

    元正觉得这包谷酒,真的比所谓的琼浆玉液还要珍贵,哪怕他并没有喝过传说中的琼浆玉液。

    西蜀西蜀,卧虎藏龙。

    等真的来到西蜀的时候,元正几人真的是惊呆了,除了蜀道还是原来的崎岖坎坷之外,西蜀大地上的山脉,被夷为平地,至于原本的田园,也成为了残垣断壁,成了废墟。

    如今的西蜀,再一次成了 百废待兴的样子。

    官府里也没有拨下太多的抚恤金,因为大秦和大魏的战事就在这几年,财政虽然不吃紧,可也顾不得西蜀的老百姓了。

    不过西蜀的氛围还是以前的氛围,江湖野游聚集扎堆,没有了险峻的山峰,可清平江依旧在,江水滔滔,同往常一样。

    也幸亏清平江还在,不然的话,有很多人会被活生生的饿死。

    天境高手在此撄锋过后,将西蜀的气运打散不说,更是让许多田地成了废墟,有一段日子里,老百姓全靠抓清平江里的鱼儿吃,说是母亲河,真的一点都不为过。

    不过眼下倒还是还好,西蜀的州郡,也因为天境高手的争锋,连接在了一起。

    若是以往,从这个地方到达另外一个地方,跋山涉水不说了,路上还会遇到山贼强盗,毒虫猛兽,凶险万分啊。

    现在倒是好了,州郡之间成了平原,也有为数不多险峻的山峰和山脉,里面都是妖兽。

    天境高手的威慑是巨大的,妖兽们也是在战斗的余波中死伤无数,元气大伤,蜗居在山脉里,不会踏入人族的活动区域。

    如此一来,和西蜀大殿的郡守刺史们带来了巨大的便利。

    不用担心讨伐妖兽而路线不方便,也不用担心捉拿通缉要犯而步步维艰。

    大部分地区都成了平原,也相应的有了新的田地,只是需要开荒几年才成。

    这就涉及到了重新来土地规划,地契等家产,也需要重头再来。

    和老套的惯例一样,和官府有关系的人,得到的土地最为肥沃,得到的地方,风水也是最好。

    至于大多数的贫民百姓,还是和以前一样,哪怕有了自己的田地,可初期种植出来的粮食,根本不够吃的,花银子去买的话,价钱高不说,且西蜀本就贫瘠,多数百姓的手中并无真金白银。

    而官府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西蜀再怎么变化,版图之大,还是和以前一样,能不能活的更好,全看老百姓自己折腾了。

    有些时候,官府也是相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句话的。

    进入西蜀大地后,没有往日的熟悉,只有陌生。

    总感觉,西蜀双壁离开这里之后,西蜀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西蜀了。

    人少了,天境高手战斗的余波,也让许多的老百姓遭了秧,无辜惨死。

    官府对这件事也是毫无办法,也没办法给西蜀人一个合理的交代。

    天境高手都是江湖高于庙堂的存在,到了那一步之后,别说是地方的郡守刺史了,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也是对天境高手毫无办法,甚至有些时候只能干笑着。

    朱门镇,是西蜀残破之后重新规划的一个城镇,修建了统一的房屋,多数都是木屋,至于房梁门梁等木材,也都是以杠木为主,再也没有上好的黄杨木,上好的铁岭木了。

    看着倒是新,实际上最多也只能居住个三五十年。

    天境高手交锋过后,也毁坏了无数的木材,老百姓想要修房子,也找不到合适的东西。

    甚至许多的新房子的顶梁柱,都是从废墟里挖掘出来的。

    朱门镇的人口约莫有两万之多,对于一个城镇而言,能有两万的人口不算太多,也不算太少,但对于西蜀来说,算是一个人口庞大的城镇了。

    镇子里有着酒楼,青楼,赌场,大街上的人也不是很多。

    大多数人,都忙活着庄稼地里的事情,在倒春寒之前,应该要洒下一些种子,虽说这样不符合季节时令,可也没办法了,到了秋季,也不知道收成如何,管它到时候出来的粮食是个什么倒灶德行,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也和往常一样,有钱的人哪怕经历过大事之后还是有钱,没钱的人还是没钱,朱门镇里也有着豪门大户,有着还算气派的庭院,顿顿有酒肉,主人家也是三妻四妾,日子也潇洒。

    元正几人来到这里一看之后,心里便觉得,如此西蜀,可能真的会出现卧虎藏龙之辈。

    因为西蜀没有原先那么复杂了,官府要捉拿通缉犯的话,路线也方便了,自然也就导致许多亡命之徒要不受控制的浮出水面了,光是看着朱门镇的城墙上,便有了几十个通缉要犯。

    不是杀人放火的,就是走私盐铁的,还有就是偷鸡摸狗的。

    当然了,通缉令的内容不一定是真的,能逃到西蜀的通缉犯,多数都和大魏的官府有着深仇大恨。

    可能有一部分,还真的是蜀人。

    兴隆酒楼里的生意不算是很好,也不算是很坏,酒楼里的位置只有二三成坐着客人,也没有什么大主户来这里喝上好的花雕,或是吃什么山珍海味。

    多数也都是吃几碗面,或是吃几个小菜,至于能喝酒的人,那可都是本地的豪门大户。

    天境高手争锋过后,老百姓的钱袋子,真的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元正几人在兴隆酒楼的二楼靠窗户的位置,打开窗户,便能看见对面的青楼梦里楼。

    遥想当初,梦里楼的欢儿和碧珠也差点要了元正的命,元正也不会说这件事,因为师姐单容在这里,害怕说出来之后让师姐不高兴了。

    一桌子的饭食,荤素参半,要了一壶上好的春茶。

    单容惆怅道:“如此西蜀,恐怕那条龙脉遗留下来的东西,也被有心人给洗劫一空了吧,残破而贫瘠,或许出人才,但不太可能出现太值钱的东西。”

    想起弟弟的情况,单容的心里很疼,也有些着急,很多时候都会关心则乱。

    元正安慰道:“无妨,总的看看才知道,在这里稍作停留,是想一叶知秋,看看如今的西蜀到底成了什么德行,过几日,咱们就去平顶峰里看看,也许那里,会有着对阳子有用的东西呢。”

    龙脉周围,听闻有龙鳞果还有龙血草,这两样东西对尉迟阳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帮助的。

    吃了几口菜后,元正认真道:“我以为西蜀双壁离开后,会有很多蜀人离开自己的家乡,去往外界寻求发展契机,如今看来,真的走了的人没有多少。”

    “西蜀破了风水气运,可不管怎么说,肉虽然煮烂了,可都还在锅里,无非就是吃相有些难看罢了。”

    “总有一些浑水摸鱼的人,总有一些离开了西蜀,就混不自在的人,有些人则在暗中观望西蜀未来的局势和发展方向,等得到了一个确切的结果,才会留下或是离开。”

    “根据眼下得到的情报,平顶峰周围,也有了一座不大不小的城镇,叫做平镇,里面都是往日的一些不得志的读书人,至于平镇,也是官府为了克制西蜀发生叛乱,特意将读书人聚集在一起,好监控。”

    “造反也好,还是做别的事情也罢,没有了读书人出谋划策,还真的有些难办。”

    “那里也有着官府的谍子,也许某个读书人,就是某个府邸里的家臣,我们去了那里之后,可一定要小心谨慎才是。”

    “大魏和大秦算是风口浪尖了,可西蜀更是风口浪尖。”

    “古老的豪门世族,到了如今还没有动静,当年庞宗屠戮西蜀大地,想来也没有杀干净,总有一部分世族隐居了下来。”

    “若能找到那些古老的世族,我们也算是有了摇扇子的人。”

    元正对读书人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感,都说负心都是读书人,可实际上,许多事情还真的离不开读书人。

    李尘道:“就算我们真的找到了对我们有用的读书人,想要带着他们离开西蜀也有些困难,西蜀双壁离开的时候,官府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没空管辖,现在不是以前了。”

    元正心悦一笑,道:“以你的意思是?”

    其实元正现在很想知道李尘遇到需要决策的事情,能有什么真知灼见。

    李尘读过不少书,可和真正的读书人比较起来,还是相差甚远。

    李尘道:“以我之见,还不如和那些读书人碰头后,给他们一些真金白银,令他们潜伏在西蜀,等到大秦和大魏真的打起来之后,再想办法带着他们离开。”

    “如今大魏正在整顿国情,聚集资源,在这会儿我们不太适合攒了大魏的板凳。”

    元正击节赞赏道:“风口浪尖上的确是应该蛰伏,一动不如一静,也符合我们的现状。”

    “可我们也必须动弹一下,读书人我们不方便带出去,可那些野性难驯的武夫,还是多少要带出去几个的,若能收服现成的帮派,自然更好。”

    来西蜀就是为了另类的招兵买马。

    不管什么时候,读书人的地位都要比武夫略高一筹。

    哪怕是战争期间,若有什么好处的话,也是读书人第一个先尝到甜头。

    西蜀化零为整是一件好事,对于官府而言的确是一件好事,对于江湖帮派来说,日子就没有那么的舒心了。

    江湖帮派想要过日子,捞油水,也只能走一些铤而走险的路子,可现在每一个行当,漕运,盐铁,还有粮油等,都有官府的人插手其中。

    算过来算过去,江湖帮派能做的事情,也只是赌场,青楼这些了。

    可西蜀的油水太单薄了,朱门镇起码有着三个赌场,里面都没有多少人。

    这个时期的江湖帮派,日子举步维艰,因为西蜀将会真正的融入大魏这个整体里面。

    元正若是在这个时候,给某个还算不错的江湖帮派一些实际的好处,还真的就能带着他们离开西蜀,去了外界另谋大业。

    可在此之前,也得先去一下平顶峰那里,哪怕那里现在只有一座孤峰耸立,依然也是西蜀龙脉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