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反蚀把米
    当年的事情,单容也只是有所耳闻,具体在无量山脉战况如何,唐澜回来也没有多说。

    反正回来的人没有几个,去的人倒是挺多。

    元正知道那条看门狗不简单,可老伯已经这把年纪了,理应过着平静的生活,最好不要在牵涉到外事当中。

    仔细一想,那看门狗也没放弃看门,护着老伯,明明有能力离开,却不走,想来老伯和黑子的心里也是心有灵犀。

    一个不问,一个不说。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老伯略有些上头,便在李尘的搀扶下上了床暂时歇息下来。

    这会儿单容才说道:“无量山脉疑似有着兽王,可谁也不知道兽王到底是什么种族的妖兽,也有一定的可能会是一头灵兽,当年铸剑阁的高手全军覆没,那兽王也神秘失踪了。”

    话是敞开说的,他们都清楚,外面的黑子听着呢。

    灵兽到了一定的修为境界,便能开口说人话,窥探人心。

    元正对于铸剑阁的往事不太清楚,好奇问道:“当初唐澜组织高手前往无量山脉里的,到底图什么?”

    单容摇了摇头,这件事她是真的不清楚。

    铸剑阁没落了,可曾经极为鼎盛,涉及到了秘辛往事,单容只是作为唐峰的首座弟子,接触不到那个层面。

    恐怕这件事除了铸剑阁的长老们,连唐峰自己都不知道。

    元正很想推演计算一番,可这件事本身也和他没有多大的关系,外面那条看门狗连万里烟云照都敢顶撞,没有一定的血脉等级是没那个胆量的。

    本以为看门狗被拴的时间长了,就会凶性大发,丧失理智,如今看来不是那么一回事。

    曾在瀚州的时候,元正认识青楼里的一个小厮,养了一条看门狗,大概成了老狗之后,那个小厮便解开了锁链,那老狗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元正有些话没有说出来,是害怕伤了老伯的心。

    老伯在南阳郡里有一个亲戚,那个亲戚将会为老伯养老送终,若是老伯没有这个农家小院,没有家里的物件摆设,恐怕那个亲戚也不愿意给老伯养老送终。

    亲戚有的时候是最不可靠的,亲戚与亲戚之间发绝户财的事情也不在少数。

    估计那位亲戚也是想着老伯认识几个风流公子,才不敢提前流露出真实的嘴脸,心中必有所图。

    这样想有些阴暗,可元正觉得,阴暗其实比光明来真的更加真实。

    李尘从里屋出来后,眼睛直勾勾的看向了外面的黑子,外面的黑子也看着李尘,眸光闪烁不定,在疑虑,也在试探。

    元正深呼吸一口气说道:“不管外面的那位仁兄出于什么样的立场,咱们也要出去和它好好说道说道才行。”

    李尘和李鼎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看门狗的成色品相都是上佳,毛发黑亮,体格魁梧,有雄起之势,当看门狗都有些可惜了。

    看见屋里的人来了,看门狗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若非看见这几个年轻人对老伯也是一番好意,这条看门狗早就跑路了,懂得知恩图报的年轻人,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看门狗的心里是这样想着的。

    元正几人快步走出,也没有让扛把子和駮马堵住这条看门狗的去路。

    而是很和善的说道:“你能口吐紫色的火焰,你能吃掉比你本身还要大的心子,想来你的真实实力,应该也不弱于无量山脉里的妖兽,甚至你可以成为一座山头的霸主。”

    看门狗低眉顺眼的,没有嚎叫,趴在地上,也没有起来。

    这会儿元正就很直接了,眸子里浮现出淡紫色的光辉,如开了天眼。

    一眼望过去,元正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这还真的是一条极品看门狗啊,估计皇帝老子都没有如此极品的看门狗。

    其本体乌黑发亮,额头生有一只竖瞳,四肢粗壮有力,体积磅礴,约莫有青牛大小,一双眸子炯炯有神,其牙口,锋利渗人,可轻易撕碎妖兽。

    体内血气滚滚,若非内敛,可直冲云霄。

    元正深呼吸了一口气道:“老子做梦都没有想到,你竟然是一条天狗,难怪敢直接朝着扛把子凶,难怪一直都无所畏惧。”

    几人心里咯噔了一下。

    黑子闻得此言,蹭的一下起来了,摇身一变,体积如青牛,额头有竖瞳,透出一股磅礴大势,其血气激荡,不输万里烟云照。

    万里烟云照和駮马果断的上前压迫而来,总不能任由这条天狗逞凶。

    至于元正,更是果断的拔出了狱魔,天狗再怎么凶残,总没有狱魔凶残。

    流露出的煞气,顿时令天狗偃旗息鼓了,可獠牙森森,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元正,疑似将元正视作了猎物。

    李尘主动上前,柔和说道:“老朋友,不要这样,我们对这位老人家是真的感恩戴德,对你亦是如此,有你在这里,那位老伯就不会遇到任何的危险,我们不是敌人。”

    “你若有什么独自难以做到的事情,我们也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对李尘,天狗还是有好感的,毕竟朝夕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

    天狗的情绪这才逐渐的安稳了下来,直接开口说道:“希望你们说话算话。”

    其声音低沉有力,如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充满了磁性,亦有几分不太放心的狡诈在其中。

    元正几人真的愣住了,久久不能自拔。

    想来也并不奇怪,天狗算是极为高等的灵兽,能开口说话,也很正常。

    元正开始回忆一些事情,然后就明白了这条天狗为何如此警戒他们。

    传闻中,天狗之血可以避祸可以广招气运,只要沐浴过天狗之血,无论是走仕途,还是修行武道,都可以一帆风顺,不坠劫数。

    至于天狗之心,那就更厉害了,吃了之后,可长生不老,可固本培元,可脱胎换骨,可筑下无敌根基。

    说不准,还能统御万灵。

    元正安慰道:“我明白了,你不必担心,除了我们,没有人知晓你的身份。”

    天狗心领神会道:“如此就好,我也不想和你们翻脸。”

    元正打趣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何谈翻脸不翻脸的。”

    一边说着,一边让扛把子和駮马退后了几步。

    说实话,扛把子和駮马联手,也不见得能够拿下这条天狗。

    比较之下,扛把子和駮马的战力不俗,可心智还在成长之中。

    但这条天狗就不同了,敢独自去无量山脉里厮杀,他不过道境巅峰修为,去了无量山脉深处,一旦被强大的妖兽给盯上,也不见得能够回来。

    更重要的一点在于,它独自去无量山脉里,也没有将敌人引来这个农家小院里,就说明斩草除根这种事情,它都做的非常细致。

    单容此时问道:“你应该出自于无量山脉,当初铸剑阁的高手去了无量山脉到底都经历了什么,为什么没有回来,就算死了,又是怎么死的。”

    当初的那一批高手,有好几个都在元境,去了山脉深处,便是不建寸功,全身而退应当还是可以做到的。

    可几乎全军覆没,这就有点难以理解了。

    无量山脉里必然有至宝,连天狗都能出现的地方,若说没有至宝,很难令人相信。

    天狗不屑的看了一眼单容,冷淡道:“我怎么知道?”

    单容刚欲继续询问,元正便说道:“不管怎么说,无量山脉应当是你的地盘,我问你,你一个人有什么难以做到的事情,可否需要我们帮忙?”

    天狗傲气道:“没有你们要帮忙的事情。”

    能一个人吃独食,就一个人吃独食,和别人分享,难免觉得倒灶。

    心里不舒服就不说了,还得陪着笑脸。

    话已至此,好像也没什么要说的了。

    天狗明显不想让元正一行人知晓无量山脉里的到底都有些什么,那是人家的地方,外人去染指,也说不过去。

    单容本能的联想到了无量山脉也许有着可以拯救尉迟阳的天地神物,故此才去询问,细想起来,好像无量山脉里的事情和自己也没关系。

    元正嘱托道:“那你一个人照顾老伯,一定要小心一点,老伯嘴里的那位亲戚,我也不知道人品如何,有没有发绝户财的心思,日后就有劳于你了。”

    天狗斜睨道:“你若是真的关心这个对我很好的老人家,还不如将他带走,离开这里,也免得他的亲戚发绝户财,这样岂不是更省事。”

    一时间,元正无地自容,一时间,元正也觉得这条天狗的态度很欠打。

    从天狗的回答中,元正大概也知道那位亲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惦记着老伯的家产。

    想了想应道:“我暂时还不安稳,等我安稳下来,便带着老伯去另外一个地方颐养天年,也让他可以四处走走,见识一下外面的繁华大世,这山野之间固然清净,可一个人实在是也寂寞。”

    天狗点评道:“这才像一句人话,老人家若是不妥当,我也无法离开这里,你们要走就走,记得回来,我会好生照顾老人家。”

    果然,亲戚不如狗,这话一点都不假。

    元正问道:“那你可需要我给你留下些什么东西吗?”

    天狗看了一眼几人说道:“你体内有腾蛇之血,给我一滴,别的我都不要,其余的东西对我也没什么用处。”

    早知道元正就不问这个话了……

    修行实意之法,元正已经上道了,没有大成,也无需太多的腾蛇之血为引子,送出一滴腾蛇之血还是可以的。

    可腾蛇之血,是元正身上最值钱的家当之一,岂能随随便便的送出去。

    到了紧急关头,一滴腾蛇之血的价值会被无限的扩大化。

    天狗幽幽说道:“怎么了,不是问我需要什么吗?真的说出来以后,你又招架不住,你们人族就真的这么的虚伪吗?”

    这会儿,已经不仅是元正一个人觉得这条看门狗欠打了。

    李尘和李鼎知晓腾蛇之血来之不易,差一点死在了玉虚山脉里,这天狗还真的是不带客气的。

    眼光也甚是毒辣,一眼就看出来元正身怀至宝。

    他们不去打无量山脉里的主意,结果天狗还反过来咬了一口。

    元正哭笑不得的说道:“兄台这说的哪里话,一滴腾蛇之血,还是能拿得出手的,竟然你要,便给你一滴。”

    掌心中,浮现出一滴粉红色的精血,带着法则光辉,出现之时,周围的虚空为之一凝。

    天狗见状,不带丝毫口气的,张口就将这一滴腾蛇之血给吞入了腹中。

    众人:“……”

    天狗道:“若是真的舍得,不妨再给我一滴,味道不错。”

    元正的手顿时放在了狱魔的剑柄上,还以为这天狗要腾蛇之血有何妙用呢,结果……

    “没有了,剩下的八滴,我会留着,以备不时之需,话说一滴血为引子,对你已经够用了,再多给你一些,除了让你有些家当外,在也无其余的用处。”元正咬牙说道。

    天狗嗯了一声,然后化作正常看门狗的模样,趴在狗窝旁,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说实话,元正真的想吃了天狗的心沐浴天狗之血,若非这样做有伤天和,他真的就下手了。

    几人觉得吃了一个闷亏,便回到了屋子里,元正一定要多喝几杯包谷酒,压压惊。

    李尘和李鼎也是一阵无奈,老朋友的做法,他们不知道如何评价,无量山脉里的事情,他们也插不上手,这个老朋友,不但要吃独食,而且不属于它的那一份,他也要想办法给捞上一口。

    元正意味深长的对李鼎说道:“你们的老朋友是你们兄弟两人学习的榜样,虽说面子上不太好看,可也能让对手下不来台,自己也能捞到实实在在的好处。”

    “这也是江湖,行走江湖若是捞不到好处,还不如在家里等死。”

    李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他读过不少书,觉得元正这话说得很有道理。

    年轻人不怕吃亏是真的,吃亏补脑也是真的。

    可有的时候,也不能过于补脑子了,补过头,就真的没得混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