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九十章 有狗腻
    春雨过后的山路泥泞不堪,这并不影响元正几人去看望那位老伯的热切心情。

    李尘的駮马上,堆放着不少的粮油大肉,还有一些衣裳,虽不是锦衣,却也是料子上佳的布衣。

    老人家没有看破红尘,可对红尘也没有什么执念了,他一个人生活,与其送来许多银两,还不如买一些吃食衣裳。

    这条路要经过无量山脉,稍微拐个弯,就可以通往铸剑阁。

    元正的心情有些复杂,单容的心情更加的复杂。

    不多久后,元正便听到了那条看门狗大声咆哮的声音,凶残的不要不要的。

    农家小院还是那个小院,土房子还是那个土房子,春意盎然,房屋后面便是青山绿水,倒也适合老人家居住。

    单容和梦清秋是头一次来,心情只是好奇,可看到李尘和李鼎那一副紧张而又迫切的模样,心里便知晓,这位老人家是一个非常厚道和蔼的老人家。

    李尘来了,这条品相上佳的看门狗,停止了嚎叫。

    面对别云兽,駮马,万里烟云照,万灵鹿,丝毫不怵,反倒是凶光赫赫,还带着几分狗才会有的狡猾。

    李尘摁住其狗头,呵呵笑道:“老朋友啊,两年没见了,你还是这么欢实。”

    听到狗叫声,里面的老伯也走出来了。

    上一次离开的时候,老伯虽说苍老,但也不至于白发苍苍,可这一次,是真的白发苍苍了,走路的模样老态龙钟,甚至面容有些疲倦,如大限之前的疲倦。

    看到几尊异兽,几个熟悉的年轻人,老伯揉了揉眼睛。

    有些不敢相信的咧嘴一笑道:“原来是你们来了啊,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物啊。”

    李尘和李鼎热切的上前,和老伯握手,微微搀扶着老伯。

    兄弟两人默契的给老伯注入了两道纯正温柔的真元,老伯的身子骨不好,真元注入的太多,反倒是会消化不良。

    可这两道真元,也能让老伯白发苍苍的模样出现墨黑色的征兆,大概在过一段时间,老伯会感觉自己的气力有所恢复,身子骨也能硬朗很多。

    李尘道:“来看望你老人家,怎么能空手而来呢。”

    老伯眯着眼睛笑着,很开心,一个人住着,还有三五个年轻人会来这里看望自己,哪怕自己的儿子都死在了战场上,这一辈子,也没有觉得白活。

    老伯热心的邀请元正几人进入院落,元正带着单容梦清秋缓步跟在老伯后面。

    隐约发现李鼎的眼角有些泪痕。

    当初在这里修养的时候,李尘负责庄稼地里的事情,老伯则复杂煮饭洗衣服,和照顾李鼎。

    那一段日子,若没有老伯的悉心照料,也许李鼎还会落下一些病根子。

    内屋里,还是和以前一样,简朴归真,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件,可该有的都有,地面上也没什么灰尘,老伯一个人住,没事干了就打扫一下屋子,消磨一下时间。

    来到这里之后,李尘很识趣的去了灶房,不忍心让老伯去灶房里给他们这些人煮饭吃。

    围坐在桌子上,老伯笑眯眯的看着元正,说道:“很久不见了,公子又长高了几分,也壮实了,这几年在外面的日子过的如何啊?”

    元正觉得有些感动,这个老人家问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可偏偏人情味很重。

    老无所依是一件非常寂寞痛苦的事情,元正不是这位老人家,可若是异地而处,元正也许做不到老人家这般的心胸坦荡。

    元正很轻柔的回道:“过的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好也不坏,如今路过此地,想到您老人家也在这里,便过来看看。”

    老人家知道这几个年轻人都很忙,也不会在这里耽误太长的时间,能来看看自己这把老骨头,老人家的心里已经是高兴地不要不要的了。

    “前些日子,我去南阳郡给自己买棺材的时候,听说大魏和大秦又要开战了,是不是真的呀?”老人家很认真的问道。

    当年的战役,令他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如今又要打仗了,也不知道会有多少父母的儿子,会死在战场上,人活的好好地,为什么要打仗呢,这是老人家想不明白的事情。

    元正和李鼎的心里一沉,老人家自己去给自己买棺材,他们不明白这个老人家去做这件事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可他们感到心酸难过。

    单容和梦清秋的心里,也是一阵酸楚。

    灶房里的李尘也听到了这句话,炒菜的声音,覆盖了他低声哭泣的声音。

    元正安慰道:“棺材买回来了,可不要着急用啊,您还要长命百岁呢,还能活好长一段时间呢。”

    注入的真元,足以延绵老伯十年寿元,可这也是建立在这位老伯不生病的基础上,一旦偶感风寒,或是其余的病症,也是让人挺操心的。

    老伯柔和道:“我已经不错了,能活到这个年岁上,不像我的三个儿子,都死在了战场上,死之前,也没给家里留个后人,都已经这个样子了,我啊死了就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有个亲戚在南阳郡里当苦工,等我百年之后,这个房子也会交代给他,也会看着给他留一点遗产,真希望他不要被抓去当兵了,可以在这里好好的活着。”

    战争对于军伍中人而言,有荣耀,有遗憾,有心酸,亦有豪情万丈。

    战争对为人父母者,除了痛苦,好像再无别的东西了。

    若是能给家里留个后人,心里也有个盼头好好活着,若是连个后人都没留下,那口气能不能咽的下去,都不重要了。

    元正继续安慰道:“您可不要想的太多了,如今的大魏就算开战,也不会临时抓壮丁了,等过一段时间,让您的那位亲戚回来,好好照顾你才是真的。”

    “李尘和李鼎在外面赚了大钱,可以给你留一笔够你和那位亲戚花的银子,好好过日子就行了。”

    “古往今来,都在打仗,有的人摊上了,有的人错开了,都是定数,由不了人,您啊,就放宽心就好,天黑了就睡,天亮了就起,顿顿吃一大碗牛肉面,比啥都实在。”

    老伯有些低落的说道:“我又怎么好意思要你们年轻人的银子呢,这道理不对。”

    李鼎头一次很委婉的说道:“当初若没有您老人家的收留,我和哥哥怕已经死在外面了,搞不好还要被山里的毒虫猛兽给吃了,我和哥哥在外面也算是有所成就,您就把我和哥哥当做是您的儿子就行了,哪怕不是亲儿子,干儿子也行啊。”

    老人家听到这话,乐呵呵的笑了。

    一个人无聊的时候,他时常回忆着那三个小家伙幼年时期的笑脸,在田地里不好好干活,到处抓蛐蛐,稍微长大了之后,有了自己喜欢的姑娘,也不敢去说。

    虽然没有读过书,可也有一身力气,庄稼地里的活儿能轻松拿下。

    可是偏偏打仗了,被抓了壮丁,当兵入伍,事到如今,也没有回来。

    以前他们离开的时候,还有回来再相见的时候,实际上离开之后,便没有再见了。

    说到儿子的时候,老人的心里再怎么古井无波,也泛起了涟漪。

    元正在一旁批判道:“说的这是什么话,老伯不要,你难道就不给了,在外面吃一顿酒,嫖一次小姑子,还不花费几百两黄金了,都在江湖上混了那么久,这点事都不懂?”

    李鼎心领神会,憨厚的点了点头。

    老伯乐呵一笑道:“看见你们几个有了大出息,我心里也高兴,外面的异兽为坐骑,骑在上面的滋味怕也很快活吧。”

    元正和李鼎都懵了。

    别的事情倒是可以满足这位老人家,可让老人家骑着万里烟云照或是駮马身上过把瘾,这个事儿不好办啊,这不是人情的缘故,而是那两个极品坐骑不认这个事儿。

    元正只好干笑道:“其实和走路也没多大的区别,就是看上去排面大,可吃的也多啊,一顿吃下来,顶的上我们正常人十天半个月甚至好几个月的口粮。”

    “蛇大了窟窿也大,就是这个理儿。”

    老伯又一次乐呵呵的笑了,看见这位老人家开心,这几个年轻人也开心。

    这会儿李鼎在灶房里忙活完了,炒了几个小菜端上了桌子。

    香喷喷的肉香味儿,闻着特别舒服,老伯也来了兴致,对李尘说道:“那个柜子里还有一坛包谷酒,虽说比不上你们喝的美酒,可那包谷酒成色不错,酒香味儿也浓,用来压桌子也可以的。”

    李尘柔声应道:“这是哪里话,您老人家酝酿的包谷酒,可是比王母娘娘的琼浆玉液都好喝。”

    李尘在这里住过,对屋子的里里外外都很熟稔。

    找到了包谷酒后,便提上了桌子,扭开封盖,一股浓郁的酒香味儿飘散开来。

    李尘和李鼎的酒量都不错,对于喝酒,喝的也是一个兴致。

    而元正,则纯粹的不喝酒,并非喝酒误事,而是纯粹不好这一口。

    可这位老人家的兴致来了,元正再怎么样,也好好好地喝上几杯,做做样子。

    李尘给老伯夹菜给老伯倒酒,手法细致温柔,斯文有礼,老伯都有些不适应了,被这么几个年轻人围着,滋味别提有多乐呵了。

    吃了一口小菜,老伯束起大拇指说道:“你以后要是找媳妇的话,就给人家姑娘煮一顿饭吃,搞不好就把媳妇给说到手了。”

    李尘豪言壮志道:“我若是说媳妇,还用得着这么麻烦,直接去理直气壮的说就行了。”

    老伯哈哈大笑,抿了一小口包谷酒。

    单容没有在意梦清秋的眼神,梦清秋心里想什么,单容也不关心。

    反正这会儿梦清秋也吃了李尘煮的饭,而且吃的还不止一次。

    喝了几口包谷酒后,老人家也打开了话匣子,忽然间迷糊的说道:“我发现我家的狗儿最近这段日子有些不太对劲了,可我自己也说不上来。”

    几个年轻人听到这话,反应都是出奇的一致,并不意外,而是正襟危坐。

    元正早就发现那条极品看门狗有些不太对劲了,可他当时也没看出来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问道:“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呢?”

    老伯的脸色有些微红,李尘也不打算给老伯倒酒了,老人家真的不能喝的太多。

    老伯说道:“我发现它最近挣脱过铁链,偷偷摸摸的去了无量山里,然后又偷偷摸摸的回来了,自己给自己又把铁链给套上了。”

    “本来刚开始的时候我没在意过,可总觉得不对劲,有天晚上我没有睡觉,偷偷趴在窗户上看着它。”

    “它两只爪子解开了铁链,然后就走了,到了后半夜的时候,他就回来了,每一次回来,都是精神抖擞的,也没忘了给自己把铁链套上,周围有什么毒虫猛兽经过,它就开始发作了。”

    “有一次一条黑色的大长虫从我家门口过路,我家的狗儿嘴巴里好像吐出了一股紫色的怪火,就把那条大黑长虫给烧死了。”

    “还有一次回来的时候,它嘴里叼了一个心子,我也看不出来那是什么东西的内脏,反正挺大的,比狗儿自己都要大,它趴在那里吃到了天亮才吃完。”

    几人一头一沉,差点齐刷刷的看向了那条极品看门狗。

    能去无量山脉里的,本身就极为不俗。

    十有**,这条看门狗还是个说不出名字的灵兽。

    元正嘴上没说,可心里也清楚,那条看门狗听到了老伯都说了一些什么。

    趴在自己的狗窝边上,眸子炯炯有神,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思考对策。

    元正问道:“老人家,这个狗儿是你什么时候带回来的,又是在什么地方遇见的?”

    老伯仔细回忆了一下,说道:“也就是在无量山的入口处,十五年前,我经过那里,就发现这个狗儿奄奄一息,像是被人遗弃的,看着可怜就带回来养着了。”

    单容忽然间想到了当年铸剑阁高手出动,征讨无量山脉全军覆没的事情……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