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莫要轻视小女子
    风度,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

    实力不够,就先把风度摆在一边。

    元正本想看看宋雨的剑道如何,比自己想象之中的厉害,就如当初对战东方明月轻敌了。

    宋雨很平静,拔剑后,她便静若处子,心境澄明,一剑袭来,有克制风雨之势。

    元正再也不敢托大了,运转沧海**,一拳轰出,青龙乱舞,数道青龙盘踞高天之上,继而俯冲而下,龙吟震动苍茫大地,欲破开宋雨的剑域。

    剑气与青龙相互激荡,飘散出数十道灿烂的真元碎片火花。

    单容和李尘分别撑起了一道罡气,护住了自己,也护住了这个客栈,不管怎么说,这客栈是无辜的。

    初次交锋过后,宋雨的脸色略微有些苍白,体内真元紊乱,血气晃动,脚跟都有些虚浮了。

    身为元阴少女,宋雨的真元厚重而绵密,与人对轰,很少落於下风。

    今日不同,她的对手是元正,甚至因为元正的托大,宋雨的心里很不爽快。

    如今才知晓了元正的实力,不用剑尚且如此,若是拔剑而出,该是何等场面,且除了剑道,元正的武道修为本就很夯实。

    元正心里有了谱,第一招过后,宋雨便有了败相,也算是不俗了,毕竟宋雨修行的只有剑道,而元正修行的就多了。

    术业有专攻不假,可技多不压身也是真的。

    元正脚步瞬移,闪烁出一道黑色的瞬影,如鬼魅,一掌袭来,一轮金色的烈阳轰然绽放,照亮了整个阴天。

    携大势欺压而下,周围重力增强,宋雨秀气的肩膀,有些不堪重负,发出一声清脆的崩裂之音。

    宋雨苦撑着自己的剑域,准备第二剑彻底分出胜负。

    可她已经没有出剑的机会了,比真元,她是比不过元正的。

    元正再怎么不济,那也是天境高手和鬼谷子手把手教导出来的。

    宋雨横剑于胸前,只能凭自身剑域硬撑元正这一掌。

    金色的大日轰然炸裂,火光冲天,焚烧天宇,其剑域寸寸崩裂,其剑气,被焚烧殆尽。

    一个瞬身,元正聚气成刃,将手中刀架在了宋雨的脖子上。

    宋雨的咽喉卡着一股逆血,她抿着嘴,硬是吞咽了下去,一个花季少女,此刻面如金纸。

    若是生死之战,她绝不是元正的对手。

    以此来判断,若元正用剑,宋雨大概会被一个照面解决掉。

    事实也是如此,不说元正剑道如何高深,凭借狱魔轻轻一剑,同境界中,能有多少人可正面撄锋。

    用剑本身就不公平,人强不如家伙强。

    逐渐的,周围的重力徐徐消散,宋雨的脸上涌上了一抹血色,这种压抑的感觉令她心中极为苦闷不爽。

    低下骄傲的头颅,说道:“我输了,输的无话可说,三公子手下留情,这份人情我会记得。”

    元正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他是在赌,雷霆一击定能让宋雨这位实战经验并不丰富的少女陷入困境,可若宋雨是个老油子,不说三招,可能三十个回合才能分出胜负。

    温和道:“是姑娘承让了,我也只是仗着实战经验丰富而已。”

    宋雨背后的师妹们一脸震撼,有些痴迷的看着元正,这会儿元正的皮囊上佳被扩大了很多倍,至于胯下的龙鳞马们,也被压低了气势,不敢造次了。

    宋雨顿了顿,黛眉微蹙,一双秋水眸子极为疑惑的看着元正问道:“三公子如此勇武过人,为何会将温严公子扔进那不雅之地呢?以三公子的实力,完全可以让温严知难而退。”

    这也是宋雨的师妹们不明白的事情,以元正的实力,何至于将事情做得那么不雅,那么难看?

    行走江湖,最讲究的就是一个体面,若连基本的体面都没有了,江湖也是无路可走。

    元正苦笑了一声,想到这是越女剑宗的门徒,便多嘴了一句,说道:“姑娘身在江湖,却不懂庙堂之事,温严不会无缘无故的去苍云城,我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那里。”

    “我是庶子,可也能成为很多人可以利用的把柄。”

    “姑娘涉世未深,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的太多为好,知道的太多了,也会有损姑娘的剑道进展。”

    涉及到了庙堂上的事,宋雨一阵无语,女人对庙堂天生就没有什么亲近感,也不好妄加猜测。

    一想到温严如今的遭遇天下皆知,宋雨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她对温严很有好感,可想到涉及到了庙堂之事,温严只是输了而已,只是掉进了粪坑,还没丢了性命。

    亦很清楚,元正若是方便杀了温严,也不会将他扔进粪坑里。

    微鞠一躬道:“明白了,三公子果然好手段,今日之事,是我们姐妹不懂人情世故,也希望三公子不要觉得女子都是目光短浅不懂格局之辈。”

    元正没有想到宋雨会这么说,更不会想到,宋雨会在第一时间联想到更多的事情。

    越女剑宗里的女子,看来都不简单啊。

    元正点头道:“误会解开了就好,望日后江湖再见,等姑娘出师之后,我们再来重新比过。”

    宋雨抱拳道:“一定,到时领教三公子的剑招。”

    解决掉这个意外的麻烦之后,元正如释重负,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更好一些,起码给越女剑宗里的人,留下了一个好印象。

    但愿今天这件事可以传扬出去,元正不拔剑,胜了越女剑宗的高徒。

    无论是江湖口碑,还是道德口碑,元正都会上升一个台阶。

    可有的时候,还真的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宋雨走了之后,元正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浊气,回过头对单容几人苦笑道:“我也是硬憋着一口气才能两招胜了对方,那姑娘的剑域很是不俗,只可惜差了点火候。”

    单容实话实说道:“你的剑道不俗,可你的武道更为不俗。”

    元正笑了笑没有说话,坐在了椅子上,刚干了一场硬战,赶紧喝几口鸡汤补一下身子。

    鬼知道接下来还有多少硬战呢?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