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云散有春雨
    ……

    三日后,一道石破天惊的消息,不仅仅是大魏皆知,而是整个天下都知道了。

    温若松之子温严被人扔进粪坑,浑身都是那啥,在哪里洗澡,又是如何换衣服的细节,传的沸沸扬扬。

    比较起当初谢华的遭遇,温严这个,的确是羞于开口。

    可老百姓不管这些事情,没事儿了就絮叨这件事,说着说着,也就乐呵了。

    不少大酒楼里的说书人,更是对其情节修行了细致的改变,如吃了多少口那啥,又喝了多少那啥,不清楚总量,但大概计算出来为二两左右。

    当西蜀双壁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常帮上下为之震动,尤其是高层,定向都不是那么好定的啊。

    大院里,秦广鲁和郭喜军没有哈哈大笑,反倒是愁眉苦脸。

    上了年纪的人,都比较多疑,这一次的多疑,令人一头雾水。

    秦广鲁说道:“我发现元正这个小鬼,有些阴阳怪气的,干出来的事情,有些时候符合常理,有些时候混的不行,虽说是个昏招,但谁都知道温严出现在了苍云城。”

    “官府中那些见不得人的把戏,也经不起老百姓的推敲,温若松的脸上能不能挂的住不知道,反正他儿子不但给他蒙羞,还间接耽误了许多的大事。”

    郭喜军说道:“投名状怕是需要一场硬战了,说来也怪,不想背黑锅的时候,无缘无故的就背了黑锅,成心去背黑锅的时候,啥都算计好了,却背不上。”

    “常言道造化弄人,不过如此啊。”

    西蜀双壁不清楚元正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可元正的名头也跟着温严响亮了一把。

    谁都知道,是武王庶子将温严扔进了粪坑里。

    做人做事不讲究,也是没治了。

    还好,正因为谁都知道元正在苍云城,铁钩也不好为难元正了,起码暂时元正是极为安全的,顶多就是一些替温严打抱不平的人来找元正的麻烦,可那样的麻烦,也不是个什么大事。

    谁敢来,元正就敢把谁扔进粪坑里。

    纨绔子弟,嚣张跋扈,恶名远扬,天下皆知。

    这样的一个主儿,谁敢来招惹?

    元麟和元青得知消息后,没有多大的反应,一切如常,也没有刻意的谈论这件事,只是放开手脚的在苍云城浪荡潇洒了一圈,温严离开之后,压力骤减。

    打算潇洒上几天,就回武王府,反正温严在苍云城这里是无功而返的,于这两兄弟而言,算是大功一件了,哪怕这个功劳是很被动的。

    武王府。

    元铁山和陈煜的神色很古怪,怎么都没有想到,温若松的精心布局,死于舆论当中,那位大舅哥,估计这会儿也只能苦笑连连。

    陈煜问道:“温若松的来信怎么说?”

    元铁山将手里泛黄的信纸递给了陈煜,一脸古怪神色。

    陈煜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

    “武王殿下调教出如此有为的儿子,实乃家门之幸,我家严儿,自愧不如,我亦如是。”

    “然大争即将开端,殿下恣意妄为,也当以大局为重,以退为进。”

    “舆论之事,老朽并不计较,日后若是来了殿下瀚州之地,还请殿下请我吃一顿酒。”

    “若松奉上。”

    陈煜放下信纸,咧嘴一笑道:“温若松要来瀚州,莫非是带着尚方宝剑来的?”

    元铁山道:“有没有带着尚方宝剑,我是不知道的,可肯定带着一些我们不太喜欢的东西,替陛下巡游瀚州,找茬他是找不出来的,可必然能给我们添堵。”

    “随意规划军阵布局,不是温若松能干出来的蠢事。”

    “可若是咱们这里的某位小将军,或是很多位小将军其实是温若松府上的食客,咱们就不好办了,自家里有着别人的眼睛,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让人难以放心啊。”

    “说实话,温若松来了,我也想把他扔进粪坑里,可这样的事不体面,是小孩子才能干出来的事情,我不能这么做,虽然我想。”

    陈煜一阵无语,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温若松既然要来,谁也挡不住,大魏境内,除了后宫庭院,可还没有温若松不该去的地方。

    元铁山沉思道:“我一直都在想,温若松出手了,那么庞宗也不会闲着,可事到如今,庞宗都没有多大的动静,这实在是让我不理解,他们两个,一文一武不分家啊。”

    陈煜道:“庞宗只是出于利益才和温若松那样的读书人往来,可骨子里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武夫,也仰慕着王爷你,他想要将王爷取而代之,更想要压住温若松。”

    “一个人吃馒头和两个人吃馒头,滋味是不一样的。”

    如今的局势就是元铁山吃着大馒头,温若松和庞宗分别吃着不大不小的馒头,能管饱,但是不过瘾,底子不硬气。

    读书人找武夫的麻烦,自古至今,要么就是读书人害死了武夫,要么就是武夫将读书人打一顿出一口气。

    比较之下,武夫下手没轻没重,可读书人的心肠总比武夫更要歹毒几分。

    温若松是不是一个歹毒的人,元铁山还真的不清楚,但他清楚,身边的陈煜不是一个歹毒的人,是一个闷骚的好人。

    本想着让陈煜这个半吊子的读书人去对付温若松那个正儿八经的读书人。

    可这样不对,身份不对,人家来了,主人家自然要出来见客。

    一时半会儿,元铁山还真的想不到怎么对付温若松,对付自己的大舅哥。

    不对付也行,可要是不应付的话,庞宗那个老王八蛋也不会闲着的。

    武王的心里很郁闷,招谁惹谁了这是?

    大魏下起了一场淅淅沥沥的春雨,滋润了土地,也滋润了很多人。

    雨幕中,元麟和元青松松散散的踏上了回家的路,回去之后,怎么交差也是个比较费口水的事情。

    且回去之后,也不知道父王还会安排什么扎手的事情。

    同样是在雨幕中,元正一行人踏上了去往西蜀的路,这一路上,注定不会很平静,找麻烦的人也在路上。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全本手机版阅读网址:m.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