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体面人最不体面
    近几日,元正一直想着去了西蜀,该去做些什么,主要还是去了西蜀,该怎么解决掉西蜀的铁钩。

    他忽然间很羡慕商河那样的生意人,在大战之前,就可以做许多的事情,只要到了战后,商河那样的人,便能摇身一变,成为一方巨头,就算不能成为巨头,也能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了。

    元正对生意上的事情不能说精通,也不能说不太懂,只能说还没试过。

    且他做一个生意人,好像也不妥当。

    庭院里,几个年轻人围坐一桌,尉迟阳的脸色近几日以来,似乎有了一些血色,可单容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有一段日子没有血色,有一段日子有血色,尉迟阳就是这样,就连他自己都说不出清楚是为何,《无极本经》的修行,令尉迟阳无法按照常理衡量了。

    和师姐之前,是因为尉迟阳的事情有些扎手,帮忙人之常情,况且师姐不说,元正也会帮忙的。

    可尉迟阳之间,倒是可以在日后做点生意,比如说购买战马的时候,可以从拜月山庄下手。

    拜月山庄的私人马场里到底有多少战马,是一个谜,反正每天都有人来这里购买很多战马,看这个架势,拜月山庄的存货还是不少的。

    令元正心里高兴地地方在于,因为尉迟阳的事情,单容也会随着元正去西蜀,龙脉是走了,可和龙脉相关的遗迹,应该都还在,就算不在了,雁过留痕,也总能找到一些对弟弟有用的东西。

    方向是一致的,要做的事情是不一样的。

    只要师姐跟着自己就好,不管去哪里,去做任何事,元正心里都畅快。

    尉迟阳刚准备给元正倒茶的时候,尉迟维从外院里有些慌张的小跑而来。

    尉迟维是拜月山庄的支柱之一,他只要慌张了,必然都是不小的事情。

    “外人有人拜庄,带着二十多个道境高手,还有一位元境高手。”尉迟维微鞠一躬,徐徐说道。

    拜月山庄里收买了一些江湖武夫,可能被银子收买的江湖武夫,大多数武道修为都不敢恭维,二十个道境高手,一个元境高手,足以撑得起一个江湖门派的颜面了。

    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座上宾,随时都可以成为名门世家里的食客。

    尉迟阳没有问多余的问题,敢来拜庄的,自然不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理由这种东西最不值钱了,成心找,怎么都能找到,而拜月山庄本就在灰色地带里,可以找的理由实在是太多了。

    身为一个少年人,尉迟阳没有丝毫的慌张。

    这一点,李尘和李鼎见状,自愧不如,当然了,他们也还没有经历过正儿八经的大场面。

    元正轻声道:“可能是冲着我来的。”

    杀了铁钩的谍子,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要在大魏其余的州郡,也许还有斡旋的余地,可在苍云城这座边缘之城,事情就没有那么的好商量了。

    尉迟阳道:“若是师兄不方便的话,我可以给大秦的某位卖个人情,解决掉这个麻烦事情。”

    元正道:“很不方便,也不能让你插手了,这是我武王府自己的事情,你们若是插手,虽然也行,可也会给武王府带来更多的罪责,哪怕那些罪责都是凭空捏造的。”

    尉迟阳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单容道:“我和你一起出去?”

    元正摇头道:“不必了,区区小事,怎能让师姐插手。”

    单容嗯了一声,没有说话,对方的阵容的确是很强大,可单容知道元正的极限是在什么地方上。

    元正道:“清秋你就留在这里,我们出去看看。”

    旋即,元正便和李尘李鼎在尉迟维的带领下出去了,没有刻意的骑着万里烟云照,也没有刻意的骑着駮马,人只要出去就行。

    山庄外面,温严没有站在最前方,而是在最后面,淡然自若的负手而立,吴老则在最前方,身为一个元境高手,自然要顶在最前面。

    拜月山庄的大门打开了,元正率先出来,接着是李尘李鼎,然后就是两头极为唬人的坐骑。

    尉迟维没有出来,因为元正出来的时候告诉尉迟维,可能事后打扫尸体等善后的事情,需要尉迟维料理一下。

    元正一脸平静,腰间有狱魔,遇到元境高手,自然是不慌。

    打眼看了一下,领头的吴老今日可是穿了一身很吓唬人的轻甲,腰间佩刀,其身后的人,各个都是轻甲在身,腰间佩刀,同时流露出道境气息,汇聚在一起,也让拜月山庄的天宇上乌云密布。

    远处的鸟儿蹲在枝头上一动也不敢动,地面上的蝼蚁或是其余的松鼠等,也乖乖的匍匐在地,丝毫不敢动弹。

    元正随意问道:“各位应当是来找我的吧,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地说说,非要这么复杂的绕一个圈子呢。”

    吴老看向了駮马和万里烟云照,两尊灵兽释放出来的威压,合并在一起,不弱他这个元境高手,甚至还要更强,一股极为强大的威压,从万里烟云照、駮马身上弥漫而出。

    便是最后面的温严,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压力。

    静下心来,仔细一想,咱们人多,对方也就是坐骑比较厉害罢了,真的打起来,还是自己人占优势。

    且这二十位道境高手,是温若松花大价钱培养出来的,一旦组合列阵,围困住敌人,哪怕是化境高手,也要阴沟里翻船,怎么看,账面上的实力还是很厚实的。

    吴老沉声道:“三公子无缘无故的杀了人,还是我们官府众人,按照大魏律法,这可是进入天牢 ,秋后问斩的死罪啊,若是三公子识相的话,就乖乖的跟着我们走吧,也能免受皮肉之苦。”

    一般的年轻人,被吴老这么吓唬一下,小腿肚子就算不打架,也要打个摆子,听上去太可怕了,进入天牢啊,一旦进入天牢,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人。

    元正竟然有些无言以对,那个老农是自己让李尘杀的,码头里的几位谍子,也是他和李鼎杀的。

    算起来,他们几个人还真的触犯了大魏律法,犯下了必死无疑的滔天大罪。

    元正思索道:“其实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来到这里,这里不管怎么看,都不符合你们的利益方向,有些庞然大物,可不是你们背后的那个读书人能够撼动的,更不是庞宗那个武夫可以撼动的。”

    对于温若松,元正心里还是敬佩的,一来温若松的确走到了读书人的极致,亦是大魏境内无数读书人的精神领袖。

    二来,温若松的仕途并不如何的顺利,早年间也是从翰林院里的一个打杂的开始干起,做的都是一些端茶送水的事情,慢慢的讨好了一位老学究,然后积累下了人脉,从一个七品芝麻官开始做起。

    当小官的时候,温若松为了照顾到某些贫寒百姓家,亦是暗中将自己的俸禄分食于那些百姓,干了不少好事情。

    令大魏百姓最为津津乐道的一件事便是自己出钱,在老家的州郡遇山开路,遇水搭桥,修建寺庙道观,更是惩治了无数的贪官污吏,还了朝野上下一个朗朗乾坤。

    一个读书人,能够和武王元铁山叫板,本身就是一件极为不容易的事情。

    比较起元铁山,温若松这个读书人的口碑,朝下上下,无不是竖起自己的大拇指。

    套话这种事,元正和巧舌如簧的小商小贩比较起来,相差甚远,也只能这么简单粗暴的套话了,因为他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涌来大量的钩子,也不清楚背后的主事人是谁。

    但他清楚,起码有三方势力,在苍云城斗法,他是个过客,却也牵连其中。

    吴老道:“三公子随我们走一趟,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万里烟云照脚步雄厚跨出,駮马弥漫出黑色的火焰,隐约在焚烧虚空。

    元正道:“不必了,我亲自来。”

    吴老没有轻视这位武王府的三公子,他预料到了元正会拔剑,然后他率先出手,拔出弯刀,一步瞬移,一刀劈向了元正的头顶。

    元正步伐轻盈避开,欲拔出狱魔,然二十位道境高手瞬息之间,形成合围之势。

    李尘和李鼎没有插手,万里烟云照和駮马没有龇牙咧嘴。

    元正说自己一个人来,便是一个人来。

    待得高手尽数围攻而来,元正才看清楚,最后面的那个年轻公子,不知身份,但想来背景不弱武王府。

    有些恍惚了,吴老又是一刀来了,元正来不及拔剑,二十位道境高手会在下一刻要了元正的性命,就算无法要了元正的性命,也能让元正失去一身真元。

    可狱魔是一柄不安分的剑,它喜欢饮血,喜欢死亡。

    一股令人心悸的煞气从剑柄出弥漫开来,刹那间,吴老心惊肉跳,二十位道境高手乱了心境。

    煞气流露,如心底盛开了一朵彼岸花。

    一声雄壮的咆哮过后,狱魔出鞘。

    元正忽然间很喜欢狱魔了,起码在打架的时候,懂得积极主动。

    吴老不仅仅是乱了心神,仅仅是这一份渗人的煞气,便封住了他浑身上下的经脉,二十位道境高手的合围,顷刻瓦解。

    最后方的温严,被一股莫名的重力压制住了肩膀,若非吊着一口气苦撑,怕是要跪在地上了。

    元正没有多余的修饰,一剑横扫而出,横贯四野,其剑意剑罡剑气,浑然一体,有破开虚空之势。

    罡风煞气横卷而过,地面上尽是血水,吴老的弯刀断了,二十位道境高手依序倒在了地上。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有二十一道血流,从尸体上漂浮而出,涌向了狱魔的剑刃。

    至此刻,狱魔剑刃的边缘之地的那抹血红,变得深沉而又浓郁。

    尸体开始风化,血肉俯视,骨灰被一阵清风吹拂,只剩下了一地的衣裳,衣裳上面,没有一星半点的血迹。

    温严傻眼了。

    元正心中大受震动,比起当初的斗鬼,狱魔之凶恶,难以言表。

    这一次,狱魔没有企图反噬元正,而是很平静,深水表面很平静,鬼都不知道深水之中,是有真龙还是巨兽?

    元正没有在意温严。

    而是陷入了苦思,自己的诸侯剑都有所进展了,可还是看不懂狱魔。

    漫漫剑道,真的就像是读书人嘴里一样的说法,得上下求索啊。

    或许,等自己日后的剑道更加高深之时,就会明白狱魔究竟是怎样的一柄剑了。

    李尘和李鼎是头一次看到狱魔真的出鞘,真的杀人,心有余悸,方才的煞气没有横卷向他们,可也在心里生出了一阵罡风。

    元正缓步上前,看着温严一脸苍白咬牙苦撑的模样,平静道:“你知道吗?你很愚蠢,你的对手还没有任何的动静,你却来找我下手,我若是杀了你,你的对手会坐收渔翁之利,若是放了你,你的对手也会给你泼很多的脏水。”

    温严没有愣住,反倒是不慌不忙,强行苦撑自己的体面模样说道:“纵是如此,我也是个探路的,有我开道,以后的人,会更加明白如何针对于你。”

    下注有的时候不能下的太大了,温严是对的,只是他没有想到,元正除却本身武道修为和坐骑不俗之外,还有着一柄如此邪门的剑。

    元正没有询问温严的名字,因为温严也不会说出来。

    就这么直接放了的话,又觉得太吃亏了。

    笑道:“若是将你扔进猪圈里,或是粪坑里,然后你出来的时候肯定会想着去沣河里洗澡,等你洗完澡之后却没有新的衣服换,你的本来模样,会被许多人一览无余,你也会在苍云城名气大增。”

    “等你有了自己的名气,总有一些人会知道你真正的身份,也会传扬出你的名字,到时候你背后的家族势力会受到许多的嘲笑,你也会成为许多人闲聊无事的谈资。”

    “我这个办法,可还妥当?”

    温严的面皮有些抽搐,心跳的扑通扑通的。

    他当然听说过,在瀚州的时候,元正在玷污柳青诗之前,先将谢华暴打了一顿,扔进猪圈里的光荣事迹。

    本来是不太相信这种事的,可现在相信了。

    一直都以为,武王三公子深藏不露,做人做事,也是极为讲究的一个人,如今看来,非也非也啊。

    温严难为情的问道:“可还有别的处置?”

    元正仔细思考了一下,回道:“没有,但我知道你信温,到底是温严还是温若松其余的侄儿我就不清楚了。”

    “正因如此,我才需要确认你的身份,只要确认了你的身份,我就能大概推算出你们来苍云城的目的。”

    “从一开始,你们拜庄,就是冲着我来的。”

    “我也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你们,可既然想找我的晦气,我也不能不还手啊。”

    温严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李鼎这会儿说道:“这种粗活了,还是我来吧。”

    元正点了点头,这个年轻公子不过感境巅峰而已,在李鼎手上,不存在逃跑的可能。

    尉迟维从头到尾也没有露面,李鼎抓住温严的肩膀,就像是提着鸡仔一样,正在四处寻找粪坑,可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然后顺着道路跑到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终于在一户农家的后面看到了茅坑。

    温严是一个讲究人,身为温若松的独苗,不讲究都不可能。

    距离这个茅坑还有三丈远的时候,温严就闻到了味道,脸色苍白如雪,比尉迟阳的脸色还要苍白。

    心虚至极的说道:“这位兄台,我可以给你一些好处,你必然会心动的好处,还望兄台可以手下留情,就当做交个朋友,如何?”

    李鼎淡淡然道:“首先我不缺银子,二者我也不缺女人,三者我对文玩珍宝这些,也没有多大的兴致。”

    距离茅坑越来越近了,温严的心跳不止,却有些窒息。

    温严慌张道:“那么总有兄台在意的东西,只要兄台说出来,凡事都有个商量。”

    李鼎也很认真的说道:“我需要一柄极为罕见的巨剑,也需要如駮马那样的顶级坐骑,可是你拿不出来,首先你自己身上就没有这两样让我心动的存在。”

    “况且,距离茅坑不过几步之遥而已,在这几步之遥里,根本就没有让我心动的东西。”

    温严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临死之前的绝望。

    翩翩公子,温润如玉,是无数良家少女所倾慕的完美公子,现在要被扔进粪坑里了。

    温严没有大吼大叫,因为那样很粗鲁,不像是一个读书人的样子。

    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或是掉进粪坑,也要面不改色心不跳。

    扑通一声,温严被扔进去了,这个粪坑好像还有点深,温严进去之后,整个人都不见了,扑腾了几下之后,才探出了头,只是探出来的头,有些惨不忍睹一言难尽。

    他也没有说话,没有咒骂元正,他这会儿抿着嘴,极为用力的抿着嘴,从被扔下去的那一刻,他刻骨铭心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沉默是金。

    李鼎头也不回的离去了,本来还想着往粪坑里扔几个大石头,但想了想算了,做人还是要厚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