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错综
    清晨,码头的浓雾还未散去,船只在雾气中若隐若现,沣河上有依稀的烛火摇摇曳曳。

    一位气质还算清秀的年轻公子,站在码头边上,等候着下河的人,在其身后,有一位约莫五十余岁的老人家,身穿料子上佳的布衣,留着小撇胡子,透出几分老学究的气质。

    清晨的码头,并没有人,雾气没有散去之前,船是不会下水的,但人会下水。

    直到雾气有了散去的迹象,有七个人从沣河里探出头,继而跃出水面,轻盈无声,到了干岸上,也未见这七人身上有任何的水渍。

    “禀告公子,王三娘他们死了,没有泄露情报。”

    闻得此言,温严略微宽心了几分,人死了就死了,只要没有泄露情报就好,也不打算打捞出尸体了,给他们家人一笔更加丰厚的抚恤金就行了。

    身后的老学究说道:“武王三子,都在苍云城,以老夫的眼光来看,这也许是一个巧合,但这个巧合会发生很多意外之事。”

    温严气质儒雅清秀,柔和问道:“以吴老的意思来看,应当如何处理,两个嫡子和西蜀双壁不清不楚的,一个庶子和拜月山庄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么来看的话,好像咱们来这里,没啥搞头啊。”

    武王膝下三子,都靠上了苍云城的两尊庞然大物,而温严还在修身养性,选不到一个好日子出门见客。

    来到苍云城真的有一段时间了,温严一直都渴望将西蜀双壁拉拢麾下,或是抓到西蜀双壁和元家人的某些把柄。

    西蜀龙脉离去之时,温若松得到了一条确切的消息,元麟和西蜀双壁有染,元正更不用多说,只要有了实质的证据,便可刁难一番元铁山。

    毕竟西蜀双壁当年也曾仗着天险,差点将大魏的国库消耗殆尽。

    大魏的皇帝陛下很喜欢西蜀双壁,虽是末日的烟花,却也极尽绚烂。

    吴老沉思道:“武王庶子去了拜月山庄,咱们可以率领重兵前往拜月山庄,就说拜月山庄私通大秦,有人情往来,也有油水往来。”

    “元正就在拜月山庄里,只要元正同我们动手,便可趁乱将其杀死,反正是庶子,哪怕武王如何疼爱自己的庶子,可一个注定不会入朝为官的庶子,和寻常百姓也一般无二,杀了就杀了。”

    拜月山庄的确处于边缘之地,更确切的一点来说,拜月山庄还在大魏境内,还需要向大魏上交赋税,哪怕只是走个形式,终归是大魏子民,可用大魏律法裁决。

    世人都清楚,拜月山庄和大魏大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那些关系都在灰色地带,两国的君主也都默认了此事。

    甚至很多时候,也需要拜月山庄里的人,来去做一些两国谍子不太好去做的事情。

    树大根深,错综复杂,西蜀双壁不能将拜月山庄绊倒,两国的君主也不能。

    可元正在那里,温严剑指元正,并非拜月山庄。

    这是一个听上去很保险的办法,温严道:“我可是听闻武王庶子比较起两位兄长,也是毫不逊色,武道修为惊人,咱们率领重兵去犯,是否有不妥当的地方?”

    吴老道:“古往今来,万人敌能有几个好下场的?”

    “他再厉害,拜月山庄也不会因为武王庶子这个毫无利用价值的人去谋取什么,到了那时,拜月山庄甚至为了摆脱不必要的麻烦,会和我们一起,拿下元正,别的不说,元正杀了铁钩谍子,已经是死罪一条了。”

    温严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便点了点头。

    ……

    元麟和元青距离这座码头不是很远,站在某个屋顶,远眺而去,到了元境的元青,更是将两人的谈话听的清清楚楚。

    元青道:“如此,温严是要和三弟干一架了,话说回来,三弟和拜月山庄什么时候扯上关系的,似乎来到苍云城之后,他就和拜月山庄不清不楚的,若只是知己的话,也说不过去,我可是听闻拜月山庄的那个小主人,是一位极为阴狠的角色。”

    元麟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春季的沣河上,鱼儿产卵,这一段时间到了四月,一河的春水里,有着许多还很小的鱼儿,对于捕鱼的来说,也有些乏味。

    只能去更远的地方搜罗大鱼,沣河也算是苍云城的母亲河,若是没有沣河里的鱼儿,真的不知道多少人会被饿死。

    元麟道:“似乎那个小主人还有一个姐姐,和三弟属于师姐弟的关系,模棱两可。”

    元青疑惑道:“怎么,三弟抛弃了花椒还有茴香,又和别的女侠不清不楚的了?”

    元麟索然无味的说道:“管他呢,温严若是发难三弟,我们若是出手,定然会被抓到把柄,牛角尖里的人,也是忙得不可开交,可大魏的铁钩,都用来互相伤害了。”

    元青道:“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话说回来,三弟的个人勇武,恐怕也不是温严率领的军伍能轻易击杀的,以三弟的实力,全身而退是没有多大的问题,三弟身边还有着三个极为过硬的伙计。”

    元麟道:“不好说啊,这件事父王定然也知晓了消息,可父王也没有给我们特意交代什么事情,这就有些邪乎了,哪怕有事没事,先把话说清楚也行啊。”

    元青也是一头雾水,不明白父王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

    既然没有发话,那就老老实实的做着自己应该去做的事情就好,他们兄弟两人来这里,就是来阻击温严的,只要温严在苍云城一无所获,他们也就成功了。

    码头的另一个方向,亦有常帮的谍子,悄悄地来了,悄悄地走了。

    等这个相貌朴实憨厚的谍子将消息带回常帮大院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秦广鲁和郭喜军已然打算睡觉了,日理万机的痛苦,西蜀双壁是体会不到的。

    可常帮每天都有事情发生,越来越多的谍子来到了苍云城境内,也让郭喜军和秦广鲁一阵无奈。

    谍子告知消息之后,便趁着夜色离开了,接下来他要去的地方,应当是距离拜月山庄不是很远的地方。

    郭喜军和秦广鲁坐在外面的台阶上,正在泡脚,睡觉之前泡脚一番,听闻能睡的更香一些,也有人说,能入睡的怎么样都能入睡,不能入睡的,怎么样都无法入睡。

    泡脚对于很忙碌的中年男人来说,算是一个安慰,效果嘛好像也不是很大,却很明显。

    秦广鲁道:“稀奇了啊,元正那个小崽子先是来到我们这里,最后又去了拜月山庄,说是墙头草也谈不上,毕竟咱们也没给他什么实质性的好处,说不是吧,还真有点墙头草的性质。”

    郭喜军没有多大的反应,幽幽说道:“苍云城暗流涌动,各路能人异士都到了,如此,也到了我们必须要定向的时候了。”

    闻得定向这两个字,秦广鲁虎躯一震,水盆里的水不是很烫,反倒是很渗经脉的暖和。

    大秦那边是个什么情况,西蜀双壁还真的不知道,当年也没有和传说中的大秦铁骑交过手,从版图上来看,大秦和西蜀相隔的并不是很远。

    大概知道,大秦有着铮铮傲骨,是虎狼之师,也是虎狼之国。

    对于亡国的人,没有多大的善意,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恶意。

    西蜀双壁于大秦而言,利用价值是有,可对于想要率先开战的大秦来说,西蜀双臂的价值,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

    大魏还是比较熟悉的,庙堂上的事,西蜀双壁有所耳闻。

    大秦和大魏只要开战,武王元铁山注定功高震主,令那位性子有些古怪的皇帝陛下极为不舒服,哪怕是亲戚,也很不舒服。

    更早一点的时候,大魏皇城里的那一位一直都想在武王庶子身上做点文章,许多扶龙之士也是抱着这个态度,结果元铁山就是不让自己的庶子离开瀚州半步。

    如今武王庶子出来了,大秦和大魏也快要开战了,趁着这个时候利用武王庶子来削弱武王元铁山,好让武王以后不会功高震主,对于君主而言,只要抓住一个把柄,就可以随心所欲的用一辈子。

    这个时间点,是让大魏许多扶龙之士哭笑不得的,也让元铁山哭笑不得。

    对于大魏的恨意,西蜀双壁的内心从未消减过。

    秦广鲁沉思道:“若是温严带人去拜月山庄找元正的麻烦,元正又恰好杀了温严,到时候我们来替元正背这个黑锅,人家给了我们十万两黄金,也得找个机会把人情还了才是。”

    定向了,定为大秦。

    郭喜军了然于心。

    大魏这里,文臣武将斗争的越是激烈,就越好。

    大秦那里,反正西蜀双壁有着过硬的本事,一旦开战,本事过硬的话,不想要翻身都很困难。

    话说回来,就算常帮背了这个黑锅,也能在大秦那里有个投名状,这事儿明白人心里都很清楚。

    大魏君主就算知道这么恶心人的事情,他能如何,怎么算,他都没有贸然开战的勇气。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