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八十三章 扎手
    安静深幽的庭院里,有着一棵大榕树,元麟和元青兄弟两人老神在在的在榕树下面喝茶聊天。

    来到苍云城有一段时间了。

    元青忽然说道:“要是咱们还是小孩子的话,可以在这棵榕树上绑一个秋千,没事儿可以荡秋千玩。”

    元麟道:“你要是成心要做这件事的话,我不会拦着你,我也不会拦着你。”

    元青凝望了一眼自己的弟弟,沉思道:“三弟消失于江湖中有一段日子了,最近出现在了苍云城,和父亲猜测中的一样,三弟的腰间有一柄木剑。”

    “他还端了铁钩的一个据点,在道上引起了不小的波澜,身边也有着两三个攒劲的年轻人,其中一个还骑着駮马,想来消失着一段日子,三弟去了大夏,去了北海。”

    三弟到底都干了一些什么事情,别说元青和元麟了,就连元铁山都不知道。

    不过从种种迹象来看,三弟干的都是一些大事情啊。

    元麟道:“三弟和大魏铁钩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在这里杀了铁钩的人,铁钩也不会坐视不理,按照这个趋势,三弟还会杀了更多的谍子。”

    “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回到大魏,他回到大魏,必有所求。”

    元青放下茶杯,说道:“三弟倒是无形之中给我们帮了大忙,铁钩的谍子少一个的话,咱们也能省点事情,只是温严那里,会抓住不小的把柄,到时候给咱们的父王找麻烦。”

    元麟淡淡然道:“我不喜欢这些事情,可也得正面面对这些事情,咱们的父王是一个没有麻烦没有把柄的一个人,如今来看,还真的需要有点麻烦,有点把柄,功高震主,可不是咱们的舅舅乐意看见的局面,哪怕感情再好,可有些事心里一旦没了底气,感情也就自然而然的破碎了。”

    “说实话,我们需要三弟这样的能人异士,折腾出来一些事情,到时候父王和舅舅的心里,都会明了,很有默契的继续做和睦的亲戚。”

    “至于三弟的死活,也用不着咱们操心,人家背后是真的有一位天境强者当师傅的。”

    “他既然来了苍云城,就最好不要和咱们碰面,至于是和西蜀双壁接触还是和拜月山庄接触,三弟的心里也有着一个响亮的算盘,咱们还用操心吗?”

    元青没有说话,因为他无话可说,因为二弟说的都符合情理和局势。

    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他们兄弟两人来了苍云城,是防着温严那个读书人做出出格的事情,现在则是担心,三弟这样的野路子,会在苍云城干出更加出格的事情。

    铁钩的据点被端了,温严肯定是知道这件事的。

    甚至,这一次有极大的可能,就是温严率领着铁钩的谍子。

    沉思良久后,元青觉得,一动不如一静。

    ……

    客栈里,元正总算知道了师姐的跟脚,原来还是拜月山庄的大小姐,身份显赫啊。

    当初走的时候,说是解决掉私人恩怨,听闻过拜月山庄的往事之后,元正也自然清楚了那是怎样的私人恩怨。

    同室操戈这种事情,在老年人身上发生的比较多,年轻人身上发生的比较少。

    李尘在一旁煞有其事的说道:“要是以后真的有了自己的军伍,购买战马这种事情,怕是需要单容师姐给出一个咋们可以接受的价钱,起码有了渠道。”

    “也能和拜月山庄的主人正儿八经的接触上。”

    元正也想过这件事,可真的做了这件事之后,元正和师姐之间的关系就不纯洁了。

    他希望自己和师姐的关系,哪怕发生了有伤风化的事情,但依然还在纯洁的范围里。

    过了一会儿后,有人敲门,声音锵锵锵三下过后,再无响动。

    元正有些迷惘了,师姐怎么又回来了,本来还想着收拾一下,前往西蜀呢,看看那个困龙之地,是否有着真正的困龙。

    梦清秋打开了门,单容来了,换了一身紫黑色的锦衣,多了几分英姿飒爽,也眉宇之间,也多了几分忧愁。

    元正看到师姐这副模样,有些心疼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单容略微整顿了一下思绪说道:“我和弟弟见面了,有些事可能需要你的帮助,凭我一己之力是无法做到的,顺带带着你们去拜月山庄里,喝喝茶,聊聊天。”

    师姐主动来找自己,必然是遇到了极为扎手的事情。

    元正心有所感,他知道,师姐不喜欢欠下别人的人情,如此,元正怎么着,也要去看看到底是所为何事?

    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便在单容的带领下去了拜月山庄。

    一路上,单容没怎么说话,从苍云城抵达拜月山庄的路,也不是很远,且有着顶级坐骑,就李鼎一个人在后面乘风而行追着前面有坐骑的人。

    来到拜月山庄之后,元正觉得这里的风水不错,也许临近秦岭的地方,风水都还真的不错。

    师姐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扎手的事情,让元正不得其解。

    要是师姐的弟弟和西蜀双壁发生了什么矛盾冲突,以师姐弟弟的才能,也能轻而易举的化解开来,毕竟传闻中,拜月山庄的小主人可不是一个寻常货色。

    要是其余的事情,无论是师姐,还是师姐的弟弟,都可以独当一面。

    毕竟都是经历过同室操戈的年轻人了。

    拜月山庄的内院里,没有想象中的奢华,反倒是很古朴,不过该有的风水摆设,一个都不少,也不能免俗有一片不大不小的湖泊。

    一位少年锦衣玉带的站在最前方,在其身后,尉迟德和尉迟维安静的恭候着,其余的丫鬟仆人们,亦是依序而立,摆出的阵仗,让元正非常的不适应。

    如果没有扎手的事情,绝对不是这样的大阵仗。

    尉迟阳上前一步,柔和笑道:“想来你就是师姐的同门师弟了,幸会,叫我一声阳子就行了。”

    元正一眼就看出来阳子有着很大的问题,寿元和气数接近枯竭,完全是靠着一口气维持着生命。

    李尘和李鼎兄弟两人,看着尉迟阳那苍白的脸色,殷红的嘴唇,心中咯噔了一下,看骨架子的话,是一位少年,可气质,已经不是少年了。

    元正柔和道:“好啊阳子,你就叫我一声师兄吧。”

    尉迟阳知道元正的身份,并非刻意不提,而是没有那个必要。

    单容暗示了一个眼神,弟弟便老道的邀请元正一行人进入内厅里,此刻的内厅里,早已经摆放好了宴席。

    有駮马,有万里烟云照,有万灵鹿,也有别云兽,别的不说,坐骑这种东西,在拜月山庄里是不缺的,可还真的没有见过这么好的坐骑。

    近些日子以来,元正也没有打算让坐骑幻化成金丝雀或是高头大马,就以本来面目示人就好了,民众的惊呼也好,惊恐也罢,都无所谓了,元正也想知道,能否引出更大的鱼儿出来。

    宴席很丰盛,八菜八汤,刀工讲究,色香味俱全,可香味,就在这个内厅里,也飘散不出去。

    尉迟德和尉迟维没有上桌子,而是退下去了,他们知道,这些年轻人有许多私密的话要说。

    小主人自从接管拜月山庄以来,还真的没有和年轻人好好地相处过,但凡接触的都是,都是老奸巨猾的老狐狸,该有的少年气,被消磨殆尽。

    如今是姐姐带回来了几个年轻人,尉迟德和尉迟维的心里,也是由衷高兴。

    他们知道,小主人的心里一直都有心结,心结会在什么时候解开,他们不知道,神鬼也不知道。

    没有外人,也无需单容提醒什么,元正吃了一口菜后,觉得味道也还不错,也不打算食无言了,开门见山的说道:“你想要的是龙游之气和凤凰真血,这两样东西的确可以找到,但很麻烦,而且,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坚持活上十年时间,十年之内,必有办法。”

    单容无悲无喜,想到自己又欠下了师弟的一个人情,单容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这一次的人情,要比当初在铸剑阁的人情大出很多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还清楚。

    她知道师弟不会在意这样的事情,可是她自己很在意。

    听到元正将话说得如此明朗,单容心里很感激。

    扎手的事情,终归还是和师姐的弟弟有着直接关系。

    尉迟阳柔和一笑道:“无妨,若是有办法的话,我可以撑十年时间,实不相瞒,我暗中服下了不少的大药,只要我不走出拜月山庄,就没有人能奈何的了我。”

    “算命先生说过,我的福源被消耗殆尽,走出拜月山庄就是死路一条,虽然我不知道是谁想要我死,可我会很努力的活下去。”

    都是自己人,既然是师姐可以引荐而来的人,也是尉迟阳可以信任的人。

    也许,是看着对方的顶级坐骑,也不会在意拜月山庄这些家底吧。

    李尘和李鼎没有说话,也没有胡吃海喝,吃相很斯文,如此重要的场合,拌嘴的声音,实在是有些刺耳。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