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八十一章 人情一万两,顿顿一碗面
    巷子深处的院墙里,一位约莫六十余岁的花农,手里拿着一柄陈旧的剪刀。

    春季到了,鲜花盛开,自然要提前修理一番,去其糟粕,留其精华,如此才能盛开出像样的花圃。

    老农身着一袭劣质的粗布麻衣,光着腿,穿着一双老布鞋,左边的鞋子,已经被大母脚趾头戳了出来,指甲盖有些灰白。

    沧桑的脸庞轮廓,干瘦的模样,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老无所依的人,来到大户人家里当花农,好过日子。

    忽然间,老农放下了手中的剪刀,回过头看去,不知什么时候起,来了四个年轻人。

    元正柔和笑道:“老人家为了生活也是不容易啊,虽说到了最美人间四月天,可倒春寒不久之后就会到来,老人家这一副穿着打扮,也不知道能不能经得起倒春寒的折腾。”

    老农真的已经六十岁了,是不是老无所依,元正不知晓,可他放下了手中的剪刀,一个真正的花农,只要是在忙活的时候,无论是谁来了,都不会先放下手中的剪刀。

    李尘单手聚气成刃,缓步走向老农。

    上了年纪的人,有一股年轻人无法理解的老劲,临死之前抱住了敌手的小腿,除非是斩断其手臂,否则是挣脱不开的。

    梦清秋和李鼎漠然的看着这一位老农。

    在说书人的嘴巴里,但凡是谍子,大多数都有着英俊的面孔,不俗的气质,身边也总有一些绿肥环瘦莺莺燕燕,羡煞旁人。

    可真正的谍子,大多数看上去都很不起眼,要是起眼的话,难免会被别人在人群中多看一眼,对于一个谍子而言,不说多看一眼了,哪怕只是匆匆一瞥,都能埋下祸根。

    元正本来打算是让李尘直接杀了这个老农,也许是当时从西蜀双壁的庭院里出来,诸侯剑亦是有所突破,导致自己乱了心境,失了分寸,这会儿元正算是反应过来了,许多事情,还得不怕麻烦的慢条斯理的去做。

    苍云城这里有大魏铁钩在此,很正常,因为常帮在这里。

    可元正刚回大魏没有多长时间,或者说刚刚回来就有谍子留意到了元正,这一点就很不正常了。

    元正很想知道,这背后有着多大的隐情。

    老农看见李尘缓步而来,也没有丝毫的紧张,吃这碗饭的任,不能说是将生死置之度外了,而是很多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死去。

    老农开口道:“三公子还真是洞察力过人啊,我想着都已经如此隐秘了,我都快要成为一个真正的花农了,结果都被三公子给发现了,也许是我老了,不中用了。”

    元正笑道:“老人家说得哪里的话,有些事情,怕也只有你们这样的老人家才能胜任,搁着我们这种毛毛躁躁的年轻人,失了分寸,丢了大局,也是必然的。”

    李尘的黄金剑气搭在了老农的脖子上。

    这一位老农有着象境修为,在谍子里面,差不多算是一个头领了,可能手底下还有着数十个谍子。

    寻常而言,这样的谍子通常都会打扮成显贵人,混迹在青楼里或是赌场里,好不快活,可眼前的这位老人,如此的朴素,便意味着,在他上面,还有着显贵之人接头。

    常帮的确势大,却也不至于让大魏派出如此精锐的铁钩。

    老农没有说话,也放弃了拼死一战,他自知不是这几个年轻的人对手,捉对厮杀他不是,群殴,他还不是。

    他只是希望,自己能死一个利索的,也希望,三公子没有传闻中那般深不可测。

    元正开口道:“我知道你泄露了情报,你远在天边的家人会受到牵连,你若是死了,你的家人能得到一笔还算丰厚的抚恤金。”

    “我也不指望你能开口说出实话。”

    “可这里只有我们几人,你若是说出实话,我可以让你死一个痛快的,也不会有人知晓,就当做是一笔交易如何?”

    能死一个痛快的,是每一个谍子的梦想。

    老农有些憨厚的笑道:“我都已经这把年纪了,作为一个谍子,能活到现在,你觉得我会做这样的一笔交易?”

    元正也不意外,有些人视死如归,如果有一天,自己的手底下,也有着老农这样的谍子,元正也会由衷的感觉到自豪高兴。

    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李尘将这位老农一剑枭首,其头颅飞扬而起,血花绽放。

    李尘随手一挥,花园里便被抛出来了一个大坑……

    老农也算是不错了,哪怕没有和元正做一笔交易,也死了一个利索的。

    元正沉声道:“挖地三尺般的彻查,任何物件都不要错过。”

    李尘有着鹏族神通,有一双鹰隼般的眼眸,任何微妙的细节,都逃不过李尘的眼睛。

    只是打眼一看,便拿起了老农临死之前放下的那把剪刀。

    元正隔空取物,一把将剪刀吸附在自己的手中,剪刀的把手处,有着深浅不一的印痕,这些印痕,除了行家能够看得出来之外,恐怕再无他人了。

    修行沧海**的好处不仅仅是提升自己的武道修为,还可以推演计算。

    以这柄剪刀上的印痕为线索,略微推演计算一番,便得知了铁钩在苍云城的一个据点。

    李尘疑惑道:“不单单是针对我们的,若是我们在这里解决掉了大魏的铁钩据点,对于我们不知道的人来说,是一件好事,可我们也会稍微吃亏一下。”

    元正无奈笑道:“咱们都已经打算去西蜀了,临走之前,也得斩掉尾巴。”

    “话说回来,对我们也并非毫无好处,若是能调查清楚,也能知晓,这小小的苍云城,到底来了多少大人物。”

    李尘没有说话,觉得刚才自己有些小家子气了,不够体面。

    苍云城外,有着一条沣河,是通往大秦的水路,也是大魏渭河的支流之一。

    那里常年都有着船只来往,多数要么是为了渡人,要么就是为了捕鱼。

    有人的地方,自然就有江湖,那里同样也是船帮林立,虽说山头都不大,可也存着复杂的竞争关系。

    油水小,常帮对那里没有伸出手。

    可对于大魏的铁钩而言,那里还真的是一个晚上可以说悄悄话的好地方。

    解决掉这里的老农之后,元正几人便返回了客栈。今天晚上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去沣河看一看了,常帮也有着常帮的谍子,必然在沣河也有着据点,只是说和铁钩离得近还是离得远罢了。

    要是离得近,不久之后,西蜀双壁那里就会知道消息,会做出相应的布局。

    若是离得远,西蜀双壁会晚些时候知道消息,然后再复杂的调查一遍,做出相应的判断。

    元正也不想给西蜀双壁找麻烦,可这件事不管怎么看,也能让西蜀双壁好几天晚上都能睡不着觉。

    眼下的苍云城,稍微有些风吹草动,西蜀双壁都得甲胄在身才行。

    ……

    沣河里,船来船往,有渔夫卖力的撒网捕鱼,有渡人的船只做点养家糊口的小生意。

    可在沣河的码头边上,有一位穿着还算是体面的中年男人,怀中抱着一柄剑,落魄的坐在一隅之地,任由身边的人来来过过,他都没有多大的反应。

    偶然间抬起头,会看一下沣河里的情况,然后又低下头。

    这个人来到苍云城大概已经三年了,是沣河边上的熟面孔,说是乞丐吧,也不是,说不是吧,这个人在苍云城的确没有任何的家产。

    每日三餐,都在同一个馆子里吃饭,然后吃完后,又回到了这里。

    起初倒也有沣河边上的地痞流氓在这位中年男人身上敲竹杠,看中年男人无依无靠的,能得到一笔银子,也还算是不错。

    可那些地痞流氓靠近这个中年男人的时候,只是被这位中年男人瞪了一眼,便乖乖的退下了。

    手中有剑的人,哪怕他手无缚鸡之力,终归也是一个危险的人。

    况且,江湖上很多人都没有趁手的家伙,能有一柄铁剑,都算是不错了,四足鼎立的情况下,庙堂官府,对盐铁把控的极为严苛,寻常百姓除了农耕农具以及切菜用的菜刀之外,几乎再也没有其余的铁器了。

    谁都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以后要往哪里去,他静静地守候着沣河,就像是守候着自己的情人。

    也没有人知晓他的剑到底是怎样的一柄剑,苍云城不入流的剑客,满大街都是,可也没有人找这位中年男人的麻烦。

    江湖中人觉得,沣河对于这个中年男人来说,大概是一个难以忘怀的地方,他也许是在这里失去了什么,也许是即将要得到什么。

    而寻常的贩夫走卒,几乎一致认为,这个中年男人大概是在剑道一途碰壁了,走火入魔,自甘堕落,已经没救的人。

    而不知道人情世故的孩童们,则认为这个叔叔怕是个傻子吧。

    渐渐地夜色降临,中年男人还守在这里,他也许知道自己是一个很奇怪的人,故此每天等到经常吃饭的那家馆子要打烊的时候,他才会过去吃一碗擀面。

    然后又回来,晚上就在这里过夜,无论春夏秋冬,都是如此。

    今晚的月色不错,皓月当空,月色下的船只里,烛光柔和。

    有些人还在船上,大概是在苍云城没有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只能睡在自己的船上,还有些人喜欢晚上去捕鱼,大概也是因为晚上没有什么竞争对手。

    不可否认的一点,临近边境的地方,偷渡的生意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

    这里某些船只,也吃着这碗饭,可终归和这位中年男人没有多大的关系。

    夜色渐渐的浓郁了起来。

    元正换了一席玄衣,带着李鼎来了,这一次他只会带着李鼎来。

    总不能任何事情,都让自己的哥哥顶在前面,而当弟弟的人总是去干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

    临近这位中年男人的时候,元正停下脚步,他感觉到了狱魔有微弱的剑鸣在耳边响起。

    侧低下头,看了过去,中年男人也抬起头看向了元正,他的眼神很干净,像是没有云的星空,又像是一湖清澈的泉水,找不到任何的杂质。

    他的剑,有些古怪,长约二尺八左右,可剑柄很长,可以双手握。

    二尺八的剑,剑柄通常只能单手握,因为双手握,可有损剑体的攻击距离,更会影响到一位剑客的心境,毕竟有的时候,真的是一寸长便有一寸强。

    元正微茫了一下,若不是狱魔发出了微弱的剑鸣,元正也会认为这个中年男人是受到了刺激的一个无能剑客。

    眼下来看,不管这个中年男人是不是受过刺激,但他都不是一个无能的剑客。

    他的那柄剑,让狱魔了有了反应,哪怕反应不是很大,可这世间能让狱魔有反应的剑,着实也没有多少。

    看其面向的话,像是个秦人,轮廓深,脸微圆,还有着小肚腩,也许是很久没有练剑了,才有了小肚腩。

    有小肚腩的剑客,大多数品相都一言难尽,一个剑客的体魄,也得像手中的剑一样笔直挺拔凌厉。

    元正友好说道:“前辈可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中年男人低下头,没有理会元正,元正嘴角尴尬的微微上扬。

    本来还想着给这个中年男人打赏点银两,能不能结下一份香火情姑且不说,而是元正真的很想做这件事,来了大魏,他手中的银票可以随时在钱庄里取出大把的真金白银,打赏这种事,其实是很过瘾的,当然了,钱袋子不够充盈的人,是体会不到这一份乐趣的。

    转念一想,这个中年剑客,很明显不是为银两所困才如此的。

    元正便带着李鼎继续朝沣河走去。

    不管那个中年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元正首先排除掉了他是一个谍子的可能性。

    因为他很显眼,元正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份暮气沉沉,更有一份雄心壮志的心境,其心境在两极之中,摇摆不定,大概渡过那条河以后,那个中年男人的武道修为会猛然上升的。

    李鼎小声问道:“那个人很特别,我没有感应出他的武道修为。”

    元正微笑道:“别说是你,就算是我都搞不清楚,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那个前辈若是想要为难咱们两个,只要他拔出那柄剑,咱们连下跪求饶的时间都没有。”

    李鼎心里咯噔了一下,终归还是忍住了回头去看一眼的冲动。

    沣河里有船只,大概有差不多五十多艘船。

    或大或小,或气派或寒酸,应有尽有,码头这里倒是没有多少人,毕竟码头这里的油水,几乎都是常帮的,到了晚上,帮会里的伙计们应该也会找一个口味还算是不错的馆子里消遣一番。

    至于靠船过生活的人,能省点银子就尽量省一点。

    人生有三大不体面的事情,撑船打铁买豆腐,由此可见,靠船过生活的人,日子该有多么的清苦啊,当然了,他们偷偷吃鲜美的鱼肉的时候,估计也没有多少人知道。

    越是不起眼的人,往往都有着无限的可能。

    元正站在沣河岸边,吹着风,春风也称之为树芽子风,很暖和,并不清冷刺骨。

    李鼎站在元正的身后,一语不发,也默默的看向沣河上的船只,有些船只微微摆动,大概要出去了,有些船只纹丝不动,也许是今日的收成,也不至于让他们大半晚上的去冒险捕鱼了。

    这一次李鼎很清楚元正带着自己出来的想法,他也是一个有眼色的人,能看得出来,一艘还在水面上摇摆不定的船,开始靠岸了。

    那艘船不大也不小,差不多可以容纳七八个人,看上去像是一条捕鱼的船,实则里面的空间,足以铺就一张大床,摆上几张桌子喝着小酒,聊着天了。

    略微感应了一下,里面差不多有五个人。

    最厉害的那一个,在道境初期左右,作为一个谍子,能有这样的武道修为,必然是大鱼一条。

    元正说道:“如果那个五个人里面会有一个软柿子的话,我们就能达成我们的目标,如果没有,大概也会和白天一样,不过比白天强的地方在于,人死了就可以沉入水中,当然太胖了的话,就会从水面上漂浮起来,给苍云城的城主找点麻烦事儿。”

    也是闲着无事,看着对方停船靠岸,元正对李鼎说了这些话,也想知道李鼎有怎样的反应和想法。

    李鼎应道:“可端了这个据点之后,铁钩在苍云城的布局会重新规划,只要稍微有点动静,就会被常帮的眼线和拜月山庄的眼线第一时间察觉到异常,可能,也会被大秦的谍子察觉到异常。”

    “如此一来,我们就算没有完成我们要去做的事情,可也能抽开身,毕竟重新布局之后,一切都得从头再来,和他们所在意的人相比,我们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

    “话虽如此,可我们也会被其余派别的谍子盯上,最好的结果是各方阵营的谍子两败俱伤,最坏的结果就是,我们会被围攻。”

    元正不理解的问道:“为什么我们会被围攻?”

    李鼎很诚实的说道:“因为我们最弱,当他们没有功劳在手的时候,会急需几条人命,一两个情报,去敷衍更上面的人,哪怕上面的人知道缘由,也不会怎么样,而且我们的价钱,也没有那么低。”

    元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李鼎这个小伙子,话不多,平时也没有什么主见,可将他逼迫到一定的程度之后,脑袋瓜子自己就好使了起来。

    有独当一面的才能和魄力,可隐隐约约又觉得,不是那么的放心。

    也许元正是多疑了,比较起两兄弟,元正更喜欢李尘一些,因为李鼎善藏,起码目前,元正还不清楚李鼎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甚至有些时候也怀疑过,是不是因为那个女人的关系,李鼎心里一直恨着元正,也恨着自己的哥哥,这种事情不好说,一个男人若是被女人迷失了心智,没有什么事情是干不出来。

    渐渐地船靠岸了,彻底停了下来。

    里面走出来了五个人,为首的那一位,是一个约莫四十余岁的妇人,脸色草黄,手掌肥厚有茧,其姿容不敢恭维,就是一个黄脸婆,气质还带着几分泼辣。

    体格微胖,身材比例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葫芦。

    属于那种眼不见为净的老妇人。

    在其身后,有四位男人,有小伙子,有老汉,有中年人,也有三十来岁的壮年。

    就形象上来看,都是苦命人,都是经常干粗活儿的人,一股清晰的匹夫气质扑面而来。

    可那个四个人,都在象境。

    走起路来,虽不至于虎虎生风,且脚步极为平稳,落地无声。

    气血旺盛不说,更有一份真的只有苦命人才有的本分憨厚的气质,这才是一个谍子应该有的模样。

    中年妇女来到了元正的面前,口音有些泼辣的说道:“三公子真的是好的气魄,只是带了一个人,就敢来这里,你就真的想要知道我们在干什么嘛?”

    大家都是明白人,没有多余的客套话和寒暄。

    元正长身玉立,一头乌黑如墨的长发垂直至腰间,在月光下,有出尘之美,有绝世之姿。

    他说道:“是挺好奇的,毕竟牵扯到了我,虽然不仅仅是我,可给你们添点麻烦,也是我非常乐意去做的事情。”

    妇女说道:“老田是不是已经死了?”

    元正苦涩笑道:“我都来了这里,他当然已经死了,只是他有些粗心,他的剪刀还是被我发现了端倪。”

    中年妇女心里惊疑不定,那些暗语,只有铁钩里的同僚才知晓,莫非这个时候,已经有人经不起三公子的钱财诱惑,反水了?

    想来也是,有些谍子的俸禄虽然不错,可花销也大,养了一群亲戚,也养了一群女人,银子这种东西,最是经不起挥霍。

    中年妇女直勾勾的看着元正,这三公子皮囊上佳,骨架子粗壮,正儿八经的身长壮,美姿仪,若能在那个船里的大床上翻云覆雨一番,也是极好的,可惜啊,中年妇女了,元正提不起心思,她也没有办法将三公子给直接那啥了。

    四个男人,几步跨出,瞬身便冲向了元正。

    按照最基本的战术安排,只要四个汉子能拖住元正一时片刻,那么中年妇女就有足够的时间给元正致命一击,至于元正身后的那个小伙子,虽说在象境,可毕竟还是个雏儿,也只是象境,折腾不起多大的风浪。

    事情和中年妇女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李鼎的速度好像更快,挡在了元正的前面。

    并指为刀,横扫而过,刹那之间,将中年妇女极为信任的四个汉子给开膛破肚了。

    就像是熊爪扫过一般。

    中年妇女愣住了,她下意识的想要逃跑,地面上的血水和零散的五脏六腑,有些恶心,她是女人,她不喜欢如此恶心的地方。

    可还算是有力的肩膀上,突然间沉重了很多很多,就像是有两座山压在了她的肩膀上,若是逃跑,稍微用力,她就会肩膀下沉,然后一股巨力就会折断她粗壮的双腿。

    元正说道:“我这个人吧,其实也挺好说话的,只要你交代出所有的事情,我可以饶你不死。”

    上一次是让人死个痛快,结果那人什么都没说,这一次开出来的筹码,要尽量诱人一些才行。

    二者,多数女人,都贪生怕死,经不起敲打。

    中年妇女在铁钩里的地位不高也不低,距离核心层面很近,却又接触不到,若是在苍云城待上一段时间,回去有足够的干货上交,她就能接触到核心层面了。

    一旦进入那个层面,以后虽不至于世代簪缨,可萌荫子孙后代,十八代不愁吃穿不愁前路倒是可以的。

    中年妇女艰难的笑道:“我曾听闻大殿下是万人敌,北斗山脉里的独当一面,数次力挽狂澜,曾听闻二殿下乃是剑林新秀,也一枝独秀的气势。”

    “却不曾听闻三公子有什么过硬的本事,今日的会面虽不愉快,却也让我知道了三公子的斤两。”

    能让这位中年妇女觉得不错的年轻人,怕是真的没有多少。

    修行过沧海**,那又如何,终归只是一个不到及冠之年的少年,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稍微接触一下,中年妇女才发现,所谓的武王庶子,所得到的不比嫡子少,甚至还要更多一些。

    元正淡然道:“都是一些雕虫小技罢了,在下不才,也不像是自己的兄长闯荡出了那么多唬人的名头,只是一个天涯旅客,只是不想被人打扰罢了。”

    元正也觉得大魏皇城里的那位想的有点太多了,派出铁钩暗杀自己,无非就是害怕武王元铁山日后力排众议,将庶子立为世子,是有这样的可能,可那代价太大。

    亦很清楚,父王绝对不会干出那种事情的,一旦干了那种事情,武王这一面旗帜,怕是要随风飘散了。

    也许是上了年纪的人,总是喜欢防微杜渐,趁早弄死,免得到时候节外生枝,不管怎么看,元正在少数人的心里,都该死,活着太多余了。

    可元正也很想活下去啊,最好活的极为滋润。

    中年妇女道:“你从我这里,不会知道任何的消息,身为大魏臣子,该有的气节和尊严还是有的,哪怕我只是一个女流之辈,也懂得天地君亲师的道理,莫到谍子不懂忠义。”

    世间唯有谍子,才最懂忠义。

    元正不死心的问道:“话说,就这么一点小事,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

    中年妇女的肩膀好像快要垮掉了,她终归不是一个男人,扛不起两座大山。

    笃定的点头道:“没得商量。”

    元正闭上了眼睛,李鼎瞬身冲杀过去,一拳将这位中年妇女的人头打飞,拳头上也没有沾血,身上也很干净,接着大袖一挥,地上的血水和尸体,纷纷掉入了沣河里。

    经常捕鱼的人,也许有一天也会成为鱼儿的口粮。

    不用元正吩咐,李鼎自己便去了那艘不大不小的船里进行搜罗,船里的蜡烛还没有燃烧殆尽,但也快了。

    他不是哥哥,没有办法一眼看出端倪,他也只能采取笨办法,挨个挨个的排查,甲板,茶杯,床铺,就连被褥的花纹,都仔细看了看。

    到头来,终归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线索彻底断了。”李鼎有些丧气的说道。

    元正安慰道:“情有可原,他们可不是那个老农,自然不会留下任何的把柄,实际上,要不是你哥哥的眼睛好使,也看不出那把剪刀的端倪来。”

    沣河上一切如常,元正和李鼎折返而归。

    半路上又遇到了那位中年男人,这一次不太一样,这一次是中年男人站起来了,好像和元正还同路。

    既然同路,元正便要寒暄几句,问道:“阁下守候在这里,为了报恩,还是报仇?”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守在一个地方,看这个中年男人,也并不像是一个拖泥带水的剑客,若是真的拖泥带水,大概也无法控制住他怀里的那柄剑。

    听到报恩和报仇这样的字眼,中年男人像是想起了一些往事,然后说道:“报恩。”

    元正说道:“银子不够,还是其余的事情?”

    中年男人道:“都有。”

    元正柔和道:“若是银子不够的话,我大概能给你借很多银子,足够你花了,若是其余的事情,我帮不了你。”

    有些事,真的只能当事人去做,外人无法插手。

    不知为何,元正对这个中年剑客很有好感,是因为对方的气质,还是因为对方的佩剑,元正自己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出来。

    中年男人道:“你能借给我多少?”

    元正道:“你需要多少?”

    毋庸置疑,方才岸边所发生的一切,这位中年男人心里清清楚楚,但是没有多说什么,甚至不感兴趣。

    中年男人停顿了一下说道:“一万两黄金。”

    李鼎瞪大了眼睛,见过狮子大张口的,没有见过如此狮子大张口的。

    一万两黄金,是李鼎不敢想象的大手笔,足以用来建立城堡,安营扎寨了,可以组建一支人数不算太多的骑兵。

    元正愣了一下,然后应道:“好。”

    中年男人的脚步停下来,问道:“你很好奇很多事情,我能感觉到你修行的是出世剑,却又不是,拿银子开路,到算是一个捷径。”

    元正道:“也不尽然,我最近也摊上事儿了,我这个人比较相信风水玄学,摊上事儿的同时,多帮助一下别人,自己也能得到一个还算好的结果,有些玄乎,可我相信这样的因果定律。”

    “况且能够帮助到前辈,也是在下的荣幸。”

    二话不说,从怀里掏出来了一张银票,上面的数额不仅仅是一万两黄金,还是五万两黄金。

    中年男人接过之后,问道:“多出来的,又该怎么算?”

    元正道:“按人情来算吧,先前的一万两不算人情,剩下的四万两,让前辈欠下我四个人情,你看如何?”

    中年男人笑道:“你就不害怕我不认账,然后跑路了,到时候你颗粒无收不说,还打了水漂,不会后悔?”

    元正道:“到达前辈这种境界的人,我自然相信,况且以前辈的武道修为,足以做得到江湖高于庙堂,区区五万两黄金而已,前辈若是成心去搞银子的话,想来也不是多么难为情的事情,刺杀几个达官显贵,洗劫几个钱庄的事儿罢了。”

    到现在为止,元正还是不知道这个中年剑客的武道修为到底在什么程度上。

    但想来,比较起姬清泉,估计也不会落於下风。

    天境高手,举世罕见,到了那一步,已经不食人间烟火了,很难收买。

    可天境之下的高手,还是吃五谷杂粮的。

    中年男人问道:“你的名字?”

    元正道:“元正,就是元铁山的小儿子。”

    中年男人没有因为元正的身份,而做出多大的反应,有些事情,只有江湖中人才懂,万户侯是粪土,皇帝老子也是粪土,只有江湖才有真正的大逍遥。

    元正反问道:“前辈的名字可否告知一二?”

    中年男人道:“白卫。”

    李鼎一直都是云里雾里的状态,不知道元正和白卫之间都谈了一些什么话,人情这种东西,好像挺玄乎的,他也没有多说话,安安静静。

    元正想到了一些事情。

    当年有一位剑客,叫做白卫,他手中的剑名曰“铁牛。”

    曾有一个少年,自从他握剑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有朝一日会闻名天下,一枝独秀。

    白卫就是那个少年。

    可惜少年现在老了。

    白卫的剑道一途,并不如何顺利,悟性根骨超然在上,家底儿也算是比较充实,可偏偏有着一个很为难人的地方,就是没有遇到一个好师傅。

    前前后后,差不多拜了一百多个师傅,修行的是正儿八经的百家剑。

    最后融为一炉,便成了白卫。

    拜了一个师傅,就要知恩图报,因为他有太多的情要还,同样的,也有太多的仇要报。

    能在这里遇到白卫,元正觉得自己的运气很不错,不是说书人口中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而是一个蹲坐在码头边上,落寞的中年男人。

    如此甚好,起码,真的在别人意气风发的时候,也走不近那个人。

    白卫问道:“多出来的四个人情,你想要我在什么时候还?”

    元正想了一下,很认真的回道:“眼下说不准,大概我需要前辈还人情的时候,不用我说,前辈自己也就知道了。”

    白卫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了。

    不知不觉间,三人走出码头,到了苍云城边缘的街道上,有一家面馆,白卫天天都在那里吃饭。

    吃饭这种事情讲究很多,人多了一起吃饭显得热闹,却也索然无味,一家人在一起吃饭,有说有笑,却也有一本比较难念的经。

    元正并没有跟着白卫去那家他喜欢的面馆,而是和李鼎继续往客栈返回,也许在大街上,还能再一次遇到铁钩的谍子。

    “知道我为什么不和他一起去吃饭吗?”元正问道。

    李鼎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这个,还真的不知道。

    元正微笑道:“但凡是猛兽,都是自己一个捕猎,一个人吃饭,但凡是不太厉害的禽兽或是吃素的牲口,多数都是成群结队的。”

    “他叫白卫,是一个有名的大剑士,可能你没有听说过。”

    “他手中铁牛曾经斩断了大魏宫廷的顶梁柱,也曾破开过咸阳城的城门,也曾一剑斩断过红河。”

    “这么一说,你应该就明白了吧。”

    李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这么一说,谁都会明白的。

    就差那么一点点,白卫手中的铁牛,就斩出了一个朗朗乾坤。

    面馆里,一如既往,白卫坐在最边缘的位置,掌柜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没有拖家带口,也没有孩子,她开了一家面馆,自给自足,也不用看男人的脸色过生活。

    她认识白卫有两年时间了,这两年时间,总共说过不到三句话。

    第一句话是:“下碗面。”

    第二句话:“还是那碗面。”

    第三句话是:“继续。”

    到了后来,白卫每一次来这里,掌柜的也不会招呼白卫,便吩咐后厨去下面了。

    谈不上混熟了,可时间长了以后,掌柜的总是会给白卫的面了多加一两块熟牛肉,或是多捞上二两面条。

    回头客,自然是要照顾周到才行。

    今晚还是和以前一样,等到白卫吃完那碗面之后,女掌柜的就要打烊了。

    以前女掌柜不太清楚什么时候打烊比较好,可白卫来了之后,女掌柜的在打烊这件事上定了向,只要他吃完一天中的最后一碗面,就可以了。

    渐渐地,就成了习惯。

    女掌柜也不清楚,如果有一天,这个有些落魄的中年剑客离开了这里。

    她会不会习惯?会不会改掉习惯?

    中年剑客满条斯文的吃面中,他不知道女掌柜心里想什么,他也不在意……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