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八十章 老棒子的智慧
    棋盘上的落子,永远都是零散稀疏的。

    仔细一看,连成了曲线,通往下一个关隘。

    西蜀双壁的日子没有以前那么的压抑和枯燥了,每一天都有自己忙活的事情。

    常帮日渐壮大,拜月山庄也是不落下风,两家齐大的竞争,也未苦了苍云城的百姓,反倒是让苍云城的百姓钱袋子充盈了起来。

    春风并不醉人,但凡战事,多数发生于春秋中。

    近年来,没到了秋季和春季,郭喜军和秦广鲁的心里虽说没有打鼓,却也紧张得很,生怕大魏和大秦的铁骑来一次正面撄锋。

    苍云城的繁华,就像是回光返照,返照过后,就是了无生机。

    除了苍云城,常帮好像也并无去处。

    今日春和日丽,郭喜军和秦广鲁没有下棋,而是忙活着粗糙活儿。

    两块磨刀石,一个在磨自己的长枪,一个在磨自己的长刀。

    黑虎长枪雪白如玉,寒光凛然,当年秦广鲁就是用这把枪,在蜀道内筑起了京观。

    磨枪的声音很细致,嘶嘶作响,并不刺耳。

    郭喜军磨自己的青龙大刀时,声音就要野蛮很多了,噌噌作响,刀光凛然,这块青色的磨刀石,恰如其分的磨掉了青龙大刀的糟粕,保留起锐气。

    秦广鲁玩笑道:“你的刀,很多年都没有磨过了,不知道砍人的时候,能不能利索一点。”

    郭喜军淡然一笑道:“那要试试才知道。”

    春季与秋季,于军伍中人而言,是危险的季节,也是乱葬岗最热闹的季节。

    张美娘在屋檐下的桌子上沏茶,也备了一些点心。

    两个磨刀的男人,是常帮的顶梁柱,可千万不能委屈了。

    在西蜀的时候,张美娘觉得开客栈的日子过于枯燥,很熬人。

    如今来了苍云城,不仅仅是熬人了,更是提心吊胆的,局势紧张到了张美娘都能看出端倪的地步。

    锵锵锵……

    屋外的门环被扣响,今天是放闲的日子,没有守卫。

    也不会有常帮的人来这里打扰西蜀双壁的清净,来人应当是外人。

    郭喜军和秦广鲁没有理会,继续在磨刀石上忙活。

    张美娘脚步轻快地跑到了大门这里,心想到底是谁来了啊。

    拉开门栓一看,是一位锦衣玉带的公子哥,骑着万里烟照来了。

    元正是一个人来的,本来想着带着李尘和李鼎过来撑撑场面,但想了想算了,在西蜀双壁面前撑场面,显得有些多余。

    张美娘见状,惊疑不定的说道:“小伙子,竟然是你来了。”

    元正微笑道:“怎么,掌柜的不方便见人嘛?”

    张美娘连忙笑道:“哪里的话,快请进。”

    元正跳下万里烟云照,步行入门,院落挺大的,并不如何精致,门梁房屋,也谈不上雕梁画栋,有些朴素。

    大概是西蜀的苦日子过惯了,西蜀双壁也没有忘本,才如此朴素。

    秦广鲁抬起头,那双阴郁的小眼睛凝望元正,咧嘴一笑道:“我还以为是谁呢,搞了半天是你这个小鬼了。”

    元正柔声道:“好久不见。”

    秦广鲁也不打算继续磨刀了,和郭喜军起身,走向了屋檐下的那个桌子,有客人来了,自然要奉茶。

    当初元正在西蜀给秦广鲁的十万黄金,令西蜀双壁到了苍云城后,快速发展壮大了起来,若没有那十万两黄金,大概现在的常帮成员,日子过的都很清苦。

    苍云城是没有元正的油水了,可既然来了,总得拜拜码头。

    不管怎么说,和西蜀双壁也还算是有缘分,既然有这一份缘分,也不怕多消磨一些时间。

    秦广鲁打量了一眼元正,个子拔高了,身材也壮硕了几分,柔和笑道:“两年多没有见过你了,都去哪里溜达了,江湖上也不曾听闻你的消息。”

    郭喜军气质儒雅,给元正倒茶。

    元正道:“溜达过很多地方,除了大周没去过之外,剩下的地方,都走马观花的游玩了一遍,我这只是闲情雅致罢了。”

    “哪像是两位前辈,在这苍云城不知不觉间,做大了,混壮了。”

    秦广鲁尴尬笑道:“小鬼啊,可不要打趣我了,你难道看不出来,我们常帮在苍云城,就是个背锅的,只是说,还不知道背大秦的黑锅,还是大魏的黑锅。”

    郭喜军轻笑了一声,倒了一杯茶,很温柔的放在了元正手旁。

    元正心领神会,这么来看的话,苍云城没自己的地方还是一件好事。

    可元正的情况不同于西蜀双壁,他终归还在江湖,账下无人,也影响不到一城一池的得失与否。

    不像是秦广鲁和郭喜军,对于大秦和大魏而言,都是尾大不掉的蛮鱼。

    元正道:“我路经此地,得知两位前辈也在这里,故此来看看,混一顿饭吃,喝几口茶,顺便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向两位前辈讨教一番。”

    既然已经决定布局落子,那就是要真的去做这件事。

    苍云城的确没有元正的地方,可西蜀双壁这里,还有许多可以斡旋的余地。

    常帮的确是壮大了,可也只是表面上,苍云城也就这么大,再壮大,又能壮大到哪里去?

    秦广鲁狐疑道:“小鬼,当初你给了我十万两黄金的时候,怕早就想到了今日吧。”

    元正喝了一口茶,笑了笑,没有说话。

    秦广鲁道:“果然啊,到底是元铁山最疼爱的小儿子,人小鬼大啊。”

    元正这才说道:“其实吧,我和两位前辈的处境也差不多,我是庶子,两位前辈也是亡国之人,都得从庙堂之外起势,我本来想着来苍云城浑水摸鱼,结果来晚了。”

    “可常帮如此之大,怕是在苍云城临近的州郡,也有些分布。”

    “我意,两位前辈起势于军伍,我嘛,也只能起势于江湖了。”

    任何一个地方,都有着这样的那样的江湖帮派,或是以青楼赌场为生,或是以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为生。

    常帮估计也多少做过这样的事情,不过以西蜀双壁的身份,他们自然是不会承认的。

    秦广鲁和郭喜军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之前龙辉来过这里,交代过一些事情。

    如今元正又来了,细想起来,西蜀双壁和武王府一派还真是有着一份斩不断的缘分,也不知道是不是孽缘。

    秦广鲁眯着眼睛说道:“你是想要做生意,还是如何?”

    元正沉思道:“无所谓,都可以,我想要在江湖上有话语权,二位也想在战场上有话语权,我觉得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秦广鲁哈哈大笑,郭喜军笑而不语。

    一个年轻人,在西蜀双壁面前,说出这种话来,的确是有些可笑。

    可来到苍云城之后,西蜀双壁也不敢再看不起年轻人了,拜月山庄的那位小主人,可是给了他们好几次厉害。

    元正这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省油的灯。

    这背后有没有武王元铁山的意思,西蜀双壁不知道,可有一点,就本钱而言,常帮还真的比不过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秦广鲁严肃问道:“你想要如何?”

    元正说道:“距离苍云城最近的灵州和霸州,都是大魏的军事重州,同样也有许多浑水摸鱼的地方,江湖上的人,和地方军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那些生意人,想来也是如此。”

    “我这里是有上香钱,却找不到烧香的庙门,还指望两位前辈给在下指点迷津呢。”

    一统江湖这种事,古往今来没有几人能够做到。

    因为每一个地方都是一个江湖,每一个江湖,它都是不一样的。

    秦广鲁笑道:“你想要统一灵州和霸州的江湖,他们可都是有靠山的,怕也没有你插手的余地,可你若是想要盘踞下来,有着稳定的收益,我还是能够给你指点迷津的。”

    元正虚心请教道:“请前辈明示。”

    秦广鲁道:“眼下值钱的生意,一来是盐铁,二来是粮食,三来就是药材,这三个行当,各自都有上家,各自都有下家,不过总有一些档次不够的主儿,在夹缝中生存。”

    “你若是能聚集一群乌合之众,也能将你供奉起来,可那样的人,多数都是见财眼开的小人,能不能驾驭住,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元正静静聆听,想到了这么一个说法。

    要想做一件事情,身边要有一个摇扇子的,也就是军师,还得有一个抡大锤的,也就是武夫。

    眼下来看,李尘和李鼎都是抡大锤的,身边还真的没有一个摇扇子的人。

    元正身为鬼谷门徒,自己也可以摇扇子,可时间长了之后,元正也会觉得疲惫不堪,更会影响自己的武道修为。

    秦广鲁继续说道:“我们也想要插手这件事,一来油水太薄了,二来和见财眼开的小商小贩打交道,心里也不踏实。”

    “这是一份苦活儿,累活儿,有的时候还是很让自己生闷气的活儿。”

    “江湖不受拘束是一码事,可帮派之间都是无利不起早,起势,可不是那么好起的。”

    “我也知道你身上有着不小的本钱,可也实在是找不到一个可以同你匹配的事情。”

    “只能让你去做一些繁琐的小事了。”

    大头,都让西蜀双壁给占住了。

    元正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啊。

    听到这口气,元正也听出了话外之音。

    繁琐的小事,元正也并非看不上,而是自己手底下,真的是没有可以胜任这些事情的人才。

    元正点头道:“我大概已经知晓了,小事情我实在是没有那个功夫了,这里若是吃不开,我也能去别的地方。”

    秦广鲁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也并不是与虎谋皮,也不是打老虎门牙的主意,先来试探一番。

    元正得到的反馈已经够多了。

    就在这一刻,元正心有所感,顿觉自己的诸侯剑进步了不少。

    可他也不打算用西蜀双壁给自己试剑。

    聊了一会儿后,元正便打算离开了。

    秦广鲁招呼道:“既然来了,吃一顿饭再走,如何?”

    元正转身笑道:“这里可没有我能吃的饭啊。”

    秦广鲁和郭喜军对视了一眼,笑而不语。

    等到元正走出大门之后,郭喜军才说道:“这种事情,他不和他老子去商量,来和我们两个商量,要说没有猫腻,我实在不信。”

    秦广鲁洒脱笑道:“管他呢,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咱们虽然说落魄了,也不是一个小伙子能招揽麾下的。”

    ……

    回到客栈里,元正心里一直想着关于诸侯剑的事情。

    他有些后知后觉,诸侯剑的修行,从一开始,大方向是对的,可后来路走弯了,尤其是去北海的路给走弯了。

    还好,李尘收获了駮马,不然元正肠子都要悔青了。

    局限于一城一池的得失,在夹缝中寻求发展,目光格局对于鬼谷门徒而言,的确狭窄了很多。

    单容好奇问道:“接下来你打算如何?”

    元正看着李尘李鼎还有梦清秋,还好,如今追随着不算众多,要是多了,还真的不知道往哪里安排。

    西蜀双壁那里是碰壁了,元正也没有觉得多么沮丧,因为那是很正常的。

    小事情来打发自己,有些敷衍,元正也有火气,甚至想要拔出狱魔。

    可长远来看,西蜀双壁在日后,或许也能背一次锅,想到这里,元正心里舒服了很多。

    要干成一件事情,还是大事,要有稳定的收益,要有人才,更要有自己标志性的根据地。

    这些元正都没有,好在他的起点还算是不错。

    思来想去,元正说道:“苍云城是一个是非之地,不能留在这里,得寻求其余的风水宝地。”

    单容道:“难不成,你还打算在妖兽山脉里打主意?”

    元正笃定道:“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和人打交道,其实和畜生打交道也没有多大的分别。”

    单容一本正经的看着元正,道:“你可想好了……”

    元正看着李尘和李鼎,眸光有些沉重,也让李尘和李鼎的肩膀有些沉重。

    梦清秋一语不发,还真期待元正能出个什么馊主意。

    人族和妖族本来就战火不断,纷争不止,如今大魏境内的妖兽的确是安生了很多,却也在蛰伏,还是带着恨意蛰伏。

    元正说道:“据我所知灵州附近就有一座风岭山脉,地势跌宕起伏,沟壑纵横,可总的来说,里面没有多么强大的妖兽,李尘和李鼎的血脉之力到了里面,甚至可以作威作福。”

    “扛下一座妖兽山脉,当做我们的根据地,近处可以俯视灵州和苍云城,远处来看,大秦和大魏真的打起来以后,妖兽山脉也是一个避祸的风水宝地。”

    “以后不管是做生意,还是搞其余的事情,总得有一个根据地才行啊。”

    众人一阵无语。

    人族和妖族之间,和平共处,大概也只有大夏境内才有。

    也是因为去过大夏,元正才想到了这件事,李尘和李鼎的血脉之力,都属于妖族,也能和妖兽扯上一星半点的关系。

    在大魏境内搞这种事情,无疑是犯了天大的忌讳。

    可忌讳这种东西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也就没有忌讳了,必然有着可以与之抵消的存在,这是天地万物的规律。

    单容道:“小隐隐于山,你这个主意,也算是清奇。”

    元正道:“可惜啊,游历的途中,并未发现多少有意思的人物,便是扛下了风岭山脉,也需要构建房屋,修建粮仓,以及演武场,阁楼庭院都得下功夫,形成深山之闹市。”

    “我虽然有这笔银子,可找不到人来做这件事,这种事若是走漏了风声,也会招来大魏的军伍。”

    “我意,苍云城这里虽说被常帮和拜月山庄给垄断了,可江湖野游,还是有的,笼络一批江湖野游,给他们银子给他们饭吃,应当是会为我们效力的。”

    “可初期招兵买马,也不能过于草率了。”

    借势,元正真的是没有地方可以借。

    猛然间,元正心有所感,客栈之外的某个院墙里面,大概有一个人,正在潜伏,如若不出意外的话,应当是铁钩的谍子。

    苦笑了一声,这才回归大魏多久,铁钩的谍子又找上门来了。

    元正对李尘说道:“外面的那个谍子,待会儿就有劳于你了。”

    李尘点了点头。

    本以为苍云城会是一个风水宝地,结果遍地都是荆棘。

    刚燃烧起来的希望,再一次幻灭了。

    江湖中,遍地都是黄金,也遍地都是野狗。

    元正沉思道:“依我看来,咱们搞不好还要去一次西蜀,那里的江湖野游依然多,也有些能人异士,等候着自己的主公,先去看看,能不能招揽一些。”

    “至于根据地,真的只能选择夹缝了,介于大秦和大魏之间最好。”

    忽然间觉得,自己之前的游历,真的只是走马观花,一件正经事都没有干出来。

    如果元正是一个读书人的话,大概也明白了什么叫做真正的负笈远游。

    单容此时却说道:“这些事,你们几人去就行了,我的老家在苍云城,我要留在这里,反正你们早晚还要回来,我就在这里等你们。”

    元正不觉得很失望,师姐有师姐自己的事情要忙活。

    况且,他自己本身都没有做出一些样子来,师姐想要搭把手,都不知道怎么下手。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