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七十九章 先手凝空
    九万里路……

    游历过名山大川,经历过古老村庄,看到过罗浮大泽,也长了点胡子。

    渡过红河,越过大秦,等来到苍云城的时候,已经是人间最美四月天。

    苍云城较之以往,繁华了许多,也有规矩了很多,江湖流寇和打家劫舍的人,没有那么多了。

    常帮与拜月山庄两足鼎立,享受着整个苍云城的供奉。

    一家古朴的客栈里,元正自然要了甲等天字房,五人围坐一桌,很久没有吃大魏的饭食了,五脏庙有些兴奋难言。

    元正抿了一口正宗的大红袍说道:“我可没有想过,如今的苍云城成了这个样子。”

    单容意味深长的应道:“我也没有想过会是这个样子。”

    李鼎和李尘也有些感触,日新月异,变化万千。

    梦清秋自顾自的吃饭,大概从接下来开始,她就不需要靠厨艺过生活了,而是靠着手中的弯刀。

    常帮几乎垄断了苍云城所有的生意。

    客栈,赌场,青楼,或大或小的商贩,处处都有常帮的分红和影子。

    常帮的出现,让苍云城有了规矩,三万蜀兵的到来,便是没有规矩,也会孕育出规矩。

    更让元正没有想到的事情是西蜀双壁来了这里,成立了常帮。

    介于江湖帮派和黑道帮派之间,所做的一切,谈不上行侠仗义,都是为了真金白银。

    张美娘也不用辛苦的开客栈了,想来就在那个气派的庭院里,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秦广鲁和郭喜军大概也会下棋,走到这一步了,下棋的时间应该是挺多的,不下棋,没办法过日子啊。

    本来还想着在苍云城这个鱼龙混杂之地浑水摸鱼呢,结果早已经名花有主,这让元正觉得一阵头大。

    和西蜀双壁做生意,元正大概也没有那个头脑,但是有那个本钱。

    人情这种东西,看是什么人,什么时候,才能决定它的价值如何。

    西蜀双壁算是欠下过元正的人情,可这一份人情,也并不意味着元正能在蒸蒸日上的常帮下面分一杯羹。

    若在这里干点事情,难免会和常帮发生摩擦,甚至火拼。

    便是如此,元正也拼不过大名鼎鼎的西蜀双壁。

    那一份香火情,在如今看来,好像有些扯淡了。

    至于大秦和大魏的军伍,或是庙堂上的走狗,也在常帮和拜月山庄互相制衡的情况下,不得安生,安分守己不说,还得步步为营,不敢犯了属于苍云城的忌讳。

    单容心里谈不上高兴,也谈不上落寞,反倒是有些迷惘了。

    自己的弟弟的确算是争气,有尉迟德辅佐,弟弟也算是少年英才,壮大了拜月山庄,除掉了不少的毒瘤,与其说是毒瘤,还不如说是为了掌权,不得不下的杀手。

    单容很了解尉迟德,那是一个好人,虽不至于是一个老好人,可心地善良。

    否则,尉迟德也不会让单容当初放过了明珠夫人,以及她肚子里的孩子。

    可自己的弟弟上位之后,动用雷霆手段,明珠夫人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是弟弟的堂弟,也是单容的堂弟。

    可弟弟亲自摔死了那个还在襁褓里的孩子。

    按照年岁来算的话,弟弟也不过十三四岁。

    这么小,心肠就如此毒辣。

    做苦工的人,多数都有些勤劳善良的品质,也许生活所迫,不得不勤劳善良。

    在马场里的艰难岁月,并未磨灭掉弟弟骨子里那份野性的光辉,和对权势的渴望。

    也不知晓弟弟是否已经迷了心智,是否走火入魔了。

    仅从弟弟做的事情来看,无疑是正确的,斩草除根,不留后患,以铁腕和常帮制衡,还隐约占据了上风。

    可对于一个年轻人而言,还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来说,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见仁见智。

    因为单容已经分不清楚,弟弟究竟是公私分明,还是不分明了。

    有一个极为古怪的定律,少年得志,在后期难免会栽了跟头。

    大概少年得志,就是提前消耗往后的气运,到了一定的年纪,或多或少,都会遭报应的。

    想到这些事情,单容很难让自己心如止水,念头通达。

    毕竟那是自己血浓于水的弟弟。

    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都能和西蜀双壁保持五五开的局势,也是极为不俗了,哪怕占据了地利和人心。

    元正问道:“师姐可想好在哪个风水宝地,修建房屋了?”

    单容摇了摇头,很为难人。

    如今的苍云城,恐怕一草一木,都和常帮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冒然在哪个地方修建了房屋,怕也会遇到砸场子的人。

    拜码头这种事,元正其实也不抗拒,可对方是西蜀双壁,他不知道这个码头应该怎么拜。

    以鬼谷弟子的身份,若是将西蜀双壁揽入麾下,自然是不错的。

    可元正真的没有那么大的手笔,且就算招揽麾下,也会消化不良,且渐渐地就被架空了,身边都是外人,没有自己人,恐怕是个愚昧蠢夫,心里都会打鼓吧。

    元正现在很想要返回秦岭深处,去请教自己的师尊,或是师兄。

    可转念一想,这件事也不是多大的一件事,区区小事就去劳烦自己的师尊和师兄,自己这个关门弟子,怕是关了一条狗吧。

    单容的为难之处,并不在于房屋在什么地方修建,以单容的身份,完全可以让拜月山庄腾出一块空地。

    哪怕是弟弟,单容都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了。

    有些事情,真的不是可以靠手中太鸾能够解决掉的。

    李尘道:“如此看来,苍云城不适合我们。”

    元正道:“的确是不适合,得换一个地方了。”

    身为鬼谷弟子,元正当然能看得出,苍云城看似有了规矩,实则卷入了更深的旋涡里。

    大魏和大秦一旦开战,西蜀双壁必然头大如斗。

    这和没有浑水摸鱼的余地并无关系,实则有着更大的浑水摸鱼的余地,可元正本钱不够,也不会冒险。

    可其余的地方,也是有主之地。

    陆地上有什么,一眼便能看穿,江湖中有什么,也得下水了才知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