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起手,落子
    且不说回家的路有多崎岖坎坷,而是如何回家。

    饭桌上,李尘一直若有所思,他想起了北原部落,想起了还在等着自己的千华,也不知晓千华变心了没有。

    如今有了駮马,他也没有想着骑着駮马在北原部落里浪荡一圈,可能和他低调有关系。

    乡愁这种东西,对于李尘和李鼎这样的人是不存在的。

    他们自幼流浪,吃过很多剩饭,也曾与野狗争食,如今日子算是有了起色,回家却不知道往哪里回。

    梦清秋安静的吃饭,眼角的余光瞄到了李尘脸上的苦涩与欢愉。

    北海之行结束之后,元正有些无力感。

    没有经历过恶战,想来也一切顺风,可就是无力。

    诸侯剑的修行,在北海之上毫无进展,师姐大概也会回到一个不被人打扰的地方去休养生息一段时间。

    大家都对江湖有些厌倦了,可路还在脚下,还要继续去走。

    元正对梦清秋说道:“这一路以来,按照天数来算的话,你差不多有三百两黄金的工钱,待会儿给你二十个大金元宝,绝对抵得上你的工钱,可能还有多的,或是少的,你也不要介意。”

    梦清秋点头道:“无妨,我已经有了月光,这一次的北海之行的效益,远在我的工钱之上。”

    元正面露古怪神色,李尘的坐骑叫大日,梦清秋的坐骑叫月光,两头坐骑还有着没有血缘的姐弟关系,难道这只是一个巧合?

    单容很安静,没有说话,对于这些沾染了风花雪月的情愫,单容一直都不在意,也和她没有关系。

    更不打算捅破那层窗户纸,若是梦清秋愿意摘下自己的面具,那就摘下。

    若是眼下不愿意,想来以后也会摘下的。

    元正还是很守承诺,从书箱里拿出来了二十个大金元宝,包裹起来,递给了梦清秋。

    梦清秋也没有假惺惺的拒绝,那是中年人和生意人喜欢去做的事情,可她不是,她是一个女勇士。

    元正想起了一些事情,向师姐请教道:“师姐的老家就在苍云城,这一次师姐回去,想来也是在距离苍云城不远的地方修建一座房屋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吧?”

    单容凝望了元正一眼,道:“你意欲何为?”

    打探**这种事情,单容没有对元正做过,元正也没有对单容做过。

    这个问题,令单容有些不适应,感觉不像是从前了。

    元正放下筷子,大概也吃饱了,起身说道:“如今李尘有了駮马,我们三人也需要自己的一个落脚点了,骑着駮马在大夏境内晃荡过来晃荡过去,甚是不妥。”

    “我意打算返回大魏,然我们几人身份都上不了台面,本公子暂时也不好回归武王府。”

    “也只能在西蜀,或是苍云城落脚,如有可能,希望接下来可以继续和师姐朝夕相处。”

    “我愿意出大手笔,为师姐修建一座气派的房屋,也会为我们三人修建一座气派的落脚点。”

    身为鬼谷弟子,的确唬人。

    可世间事变幻万千,并不仅仅是因为境界修为到达一定程度就能干成多大的事情。

    纵观古往今来,无论是成名的读书人,还是武夫,再其功成名就之前,早已经开始了铺垫与布局。

    父王元铁山,亦是在战场上经历过无数次豪赌,从零开始,成为武王。

    元正身为鬼谷弟子,也不能免俗。

    他是庶子,入朝为官,是不大可能,投身军伍,也会给父王惹来无数的麻烦。

    当初离开瀚州的时候,陈煜便说过,最好他能在庙堂之外起势。

    唯有边境之地,山高皇帝远,不受牵制。

    夹缝中生存,这也是每一个庶子不能免俗的事情。

    单容心领神会道:“你要干一票大的,趁着大魏和大秦剑拔弩张之际,浑水摸鱼,暗中壮大,这需要不少的银子,也需要不少的人。”

    李尘和李鼎提起了精神,大概这一次回归大魏后,就要停止漂泊了。

    忽然间和漂泊告别,竟有些恋恋不舍。

    元正道:“世道如此,非我之错。”

    只要抵达大魏境内,元正就不缺银子了,他身上的银票,足够招兵买马了。

    单容对于这种事情,谈不上抵触,只是陌生罢了。

    自从她握剑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有朝一日自己会成为慕容月照那样的女剑神。

    她的生活已经被剑道覆盖,若是有朝一日脱离了剑道,或是自己的生活习性,不再那么的纯粹,单容会非常的不适应。

    偏偏让自己不适应的人还是自己的师弟。

    单容沉思道:“我很久没有回苍云城了,我也不知道苍云城如今成了什么样子。”

    元正苦笑道:“我们暂时只有这三五个人,接下来注定是要从零开始,从最繁琐的事情开始,建立自己的根据地,招兵买马倒也不至于,可生意上的事情,也要插手不少。”

    “根据商河这个生意人的迹象来看,大秦和大魏早晚都有一战。”

    “我若是想要成点气候,怕也只能在他们一战过后,才能有所起色。”

    “对于这些事,我也没有想过,细算起来,其实我们都是少年。”

    “可到了一定的年纪,便无法恣意妄为,逍遥江湖了,我不是师姐,我是元正,亦是武王庶子。”

    单容是有乡愁的,毕竟她的幼年是在苍云城度过的,不敢说对那里的一切了如指掌,可近乡情怯,单容还是有的。

    她也不打算回到苍云城就去找自己的弟弟,也许会等到自己的弟弟干出一番大业之后,单容才会以姐姐的身份,去见自己的弟弟。

    应道:“我尽量吧,到了苍云城,我能帮你做的,也只是行凶斗狠的事情,其余的,我帮不了你。”

    师姐能这么说,元正心里很高兴,也很滋润。

    元正摇头笑道:“行凶斗狠的事情就不敢劳烦师姐插手了,我想着,只要我在苍云城,师姐也在苍云城,我心里就会有一个依靠,有个自家人,干什么事情,也会有一种自己都说不出来的底气。”

    单容没有理会元正,她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她发现,元正有些矫情了,也许是被生活逼迫到了这一步。

    身为鬼谷子的关门弟子,若想碌碌无为的度过的一生,那也太对不起这个名号了。

    元正向李尘问道:“北原部落里,千华还在等你,你可要想清楚了,是现在回去看一眼自己的女人,还是以后。”

    “以后到底有多以后,我自己也说不上来,可能真的要很久以后了,有些事忙活起来,谁都不好脱身,你可是我账下的大将啊,也是唯一的大将。”

    梦清秋没有说话,她在等着李尘如何回复元正。

    一个男人,在正经事和自己的女人面前,非要做出来一个选择,其实也挺折磨人的。

    梦清秋有所期待,可并不期待李尘会选择去北原看望自己,而是期待着李尘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如此,她才能了解李尘更多一些。

    在以后开诚布公了解李尘,哪里有着自己戴着面具,在暗中了解的更多更暗爽?

    李尘是真的有些为难了,和千华相处的时间不长,可千华很守承诺,真的为自己煮了一顿早饭。

    权衡之下,李尘艰难应道:“现在我有了駮马,并不代表着自己很体面了,先随你回大魏,干出一点成绩之后,等到一个合适的契机,再去见千华吧。”

    “说难听一点,让我现在回北原部落去见千华,我除了一头駮马可以撑住场面,可剩下的就很空无了,连彩礼钱我都拿不出来。”

    知道这个答案之后,梦清秋心里也没有很难过,觉得李尘很负责责任,只是喜欢自己苦了自己。

    但李尘不知晓,在北原部落里,婚嫁一事,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只要双方愿意就好。

    根本没有彩礼钱这个说法,只要你很强大即可。

    元正点了点头道:“话虽如此,可随我回归大魏以后,短期以内,你会很辛苦,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多的酬劳,你想要见千华,可能会等到很长时间。”

    李尘笃定道:“无妨,在忙碌的时候,也总有空隙,等我駮马可以幻化万物的时候,就可以回去了,眼下真的不允许,我不允许,駮马也不允许。”

    元正替李尘觉得好笑而又难过。

    怎么李尘遇到的都是一些为难人的事情呢。

    元正向梦清秋问道:“姑娘,我不知道面具后面是一张怎样的脸,可接下来我们就不顺路了,你也有自己的事情,而我也要回老家。”

    梦清秋的心里更纠结,是现在摆明身份,和李尘堂而皇之的去大魏,还是回北原部落里,履行自己的职责?

    想来,骑着万灵鹿回去,也是极为体面的。

    思来想去,她决定赌一把,说道:“我只是个天涯刀客,无所事事的那种,来北海也是为了多挣点银子,毕竟行走江湖,关键时刻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更别说我这种小女子了。”

    “如今你要起势,账下无人,我虽不才,可手中弯刀杀人还是利索的。”

    “二者,月光和大日的分离,对于彼此,都是心伤。”

    元正:“……”

    没有想象之中的分别于江湖,离开北海之后,竟然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如此看来,北海还真的是一个风水宝地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