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着陆
    这条扇形大鱼的修为,约莫在象境后期。

    实力不俗,可血脉等级和駮马相比,就差远了。

    元正一个瞬移来到了这扇形大鱼旁,挡住了扛把子和别云兽的血盆大口。

    对駮马说道:“你可能需要下海重新抓一条大鱼出来吃,这条鱼,是我们眼下的航海大船了。”

    单容淡淡然的看着这条大鱼,这种馊主意,大概也只有元正能够想出来了。

    駮马也没有抗拒,再度潜入了海水中。

    这条扇形大鱼上了冰层上,它还有着一战之力,甚至可以震开冰层,拉元正几人下水。

    可当看到别云兽和万里烟云照后,顿觉整个天空都阴云密布,若是自己的身子可以蜷缩在一起的话,扇形大鱼立马就蜷缩在一起了。

    元正拔出了狱魔,搭在了扇形大鱼的头上,柔声道:“你可要好好听话啊,不听话,我也不会让你死,也不会让你活。”

    狱魔的剑压,对于人族,对于妖族,都是不可承受之痛。

    扇形大鱼像是听得懂元正的话,小鸡啄米式的点了点头。

    不用元正吩咐,李尘和李鼎解开了四头甲等战马的缰绳。

    这一段日子以来,四头甲等战马过着很不顺心的生活,甲等战马也只会效忠自己的主人。

    起初的时候,遇到了胡云海,甲等战马惧怕着雪猴子。

    后来遇到了元正,甲等战马害怕的不仅仅是雪猴子了。

    解开缰绳之后,真的如同脱缰的野马,一去不回了,它们认得海上的路,也知道哪一座小岛上有着它们可以吃的东西,也清楚自己本来的主人,被困在了何地。

    元正探出一只手,掌心中浮现出旋涡,巨大的引力,将海上楼阁吸附过来,接着碾压在了这条扇形大鱼的背上,虽说有些顺滑,可扇形大鱼尽量绷着自己的躯体,不敢让这海上楼阁有着丝毫的变动。

    过了一会儿,駮马又一次的跃出水面,带上来了一条大鲨鱼,扛把子和别云兽上去三下五除二的速度便吃完了这条差不多有五千斤中的大鲨鱼。

    扇形大鱼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也够倒霉的,经过这片海域的时候,怎么就遇到了駮马,怎么就遇到了一群灵兽。

    还给自己身上压上了一座海上楼阁。

    越想这件事,扇形大鱼便越是心酸。

    略微吃了一顿后,元正一剑斩落而下,绵长的剑气,将冰层破开,开辟了出了一条长达一百余里的海路。

    扇形大鱼便在冰层的夹缝中,背负着海上楼阁,在水中极速前行,只要它愿意,只要它敢,就能带着空中楼阁一起扎进水中。

    可没办法,别云兽就站在扇形大鱼的脖子上,只要扇形大鱼稍微轻举妄动,别云兽也不会杀了扇形大鱼,会让扇形大鱼生不如死而已。

    狱魔的镇压,灵兽的镇压,海上楼阁的镇压,已经让这条扇形大鱼感觉到人生灰暗没有希望了,哪里还敢轻举妄动。

    如此,隔一会儿,元正就要拔剑破冰层开海路。

    周而复始差不多十天之后,元正总算是看到了海洋的尽头,有一座雄伟的山脉。

    根据大夏的地理志来看,这座山脉,差不多就是传说中的阴山了,绵延六千里,属于正儿八经的妖兽山脉,距离北海城有着一段距离。

    里面没有人烟,只有妖兽。

    扇形大鱼的速度是极快的,它大概也知道,将这些老祖宗送到陆地之后,它就能再一次重回海洋。

    不多久后,抵达了岸边。

    岸边是一片空旷的沙滩,沙滩后面,有着遒劲的山脊,山脊后,便是绵延不尽得深山老林。

    元正大袖一挥,将海上楼阁托浮而起,稳稳当当的放在了平坦的沙滩上。

    这一刻,扇形大鱼如释重负,自从海上楼阁从自己后背上离去的时候,它便迅速回头,朝深海而去。

    “终于到达陆地了啊,春暖花开的陆地,海风不算温热,却也不冷了。”元正有感而发道。

    駮马还想要去追杀那条扇形大鱼,幸亏李尘及时制止住了,不然那条扇形大鱼也活不成了。

    元正看向梦清秋,柔和笑道:“待会儿煮一顿丰盛的饭食,庆祝我们离开了北海。”

    梦清秋始终都没有摘下自己脸上的面具,嗯了一声,便进入楼阁里忙活去了。

    看见梦清秋进入了灶房,李尘也想跟着去,一起煮饭的日子,李尘不曾见过梦清秋的真容,却慢慢的有了一些熟稔感。

    想起了还在北原部落里等候自己的千华,李尘这一次拒绝去灶房了。

    和駮马已经混熟了,建立起了羁绊和感情,李尘也没有那么大的心气儿忙活灶台上的事情了。

    元正和单容站在海边,这一次没有夕阳西下,海上的太阳正中央,湛蓝色的海水发出粼粼之光,时而冲刷海滩,远处的海域,冰层依然没有融化。

    两人并肩而行,欣赏海景。

    山上清风经历过了,海上明月也经历过了。

    好像觉得人生很圆满了。

    元正笑问道:“师姐接下来的打算是?”

    单容没有想过这个事情,以前在铸剑阁的时候,她有了太鸾,有了太鸾之后便去解决了私人恩怨。

    解决掉私人恩怨之后,她也开始游历江湖,浪迹天涯,且在大夏境内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坐骑。

    也完成了一路彻彻底底的向北而行,不再是形单影只,而是和自己的师弟一起向北而行。

    再去游历江湖的话,单容觉得有些索然无味,因为她已经做过那些事情了,对于江湖,她自然是看透了。

    一个成年女子,其实往往更比成年男子能够提前看透人心以及人性。

    “会找一个地方修建一个房子,不指望多气派,能够住人就好,然后休养生息一段时间,磨砺剑道,修行《九玄经》,等自己什么时候觉得一个人安静待着不舒服的时候,就再一次重出江湖。”

    这就是师姐的计划,好像有些朴素。

    元正看着无边无际的北海,心里也泛起了涟漪。

    李尘大概会骑着駮马回到北原部落里,去见他的情人。

    而自己,一如既往的修行诸侯剑和本经阴符篇。

    还好,在此之前,和师姐看着海景,天空中的太阳,也很耀眼……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