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更好的
    海盗是不能低估的。

    李尘抱着侥幸心理进入别云号和烟云号分别看了看。

    一扫而空,就连铜炉和木柴都被一扫而空了,车内空荡荡的,北风呼呼的刮。

    倒腾完东西就不说了,还把合并冰车的铁索给斩断了,这件事的确让人恼火啊。

    李尘咬牙说道:“我要是知道是哪个天杀的,非把他大卸八块不可。”

    元正看着李鼎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咱们登岛的时候,你还在铜炉旁边烤了几个地瓜,现在也没了。”

    李鼎嘴里憋着一口气,不知道说些什么。

    铁索断了,便意味着万里烟云照和别云兽想要继续拉车,也没有个借力的媒介了。

    冰车彻底成为了摆设,毫无用处。

    局势上来看,他们几人想要在北海继续转悠,也只能徒步而行了。

    人去车空,是谁干的都不知道。

    元正乐观道:“无妨,也许咱们还能有一辆更好的冰车。”

    二话不说,元正驾驭万里烟云照,单容骑上别云兽,指望两头坐骑灵敏的嗅觉,寻找凶手的下落。

    “你们三在这里等着,我们会回来的。”

    李尘看着李鼎,李鼎看着梦清秋,梦清秋看着李尘,万一他们两个回不来,该怎么办,难不成要被困死在这座岛屿上,心里也只能希望他们可以回来了。

    寻踪定位,万里烟云照和别云兽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

    御空而行,如流光划过北海的天空,两炷香的时间过后。

    一座体面的木结构房屋,在冰层上快速前进,拉车的是四头甲等战马,马蹄钉着特制的马掌,可以更好的贴合冰面,方便奔腾。

    移动的房屋很气派,称得上是雕梁画栋,看其形式,估计也只有大户人家才能住得起这样的房屋。

    别云兽张口喷出七八个金色的火焰球,击向了前方的海域,轰隆隆几声,冰层破开,蔓延出浪花,还有许多鱼儿飞跃出海面。

    元正和单容追击而去。

    四头拉车的战马见状,紧急停下来了,从头到尾,这座移动的房屋都没有多大的晃动。

    靠近之后,元正和单容同时闻到了一股烤地瓜的味道。

    临近一看,房屋四方四正,呈两层

    ,有些海上阁楼的意思在里面。

    还设有仪门和偏门,门口还有两个守卫。

    只不过周围很特别,是可以直立行走的猴子,毛发雪白,体格魁梧,脸部方正,并非尖嘴猴腮。

    雪猴子,是北海特有的妖兽。

    元正和单容堵住了这海上楼阁的去路。

    嘭的一声,仪门大开,一股罡风席卷而来,元正大袖一挥,将这股罡风转移到了别处。

    一位身着黑色盔甲的中年男人扛着一柄鬼头大刀出来了。

    他很魁梧,瞎了一只眼睛,戴着一个眼罩,留着八字胡,看上去形象很海盗。

    单手叉腰,怒骂道:“你们两个小年轻为什么拦住老子的去路?”

    理不直气也壮。

    他没有惧怕万里烟云照,也没有惧怕别云兽,他有两头雪猴子看家护院,细想起来,能那么快的速度将别云号和烟云照里的存货搬运而空,应该是这两头雪猴子的功劳。

    这海上楼阁,显得古色古香,气派精致。

    定睛一看,里面貌似还有个小庭院。

    元正略微感应了一番,此人有着元境修为,实力不可小觑,那柄鬼头大刀,也不是凡俗之物。

    说道:“是你不讲究的将我们的粮油大肉等洗劫一空,还断了我们的后路和前路,怕是要给个说法吧。”

    胡云海却反问道:“你们两个都有着极品坐骑,还用得着驾驭冰车行驶北海吗?”

    “海里有那么多的鱼儿可以吃,老子不过就是拿走了你们暂时的口粮罢了,竟然还怨气滔天的,真是不知道好歹。”

    元正和单容没有多大的火气,这个中年男人有些古怪。

    驾驭着空中楼阁,在北海上为非作歹,有着元境修为的人,已经没有必要当一名海盗了,去往陆地上,完全可以成为名门世家的座上宾,吃香的喝辣的。

    可他依然选择在海上漂泊,必然有着更深的隐情。

    对于胡云海的隐情,元正不是那么的在意,冷声道:“看来你也是个硬骨头啊。”

    瞬间拔出狱魔,一股滔天的血光闪耀在海域上空,浮现出恶鬼异象,摄人心魄。

    胡云海的脸色变了,他的鬼头大刀已

    经算是非常凶恶之刀了,可现在隐约间在匍匐,在颤抖。

    自从元正拔剑的那一刻,胡云海已经没有心思和元正撄锋了,况且那两头极品坐骑,也不是两只雪猴子可以应付的。

    本以为海上都是孤魂野鬼,结果还遇上了正儿八经的天潢贵胄。

    打不过就跑,是胡云海能混这么好最根本的原因。

    一刀横劈而去,刀光呼啸,可斩断大山,元正抖落出一个剑花,将刀光粉碎殆尽,接着就会以杀剑凌厉出手,解决掉这个古怪的独眼龙。

    当刀光散去之后,这辆口中楼阁还在,两头雪猴子不见了,胡云海也不见了。

    四头拉车的甲等战马,微微蜷缩,很是惧怕万里烟云照和别云兽。

    元正一脸无奈的说道:“这位老兄,还算是识得大体啊。”

    一眼望过去,白茫茫的一片,胡云海和两头看家护院的雪猴子,肯定已经跑远了。

    穷寇莫追,可以确认,胡云海这样的存在,这周围轻车熟路,万一去追杀,反倒是掉入了对方的陷阱,到时候可就不好收拾了。

    单容驾驭别云兽进入了这个海上楼阁里,总共两层,一层有六间房,二层有三间房。

    小庭院里,还种着一棵扶桑树。

    进入里面一看,古色古香,灶台,房屋,床铺,应有尽有。

    还有一间大仓库,仓库里面,摆放的就是元正他们失去的粮草。

    元正苦笑道:“那两头雪猴子负责驱使战马拉车,也负责看家护院,虽说是有了更好的安身之所,可也必须有人在外面看着,别让四头战马跑错了地方。”

    单容道:“让扛把子和魁首负责驾车就好,这一次是他们两个驱使四头战马,岂不是更方便。”

    “让人头大的地方不是这些琐事,我怀疑这一辆移动的海上楼阁,恐怕也来路不正吧。”

    扛把子和魁首化作了两头海鹰站在了外面的门梁上,督促四头战马拉车,往那座小岛奔腾而去。

    元正坐在了红木椅子上,搜罗了一下,里面还有不少的好茶叶。

    泡了一杯茶,就着烤地瓜,淡定道:“估计是来路不正,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回去再说。”(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