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探路者
    海水湛蓝,仿佛其中隐匿着无数的蓝宝石。

    站在冰层往下看,虽说湛蓝色,却也看不见底,海水到底有多深,鬼都不知道。

    “你有鹏族神通,抓鱼这种事情,怕也只能交给你了。”元正道。

    李尘笑了笑没有说话,探出手,手掌幻化成鹏爪,直刺深水之中,水面上激荡起巨大的水泡,咕咚咕咚。

    随手一扯,一条大鱼便上来了。

    打眼一看,这条鱼叫不出来名字,可有两头大象那般大小,浑身覆盖着青色的鳞片,鱼鳍鱼尾隐约还有几分紫色的光辉。

    元正大袖一挥,生出罡风,这条大鱼便顺着冰层滑向了别云兽那里。

    沿途,这条大鱼不管怎么活蹦乱跳,可只要离开海水,再厉害的鱼儿也折腾不起来了。

    魁首见状,张开血盆大口,一口便是好大的一坨鱼肉进入了嘴巴里,这条大鱼剧烈翻滚,在冰层上锵锵作响,可两三口过后,这条大鱼就彻底断气了。

    想来也有些残忍,吃活鱼,味道对于魁首而言应当是不错的。

    片刻后,李尘又得手了,这一次抓出来一条海蛇,场域十余丈,是一条大蛇,腰肢约莫有黄缸粗,一双碧绿色的眸子,含煞望向元正。

    元正干笑道:“没用。”

    这还是一头妖兽,只是境界修为太低了,被李尘轻易得手。

    元正一脚将这条海蛇踢向了扛把子里。

    扛把子很饿了,看到这条海蛇,眼睛发直,流出了口水,滴答滴答的落在冰面上。

    海蛇颤抖,看到扛把子后,心里只发毛,来自于血脉深处的威压,令它不敢造次。

    扛把子也不将就,眸子里喷射出一道雷炎光束,贯穿了海蛇的头颅,便大口朵颐了起来。

    刚破开的冰层,又要结冰了,水面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了新的冰层,哪怕很薄,可要不了多长时间,又会凝固成很厚的冰层。

    别云号里,白米饭已经熟了,梦清秋炒菜的速度,不算快也不算慢,红烧肉的成色看上去并不是那么的诱人,可依然飘出来了肉香味儿。

    单容搬出来了桌子椅子,给

    梦清秋搭了一把手。

    元正和李尘,李鼎回来,便看见桌子上摆放好了白米饭,红烧肉和海鲜汤。

    清晨的北风,不算多么的汹涌,也许是这一代的风向发生了偏差,导致这里相对而言还很平静。

    脚下是极深的冰层,自然不害怕掉进了海水里。

    元正吃着红烧肉,喝着大红袍,细嚼慢咽。

    李尘吃了一口后,有些疑惑地说道:“怎么感觉味道有些熟悉。”

    带着面具的梦清秋,还是流露出了嘴唇和双眸,可梦清秋也掩饰的很好,流露出了一股森然的气质。

    单容吃着饭,没有说话。

    元正打趣道:“不要随意挑逗这一位厨娘,我已经说过了。”

    李尘干笑了两声,闷头吃饭,他不是挑逗,而是真的觉得这味道很熟悉,可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是怎样的一种熟悉。

    梦清秋心里觉得有些滋润,李尘也不是那么健忘的人啊。

    吃过饭后,元正也并不打算在这里活动活动筋骨,眸子浮现出淡紫色的光辉,望向远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看了看,都是一片白茫茫,看不见岛屿和人烟。

    苦笑道:“接下来也只能继续向前了,其实我很好奇,北海的岛屿上到底有什么。”

    北海是神秘的,不仅仅是因为有駮马,也有传闻中的海外仙山。

    至于北海的岛屿,没有人说得清楚到底有多少,北海的尽头在哪里,也没有人冒过险去探索。

    有这样的一个说法,北海的岛屿是无穷无尽的,有些岛屿是人间炼狱,有些岛屿可能是人间仙境。

    也曾有人在北海的岛屿上寻到了奇珍异宝,风光万丈的回到了家乡,更有武夫在岛屿上寻到了还算不错的武道功法,或是兵刃。

    这也就导致了,外人觉得北海凶险万分,可外人也觉得北海有着无穷无尽的宝藏。

    吃着吃着,单容和元正同时抬起了头。

    紧接着,李尘也抬起了头。

    西南角的那片白雾里,看不见任何东西。

    可距离太近

    的话,能够感应出来。

    李尘柔声道:“我去?”

    元正摇了摇头,接着,探出一手,那片白雾里面,重力增强,缓缓形成旋涡,一个干瘦的小伙子,被元正以隔空取物的手法拉扯了过来。

    小伙子穿着兽皮大衣,面黄肌瘦,眼珠子凹陷,如经历了很多年的牢狱之灾般。

    大概是很久没有吃饭了,闻到了红烧肉的味道,不受控制的掉下了哈喇子。

    小伙子也不紧张,身为一名海盗,本来就是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

    刚成为海盗的时候,还想着如何保护好自己的性命,如何吃香的喝辣的。

    可海域上的生活,都是很清苦的,也只有首领级别的海盗能够吃香的喝辣的,还有娘们可以玩,而他们这些探子,也只能一如既往过着悲苦的生活。

    习惯了北海上的阴冷,时间长了,也就麻木了,也不会再将自己的性命当一回事,得过且过就好。

    元正喝了一口茶问道:“不久之前,我杀了一批海盗,想来你是探查情况的。”

    感受的小伙子看面相的话,有些悲催,估计在三十岁左右,实际年纪,可能要小于三十岁。

    胸口还挂着一个长筒,宽约三寸,长约两尺,不知道是个什么玩意儿。

    “每年的冬季,都有人不要命的驾驭冰车来到北海,可我没想到,你们竟然有着两头极品坐骑拉车,想来也是直奔駮马和鲲巢而去的。”小伙子很低沉的说道。

    人活着,活的不是滋润的时候,便会觉得活着没意思了。

    这个小伙子大概就是这一类人了。

    元正几人微微思量了一下,北海有鲲鹏,世人皆知,可没有人见识过。

    鲲鹏那毕竟是传说中的神兽。

    元正问道:“那你可知道哪里有駮马,哪里有鲲巢?”

    海上的事情,问大夏的海军,还不如问海盗呢,为了生存,他们可是将北海每一个角落都是走遍了的。

    小伙子一语不发,李尘聚气成刃,形成黄金剑气,架在了小伙子的脖子上。(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