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瓜的香味
    别云号里,放着一个铜炉,铜炉旁边还有二十多口袋的木炭,以及一些木柴。

    也不管外面的北风到底有多大,单容和梦清秋围坐在铜炉这里,烤着火,气氛也柔和,还点亮了烛火。

    烛火的映照下,梦清秋的脸上的面具很深邃。

    单容说道:“上一次我降服别云兽的时候,你应该也在吧,虽然你隐藏的很好,可我还是发现了。”

    梦清秋娇躯一震,也不打算摘下自己的面具,她已经知道,单容是元正的师姐,那柄剑,很是不凡。

    说道:“既然已经发现了,为什么还是愿意雇用我?”

    单容柔和道:“你并没有恶意,当初元正他们落难的时候,你也打算出手,可你看到我来了,便继续隐匿了下去,我细细想来,你对元正应该是没有意思的。”

    “李尘和李鼎,到底哪一个是你的意中人?”

    单容不是一个喜欢有的没的事情的人,是很正经的一个少女。

    可这会儿也实在是无事可做了,围着铜炉,不和梦清秋说几句话,也难免让梦清秋心里产生怀疑,也对不起那柔和的烛火。

    梦清秋道:“李尘,我是他的未婚妻,他告诉我他要原形,让我在家乡等着他,也不是不愿意,只是我想要知道他在外面都经历了一些什么,是否有苦难缠身。”

    “也不愿意他荣光万丈的回去之后,看到的还是原来的我。”

    “也许等到他真的有了大出息之后,也会遗忘我,我只是想要证明,我是女子,却也可以吃苦,也可以受罪,也可以夫唱妇随。”

    单容淡然道:“真的是一份很大的气魄,我很欣赏你,你的弯刀也很别致,叫什么名字?”

    梦清秋道:“千秋,名字倒是不错,和你的佩剑比起来,怕是要逊色不少。”

    单容也没有托大,只是柔和应道:“无所谓,只要适合自己就好,我用不成弯刀,你也用不成长剑。”

    梦清秋若有所思,她发现单容不是一个话很多的人,平素枢机的一个女子。

    也没有询问她和元正之间到底是一个什么关系,大概就是师姐弟关系了,梦清秋对于这一类的事情,也没有兴趣。

    隔壁,烟云号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疯狂前进,在冰车后面,不知道飞溅出了多少的冰渣。

    三个小伙子也围坐着铜炉,也在烤火,也有烛火照明。

    不同的是,铜炉下面,摆放着七八个地瓜。

    大概再有一个时辰,也就在铜炉的文火下烤熟了。

    李尘不是很厚道的说道:“咱们三个人烤地瓜,不给隔壁打一声招呼,是不是不太好,万一被人家知道了,明天早上不给咱们煮饭吃,该如何是好。”

    说这话的时候,李尘自己都想笑。

    李鼎是一个老实人,翻动着地瓜,一语不发,希望地瓜可以快一点烤熟。

    元正从容不迫的说道:“怕什么,咱们这里也有存粮,你们两个也会煮饭。”

    “再说了,咱们三个都知道在这里烤地瓜,隔壁的两个,还不知道再捣鼓一些什么名堂呢。”

    女人也好,吃食也好,总有一个神奇的定律,偷着弄最过瘾,最香。

    元正打开窗帘看了看,外面一片漆黑,虽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却也是一片苍茫,北海的海域上,很少出现海上明月那般美轮美奂的景象,最起码冬季没有。

    至少开春之后,北海的海域上才会被月光照耀。

    侧过头看了看,别云号已经被烟云号甩在后面了,起码相差了一里路,地瓜的香味就算飘出去,也会被阴冷的北风吹散。

    喊了一声道:“扛把子,你慢点儿,一定要把路看清楚了,记得方向,别到了紧急时刻刹不住车了。”

    冰车想要停下来,最起码也要在提前半个时辰开始降速。

    一旦跑起来之后,一个急刹车,后果不堪设想。

    元正没有听马奕当初的交代,他没有罗盘他也看不懂罗盘。

    万里烟云照也好,别云兽也好,对于方向有着天生的敏锐,不管走了多远,都能找到回家的路。

    眼下这两尊极品坐骑还是大雪狗的样子,都稍微进入北海更远的地方,它们便会显化出本来的尊荣。

    主要也害怕在半路上遇到了其他也在出海的人,万一对方是大夏的王公贵族,看见万里烟云照和别云兽在北海的海域上浩荡奔腾,不想出点事情都很难。

    两个时辰后,元正也不知道出海出的有多远了,本能的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冰车后面也不飞溅冰渣了,冰层渐渐的厚实了起来。

    微微感应了一番,差不多有一丈的厚度,这样的坚硬冰层,除非成心破开,否则借助外物是破不开的。

    地瓜终于烤熟了,李鼎第一个拿起来开吃。

    元正也放下了武王之子的风度与矜持,剥开皮,吃了一口,顿觉甘甜入味。

    李尘追忆往昔说道:“其实吧,以前和李鼎流浪的时候,做梦都想吃一口热乎的烤地瓜,也不说热乎的了,哪怕是冷的都可以,现在吃上了,也不是当初的那种心情了。”

    元正看了一眼李鼎大口朵颐的样子,微笑道:“可能你的弟弟还是当初的心情,我这地瓜还没吃三口,他就解决了三个。”

    “读书人要斯文,要有吃相。”

    李鼎抬起头说道:“我主要是害怕隔壁的两个姐姐知道了。”

    元正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说老实吧,也不老实,说不老实吧,李鼎也有些让人无话可说。

    不过让元正很欣慰的一点是,李鼎收拾了两个烤地瓜备在那里,舍不得动,且盖上了一块软布,也是为隔壁的两个姐姐准备的。

    忽然间,元正三人一阵天旋地转,烟云号来了一个神龙摆尾式的急刹车。

    元正将吃进嘴里的地瓜给吐出来了。

    拉开帘布一看,前方火光冲天,约莫三十多个人,手拿火把,照耀夜穹。

    地面上,摆放着零散的棱形碎石,这些碎石头搁在平时不会有事,可冰车最害怕的就是遇到这样的碎石,快速前进下的冰车,稍微遇到了一点阻碍,便会成为飞车。

    领头的是一位约莫三十来岁的壮年男子,身着一身兽皮铠甲,手握一柄铜环大刀,生的不怒自威,一脸的彪悍,一看就是杀人放火的主儿。

    后面的随从们,发出一阵欢呼。

    清冷的海域上,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后方,别云号姗姗来迟,幸亏在后面,没有出现神龙摆尾式的刹车,而是稳稳的停在了烟云号的隔壁。

    元正带着李尘和李鼎走出冰车,打眼看了一眼,问题不是很大。

    却也柔和笑道:“各位好汉,是打算劫财,还是有别的需求?”

    领头的壮年男子闻了闻,闻到了一股烤地瓜的味道。

    隔壁别云号里的单容和梦清秋,也闻到了一股烤地瓜的味道,这一下什么事情都清楚了,难怪烟云号在前面是腾云驾雾式的狂奔,原来还有着这么深的隐情啊。

    梦清秋握住了弯刀的把柄,轻声道:“我们需要出去吗?”

    单容手捧一杯红糖水,淡然道:“不用,我们是女子,出去之后难免受气,和别人打嘴仗,我又不会。”

    梦清秋放下了手中的弯刀,嘴里说着:“我来看一下我们的别云号里有没有地瓜之类的存货。”

    单容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经过早年间的大清剿,海盗是不会进入北海城了,可是在海域上依旧猖獗。

    二者,到了海域上,海盗们轻车熟路,对周围的潮汐,岛屿极为熟稔,就算大夏的海军来了,也是有力气没地方使,有脾气没地方发。

    领头的男子说道:“劫财劫色,有什么,就劫什么,我也不是多讲究的人,给什么,我就要什么。”

    话说的有些腼腆,有些理直气壮,身后的弟兄们,发出一阵哄笑。

    这位领头的,差不多有着象境修为。

    有这么一个说法,北海的岛屿上,曾经是许多江湖前辈探寻海外仙山所到达的地方,然后留下了自己部分的功法传承,等候着有缘人。

    而身为海盗,也有一部分还真的走了狗屎运,学会了一些硬把式。

    海盗里面,也是有高手的。

    毕竟是冰层上面,李尘和李鼎的招式过于势大力沉,万一要是打碎了冰层,接下来的路就不好走了。

    元正也老实的回道:“不好意思啊,我这里要啥没啥,但可以要了你们的命,害的老子刚吃进嘴里的地瓜给吐出来了,这个事儿可不是一个小事情,而是一个天大的事情。”

    领头的海盗笑而不语的看着元正。

    看着元正聚气成刃的样子,心一下子哇凉哇凉的。

    逃跑这种事情,讲究的就是一个默契,老大还没有收拾跑路,后面的弟兄们看情况不对,直接快速爬上粗糙的冰车,鞭打拉车的雪狗,希望可以跑利索。

    铮铮铮!

    一片清亮恢弘的剑气横卷而过,海盗们纷纷被拦腰斩成了两半,血水四溅。

    血水和冰面接触之后,就凝固成了血冰。

    元正带着李尘和李鼎回到了冰车里,喊道:“扛把子,慢一点,都说了要慢一点了,下一次可不能神龙摆尾了。”

    扛把子瓮声瓮气的点了点头,是真的很慢,避开了零散的拦路石,避开了那些成为两半的尸体,也没有快起来。

    不多久后,那些零散的尸体,便成为了冰层的一部分。

    大罗神仙来了,都救不了他们。

    缓慢行驶了一段后,别云号和烟云号同时停了下来。

    单容也没有拉开窗帘询问一些什么事情,而梦清秋也没有在自家的冰车里找到烤地瓜这样的存货。

    李鼎扛了一大口袋的地瓜,走出烟云号,来到别云号面前,和老实的说道:“两位姐姐,我给你们送地瓜来了。”

    梦清秋拉开门帘走了出来,看见李鼎那一副老实人的模样,忍不住想要抽几巴掌。

    但还是忍住了,出门在外,可不能窝里斗啊。

    伸出玉手,运转真元,微微一提,一大口袋的烤地瓜便进入了别云号里。

    冷冷说道:“至于你手上那两个烤熟了的地瓜,你自己留着吃吧,我可不知道那上面有没有你滴下来的口水。”

    李鼎:“……”

    灰溜溜的回到烟云号里,元正和李尘一脸同情的看着李鼎。

    “姐姐都说了,这两个你还是自己吃吧。”李尘故作安慰道。

    他做梦都不会想到,隔壁的那个姐姐,就是千华,就是自己的未婚妻。

    李鼎也不含糊,还真的吃了起来,元正哈哈大笑,在单容的耳朵里,很是刺耳。

    不久后,天亮了。

    走出来一看,真的是白雾茫茫,一眼看不到尽头。

    单容也好,元正也好,他们没有见识过海景,更没有见识过这样的海景。

    四面八方望去,都很平坦,都很苍茫。

    别云号里,传出了锵锵锵切菜的声音。

    元正和单容并肩而立,柔声道:“我以为遇到了海盗,差不多就能遇到一座岛屿,可这里望过去,没有岛屿。”

    说话的时候,元正的眸子呈现出一抹淡紫色的光辉,隐约闪烁着金色。

    单容也没有在意这一点,而是说道:“待会儿应该是蒸地瓜,配着白米饭,至于肉菜啊,烧菜啊,你们也不要指望了,既然你们喜欢偷偷摸摸的吃烤地瓜,那这一次就光明正大的吃,免得委屈了你们的五脏庙。”

    元正脸色大变,烤地瓜虽然好吃,也容易吃饱,可更容易饿。

    本想着,在第一个海域上的清晨,能吃上红烧肉和白米饭,最好小饮几杯女儿红,日子也滋润。

    哪里想得到,会有这么一出。

    元正挤出一抹牵强的笑容说道:“师姐,这样不太好吧,说实话我们几个的肚子是真的有些饿了。”

    梦清秋是雇佣而来的,没有单容的指示,绝对不会再吃饭这件事上为难他们。

    故此,主事人还是单容。

    单容没有理会元正,自顾自的欣赏着苍茫的海域之景。

    感受着那股海域深处的阴寒之力,北海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

    也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遇上。

    最好还是不要遇上了吧,真的遇上了,他们几个人估计也跑不利索。

    李尘也听到了今天的早饭是什么,有些心惊肉跳的拉开了别云号的门帘探出头看了看,梦清秋戴着面具,正在切肉,至于白米饭,已经在另外一口铁锅里蒸上了。

    “虚惊一场,虚惊一场,虚惊一场。”李尘心有余悸道。

    元正也不清楚师姐是生气了,还是开玩笑,不好预判。

    不过师姐不像是那种会在生活上折磨人的主儿。

    这会儿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一晚上的浩荡奔腾过后,无论是扛把子,还是魁首,肚子都饿了。

    元正也不是舍不得拔不出狱魔,而是拔出狱魔动静太大了,有可能会破坏这里的冰层。

    万里烟云照和别云兽已经显化出了本体,等着吃肉呢。

    元正道:“破开冰层,抓捕大鱼,也不能在这一带行动,保险起见,一里地以外破冰层。”

    单容微微点头,毫不犹豫的拔出腰间太鸾,一片恢弘的剑气,在二里地之外破开了冰层,呈一个圆形,宛若一个湖泊,直径约莫三十米。

    “去抓鱼吧,若是有妖兽的话自然更好,我们这一次干的事情,多少有些对不去扛把子和魁首,尽量在日常饮食方面,满足于他们吧。”

    “另外,我也想看看,海里的妖兽到底长得是什么样子的。”

    就算破开了冰层,他们脚底下的冰层,也是纹丝不动。

    元正带着李尘和李鼎过去了,临近一看,冰层岂止是一丈的厚度,保守估计,都有七八丈的厚度。

    此等厚度,别说驾驭冰车前行了,哪怕是在这里修建宫殿,这里的冰层也能承受得起。

    他们也终于看见了,什么叫做阴天下湛蓝的海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