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出海
    出门在外,总有许多的念想。

    可念想归念想,当下归当下。

    在异乡,不指望有美丽的姑娘给自己按摩捶肩,洗脚揉腿了,可再不行,也要对得起自己的五脏庙。

    不然还怎么混?

    光是闻了一下气味,就知晓李尘和李鼎购买的食材,肉食许多,素菜很少。

    主要也因为,漫长的冬季,肉更能经得起存放,而素菜时间长了,难免会失去本来的味道。

    李尘也看见了梦清秋,有些恍惚,干笑道:“这一位就是我们新的伙计了?”

    元正点了点头道:“她叫梦清秋,以后好好相处,毕竟接下来许多的事情,都要指望人家。”

    “你们两个可不要因为人家戴着面具,就要想办法将面具摘下来,一旦有了这样的迹象,别怪我拔出狱魔。”

    拔出狱魔这话,还是挺唬人的。

    虽说是一句玩笑话,可李尘和李鼎也是不敢马虎。

    李尘和李鼎连忙点头,对这一位梦清秋姑娘,心里充满了敬畏。

    试想一下,在出海的路上,得罪了煮饭的人,后果该有多么的凄惨。

    元正道:“你们两个稍微歇息一下,然后就去买上五辆冰车,和铁链,在北海边上等着我们,中午和下午不用回来吃饭了。”

    “辛苦活,一如既往地交代给你们两个了,反正你们两个也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李尘和李鼎的心里是热乎的,辛苦归辛苦,可这一次是因为李尘想要驯服传说中的駮马,心里不仅仅是有干劲那么的简单。

    梦清秋也没有着急上手,大概同为女子,和单容自然走的更近一点,单容更是友好的给梦清秋泡了一杯红糖水。

    元正忽然间想起了马奕,也不知道这个小伙子,离开北海城有多远了,在过年期间踏上回家的路,想必心里也是热火朝天的吧。

    “你就不担心他们两个办事不力?”单容忽然问道。

    元正道:“无妨,他们跟着我也经历了一些事情,更高明的江湖经验,也掌握了不少,大概我们晚上到达的时候,差不多就能直接上路了。”

    梦清秋听得很仔细,她从李尘的嘴巴里知道,元正是他以后的主公。

    可能也是梦清秋以后需要效忠的对象,哪怕不知道元正以后到底要干什么事情,可隐约之间,梦清秋能觉察到,元正以后干的事情,应该都是一些大事情。

    北海的海域上,冰层雄厚,一片苍茫。

    早年间,到了冬季,北海的海域上会出现许多的海岛,来到北海城大肆烧杀抢掠。

    某次杀了某位王爷的小儿子,引来了大夏军伍,发动了一次大规模清缴海盗的军事行动。

    也就是那一次,见识到了传说中的駮马。

    事后,海盗似乎也销声匿迹了,近些年来也不曾听说过海盗的消息。

    人们事后分析,所谓的海盗,大概也只是怀有怨念的水手组织而成的,因为早年间,水手的性命如同草芥,死了就死了,也没有安家费。

    近些年对水手无论是工钱,还是日常生活,北海城的城主都从侧面的安抚怀柔了一下。

    但人们的心里很清楚,北海的海盗是不会绝种的,否则,也不会出现每年都有探险船回不来的情况。

    探险队里通常都有打手坐镇,他们也想要花钱来雇佣一些江湖高手。

    可这件事非常的难办,首先一点,江湖上的高手多数桀骜不驯,二者,有点本事的高手,想要雇佣,自然要花费大价钱。

    探险不是别的事情,不是去了便有稳定的效益,可能开张吃三年,可能三年不开张。

    这也导致了探险队多数都是一些胆大心细的人组建而成,要论杀人放火的本事,还真的上不了台面。

    王公贵族们除外,可私人组建而成的探险队,主要出海了,就是一只脚放在了海水深处,能不能拔不出来,就不好说了。

    不知不觉间,到了深夜。

    元正带着单容和梦清秋来到了北海边上。

    一辆宽阔的冰车,约莫三丈宽,长约四丈,都是材质较为轻盈的软木构建而成。

    而旁边的那辆冰车,则小了很多,却也可以容纳下三五个人。

    北风呼啸,深夜的里的海风,是刮骨的。

    寻常百姓站在这里,哪怕没有人和他动手,也会体会到什么叫做站在原地挨刀子。

    元正打眼看了一下,冰车还有横梁棚顶,进入冰车里,可以听到车外呼啸的海风,同马车的架势一样,有窗帘,有门帘,这样的物件倒也算是不错了,作为一个不想要花钱的探险队来说。

    随手将提来的两口袋粮食扔在了那个大号的冰车里。

    “剩下的还都在那个庭院里,你们两个可能要来回跑个三五趟,速战速决。”元正道。

    李尘和李鼎中午都是在客栈里吃的饭,一直守在这里,现在有事干了,原本消磨下去的精气神蹭的一下起来了。

    两人没入了夜色里,乘风而行。

    元正抚摸了一下肩膀上的喜鹊,大冬天的有喜鹊,本就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喜鹊化作了一条巨大的雪狗,趴在了小号的冰车前面。

    元正有些于心不忍的给这条雪狗套上了铁链,良心隐隐作痛的说道:“扛把子,这件事是老哥对不住你,可出海全靠你和魁首挑大梁了。”

    另外一边,单容就很利索了,没有多余的煽情话语,别云兽化作巨大的雪狗后,单容三下五除二的速度便给套上了铁链。

    这便是极品坐骑的好处,起码用途多。

    没过多久后,李尘和李鼎回来了,将粮食大肉等放在大冰车里,又消失在了夜色里。

    来来回回五次,才算是安顿好了,大冰车里面,被占据了多一半的空间。

    可冰面上纹丝不动,犹如铁铸。

    元正感慨道:“的确和马奕说的一样,北海深处,冰层越是雄厚。”

    “烟云号和别云号可以上路了。”

    元正和李鼎,李尘挤在烟云号里,里面摆放了一些简单的木质的桌子椅子,还有几口袋白面。

    呼呼呼呼……

    一阵劲风呼啸而过,隔壁的别云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发了。

    如飞镖一般的冰渣射在了元正三人的脸上,三个小伙子有些古怪的看着前方已经跑远了别云号。

    “出发!”

    北风呼呼的刮,烟云号追随别云号,速度也不弱于下风。

    在夜色里,渐行渐远。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