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上门
    北海城很少有太阳。

    阴爽的冬季,却很光亮,千华起床后给自己煮了一顿早饭。

    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倒也不算孤单,一个人在异乡有着自己能做的事情,也算是一种消磨。

    吃过早饭后,千华打算去肉铺里去买点肉,合计着午饭到底是红烧肉好呢,还是清蒸?

    千华清晰的记得,上一次自己给李尘煮的早饭,李尘虽然吃完了,可从李尘微妙的表情中,千华看出了自己的厨艺不太对李尘的胃口。

    也许是因为大夏和大魏之间在饮食文化方面存在着巨大差异。

    可想了想,一个人在外面,没事儿钻研一下厨艺也是挺好的,反正在北海城,千华也是无事可做。

    身为北原部落的勇士,千华也不太可能在北海城同人动手。

    一个人追随着李尘一行人跋山涉水来到北海之后,也让千华体验到了各地的风土人情,目光格局开阔了不少。

    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手中弯刀可以解决的。

    千华戴了一顶帽子,隐约遮住了脸,刚出门没几步,心有所感的回过头看了看。

    邻居家的院墙旁边贴着一张告示:

    “近日本人打算出海游玩,以冰车为船,然万事俱备,缺一个煮饭和打杂的,若有意向者,可进入门中详谈,酬劳面议。”

    元正的字迹谈不上笔走龙蛇,在读书写字这种事情上,元正也没有多大的兴趣,也只是从小被强迫着学到了许多义理学问罢了。

    字迹不算方正,也不算潦草,勉强能够认识。

    也不算是丢了大军师陈煜的脸。

    千华退回了脚步,然后撕下了这张告示。

    来到北海之后,千华也意识到北海城里有着许多为了生活而四处奔跑的苦力水手。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事情不在少数。

    只要银子到位,满大街都会出现亡命之徒。

    千华是一个女勇士,却也是一个相当敏感的女人,她追随着李尘一行人来到北海城之后,大概就知道李尘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了。

    北海城是探险家的天堂和聚集地。

    北海有駮马,世人皆知,不知多少王公贵族试图降服一头駮马成为自己的坐骑。

    元正有了万里烟云照,那个神秘的女子有了一头别云兽,就剩下李尘和自己的弟弟没有坐骑了。

    妄图染指駮马,是大夏许多青年的梦想,可大概也只是一个梦想了。

    在部落里,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千华也握着手中的弯刀亲自处理过,看到这张告示之后,千华便知晓,李尘一行人是打算出海了。

    回到屋里,千华将告示放在了桌子上,给自己泡了一杯奶酒,微微小酌了一口。

    自语道:“本来还打算他们租下船只以后,自己女扮男装的去当一个水手,这样也能不知不觉得追随着他们,结果现在都要走,还真是一个为难人的事情。”

    喝了几口奶酒之后,千华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女扮男装这种事情,千华也只是在自己的部落里做过这种事情,多数只是一时兴起,或是和敌人交战的时候。

    在战场上,男人天生看不起女人,有时候的女扮男装,也是为了省上一些口水罢了。

    想了想,千华从包裹里面取出来了一个面具。

    面具乌黑如墨,五官轮廓的位置,有着红色的纹理,透亮而又深沉。

    “到时候就说我自己小的时候被刀子割伤了脸,为了体面一点,才戴上了面具,这样应该是可以的。”千华自语道。

    可想了想,这个说法未免有些太草率了。

    渐渐地,千华陷入了一个找理由的死胡同,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隔壁的庭院里,今天早上是李尘煮饭,李鼎打下手。

    四人围坐一桌,一桌子的大魏菜肴,吃起来,也吃出了几分家乡的味道。

    一个地方缺什么东西,那么那个东西一定会很贵。

    白菜,猪肉,牛肉,这种东西在北海城的价值颇高,真的是有钱人家才能吃得起。

    可在大陆腹地,海鲜鲍鱼这种东西,也是大户人家才能吃得起。

    饭桌上,单容没有吃多少饭,给自己泡了一杯红糖水,就着小菜。

    元正愁眉苦脸道:“早上那会儿出去贴告示的时候,也去了卖冰车的地方看了一下,冰车底部平滑,是为了贴合冰面,而冰面有些区域容易破碎,这也就导致冰车不大。”

    “想要两个大号的冰车,估计还要我们自己想办法。”

    李尘道:“是啊,此番外出,需要带的东西太多了,冰车太小自然是不行,以我之见,不如我自己找一些木材,自给自足,按照冰车的框架,自做两辆大号的冰车。”

    眼下的北海边上,没有多少人,滑冰这种充满乐趣的事情,大概也只有小孩子会去做。

    不过滑冰虽然有意思,也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不是太冷的情况下,北海的阴寒之气实在是太重,稍微临近北海,便会感觉到刻骨铭心的阴寒。

    元正苦笑道:“可不要小看这种事情,首先我们没有那样的手艺,二来像我们这样的出海,也不能让太多人知道了。”

    “若是请一位师傅给我们帮忙的话,银子倒是小事,走漏了风声才是大事。”

    “这件事看上去没有什么凶险,可难免也有人趁着我们出海之后,半路上震碎了冰层,向我们敲竹杠,到了那会儿,动手也不是,不动手也不是的。”

    鱼龙混杂之地,什么样的人都有。

    单容没有说话,安静的喝着自己的红糖水,冬季喝红糖水好处颇多,舒化经脉,温养五脏六腑。

    单容喝红糖水倒也不是图什么,只是觉得在冬季喝红糖水,口感味道要比其余的季节好出来很多。

    李尘虚心请教道:“那以你的意思是?”

    元正道:“大型的冰车的确不利于原形,也不能太多了,以我的意思,买上五辆冰车,反正冰车底部没有车轮,都是平面,三两冰车用铁索横连,并在一起,用来背负辎重。”

    “余下的两辆冰车,并在一起,用来坐人。”

    “等真的到了海域上,我们所携带的粮油会逐渐的消耗殆尽,自然就有空出来的小冰车了,或是舍弃,或是留着,也有选择的余地,真的是一辆大冰车,到了点子上,反倒是让人左右为难。”

    单容微微点头。

    李尘和李鼎没有说话,既然师姐都点头了,那么这件事自然就落实下来了。

    元正吩咐道:“待会儿你们两个出去购买粮油大肉等,主要是吃喝这些东西,至于备用的衣裳,也不是很重。”

    李尘和李鼎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买回来的东西会暂时安置在这个庭院里,等剩下那一位打杂的人到了,就可以出发了。

    也不能白天走,只能深夜出发。

    等到单容一杯红糖水喝完了之后,李尘和李鼎也外出了。

    “你说会不会有那样的一位人愿意跟着我们去出海,那张告示话虽然没有明说,可但凡懂点事的事情,都能看得明白。”单容道。

    元正也没有把握,若是真的没有一个可以煮饭又可以打杂的人,那也只能指望李尘和李鼎了。

    话语刚落,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元正和单容意味深长的对视了一眼,紧接着,元正一步跨出,便到了大门处,缓缓拉开了门栓。

    一位身着粉色锦衣的女子,手握一柄镶嵌着蓝宝石的弯刀,身材修长,长发如瀑。

    可脸上戴着一个黑色的面具,面具上的五官有着红色深沉的纹理。

    看到戴面具的人,元正都会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师傅,直到现在,元正也没有见过那张银色面具下到底是一张怎样的脸庞。

    元正也不废话,邀请道:“既然来了,那便里面请。”

    千华也没有回应,便跟着元正进入了堂屋里。

    在去往堂屋这一段牙长的路上,千华觉得这一段路很漫长,她仔细感应了一番,并未发现李尘和李鼎两人的踪迹。

    元正也在潜移默化的试探当中,起码在象境。

    至于具体的武道修为,元正不好判断,有些人天生善藏。

    进入屋子里,元正给千华搬来了一个凳子,戴着面具,元正也不知道这到底是谁。

    千华压低了声音问道:“你们给出来的酬劳是?”

    元正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可自己也说不上来。

    只是一种本能罢了。

    元正微笑道:“你应该清楚我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吧。”

    千华又将声音压低了几分,尽量让自己的声线沙哑起来,并辅以真元运转,如此,哪怕是至亲之人,也听不出来千华到底是谁。

    说道:“能来北海的人,不是为了駮马,就是为了奇珍异宝。”

    元正也不含糊了,直言道:“你就是负责给我们煮饭打杂,听上去是有些麻烦,可在海域上,我们也讲究不起来,只能一切从简了。”

    “至于酬劳,一天一两黄金,你看如何?”

    一天一两黄金,对于苦力和水手而言,算是极高的入账了,还是建立在有重大功劳的基础上。

    千华道:“也就是说,这一次出海并不清楚什么时候回来,只是按照天数给我算工钱?”

    元正觉得这位神秘的女子,很精悍啊,没有废话。

    对方都没有废话,元正自然也不能有废话,言道:“确实如此,敢问姑娘芳名?”

    千华尽量平静的应道:“梦清秋。”

    有这么一个说法,但凡是戴着面具的女子,不是极美,就是极丑。

    老话也说得好,英雄不问出处,美人不看真容。

    元正也不打算询问关于这个面具的事情,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要尊重。

    虽说心里好奇,可嘴上也不能说出来了。

    本想着要等好几天,才可以出发上路,结果告示刚贴上,就有人来了。

    运气也算是不错。

    不多久后,李尘和李鼎扛着大包小包回来了,大老远的,便能闻到一股肉腥味儿。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