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再度窘迫
    客栈的包厢里,元正四人围坐一桌。

    桌面上有着一大盆海鲜汤,冒着热气,至于其余的菜肴,都是鱼肉和海带为主。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

    单容的肩膀上,趴着一只云雀。

    一路来到北海城,从不熟悉到熟悉,再到建立起了感情和羁绊,别云兽终归是能够和单容互通心意了,也能和万里烟云照一样幻化万物。

    它有一个不是那么可爱的名字,叫做魁首。

    大概也是从元正的扛把子那里得到了大部分的灵感,单容也给自己的坐骑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元正喝了一口汤,说道:“北海城什么都好,就是茶叶有点贵,不然的话我还想去买点茶叶喝呢。”

    听闻海边的人,一般都不太爱喝茶水。

    兴许是靠海太近,本来就不缺水,自然也就对茶水没有什么兴趣了。

    抵达北海,并不意味着可以看到传说中的駮马,因为駮马生活在北海上的岛屿。

    至于北海之上的岛屿,千奇百怪,数量繁多,鬼都不知道哪里有駮马,哪里又有什么值钱的珍宝。

    更让人无语的地方在于,有些岛屿,其实一直都在漂浮,听传闻说,有些岛屿,可能是巨兽的脊背。

    越想,越觉得心里发慌。

    曾经天境强者抵达北海,北海深处有巨兽,逼退了天境强者。

    海中的妖兽,到底有多强,人们的心里没有个定数,但起码不会弱。

    李尘道:“我们从咸阳搞来的金元宝,大概够租船用了,可还需要一个掌舵的船长,出驶北海,怕是要花费不少的金元宝,可能还会遇到各种风险。”

    “我都有些后悔了,为什么要来到北海,为什么要去征服传说中的駮马。”

    在没有到达一个地方之前,总会将那个地方想的很美。

    其实吧,只有心里的远方最美,当真的到达了所谓的远方,可能觉得还不如故乡。

    远方无法容纳灵魂,故乡无法安置肉身,从此便有了漂泊。

    元正笑道:“都已经来了,便也由不得我们了,若是来了就走,也太对不起我们一路的风霜了。”

    李尘喝了一大口汤,海鲜汤还暖胃,口感不错,喝了也舒服,可心里总觉得会有一些别扭。

    眼下是冬季,北海外围海域,已经覆盖了冰层,管你是渔船还是战船,在冬季就别想着出海了。

    要想看传说中的駮马,大概也只能到开春以后了。

    不过北海这里的冬季格外的漫长,说是开春以后,实际上真的算起来,要到了初夏时节,才能真的出海。

    想到这一点,又想起了钱袋子,金元宝暂时倒也够用。

    可四个人一直住在北海城,然后每日无所事事,四处转悠,也难免会坐吃山空。

    且还有可能会遇到打秋风的地方豪强。

    李尘忽然间抬起头说道:“不如我们尝试着去赌场里走上几步,最起码也要干一票,解决一下当下的窘境。”

    元正摇头道:“这里可不是咸阳啊,咸阳那里毕竟是大秦的帝都,发生个什么不好的事情,官府里立马就有人过来了,御林军也随时候命,也出不了大事情。”

    “可这北海城就不一样了,从外地而来谋生计的,也有不少的江湖人士干着打家劫舍或是打手的营生。”

    “民风彪悍是一方面的,更多的是这里制度松散,真的发生了杀人放火的事情,北海城的城主也不见得会主持公道,这里本就是富贵险中求的地方,出个人命也没什么稀奇的。”

    “咱们当下不惹事就行了,至于赌场那里,敢来北海混的人,谁还没有两把刷子了。”

    “试想一下,我们在北海城的赌场里再一次遇到了杨四海那样的人,可就不好收场了。”

    “也许我们打了一个人,或者杀了一个人,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恐怕便有成百上千的人来找我们的麻烦。”

    “出门在外,管你有本事还是有钱,低调一点,总是对的。”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如此北海城,那种投机取巧的事情还是算了吧。

    虽不至于满大街都是亡命之徒,可北海城的亡命之徒绝对不少。

    既然都来到了北海,元正也不得不破费,租住了一个院落。

    石头院落,扛得起海风的摧残。

    至于庭院里面,冷清一片,没有假山湖泊。

    大户人家喜欢在自家的庭院里面种树,安置假山,然后种一片竹林,再有一方湖泊。

    种树通常都是五角树,俗称发财树。

    安置假山,所摆放的位置,都在靠北朝南的位置,俗称靠山。

    至于湖泊,在风水上,水就是财,家里有湖泊便能积蓄财力,要是湖泊里有锦鲤更好,因为说不准哪天家里有后人干了一件大事,锦鲤也会来一次跃龙门。

    还有竹林,老话说得好,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竹子挺拔玉立,高风亮节,也隐喻着家里以后的后人可能会出现龙凤之姿的人。

    这些讲究,在大魏的江南一带特别盛行,纵观天下而言,也普遍有人有这样的讲究。

    可讲究这种东西需要本钱,没有本钱也是讲究不起来的。

    比如现在的元正,就讲究不起来了。

    李尘在自己的屋子里潜移默化的修行《生死印》,恍惚之间,觉得心神不宁,良心隐隐不安,自己也说不清楚。

    李鼎也不读书了,也开始盘膝而坐,开始修行。

    元正和单容则在正堂里做着,当初离开的时候,元正偷偷摸摸的带走了商河柜子上一小口袋的大红袍,现在茶香四溢了。

    可大红袍剩下的也不多了,喝完就真的没有了。

    云雀和喜鹊,则在房梁上来回飞跃嬉戏,很是热闹。

    元正直言道:“想当初我离开武王府的时候,带走了武王府一半的家产,只是让西蜀双壁之一的秦广鲁为我做点事情,我便毫不犹豫的打赏了十万两黄金。”

    “可现在,也体会到了没有银子是多么的痛苦。”

    “从我踏入江湖的那一天开始,我就从来没有想过有一日我会被二两铜细给为难住了。”

    单容也没有乐呵一笑,淡然应道:“现在不要觉得为难,为难的日子还在后面呢,日常开销就不说了,租船出海,才是最费银子的地方。”

    “北海看上去遍地都是黄金,但其实各行各业,都被垄断了,哪怕是渔民,也是分山头帮派的。”

    “至于盐铁这一块,官府更是大力跟紧,没我们插手的余地。”

    “除了下苦力之外,我们想在北海搞点银子,不容易,而且就算下苦力,也只能维持现状,搞不成大事。”

    元正陷入了冥想,距离可以出海的日子还很长,这一段日子,不管怎么说都要搞点真金白银出来。

    不然别说是去寻找传说中的駮马了,能不能出海还是一个问题。

    仅仅眼下而言,就在租船这件事上,都需要提前打点一番了,若是到了可以出海的日子,租船的话,租金不知道会高出多少来。

    可这会儿去打点这些事,元正也是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也只能先消磨一番时间,先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

    不过看到师姐那么的淡然自若,元正觉得这件事也没那么的严重,大概师姐的心里还是有数的,毕竟是师姐。

    实际上,单容是无所谓的,因为她对能不能找到駮马这件事并不持乐观态度。

    试想一下,大夏多少王公贵族,包括皇室成员,都想要驯服一头駮马当做坐骑,可也没有成功。

    早年间有皇室成员的确在渤海搜寻到了駮马,带回了皇宫,却也无法驯服,只能圈养起来,当做一个风水摆设。

    那么多人都下了功夫,几乎都徒劳无功,难道元正和李尘来了,就一定能成功?

    ……

    在这个院落的隔壁,也有一位少女租下了一个小院落。

    千华离开北原部落的时候,也带了不少真金白银,以千华在北原部落的地位,带上一笔足够外出花销的银子还是轻而易举的。

    只是她一个人居住在这个院落,多少有些冷清,哪怕知道李尘就在隔壁。

    可千华也并不打算去看看李尘。

    她说了是一个人来,就是一个人,从头到尾,也不会露面的。

    无论北海的风有多么清冷,也不会动摇她的意志。

    这世上总有一些人,看上一个人就是看上一个人也不会索取什么,只是简单的做着自己而已。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