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抵达
    单容的额头上浮现出一抹红晕。

    眼角绯红,汹涌的真元同神识共鸣,娇躯静止不动,丹田处却是翻江倒海。

    觉得有些头晕眼花,双腿沉重。

    渐渐地,单容的脸色苍白了起来,到了这般田地,太鸾更是发出了嘹亮凤鸣。

    别云兽渐渐力不从心,渐渐的低下了自己高贵的头颅,单容会心一笑,缓步上前,温柔的摸了摸别云兽额前的云图,顺滑可人,继而做出翻身上马的姿势,骑在了别云兽上。

    别云兽一双凤翼展开,散出无尽的祥和。

    清澈明亮的光晕,照耀这片山谷。

    元正回过头看了看,看到师姐大功告成了,心里也就松了口气。

    还真的担心,要是师姐和别云兽生死搏杀,师姐万一有个什么闪失,那可怎么办。

    僧人的眸子里满是愧疚和无奈,他已经无能为了,他不是这位少年的对手。

    单容骑着别云兽过来,也没有为难这位僧人,而是诚声道:“无关你我,这头别云兽自己选择了我,此地的风水气运也不会改变,往后一切如常。”

    断了一条手臂的僧人,好像也不是怎么在意自己失去的那条手臂。

    僧人闭上了眼睛,跪在地上,一语不发。

    对于这样的僧人,元正真的不知道如何处理。

    “走吧。”单容道。

    眼睁睁的看着单容骑着别云兽腾风而行,元正紧随在后,外面,李尘和李鼎在等着。

    看见师姐成功了,这两兄弟也是有着与有荣焉的成就感在心里铺展开来。

    扛把子看见别云兽后,立马化出本体,绕着别云兽打了一个转转,别云兽有一双凤眸,也看着扛把子,没有扛把子那么的活泼,这一头别云兽,还是挺矜持的。

    元正玩笑道:“我若是骑着万里烟云照,师姐若是骑着别云兽,大概只需要三天时间,就能抵达传说中的北海,你们两个不如在后面一路狂奔追随我们,如何?”

    李尘:“……”

    他和弟弟就算是跑断腿,也绝对追不上万里烟云照和别云兽。

    元正道:“话说那个僧人真的要放了吗?若是回去报信,也许会有更硬的点子来找我们的麻烦。”

    “佛门中人看似不是那么的世俗,可一句佛靠金装,难免让我心生芥蒂和防卫。”

    单容道:“无所谓了,别云兽已经是我的坐骑了,和你的扛把子一样,也喜欢吃妖兽,也只会认我一个人,我若是有什么闪失,这头别云兽也不会独活。”

    元正点了点头,然后想到了一件事情,问道:“师姐的坐骑应当属于初代灵兽,可以幻化万物吧?”

    “万一日后我们走到了人多的地方,不太方便的时候,也需要换个模样,掩人耳目。”

    单容却苦涩道:“应该是可以的,可我和别云兽刚认识,还没建立起感情,还需要朝夕相处一段时间,它才能知晓我的心意,接下来的路,还是以深山大泽为主吧。”

    元正了然于心,如此就好。

    别云兽也很气派,拥有凤凰神通,还有着凤凰没有的神通。

    四肢与凤爪,粗壮有力,极为贴合地面,快速奔腾也可以,御空而行也可以。

    和万里烟云照比较起来,也相差无几。

    元正有些时候很有恶趣味,他想知道,若是扛把子和师姐的别云兽打一架的话,到底谁更厉害一些?

    可这话他也不能说出来了,说出来有些破坏气氛。

    略作修整之后,众人便上路了。

    李尘和李鼎在地面上狂奔,追随前面有坐骑的师姐和元正。

    不到半个时辰,李尘和李鼎的脸上便已经被汗水浸湿。

    李鼎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小腿肚子在打架了。

    “要是我真的能够降服駮马的话,我一定会骑着駮马,风风光光的巡游一番,也让他们在后面追着我。”李尘苦笑道。

    “可是駮马的速度,也不见得能够追上别云兽和万里烟云照啊。”李鼎很实在的应道。

    一时间,李尘有些无话可说了。

    李鼎有时候说出来的话,总能堵住别人下一句话。

    至于暗中跟随的千华,此刻也不好受,她也没有坐骑,也幸亏懂得一些步行神术,否则还真的追不上李尘的背影。

    不知不觉间,一路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皑皑白雪,覆盖了整个世界,又是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呈现在眼前。

    一片苍茫不说,有些时候起了雾,更是看不清前路。

    还好,一行人在初雪过后,总算是抵达了距离北海不远的一座城镇里。

    这座城就叫北海城。

    北海城倒不是很大,只是覆盖了方圆五十里地。

    可这座城里的风气,有些野蛮,也有些江湖。

    有豪门世家,也有贩夫走卒,至于这里的城墙结构,房屋布局,多数都以极为坚硬的金刚石砌成。

    北海一片苍茫,若是在北海城建立木结构的房屋,一旦海风席卷而来,风浪稍微大一点,所有的木结构房屋都会被连根拔起。

    更重要的是,北海城周围也没有多余的木材,所有的木材都用来建造船只,和日常取暖生火煮饭用,木材在这里还真的有些稀罕呢。

    外加只有石头结构的房屋城墙,才能镇得住北海的海风。

    冬季,海风时常呼啸,北海城有些清冷的大街上,若是哪位姑娘的腰肢稍微细嫩了一点,海风袭来,她可能就会被摔倒在地上。

    临近年关,北海城每家每户张灯结彩,过年的氛围还是有的,但没有散播开来,只有一家人齐聚在一起,才能感受到过年的氛围,若是一个人的话,会在北海城体会到什么叫做人单影只,孤魂野鬼。

    来北海的人,分为三种。

    第一种便是如李尘这样的人,来到北海为了寻找传说中的駮马,这样的人,也不乏一些王公贵族。

    第二种,便是来到北海寻找营生的主儿了,有些水性不错的,也可以跟着外出探险的船队,挣点辛苦钱,可能有些时候海浪滔天,一个不小心就会给家里发放一笔安家费。

    第三种,也是最主要的一种,北海不但有駮马,还有各类奇珍异宝,或是在海底深处,或是在某个岛屿上,基于这样的环境,来这里探险的船队只多不少。

    哪怕有些时候徒劳无功,可北海凶险万分,却也跟让人明白啥叫富贵险中求。

    北海很美,可惜花朵无法盛开。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