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六十二章 还是插手了
    单容降临地面,草坪很是柔软。

    生机勃勃,灵气浓郁,单容并未将手放在太鸾的剑柄上,而是平静的看着前方那块靠山石。

    缓步向前,单容轻声喊道:“出来吧。”

    轰然一声,靠山石碎裂,一尊异兽出现在单容的眼前。

    一双金灿灿的羽翼,携带着光火,微微摆动之间,风雷大震。

    其头颅似虎,额头有云图,四肢粗壮,体态磅礴威武,却生有凤爪,更有凤尾,凤翼。

    胸口处,一团金色的云图散发出神异光华,一股气势恢宏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便是别云兽,有凤凰血脉,却又不是凤凰。

    所谓灵兽,多数都是先天之物,而龙凤之流,大抵也是开天辟地时的灵兽,可开天辟地之时的灵兽,不仅仅是龙凤之流,更有许多不显露踪迹的灵兽鲜为人知。

    别云兽,便是这样的一头灵兽。

    单容刚欲出手镇压,便微微转身,一位身着金色袈裟的僧人,手握禅杖,不知何时来到了此地。

    山谷外围,元正三人静静的看着山谷里情况。

    李尘好奇问道:“通常灵兽所居住之地,都极为隐匿,师姐又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师姐说过,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能插手,眼下来看,不插手也不行了。

    元正应道:“师姐有太鸾,名剑都有灵性,可轻易刺破虚妄,况且这一次我们来到这里,还有扛把子的气息冲抵了一下这里的风水气运,那头别云兽自然很难继续隐匿下去。”

    李尘看了一眼元正肩膀上的喜鹊,兴许到了北海之后,还得多仰仗这只喜鹊为自己开路了。

    北海有駮马,多属于传说。

    真的目睹过駮马的人,没有多少,便是大夏皇室里,也没有几头駮马。

    元正随时准备着下去应援,那位僧人,不管怎么看,都有些来者不善。

    山谷里,别云兽略带着几分善意看着单容窈窕的背影,心中并不反感。

    僧人身材壮硕,身高九尺,其头颅锃光发亮,衣冠楚楚,还真有几分得道高僧才有的风采。

    单容依然没有拔剑,而是平静问道:“你来自于大华寺,怎么也打上了这头别云兽的主意?”

    僧人无悲无喜,也没有直视单容的美眸,握住禅杖的手也没有放松。

    说道:“这尊灵兽身上的气运,反哺了周边至少千里的山川大河,有这尊灵兽在,便不会出现厄运灾难,百姓安居乐业,山野间的生灵亦是和平共处。”

    “女施主若是强行带走这头灵兽,也会破坏一方风水气运。”

    “言尽于此,还请女施主仔细斟酌一番。”

    单容也不担心后面的别云兽会对自己突然发难,因为她有太鸾,气息和别云兽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勉强还能在气运上扯上一星半点的关系。

    佛门中人,讲究的是慈悲为怀,普度众生。

    单容对佛门不了解,也谈不上好感亦或是恶感。

    说道:“这头别云兽与我有缘,如今我有了神兵,自然缺一头上等的坐骑,我敬重你们出家人,可也不要坏我的好事。”

    僧人不卑不亢道:“如此,那便打一个赌?”

    单容淡然道:“赌什么?”

    僧人道:“若是女施主能够胜了老衲,别云兽就是女施主的,若是胜不了,也勿要再来打这头别云兽的主意,让它继续哺育这一方天地。”

    元正来了,轻盈降临在了单容的身边。

    对于佛门中人,元正真的是没有什么好感。

    以往在江南的时候,地禅寺的气场他是见识过的,地藏寺那里更不用说了。

    也不在意这一位僧人到底来自于哪一个寺庙,可他并不是别云兽的主人,也没有资格为别云兽往后的去向做主。

    元正道:“虽然我也不愿意插手,可眼下来看,不插手是不行了,还请师姐速战速决。”

    单容嗯了一声,便重新转身面对别云兽。

    没有拔剑,同别云兽四目相对,体内真元涌动,探出神识,与别云兽在虚无之地撄锋。

    僧人见状,脸色大变,直接挥舞手中禅杖,击向了元正。

    “看施主也是面善之人,怎能如此蛮不讲理。”僧人很愤怒,后果严不严重就不知道了。

    元正没有托大,这一位僧人的武道修为,在元境初期,外加佛门功法多数都是至刚至阳,毫无瑕疵,便是同境界一战,都会非常棘手。

    刺啦一声,狱魔出鞘。

    周围的温度骤降,阴冷的气息蔓延,这位僧人感觉到了来自于骨子里的阴冷,宛若置身于九幽地狱之中。

    元正一剑挥舞而去,一道霸道的剑光横卷而出,没有多余的修饰,出手便是横剑意。

    死寂,清零,湮灭生机。

    纯粹的剑意在激荡,在咆哮。

    僧人的脸上涌出一抹凝重,狱魔给他的压力很大,这剑意给他的压力同样很大。

    当!

    狱魔与僧人手中的禅杖正面撄锋,发出一声暴烈的巨响,僧人手中的禅杖被斩断,一股霸道恶毒的剑意,直逼僧人的三寸之地,剑气所过之处,有一头九幽恶鬼的异象在咆哮,在冲锋。

    僧人节节后退,不敢正面相撞。

    直到退出了这个山谷,僧人取下脖子上的佛珠裹在右臂上,继而双手合十,口中默念敬畏,继而一掌朝着继续向他袭去的剑气拍击而出。

    轰然一声,一道金色的大手印如垂天之印落在了元正的剑气上。

    两股截然不同的真元激烈相拥,接近着,轰然一声炸响,一股浩荡的罡风,朝着方圆十里弥漫而去,沿途不知多少参天大树被连根拔起。

    秋季,秋叶飞舞,秋叶漫天狂舞。

    一掌过后,僧人的脸色有些苍白,但脚跟很稳,直视元正,沉声道:“公子先是斩断我的降魔杖,更是祭出了这等凶魔之剑,日后恐有劫难缠身。”

    元正冷笑道:“少来这一套有的没的东西,天地万物,自有其法则,这头别云兽如果注定是我师姐的,那就是师姐的,如果不是,也不用你来这里横插一杠子。”

    “若你成心是来找茬的,就手底下见真章。”

    僧人没有回答,而是聚集真元,隐约间,其体内想起了诵经声,其诵经声恢弘而壮阔,却不刺耳。

    恍惚间,元正闻得这样的经文,差一点放下了手中狱魔,要立地成佛了。

    还好,他修行过盛神之法,养志之法,实意之法,这种被其降服的虚无之感转瞬即逝。

    咧嘴一笑道:“差点信了你的邪,看剑!”

    一剑笔直刺出,衍生出无穷生机,无穷真灵,其剑意直冲天宇,有破天之势。

    僧人的脸色剧变,这一次他是没有胆子正面撄锋了。

    元正换了纵剑术,纵剑术本就可以利用万物法则为己用,继而升华出浩荡生机,有驾驭万灵之力。

    可狱魔是一柄地狱之剑,用的虽然是纵剑术,可实际上,是两股截然不同的剑意相辅相佐,横冲斗牛。

    这一次元正没有用庶人剑,用的是自己刚刚起步的诸侯剑,号令一方真灵,其气势难以言表。

    僧人避无可避,使出解数,金刚大手印,降魔掌,均无效。

    所有的真元,在这一道剑意面前,不堪一击,被破碎成了齑粉。

    轰!

    僧人铤而走险,一掌悍然击出,继而微微侧身,这一道剑意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座山头上,瞬间地动山摇,那座山头被斩断,滚落下无边山石和巨木。

    僧人的这只手臂,也被一剑斩断,伤口整整齐齐,没有流血。

    可体内煞气横生,席卷僧人的五脏六腑。

    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抬起头,眼神不卑不亢的凝望元正,沉声道:“公子这般作为,有伤天和,还请公子放下手中魔剑,去我大华寺念经诵佛十年再出山。”

    这话说得其实不假,只要元正手中的狱魔出鞘,自然是有伤天和。

    且元正每一次动用狱魔,便会忍不住的热血沸腾起来,如一尊魔主。

    很难想象,没有修行盛神之法,养志之法,实意之法之前的元正若是握住狱魔,会是什么可怕的后果。

    可元正也不尽然相信这位僧人所说的话。

    淡然笑道:“高僧所言极是,高僧也言重了,若不是高僧来当拦路虎,我手中剑何至于出鞘,更不会伤及了那座山头里的生灵,这一切都是高僧咎由自取的。”

    “若是我因为今日之事而遭了报应,那么今日之事也和高僧有着千丝万缕的缘由,要遭报应,也不是我一个人遭报应。”

    这话说出来以后,这一位高僧有些哑口无言了。

    元正也惊艳于这一位高僧的武道修为,能抵挡住自己两剑,还没丢了性命,也算是不错了。

    异地而处,元正无手中狱魔,自然也不是这一位高僧的对手。

    人强不如家伙强,这句话实在是太有道理了。

    有些剑客明明剑道修为极强,可没有趁手的家伙,最终败给了贫穷。

    而这位僧人的降魔杖也是一个不错的家伙,可和狱魔比起来,相差甚远。

    只能怪他点子背,他今日也无法普度这只别云兽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