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别云
    这世上许多人,许多事都无法免俗。

    贩夫走卒过上了安生日子后,也会想着偶尔去青楼消磨一下情怀。

    王侯将相积攒下了功德之后,或是居高自傲,或是遍地撒网。

    江湖侠客有了名头之后,不是开宗立派,便是想着在庙堂之上给自己谋取一个功名。

    一个剑客略有小成之后,若有神兵在手,自然也不能免俗的要给自己寻上一头和自己气质相匹配的坐骑。

    人之常情,同理可得。

    元正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莫名之感。

    当然,自幼他就有一头万里烟云照和他玩闹,同他成长,没有坐骑的烦恼,对元正而言是不存在的。

    元正好奇问道:“师姐能看上的坐骑,想来也是极为不俗的,不知晓在何方呢?”

    单容靠在扛把子的脊背上,不久之后,她就不需要靠在师弟坐骑的脊背上了。

    淡然道:“别云兽,你可能没有听说过。”

    对于坐骑,元正了解的不是很多,除非是名头响亮的坐骑,余下那种奇珍异兽,元正确实了解不多。

    元正巧笑道:“在何处,我很想看看,别云兽是何等风采,能否配上师姐的风采与美貌。”

    单容面无表情的看着元正,轻声道:“是许久没见了,怎么你越来越油嘴滑舌了,以前只是试探性的油嘴滑舌,现在都这么的顺其自然了。”

    元正:“……”

    和师姐说话,还得处处小心谨慎才是。

    哪怕师姐并不计较,可元正心里会在意,千万不能失了体面,丢了分寸。

    如单容这样的女子,想要靠油嘴滑舌得到其认可,那是不可能的。

    扛把子低吼了一声,远处的李尘和李鼎闻讯而来,李鼎和李尘的怀里抱着几颗颜色并不粉红的野苹果回来了。

    单容道:“成色不错啊,这苹果。”

    李尘将手中的苹果给单容双手奉上,李鼎则是给元正双手奉上。

    虽不知道这两位师兄师姐,到底有没有什么事情,可在这异国他乡遇见了,气氛就跟从前不一样了。

    咬了几口苹果后,单容正色道:“据地此地没有多远,也就三五百里,那是一座空山,里面只居住着别云兽,若我无法降服,你们也莫要插手。”

    降服坐骑这种事,外人是帮不上忙的。

    寻常坐骑只是多少银子的事情,可有些坐骑牵扯到了风水气运。

    真的是讲究机缘造化,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扛把子这一次化作了一只很别致的喜鹊趴在了元正的肩头上。

    险些阴沟里翻船,可元正并非那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人,平常心看待苦难和险恶江湖。

    四人乘风而行,单容的躯体很轻盈,真的可以和风共鸣,元正和单容比翼双飞,隐约间发现,师姐的武道修为,也过了道境大关。

    忍不住暗中传音问道:“那个风水宝地里,是慕容月照前辈留下来的,想来也有一份不俗的机缘造化,师姐是否得手了?”

    没有一门强大的功法修行,师姐剑道虽强,可单论武道修为,以师姐的年纪,暂时还无法到达道境。

    单容眉眼如初,没有生气,也没有波澜,元正能告诉她关于鬼谷纵横的事情,单容自然也不会藏拙。

    “简单来说,我算是慕容月照的衣钵传人,虽说我没见过她,可这柄太鸾就是慕容月照曾经的佩剑,现在是我的了。”

    “那个有些险恶的风水宝地里的确有着慕容月照遗留下来的功法名曰《九玄经》,也挺适合我的,不过和你一样,在本命功法这件事上,都是半吊子水平。”

    听到师姐这样的回复,元正也觉得有些庆幸。

    还好师姐没有在那个风水宝地里付出什么代价。

    他并不认为自己是鬼谷子的关门弟子,就觉得高别人一等。

    功法修行这种事,除却本身功法好坏之外,也要看是否适合自己。

    元正修行了《沧海**》以后又去修行《本经阴符篇》,便觉得后者不是那么的适合自己。

    若非纵横圣剑和《本经阴符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元正也许纯粹没有兴致去修行《本经阴符篇》。

    并非不够好,而就像是吃饭一样,得讲究一个口味和吃相。

    肉菜好吃,可有些人天生不喜欢肉菜,喜欢素食。

    当下的元正,便有一种困惑,一来是诸侯剑的困惑,二来就是本命功法的困惑了。

    同时修行《沧海**》与《本经阴符篇》让元正保持了一份超然在上的气质,可并不代表元正的武道修为有明显的提升,更多的是一种左右为难,横竖不都对的窘境。

    实意之法的修行是潜移默化的,到了现在这一步,元正没有成就感,只是索然无味。

    甚至有些小迷惘,这种迷惘,连元正自己都说不清楚。

    有些人吃了一大碗面以后,还能再吃一大碗米饭配着红烧肉。

    而有些人,也只是那个饭量了,吃多了反而会撑住,会上吐下泻。

    四人乘风而行,在半空中是颇为显眼的。

    对此,千华也没有跟着他们乘风而行,一旦千华自己也乘风而行,必然会被发现。

    她手握弯刀,在树林里纵跃,从这根树上,轻盈一跃过大概十多丈的距离,落叶而无声。

    看到李尘四人结伴而行,一路上有个照应,也有说有笑,有那么一瞬间,千华觉得自己很孤单,还不能露头。

    压抑倒也谈不上,只是想着还是北原部落里热闹。

    可转念一想,一个人上路,虽然不热闹,却也非常的有意思。

    不多久后,单容带着元正几人来到了这座空荡的山谷外围。

    两座不大不小的山,中间有一条缝隙,缝隙里鸟语花香,还有一条溪流从缝隙的最高处潺潺而下,溪水清澈,折射日光,恍惚间也流露出只有湖泊才会有的波光粼粼。

    但凡是灵兽居住的地方,通常而言不太受四季轮回的影响。

    两座山上,树叶泛黄,花草凋零。

    可这个山谷里,还是四季如春的模样,老远就能闻得到花香。

    对于花香,女子的嗅觉更加敏锐一些,而男子对于花香多数无感,除非是花香特别浓郁的情况下。

    “到了,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要插手,我也不能绝对的把握降服别云兽。”

    单容交代了一声,便轻盈的飞向了山谷深处。

    深处有别云。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