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五十九章 你可远去,我亦可追随
    为了一个承诺而活着的人,谈不上饱受煎熬。

    千华并不在意等李尘三年,她还小,还不到二十岁,李尘也不到二十岁。

    三年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江湖中生生死死,死了也很正常。

    李尘是比以前强了,却也不代表,他可不用豁出性命就能得到一个美好的未来,他还没有拿到传说中的凤翅镏金镋,也没有去北海看到传说中的駮马。

    他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到,很多愿望没有实现。

    李尘说道:“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很不负责任?”

    千华轻声道:“没有,你说出了实话。”

    再度沉默不语,屋子里落针可闻。

    良久后,千华煮的早饭,被李尘吃的干干净净,一点饭渣都没有剩下。

    原本还想着去见见千华的家里人,然后和两位老人好生絮叨一番,哪怕无话可说,随意扯淡也可以。

    现在一切成空,李尘希望身边有个可以为自己煮饭的女人。

    却也不希望千华跟着自己提心吊胆的活着。

    早饭过后,商河便带着众人去了药园里,辛曼也派出了各位药师,开始研究从大魏带过来的药材种子。

    元正没有去凑热闹,毕竟这是人家的私密事,也是生意上的事情,他去了,不合适。

    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秋季的日光,其实很温和,比较起春季,还多了几分清爽。

    北原部落称得上是风景如画,依山傍水,秀丽山川。

    李尘一个人从屋子里出来了,元正和李鼎没有看到千华。

    小静秋尾随在元正的后面,生怕一不小心就看不到师傅了,上一次的离别,小静秋始终都觉得太潦草,自己也太笨了,哪怕明知道挽留是没用的,可也要说出挽留的话语,表明自己的心意。

    “日子也差不多了,可以走了,在这里待下去不太好。”元正说道。

    李尘嗯了一声道:“那就走吧。”

    小静秋可怜巴巴的看着元正,一语不发,眼泪都快出来了。

    元正觉得好笑又觉得很感动,安怀道:“大概要不了多久,我就回到江南去看你的,这一次师傅也是有着重大任务才来到大夏境内的,比上一次在江南的任务还要重要。”

    小静秋的两只手放在腹部打结,扭动了一下娇躯柔弱道:“师傅这一次也是行侠仗义,是为了救人而来到大夏的?”

    元正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在小静秋的心里,自己的师傅永远都是行侠仗义的大侠。

    小静秋嘟着嘴说道:“师傅可一定要记得去江南看我,不许不守承诺。”

    元正重重的嗯了一声,说是师徒感情吧,也不全是。

    几人没有多余的耽误,道别的话也没有说多少,大概千华这会儿将所有的话,都和辛曼说了。

    没过多久,一行人便离开了北原部落。

    他们还需要继续往北而去,朝着北海而去。

    山间小路上,鸟语花香,秋季对大夏似乎没有太大的杀伤力,生机还能绵长一段时间。

    元正好奇问道:“都有了自己的意中人了,只要你愿意的话,可以随时成亲,然后就可以洞房花烛夜了,现在还想不想去青楼?”

    李尘:“……”

    这个问题,真的是把李尘给问住了。

    去青楼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不去青楼,对不起自己的第三条腿。

    左右为难的事情,最让人难受了。

    李尘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说道:“此去北海,我们要加快进程,大魏和大秦之间的情况不是多么的乐观,我要快一点骑上駮马,然后去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最后风光万丈的出现在千华的面前。”

    此去北海,雄山万座,大河滔滔,更不算沿途可能会遇到的凶险。

    对比一下,还是以往在瀚州的日子舒服。

    李鼎继续背负书箱,没事儿就看书,认识的字多了,李鼎愈发的沉默了,以前只是憨厚,口才不行。

    现在则经常郁郁寡欢,少年的情怀果然经不起消遣。

    身边的人最近都因为女人的问题而心情起伏不定,可元正还是没有遇到自己的师姐单容。

    在大夏境内,便不能随意的猎杀妖兽了。

    妖兽和人族和睦共处,一旦杀了一头稍微有些灵性的妖兽,便有可能招惹来没完没了的麻烦。

    元正再度骑在了万里烟云照上,慢悠悠的在前方开路,李尘和李鼎跟在后面。

    ……

    药园里很忙活,辛曼和千华坐在秋季的日光下吃着点心,喝茶奶酒,日子也算恣意。

    身边没有侍女,也没有护卫,只有她们两人。

    雪白的石桌散发出莹莹之光,略有些迷幻。

    千华换了一身衣裳,一席淡粉色的锦衣,将千华的少女气息衬托的颇为出众。

    辛曼说道:“原本只是一个闹剧,我没有想到你却真的对那个少年上心了,此去追随那个少年,可能你也会经历许多的磨难,你可要考虑好了。”

    千华平静道:“他是男子汉,他想要体面的出现在我的面前,而我也不想柔弱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可以干成一番大事业,我想我也可以。”

    辛曼苦笑道:“我们和魏人做生意,本就犯了一些忌讳,你又爱慕上了大魏的男子。”

    “我们北原部落变了,却也由不得我们,庙堂之上,对我们这样的小部落也是置之不理的态度,早年间战事频繁,部落里的男人们几乎都死在了战场上。”

    “北原部落也日渐萎靡,需要一些新气象了。”

    “到了我们这一代,也不太在乎那些狗屁无用的规矩和忌讳了。”

    “既然你要去追随那个少年,你便去吧。”

    “你的父母那里,我会去打一声招呼安慰一下,不过要记得,一定要活着回来。”

    “小静秋的师傅是个能人,无论是李尘还是李鼎都愿意追随小静秋的师傅,足以证明元正的能力才华,也证明了那个人有多么的危险。”

    “他那柄有些老旧的佩剑,有那么一瞬间,让我心神不宁。”

    “走出北原部落之后,你所接触的人和物,会比眼睛看到的凶险,可能也比眼睛看到的善良。”

    “一路保重。”

    千华起身,深鞠了一躬,便带着一柄形式古怪的弯刀上路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