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交待
    宴席结束后,元正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盘膝而坐,有腾蛇九滴精血为引子,修行本经阴符篇里的实意之法,便有了眉目。

    在玉虚山脉里的逃亡,元正没有功夫去修行实意之法,抵达大夏境内后,元正也不方便。

    如今总算是在北原部落里安顿了下来,自然要修行了。

    隔壁的房间里,灯火通明,李尘大概和自己的弟弟有许多话要说,有了千华给自己煮饭之后,李尘应该也不会对青楼那个地方念念不忘了。

    实意之法,则是抱元守一更进一步,固三魂七魄,补中正平和之气。

    似乎有些多余,从本经阴符篇里单个拎出来的确是有些多余。

    可既然存在于本经阴符篇里,又有腾蛇的九滴精血为引子,修炼出来后就不多余了。

    徐徐运转真元,意念通三尺神明。

    腾蛇之血流动,依序融化于元正的五脏六腑之中,与其结合,神魂清澈空灵,思绪万千,条理分明。

    实意之法,若是没有什么忌讳的话,元正还打算将实意之法传授给陈煜,他是大军师,修行了实意之法过后,应该会让他的脑袋瓜子和寿元增强不少。

    这一夜,元正沉醉其中,静静修行。

    ……

    翌日,千华如约来了,如约去了灶房,如约给李尘一个人煮饭吃。

    元正和李鼎为了不耽误事,只好去向了隔壁。

    和商河,小静秋混在了一张桌子上。

    商河给元正夹了一口肉菜,笑眯眯说道:“这一下可好了,来到北原部落都把媳妇给找到了。”

    元正也是明白人,柔和笑道:“还得多谢你们的顺风车,要是没有你们带着我们来到这里,李尘的终身大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落实下来。”

    “放心,事后的李尘,必有重谢。”

    商河连忙摆手说道:“也不能全算是我们的功劳,这是缘分所致,再说了,这也是李尘自己的本事过硬。”

    “不过啊,那个千华的父母,在北原部落里属于元老级别的人物,还有一个哥哥,这一次倒是没有看见千华的哥哥,细说起来,千华一家在北原部落,算是豪门大家了。”

    “婚事虽然没有个定数,可按照这里的风俗来看,千华就是李尘的媳妇了。”

    “到时候成亲,也得有拿得出手的聘礼才行啊。”

    商河这是在提醒元正,李尘和千华的关系,就像是元正和北原部落的关系,如油和面,不好分离了。

    和北原部落有关系,也自然不能免俗的和商河有了横向关系。

    元正无论是因为自己的本心,还是小静秋的缘故,都不想和商河有什么横向关系,这件事是昨晚上车轮战时,元正没有想到的。

    最好北原是北原,商河是商河。

    如今来看,有些麻烦了。

    元正道:“这些自然不成问题,不过我们三人在北原部落逗留的事情不会很长,凛冬之前就会离开这里。”

    小静秋立即抱住了元正的小臂,撒泼式的可爱说道:“师傅,你该不会这么快就要离开我吧。”

    看到自己的宝贝闺女这个样子,商河也是有脾气没地方发。

    元正修行实意之法过后,想起了小静秋修行功法的事情。

    当初传授给了小静秋一星半点的纵剑术,还有完整的凌邪三剑,若是小静秋能将那点纵剑术和凌邪三剑融合在一起,假以时日,也能成为一名剑道高手。

    凌邪三剑也好,纵剑术也好,都很直接,没有多余的修饰。

    所修行的功法,最好是中正平和的那一类。

    可小静秋又是女子,最好再偏向于阴柔一些的功法

    元正说道:“你的基础也渐渐的扎实了起来,好好修行我传授给你的剑道,还有当初那特别的几剑,至于你所需要的功法,为师这里不好办。”

    “不过也可以提点一二,大魏南方,有一尼姑庵,名曰清风,那里的武学功法很是适合你,建议你去修行《明灯素问》。”

    小静秋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水灵灵的大眼睛分外可爱。

    商河听出了名堂,不解问道:“清风庵里的《明灯素问》这门功法,也不外传啊,而且只有尼姑可以修行。”

    “我就算想要给闺女搞来《明灯素问》也没有下手的余地啊。”

    元正耐心道:“道家讲究因果平衡,据我所知,清风庵里香火一直不冷不热的,而《明灯素问》暂时也没有适合的人修行,老哥你只需要捐一笔真金白银,数额稍大一点,就可以将《明灯素问》搞过来。”

    “二者,我看小静秋有天缘,道家的人看了,兴许还会特别照顾一下。”

    商河微微点头,对自己的宝贝闺女,商河还是挺舍得花银子的,哪怕知道《明灯素问》的价钱不会太低。

    小静秋脸上笑嘻嘻的,可心里有些难过,就像是雨后初晴睡眼朦胧的那种难过。

    她很懂事,也不会缠着自己的师傅陪着自己,她也知道,自己的师傅是要干大事情的人。

    就像是当初到了青山郡,拯救了他们的无忧药铺一样。

    ……

    千华的厨艺有些简单。

    李尘看着桌子上的汤面馒头和牛肉,虽说人情味儿很浓,可色香味而言,不太敢恭维。

    还好,李尘不是讲究人,却也没有立即吃起来。

    柔声道:“不久之后,我就会离开这里,追随我的主公离开这里,等我回来的时候,再来说我们两个人的事情。”

    千华本就豪气,也不介意这些事,声音清脆道:“你们想要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我在北原部落里一切安好。”

    “那个锦衣玉带的公子哥,真的是你日后效忠的对象?”

    大夏的女子,豪爽直接,却并不是大大咧咧的蠢货。

    李尘吃了一口汤面,汤面有点甜,可能是心里觉得这汤面有点甜。

    正色道:“是,我不知道他以后到底要干什么事情,可他总能让我知道,我应该干些什么事情。”

    “你也不会等我太长时间,最多三年,如果三年之后我没有回来,你就不用再等了。”

    千华一语不发,凝望着李尘坚毅的脸庞,莫名的觉得有些心酸,为自己,也为李尘。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