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秋夜的月光
    随遇而安的心态,多数出现在中老年人的身上。

    经历了很多的事情,明白了人间正道是沧桑,清楚有些事强求不来,也过了盛年。

    李尘这个年纪不应该有这样的心态,可他遇见了千华。

    也顺水推舟的随遇而安了。

    也许是觉得自己日后主动去勾搭其余的小姑娘成为自己的妻子,要比将《生死印》修行大成更难。

    经历过困难的人,对许多事情的看法,更多的是出自于本能和历经沧桑的情怀,至于本心,李尘从一开始的本心,就是希望自己可以活的更好,更体面。

    这位淡紫色长发的青年打量了李尘一眼,便沉声道:“赐教吧,想要让我们北原部落里的女子给你煮饭吃,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言语间,带着几分狠辣。

    李尘没有托大,没有真元动用,可他终归是脱胎换骨后的人。

    紫发青年一个箭步猛冲而来,不太讲究的一拳,击向了李尘的脑袋瓜子,没有真元运转,这一拳也是虎虎生风。

    想着后面还有九个人,李尘也没有留手。

    同样一拳对轰了过去。

    两拳相撞,砰然一声,紫发青年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虎口被震开,小臂隐约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音,脸色有些难看。

    这一次换做是李尘一个箭步冲过去了,紫发青年下意识开始躲避。

    却来不及,李尘出手的速度极快,一个小勾腿,便将这位紫发青年结结实实的绊倒在了地上。

    至此,胜负已分。

    辛曼头一次对李尘流露出了郑重的神色,这位紫发青年在北原部落里也是勇猛过人的那几位之一,在李尘的面前,禁不起敲打。

    北原部落的人看得出来,李尘的膂力要比他的身材过人很多。

    就算是车轮战,也是没有悬念的。

    元正淡淡然的喝酒,津津有味的看着。

    很快,又有一位勇士喝下了清虚酒和李尘交手。

    这一次的速度更快,因为是李尘主动出手的,一个照面,对方便倒在了地上。

    北原部落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遇到的是一个什么怪物?

    武道修为这种事情,讲究其实很多。

    有些人为了淬炼最强的体质,从小到大,泡过各种药水,吃过各种大补之物,也修行特殊的法门,增加体魄。

    北原部落里的人,不缺乏增强体质的药汤。

    可和李尘比较起来,还是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小静秋悄悄说道:“没有真元,李尘哥哥都那么厉害啊。”

    元正悄悄回道:“当然了,李尘哥哥可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但是他低调,他不说这些。”

    小静秋傻乎乎的笑了笑,看别人比武切磋,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元正心里觉得辛曼有些不太讲究,之前斗酒的时候派出来了一位美女迎战,怎么到了车轮战的时候,派出来的都是粗糙的汉子,有种继续派出美女迎战啊。

    要真的派出美女迎战的话,李尘也不会下这么重的手,多少还会让着一些美女。

    大概过了五轮之后,李尘都是一个照面解决掉了敌人。

    后面的那五个人,心里彻底没谱了。

    有些醉了的千华,在这个时候清醒了几分,她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看着李尘。

    体魄修长,面容英俊而坚毅,虽谈不上正儿八经的龙凤之姿,可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英姿勃发的少年。

    辛曼有些愧疚的对千华说道:“我本想着让李尘知难而退,可我没有想到,他这么厉害,反倒是我们骑虎难下了。”

    “我对不起你,若是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让这一次的赌注取消,换成别的方式来弥补那个少年。”

    千华虽然清醒了,可脸上还带着几分微红,俏脸白皙的脸庞上,不曾见一丝羞涩难过,如画眉眼,也是盯着李尘。

    酒量大,在打架这种事情上竟然还这么厉害。

    千华应道:“无妨,他是一个强者,我喜欢强者,虽然不是咱们大夏的人,可也比其余部落里的男子,光明磊落了太多。”

    最直接的,最能够震慑人心。

    不到两炷香的时间,十场车轮战便结束了。

    李尘笔直的站在那里,脸不红气不喘,如一座挺拔的孤峰。

    辛曼已然知晓了千华的心意,她也在意到了族人脸上的那凝重的表情,虽说输了,可输的心服口服,他们北原部落的人很直接,无论多么的难受,也绝对不会不认账的。

    “如你所愿了,你是我见过最强大的少年,明天早上,千华妹妹就会去给你做饭,但要记得,是给你一个人做饭,至于剩下的那两位小伙子,可就没有那个口福了。”辛曼挤出一抹牵强的笑容说道。

    就是这么野蛮简单的,解决了李尘和千华的终身大事。

    元正和李鼎脸色有些古怪的互相看了看,笑了笑没有说话。

    李尘微鞠一躬,明亮的眸子直视辛曼和千华说道:“我不太会说场面话,但我不负人心。”

    简洁有力,北原部落的男儿,虽谈不上心服口服,可也要承认李尘的强大。

    李尘也没有和千华含情脉脉的对视一眼,转身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千华也乖巧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心情也谈不上跌宕起伏,所谓的婚姻大事,有些潦草啊。

    辛曼看着李鼎这个憨厚的少年说道:“接下来就轮到你出场了,有了前车之鉴,我可不会派出我北原部落的女儿跟你斗酒了,你可做好了准备。”

    李鼎咧嘴一笑,有些憨厚的说道:“不就是喝酒嘛,喝就行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辛曼心里咯噔了一下,这又是一位狠茬子啊。

    李尘之前谈得上千杯不醉,这一位李鼎,估计不弱下风。

    元正还是一脸看好戏的样子,比酒量,要和正常人去比,不能和不正常的人去比。

    辛曼叫来了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此人有酒鬼的称号,是北原部落里最能喝的那几人之一了。

    可是没用。

    负责斟酒的辛曼,眼睁睁的看着李鼎一直傻呵呵的笑着,然后喝了五十多杯,还是傻乎乎的笑着。

    反倒自己的族人,这会儿摇摇欲坠,不胜酒力了。

    辛曼的笑容牵强的不能再牵强了,尽量压低声音问道:“小伙子,你想要什么样的承诺?”

    李鼎也没有经过元正和李尘的暗示,而是自己思考,自己要求道:“我不要什么承诺,如果非得要一个的话,我希望我们永远都是朋友。”

    元正眯着眼睛,经过情殇之后的李鼎,长大了。

    此话一出,毫不意外地引来了满堂彩。

    其实李鼎也明白人,他也不缺什么,要真金白银也不好意思。

    对方又是男子,还怎么要承诺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