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斗酒
    入夜,北原的月光清凉,星辰璀璨。

    辛曼设下了宴席,款待商河一行人,露天的宴席灯火通明,石桌依序而排。

    元正三人和商河,商静秋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对面便是辛曼。

    细心地看了一下,来宴席里的人,多数都是斯文人,没有身披铠甲的勇士,年轻人除了舞女和嫡系子弟之外,再无其他。

    飘香的奶酒,搭配着颜色诱人的烤全羊,也别有一番风味。

    舞女的身姿很是曼妙,吸引了为数不多年轻人的注目,大夏的女子身材就是高挑。

    李尘看着看着,都恍惚间失去了心神。

    小静秋在一旁给元正介绍道:“师傅,这是北原特有的风俗,远方的客人来了,便会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一顿露天的晚宴,舞女助阵,若是有重大的宴席,就连辛曼姐姐都会亲自出来跳舞。”

    “是不是和咱们的大魏不一样?”

    部落的体系不同于庙堂上的体系,相对而言在世俗礼仪这方面开阔潇洒了很多,没有太多的繁文缛节。

    了解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是元正乐意去做的事情。

    宴席上很热闹,商队的人和部落里的人时常推杯换盏,有说有笑,这里的人想要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可外面的人,也想要走进来一些。

    元正低声问道:“那些年老的前辈们,是不是都是一些大夫,或是懂行的药师?”

    小静秋点头道:“是啊,我们运来的种子,会经过他们的手,具体的种植方法和我们那边不一样,我们也不好插手。”

    “大家都会种植药材,可这里的水土和我们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同样的种子种出来的东西,会生长出不一样的花果。”

    药材和病理这方面的确博大精深,元正也不懂这些,也不敢高谈阔论。

    却也明白,不同的药材,出现在不同的地方就变质了,到时候生长出来的药材需要大夫重新配成可以治病救人的药。

    也许会出现成本很低,效果很好。

    也许出现价钱很高,和量大从优的情况。

    类似于军伍之中的组合列阵,效果是千变万化。

    作为一个生意人,能做到这一步,商河也是不容易了。

    商河在一旁解释道:“算是互相交流,他们用我们的种子种出来的东西,和我们原来的东西不一样,反过来,我们用他们的种子,日后的成果也会和他们的不一样。”

    “不过任何药材,都是万变不离其宗,其主要的药效不会改变,只是药力大小配方细节上有些改动,这些改动可能会省下很多的本钱,可能也会多出来很多的本钱。”

    元正微微点头,看来商河打的主意,也不仅仅是战场上急用的金疮药,涉及面广阔。

    也是,处于这样的心思,其余的生意人肯定都会在金疮药上下功夫,而商河这是走的遍地开花的路线。

    不好说日后的成效如何,但最起码也能将自己的路越走越宽。

    辛曼起身向众人敬了一杯酒,柔和笑道:“感谢远方来的朋友做客,与我北原部落共谋生计,敬当下,也敬明日。”

    虽是奶酒,很多了也会罪人,小静秋的脸上已经有些红彤彤了。

    可还是撑住那微妙的醉意,喝下了这杯敬酒。

    李尘和李鼎可不是多么讲究的人,辛曼刚把话说完,兄弟两人便利索的一口吞了。

    辛曼自然也看见了,放下手中酒杯对李尘说道:“我看你们两位酒量不俗,也是利索人,想来也有些本事,我们欢迎任何人来我们北原,可最欢迎的就是你们这样的利索人了。”

    “看你们的架势,也像是酒量颇大的人,不妨来跟我们部落的勇士斗酒一番如何?”

    斗酒,俗称赌酒,就是比看谁喝的多。

    李尘看了一眼元正,在请求中。

    元正默默点头,旋即李尘打吧了李鼎,兄弟两人起身。

    李尘问道:“不知道是怎么斗法。”

    辛曼乐呵一笑,这两个兄弟说是愣头青吧也不是,说不是吧还真有那么几分愣头青的气质。

    酥麻笑道:“很简单,你和我们部落的勇士一对一的斗酒,看谁支撑不住了,谁就输了,输了的那个人,要给赢了的那个人一个承诺,这个承诺任何时候都有效。”

    大夏重诺,一诺千金雷打不动。

    李尘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好,来吧。”

    辛曼柔和一笑,微微招手,一位裹着貂皮的少女走上前来。

    这少女身高七尺,身材曼妙,其面容白皙,姿容俏丽,眉眼之间又有几分豪气。

    李尘愣了一下,派一个女子来跟自己斗酒,是不是看不起自己。

    辛曼看出李尘心中想法,故作生气的说道:“小兄弟,可不要看不起我们北原部落的女子,他们不输男人。”

    这话元正没有意见,辛曼就是女人,却是北原部落的首领,还能如此服众,自然是女子不输男子。

    对李尘招呼道:“人家美女要和你斗酒,你尽管答应便是,一个美女的承诺,可比千金贵重多了。”

    此话一出,引发阵阵哄笑声。

    辛曼作为首领,亲自端起酒壶,来到两人跟前说道:“她叫千华,是我北原部落出名的女勇士,长得漂亮,打架厉害,还会刺绣,更会喝酒,小兄弟你可要当心了。”

    不紧不慢的给李尘和千华倒上了奶酒,辛曼更是一脸看好戏的架势。

    元正嘴角微微一笑,斗酒这种事情,要是他自己上场,他可没有底气。

    可李尘和李鼎这两人,严格来说,都已经不算是正统的人族了,其酒量之大,不可揣测。

    当然,元正也相信少女千华的酒量过人,否则辛曼也不会将千华派出来了。

    奶酒也醉人,喝多了肚子也涨。

    辛曼巧笑道:“开始!”

    李尘二话不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喝完了还看了一下对方,千华这位美姿容的少女,也是一饮而尽,也看着李尘。

    四目相对,略有些赌气的思量在里面。

    辛曼心里有数,这才一杯酒,等到十几二十杯过后,就能看出反应了。

    不着急不着慌的继续倒酒,周围看热闹的人更是拍手叫好。

    小静秋酒量不行,看到别人喝那么多,心里有些感同身受式的难受。

    低声说道:“师傅,李尘哥哥该不会出事吧,这里的每一个人在喝酒这件事上,可厉害了,到了冬天,他们除了做饭会点燃柴火,其余时间都是靠喝酒来渡过漫长的凛冬。”

    元正淡定应道:“无妨,你可不要小看了你的李尘哥哥。”

    商河也被提起了兴致,目不转睛的看着李尘和千华斗酒,也想知道到底花落谁家。

    从开始的时候一样,只要酒杯斟满,李尘就是一饮而尽。

    持续了二十多杯以后,还是这个架势,北原部落里的人见状,脸色渐渐地有些难看了。

    在酒量这方面,女子天生弱于男子,可大夏的女子在酒量这方面,定然是要比大魏的男子要强,故此他们才敢派出一个女子应战。

    结果遇到这么一个主儿,喝了那么多酒下去,脸不红气不喘心不跳。

    简直拥有着野兽般的内脏。

    美少女千华白皙的脸上泛起了红晕,眉眼之间的那股豪气荡然无存,微醉中眯了眯眼,透露出如沐春风般的少女风情,让李尘一下子心神摇曳了起来。

    辛曼见状,心里有些发虚,可又想到这个小伙子恐怕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只不过在硬撑着。

    便又继续倒酒。

    可是辛曼不管倒多少酒,李尘都是一饮而尽,利索的不能再利索了。

    千华曼妙的身姿,终归是摇摇欲坠了,辛曼伸出玉手,及时的搀扶住了千华。

    李尘笔直的站在那里,面无表情,不管是商队里的人,还是北原部落的人,看李尘都像是看着一个怪物。

    商河嘴角上扬一抹得意的笑容,以前斗酒的时候,老是自家人输,这一次好,总算是有一个挑大梁的了。

    千华声音很清脆,又有少女的灵性,口齿不清的说道:“这一番斗酒,是我输了,公子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承诺,开口便是,我千华无怨无悔。”

    李尘很清醒,喝再多的酒,都像是喝水一样。

    看着千华如此动人的风采,李尘也不好意思提出了过分的要求。

    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明天早上,给我们煮饭吃可好?”

    众人:“……”

    北原部落虽然粗糙,可是一个女子给一个男子煮饭,便意味着这个女子已经承认了是对方妻子的身份。

    可现在,两人才初次见面,李尘便如此直接了。

    元正听到小静秋的解释后,也是脸色一阵古怪。

    辛曼也不置气,清楚李尘不懂这里的人情世故,打了一个圆场说道:“想让我的千华妹妹给你煮饭吃,怕是不容易啊,公子怕得有诚意拿出来才行。”

    李尘此刻也听到了元正的暗中传音,看了一眼微醉动人的千华,自己脸上也有些发烧。

    硬着头皮问道:“还请首领明示,若我能做得到,便会尽力而为。”

    问出这句话后,李尘很想抽自己两巴掌,觉得自己问错了问题,可打圆场的话,他又不会说,本能的直接问了。

    辛曼一看这架势,虎虎生风啊。

    巧笑道:“我们会有十个勇士,同你车轮战,若你能全部胜了十个勇士,明天早上,千华就会给你煮饭吃,为了公平起见,我将会给你喝下我特有的清虚酒,喝下清虚酒后,无论你真元如何磅礴雄浑,你都无法动用真元,只能比拼肉身之力。”

    “你看如何啊?”

    打架这种事,李尘不害怕的。

    这时候元正暗中传音说道:“你可要想清楚了,万一你赢了,就要娶了人家姑娘,明天早上姑娘会给你煮饭吃的,你就去不成青楼了?”

    李尘脸色微红,暗中回道:“我这个人嘴巴笨,不知道怎么跟女孩子说话,所以才想着去青楼,毕竟利索。”

    “可如今有一位女子有可能会在明天早上给我煮饭吃,长得挺漂亮的,英姿飒爽,亦很直接,我愿意去做这件事。”

    “我不懂爱情,也曾偷偷喜欢一个人,可都无所谓了,眼下,我将全力出手。”

    “随遇而安,再加上,我也有些喜欢这位女子了。”

    元正无言以对,一个长时间接触不到女子的人,遇到一个长得好看和自己年纪相当的人,难免会心随意动。

    少年时期这称之为情窦初开,到了李尘这个年纪,也快要成为一名青年了,也可以勉强的称之为情窦初开。

    元正不知道怎么指点,他也不懂,只能尊重李尘的想法了。

    李尘对辛曼毫不犹豫的说道:“好,拿酒来。”

    北原部落里的人有起哄声,也有脸色凝重的主儿,千华在北原部落里很有威望,也受到了许多青年的喜欢。

    也只能希望,李尘在车轮战当中落败了。

    辛曼愣了一下,严重怀疑李尘是不是把酒喝多了,才这么的无所畏惧。

    可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辛曼也不得不拿出清虚酒递给李尘。

    李尘看了一眼清虚酒,哪怕到时候无法运用真元,所修行的生死印也派不上用场,可他有自信,一个和命运抗争的人,最不能缺乏的就是自信了。

    咕噜一口,一饮而尽。

    顿觉体内一阵酥麻,丹田羸弱,真元徐徐消散,就连身子骨,都沉重了许多。

    紧接着,一位人高马大的青年上前,应当是北原部落的贵族后裔,这位青年血气方刚,有猛将之风。

    辛曼给倒了一杯清虚酒,青年毫不犹豫的喝了下去。

    旋即,侍从们腾开桌椅,舞女们徐徐退场。

    李尘看着这一位有着一头淡紫色长发的青年,心里便有数了。

    众人也不在起哄了,而是静静的看着这位小伙子,期待着他们接下来的胜负结果。

    小静秋有些畏手畏脚的对元正低语道:“师傅,这是要来真的啊?”

    元正苦笑应道:“清虚酒都喝了,起码不是假的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