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秋忙
    元麟的及冠之礼过后,也没有清闲下来。

    北斗山脉里的战事结束了,柳苍岳这位忠显王也拼掉了近乎一半的家底儿。

    元青也没有如约成为世子殿下,他和颜夏语的婚事也被拖延了。

    可有好转的地方在于,颜夏语也好,姜灵也好,也都进入了武王府居住。

    并且还是在后面的天香阁里。

    一间秀气的屋子里,古色古香,窗台有盆栽,屋外的桃园光秃秃的,秋杀过后,桃花凋零,人也忙碌了起来。

    秋华王妃坐在主位上,颜夏语和姜灵坐在秋华王妃的左右两侧。

    女人的事情,不一定要男人解决,有些时候还需要女人自己去解决。

    初来天香阁,颜夏语的心情是忐忑的,哪怕有着稷下学宫女士子的头衔加持,可面对传说中的秋华王妃,心里难免七上八下。

    姜灵倒是看的很开,没有过多的拘谨,提前认识一下自己的婆婆,也是极好的。

    也许不属于人族,人族的世俗礼仪,对姜灵也造不成什么压迫。

    三个女人坐在一起,打麻将的话还缺了一个人。

    自然不是为了打麻将,更不是为了增进感情,桌子上,摆放着密密麻麻的书信。

    国家有重大事情发生,武王府里的每一个人,也别指望能够清闲下来。

    太复杂的事情,这三个人处理不了,大概也接触不到那个层面上,可一些简单的事情,她们还是能够处理的。

    颜夏语洁白的额头上微微发热,长时间批阅书信,也很熬人。

    秋华王妃放下手中笔,给颜夏语倒了一杯花茶,柔声说道:“也不要太辛苦了,哪怕天塌下来,还有男人们顶着,也是我们武王府不够体面,你们两个小妮子来了,还得做苦工。”

    雍容华贵的秋华王妃,起初是让颜夏语诚惶诚恐,可慢慢的也就适应了。

    身为稷下学宫的学子,处理一些简单的事情自然是可以的,不过能送到这个屋子里的书信,多数都是一些小而复杂的琐事。

    譬如说,哪位商人去了什么地方,又有哪些谍子察觉到了某些事情,需要进一步的指示。

    而牛角尖里那里的事情,可几乎都是大事情了,如军备整理,明察暗访各位将军近些年来的底细和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大战之前,总得了解一下自家是个什么情况。

    颜夏语也没有立即端起这杯花茶,而是说道:“不辛苦的,只是以前研究学问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会真的学以致用,初次上手,是有些不适应。”

    秋华王妃虽然是当今陛下的胞妹,可这并不代表秋华王妃没有处理政务的能力。

    以往的时候,武王府的人情往来,大小开支,维护门庭,这些事情都是秋华王妃来定夺。

    而元铁山和陈煜两位男子汉,要么骑马游猎,要么品茶论道,日子也过的颇为滋润。

    姜灵虽说不懂这些事情,可姜灵毕竟是一条灵龙,可以通过一些细微的事情,来判断未来的气运走势,以及某些人可能会去做的事情。

    有些玄乎,但很有道理。

    比如说,大魏境内哪个地方有龙脉抬头的预兆,姜灵都能第一时间察觉到。

    三个女人一台戏,没有想象中的剑拔弩张。

    秋华王妃温和道:“我们辛苦的日子也不会太长时间,终归只是一些琐碎的小事儿,等我们忙碌完之后,青儿和麟儿怕是要在战场上粉墨登场了。”

    “近些日子以来,他们的父王也给他们找了不少事情,要么出去杀人,要么出去见人。”

    “总之,一直都来不及聚在一起吃一顿饭。”

    元青和元麟已经过了及冠之年,元铁山在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然在战场上杀的过来过去的了。

    真的算起来,元铁山还不到及冠之年的时候,就混迹在了复杂的战场上。

    可秋华王妃是一位母亲,始终都觉得自己的两个孩子还小,让他们出去干那些心黑手辣的事情,老觉得不放心。

    这相处的时间长了,秋华王妃自然慢慢的放下了对两位儿媳妇的成见,虽说还没有过门,可转念一想,这两个儿媳妇长得也并不难看,还是有些用处的。

    以后过日子也好,还是帮助自己的丈夫也好,终归都有下手的地方。

    姜灵巧笑道:“他们也有自己的事情,大概也会照顾好自己的,如今多事之秋,要是武王两位嫡子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反而会被有些人猜忌和算计。”

    “我们能搭把手就搭把手,铁山伯伯那里应该也不会给他们安排太扎手的事情。”

    秋华王妃对姜灵很有好感,除了对方不是人族之外,发现姜灵任何事情都很细心,属于静水深流的那一类女子。

    而颜夏语,则是正儿八经的贤内助,也有女将之风,和青儿倒也相配。

    秋华王妃意味深长的笑道:“你可不要小看了你们的铁山伯伯,他能亲自交代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小事情,心硬着呢。”

    “这些日子青儿和麟儿一直没有过来看望我们,我都怀疑是不是那两个孩子在外面受伤了,不好意思过来。”

    “他最疼爱的那个小儿子,事到如今也是渺无音讯,他也不曾在意,真的忙起来之后,你们的铁山伯伯,不但心硬。还会选择性的遗忘一些事情。”

    颜夏语和姜灵静静的聆听着。

    她们能感觉出,秋华王妃对元铁山很多事情都不是很满意,尤其是关于三个儿子的事情上。

    和秋华王妃预测中的一样,元铁山做起事情来,绝对不是一个含糊的主儿。

    他叫来了自己两个还算争气的儿子。

    书房里那些烦人的书信,被清理了一大推,还有一小堆。

    终归还是从某些来信中,发现了一些事情。

    元青和元麟站在文案之外,等候着父王的安排。

    元铁山眉头微皱道:“这个节骨眼儿,总有一些人,会看我们元家不爽。”

    “比如说当朝的首辅大臣温若松,从一些小地方上开始算计我们了,他的儿子如今出现在了苍云城境内,和西蜀双壁接触上了,不管他们有着什么样的意图,事后对我们元家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你们两个需要去一下苍云城,就在那里待着,静看事情的发展。”

    “还有,这件事不要告诉你们的老娘。”

    元青和元麟微微点头,面无表情,去苍云城这件事,还真的不能告诉母妃了。

    大魏为三派,武王的元派,大将军的庞炉,温若松的温阁。

    三个派系之中,唯有温若松这个主事人,是一个读书人,且还走到了读书人的极致。

    他有一个儿子,名曰温严。

    本事到底有多大,元铁山不知道,可去苍云城那么重要的事情,温若松敢派出自己的儿子。

    元铁山当然也不会示弱,你派出一个儿子,老子就派出两个儿子,还就不信弄不过你一个崽子了。

    元青问道:“温若松是否要削弱我元家?”

    元铁山白了一眼说道:“你既然知道,就别说出来了。”

    武王元铁山,已经到了封无可赏的地步,若是战事再起,元铁山又立下了赫赫军功,皇城里的那位也不好干笑着。

    在此之前,自然要给元铁山使点绊子,尽量让日后的元铁山封有可赏。

    让元铁山生气的并不是温若松算计他。

    而是元铁山打从心里就对读书人没什么好感,只会误事。

    也在担忧,温严那个小崽子在苍云城把事情搞大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