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辛曼
    北原部落,依山傍水。

    如今到了中秋,北原部落的山水之间,倒也没有秋杀景色。

    山上的树木枝繁叶茂,地上的草丛,呈深绿色,地势起伏不定,石头砌成的房子,东面一家,西面一家,比较零散。

    商队如约来到了北原部落。

    部落外,有着约莫数百里的石墙,二十米为距,设有瞭望台,暗中潜伏有弓弩手。

    出来此地,元正觉得这里有些原始,却也不是那么的原始,仅防御工事而言,找不到任何的破绽。

    商队停了下来,一位约莫三十余岁的女人,身着一袭火红色的长裙,勾勒出曼妙的曲线。

    一头火红色的长发,搭配着烈焰红唇,立体的轮廓五官,显得这位女人充满了异域风情。

    商河上前微鞠一躬道:“多谢首领大人亲自迎接。”

    辛曼首领先是看了一眼车队上的大箱子,才说道:“你不远万里而来,跋山涉水,又经历了海雨天风,我只是来迎接了一下,又有何妨,进来说吧。”

    石门辽阔,其上刻有各类猛兽图腾,门框上,更是镶嵌着红宝石,在日光的折射下,发出嶙峋红光,显得这座石门很是不俗。

    元正打眼看了一下,上面的石头也不是红宝石,应该只是某一类特殊的红色玉石。

    车队徐徐进入,上原部落来了很多人。

    多数穿着劣质的兽皮铠甲,体格多高大威武,便是女子,也裹着一身貂皮大衣,如元正曾说过的那样,身材高美姿容。

    大概看了一眼,周围有着药田,有些药田有所空缺,而有的药田,种植着各类奇珍异草。

    维持一个部落正常运转,首先要有种粮食的土地,得有不算空裆太大的防御工事。

    部落里也要有青壮男子组成的军伍。

    要想混的更好一点,就不能屈居部落一隅之地,得朝着外界发展。

    元正不知道这个部落之前是什么样子,可接触到了商河这样的生意人,这个部落里的府库,应该会逐渐的充盈起来。

    在辛曼一行人的带领下,众人进入了部落深处,一片石屋依序而立,还设有一个小型的演武场。

    看石屋的成色,没有沧桑老旧的痕迹,多数还都是青色的新石头,这一片石屋建立的时间应该不会很长。

    北原部落很大,有万顷良田,可能不止。

    元正没有在意周围的景象和这个部落的框架结构,他发现,这个部落里的人看上去和善,实际上都下意识的保持警惕心理,暗中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李尘和李鼎也不是很自在,跟着朋友的朋友,来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可能还要居住一段时间,光是想想,便觉得很尴尬。

    这一路上,元正三人除了和商河,商静秋有些交集之外,其余的人,无论是马夫还是护路的武夫,基本上都没有打过招呼,偶尔见面,也只是点头之交。

    辛曼很美,哪怕声音温柔,举止斯文,可还是透出了一股火辣的异域风情。

    一眼扫视而过,辛曼的美眸停在了元正三人身上。

    好奇问道:“这三位少年,我可没有见过。”

    能追随商河来到大夏境内的人,自然都是商河的心腹。

    小姑娘商静秋凑到辛曼身前,自来熟的拉住了辛曼的玉手,热乎的介绍道:“辛曼姐姐,那位是我的师宫恒,背负书箱的是李鼎,剩下的那个是李尘,都是我师傅的朋友。”

    商河流露出难为情的模样,本来不想带着元正三人来到这里,可自己的宝贵闺女又舍不得自己的师傅离开。

    可转念一想,宝贵闺女的师傅也许会给小静秋传授一些功法秘诀什么的。

    出于这种心理,商河也只能硬着头皮将元正三人带到了北原部落。

    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被辛曼和她的下属记住,毕竟这是头一次和魏人打交道,任何一个微妙的细节都不容忽视。

    辛曼莲步微移,临近元正跟前,语气轻柔的问道:“原来你就是静秋的师傅,看样子,也还是个少年,真的有静秋说的那么厉害嘛?”

    对于这支商队,辛曼对商河没有多少好感,身为一个部落的首领,也本能的察觉到商河是一个真正的生意人,不太看重情怀的那种生意人。

    可对商静秋,辛曼很有好感,这个小妮子乐于助人,喜欢行侠仗义,有着一颗赤子之心。

    大概同为女性,辛曼更喜欢和商静秋说话聊天。

    闲来无事的时候,这两位都会坐在一起,天南地北的扯很多。

    商静秋也曾对辛曼说过,自己有着一位很厉害的师傅。

    今日辛曼,一睹其真容了。

    元正淡定从容道:“也没多厉害,吓唬一下人罢了。”

    辛曼虽是女子,可洞察力极强,打眼一看,便能看出元正从小生活在世家,或许还是王侯之间,再怎么掩饰自己,可身上那股从小到大养出来的贵气是无法骗人的。

    眼角的余光也打量了一番李尘和李鼎,辛曼亦是本能的察觉到这两个少年心气沉稳,不像是鲜衣怒马的那种。

    辛曼友好笑道:“既然公子初来我北原部落,大可游玩即可,关于外界,我仍有许多不懂的事情,希望到时候请公子赐教。”

    元正应道:“无妨,我很好奇你们北原,想来你们也很好奇大魏的风土人情,人之常理,谈不上赐教。”

    辛曼魅惑一笑,便没有多说什么了。

    小静秋俏皮的对元正眨巴了一下眼睛。

    一旁的商河心里觉得有些古怪,他是个生意人,见多识广,三教九流的人,也无可避免的接触过。

    可对于权力这种东西,商河不太理解,可他也能看得出来,辛曼这样的女人,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对元正三人流露出好感。

    赐教这种话,辛曼从来没有对商河说过。

    许多需要沟通的事情,辛曼也不曾和商河一对一的说过,都是让商静秋作为一个中间人,代为转达彼此的意图。

    也许是和这里的风土人情,人文习俗有些关系,起初商河还真的没有在乎过这些事。

    “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商河在心里呢喃着。

    良久后,众人被安顿在了这一片石头砌成的房屋里。

    元正三人的房子空间颇大,厅房,灶房,厢房应有尽有,再住上五个人都没有问题。

    里面的家具摆设,多数都是由石头砌成,也只有衣柜和一些小物件为木材结构。

    李尘沏了一壶茶,放在了雪白如玉的桌面上,心情有些郁闷。

    李鼎放下书箱,端起一杯热茶品尝了起来。

    大夏的茶,带着一股奶香味儿,虽不提神醒脑,但极为入味。

    元正喝了一口说道:“你也不要太着急了,咱们在这里住不到多长时间,纯属做客而已。”

    “在这里居住的时间长了,辛曼首领会不会不爽我不知道,但商河肯定是介意的,只不过他不好意思说而已,况且商河带着我们来到这里,本身也算是欠下了辛曼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

    李尘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着急。”

    本来想着,进入大夏境内后,去一下青楼,解决一下私人问题。

    结果因为商静秋的缘故,便跟着商队跋山涉水的来到了这里,一路上的风景虽说欣赏了不少,可也耽误了李尘去青楼的正经事情。

    今日初次见到辛曼那火辣的异域风情时,李尘的第三条腿差一点就翘起来了。

    也幸亏自己及时压制了下去,不然的话,在众目睽睽之下,乐子可就大了。

    也不知晓,到底啥时候才能去青楼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