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美滋滋的小静秋
    元正肩膀上的金丝雀微微鸣叫。

    声音细致柔和,眼珠子泛着光,有些可怜巴巴的看着元正。

    打开马车上的窗帘,映入眼帘的是绵长的道路和雄山大川。

    扛把子的肚子饿了,在玉虚山脉里,扛把子吃了不少的妖兽,但在赶路的途中,扛把子一直都没有进食。

    元正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出去看看。”

    李尘和李鼎心领神会,有一头拉风的坐骑,有些时候其实也很麻烦。

    拉开帘布,元正俯身从马车里出来。

    精壮的马夫轻语问道:“莫非是马车上待的太久了,公子想要出来活动一下筋骨。”

    言语颇为客气,还带着几分恭维的意思。

    元正站起身子,回过头看去,车队缓慢的行驶当中,前面的那辆马车里就是商河和自己的宝贝闺女。

    金丝雀没有鸣叫了,却定向了最前方的那座大山,直勾勾的盯着。

    这时候,前面的马车窗帘也被拉开了,小姑娘探出头,笑嘻嘻喊道:“师傅,你是打算出来透气吗?”

    元正这才明白,原来小静秋一直微微运转真元,感知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否则自己刚出来,也不会被小静秋发现。

    “是啊,我先出去浪一会儿,你乖乖待着。”元正柔和应道。

    旋即便潇洒的乘风而行,腾空而上,转眼间就飞过了前面的马车。

    车里面的小姑娘见状,怎能错过这个机会。

    商河摩挲着大拇指上的扳指,苦笑道:“闺女啊,你师傅出来透气,你就让人家好好舒展一下,你也消停一会儿。”

    小姑娘却倔强的摇了摇头说道:“不,好不容易能和师傅朝夕相处,怎能错过师傅每一个瞬间,爹爹你在这里等着,我要跟着师傅出去透透气。”

    二话不说,直接走出马车,颇为轻盈的御风而行,追在了元正后面。

    商河脸色大变,赶紧走出马车,便看见自己的宝贝闺女已经飞远了。

    “哎呀,这个小妮子,怎么这么淘气啊!”商河跺了跺脚说道。

    马车后面,一位中年武夫骑着甲等快马上前,请教道:“掌柜的,不如我跟上去看看,以防万一。”

    商河脸色铁青,一脸的不爽,却耐人寻味的摇了摇头道:“不了,那位老弟的武道修为比你们都要高,又是小妮子的师傅,小妮子跟在后面,自然不会有事。”

    “虽说我有些不喜欢那个老弟,可也要承认,这个小老弟还是不错的一个人。”

    中年武夫不再言语了。

    小静秋在象境,乘风而行的速度,差不多等于乙等快马奔腾的速度,追在元正的后面有些吃力。

    焦急的喊道:“师傅,你等等我。”

    元正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这算是什么事情,小静秋也跟着凑热闹来了。

    也不是不放心小静秋的为人,只是这样,会让元正略有些难办。

    半刻钟后,两人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元正朝着远处的那座雄伟山脉里飞去,却也不得不降低速度,稍微等了一下小姑娘。

    河边上,虽然不是红河,可这条河也是红河的支流,勉强称得上浩荡奔腾,河流对面,就是一座大山。

    里面有没有妖兽不知道,可起码有着扛把子能吃的东西。

    小静秋气喘吁吁地来了,降临地面的时候差点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元正伸出手搀扶住了小静秋,小静秋的腰肢还是挺柔细温暖的。

    肩膀上的金丝雀还没有飞走,但已经做好了起飞的准备。

    元正长身玉立,很认真的说道:“小静秋啊,等一下不管你看见了什么,可都不要跟别人去说,也不能跟你的爹爹说,就咱们两个人知道就行了。”

    小静秋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稚嫩秀丽的脸庞,单纯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着,不管怎么看都很可爱。

    听师傅这口气,小静秋下意识的觉得很神秘,一定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小静秋痴痴应道:“好滴,不管我看见什么,我都不会说的,要是说出去,我就是小狗。”

    元正被小静秋的可爱征服了,旋即摩挲了一下肩膀的金丝雀。

    金丝雀冲天而起,化作一尊威武磅礴的万里烟云照,周身雷炎缠绕,脚下蒸腾出祥云异象,如一尊神魔。

    小静秋痴痴的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师傅。

    元正摸了摸小静秋的头说道:“不要大惊小怪,这就是传说中的万里烟云照,也是师傅我的坐骑,这些日子它没有吃饭,现在是忍不住了,我才离开车队的。”

    扛把子以流光般的速度没入了那片山脉里,进入的刹那,便看见山脉左上空蒸腾出了一朵火红色的蘑菇云,映照山野之间。

    商静秋听说过万里烟云照,可也没有见过。

    一直都在想着,等自己稍微厉害一点的时候,求爹爹给自己购买一头龙鳞马骑一下,再挎着剑,日后行走江湖,岂是潇洒了得。

    万里烟云照的出现,让小静秋对自己的师傅更加目眩神迷了。

    商静秋道:“师傅的坐骑,是不是一次要吃很多东西,然后吃一次,可以管很长时间?”

    元正点了点头,站在河边等着万里烟云照归来。

    小静秋虽然有些被镇住了,可脑子还是挺灵光的,试探性问道:“师傅是魏人,大魏有万里烟云照为坐骑的,只有武王府和大业皇城里的人,师傅是来自于武王府,还是来自于皇城。”

    意识到了,原来自己的师傅不但武道修为超绝,长得好看,更是一位天潢贵胄。

    比身价的话,自己的爹爹怕都比不过吧。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纸也终归包不住火。

    也许真的是被小静秋的单纯可爱给征服了,元正也不打算隐瞒了。

    看着小静秋那张秀气白皙的小脸,温柔笑道:“师傅来自于武王府,是武王庶子,师傅不叫宫恒,叫元正,就是大魏谁都知道的那个武王庶子。”

    “知道师傅的真实身份后,是不是有些失望了?”

    元正也真的害怕小静秋会对自己失望,略有些紧张的等着小静秋的下文。

    小静秋也没有沮丧,反倒是灿烂的笑道:“没有啊,我不在乎师傅在别人眼里和嘴巴里是什么样子,我只相信我自己看到的师傅,他救过我,也传授我剑道修为,也没有伤害我,也保护过我。”

    “还坦诚以待了,也没有抛弃了他那个不争气的徒弟。”

    “我一直都觉得师傅可好了。”

    元正的良心隐隐作痛,以他阅女无数的经验来看,小静秋真的是被自己给迷惑了。

    有这样的一个乖徒弟,元正心里自然也高兴。

    元正道:“可不要跟谁说哦,这是个秘密,马车里那两个家伙,你以后叫一声哥哥就好,他们都是师傅的朋友。”

    小静秋点头道:“嗯,师傅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得知元正的真实身份后,小静秋心花怒放,心里莫名美滋滋的。

    也许是揭开谜底后的喜悦心情,也许是别的东西。

    不多久后,扛把子从那片山脉里回来了,浑身流光溢彩,威武神俊。

    近距离的看到万里烟云照,小姑娘也不害怕,反倒是乐呵呵的凑上前了,摸了摸扛把子的鼻子。

    元正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刚欲制止,结果扛把子没有给小静秋雷霆一击。

    万里烟云照有灵性,至善至纯的人,它不会与之为敌,外加它也认得小静秋。

    小静秋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事情,转过头,一脸灿烂的问道:“师傅,上一次在江南,它是不是也跟着师傅?”

    元正温柔的点了点头,柔声道:“他叫扛把子,威武无敌的扛把子,可以幻化万物,不方便露面的时候,就会化作金丝雀,人多的地方,它就会幻化成马匹。”

    小静秋萌萌的点了点头。

    “我们这一次要去北原部落,那里位于大夏的东南,山高路远,要是骑着扛把子的话,大概多长时间就到了?”

    北原部落,元正没有听说过,但想了想,既然是在东南,最多一个月的时间,商队就可以到达了。

    现在元正所处的位置,就是大夏的南方。

    元正很随意的应道:“最多一天吧。”

    小静秋嘟了嘟嘴道:“好快啊,我也想要一头气派的坐骑,就像是扛把子这样的,可爹爹现在忙活着做生意,一头气派的坐骑大概也要花费不少真金白银,真的很羡慕师傅呢。”

    剑客行走江湖,多数只求一柄宝剑在手。

    若是身家还算厚实的话,也无法免俗的去追求一头气派的坐骑。

    江湖中,不管是何门何派的,只要出行骑着龙鳞马,烈焰雄狮等坐骑,哪怕是无名小卒,也会被人高看一眼。

    以商河的家底儿来说,想要购买一头气派的坐骑,不太容易。

    一者没有门路,二者一头气派的坐骑,起步价通常都是黄金万两。

    元正耐心道:“不着急,小静秋这么可爱,到时候自然会遇见一头上好的坐骑,也会被这世间温柔以待。”

    小静秋笑嘻嘻,扛把子的鼻子摸起来软软的。

    “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要是在这里耽误的时间太长了,会让你爹爹他们起疑心的。”元正道。

    小静秋撸了撸袖子道:“好勒,不过师傅要慢一点飞,我害怕追不上。”

    扛把子再度化作金丝雀趴在了元正的肩头上。

    乘风而行的速度放慢了很多,小静秋尽量和自己的师傅并肩而飞。

    大概在说书人的口中,这就是所谓的比翼双飞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