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三人行必有我师
    商河做事也算是体面,分给了元正,李尘,李鼎三人一辆马车。

    马车里,有茶水点心,地方不大不小,三人挤在一起,也能凑活,外面驾车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壮男子,一脸冷峻模样。

    想要在这马车里说上几句私房话,也会被外面的马夫给听见。

    做人嘛,得心里有数。

    想要在马车里说话,只能暗中传音了。

    李尘疑惑道:“我们真的要跟随这商队,在大夏境内浪荡一段时间吗?”

    元正反问道:“以你的意思,如何看待这件事?”

    李尘说道:“人家毕竟是来做生意的,虽说给我们管吃管住,可我们跟着人家,人家许多事情也不方便去做,大家都在风口浪尖上,扎堆不好,容易出事儿。”

    “商河是一个生意人,坦白来说,我不喜欢和生意人打交道,这人的铜臭味很重,藏得也深。”

    “也不想被人家认为,我们就是个要饭的。”

    以前的李尘很穷,现在的李尘也好不到哪里去。

    可不管什么时候,李尘的为人处世,都很硬气,许多事心里有数,却也不会说出来,只是默默地行动。

    元正赞赏道:“我和你的想法一致,起初我还好奇他们来到大夏境内到底干什么,如今也算是一叶知秋了。”

    “生意人若是不铤而走险,是很难做成大事的。”

    “我们又都是魏人,商河这一次所做的事情,真的要被官府细细计较起来,他也难以独善其身,只是恰好被他给钻了一个空子罢了。”

    “有很多灰色地带,我们进不去,他们也不打算让我进去。”

    “商河也害怕我们日后回到大魏,将他们的事情向官府举报了,这的确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生意人最讲究的就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我也想离开这里,可小静秋非要缠着我,等小静秋稍微有些定向的苗头了,再给她指点一下功法修行上的事情。”

    “我也是看在小静秋的面子上,不然,也不会坐人家的顺风车来到大夏境内。”

    小静秋是一个好苗子,并非是说她在武道一途有着很高的天赋,而是说小静秋心地善良,有着一颗赤子之心。

    这样的小静秋,元正也不希望她日后成为一名生意人,做一个真正的自在人,等到了适合婚嫁的年纪,最好嫁给一个品高味正,德行上佳的读书人。

    拉开马车窗帘,映入眼帘的是绵长的官道,红河两岸的风景一览无余。

    最前方,隐隐约约显出一座大城的轮廓。

    武原城,是大夏边境的军事重城,传闻中,有二十万大军驻守。

    外有红河里的妖兽配合,他国大军想要进入武原城,可能性不大。

    于兵家而言,临近武原城的红河,是天险,易守难攻。

    必须高于武原城十倍的兵力,才有一定的可能拿下武原城。

    商队不紧不慢的前进,武原城的风貌渐渐映入元正的眼中。

    和想象中的繁华大气不同,武原城无论是城墙,还是百姓房屋,亦或是官府重地,几乎都是以石头作为主要的建筑材料,很少见到木结构的房屋。

    虽如此,却也精致,没有雕梁画栋,却也在石头上刻上了山川万物。

    石艺技巧颇高,有些白玉石砌成的房屋,在日光的折射下,闪烁光辉,与其余的房屋遥相呼应,光辉折射,又称为其余的颜色,某些区域,更是五颜六色。

    李尘见状,由衷的说道:“大夏就像是上古时代的神国,原始而又华丽。”

    元正也有这样的感触。

    天下四国,大秦尚武之风浓郁,以皇权为主。

    大魏王朝则文武并重,取长补短,有德者居高位。

    大周王朝,则是礼仪之邦,重礼乐,更重开荒垦田,多数情况下,百姓安居乐业,而贵族掌权。

    而大夏,就是眼前这般,看似松散,可居住着极为坚固的石头房子与城堡阁楼,又能和妖兽和平共处。

    四足鼎立,各有各的道理,也各有各的支撑点。

    元正忍不住在想,若是大秦和大魏真的打起来了,大夏和大周,到底是趁火打劫还是隔岸观火呢?

    商队进入武原城之后,只是简单地交接了一下手续,也不打算在武原城停留。

    继续往北而去,对于大夏的地貌,元正真的是不知道,从山川地势上来看,大夏的每一寸土地,都适合生长药材。

    他们也不知道商河这支商队到底要去哪里,元正也没有问。

    有些问题,还真的没办法去问,去了不就知道了。

    可元正也是明白人,轻声道:“商河这支商队,实力不弱不强,去的地方估计是偏远之地,自然是南辕北辙的路线,有可能会带着我们去往大夏更远的地方。”

    “反正好一点的风水宝地和大主户,商河这支商队是接触不到的。”

    “话又说回来,商河这支商队走的路很远,却也很保险,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那些吃香喝辣的商队,真的赚到了大股子,恐怕能落在自己手上的也没有多少。”

    李尘不关心这些事情,可也开始在乎一件事的来龙去脉和框架结构,这就是读书的好处。

    能让自己越来越明白,哪怕是一件不太懂的事情,也能看出来一些端倪。

    李尘道:“商河的打算就是走最远的路,挣最放心的银子,一来不容易出事,二来南辕北辙也能让自己的路越走越远,越走越宽,只是在外人看来,这有些愚蠢,实则这才是真正的大智慧。”

    元正沉思道:“是不是大智慧我不知道,大概是商河被竞争对手逼迫到了这一步,若有更好的选择也不会如此。”

    “千万不要通过一两件事来判断一个人真正的想法和品性。”

    李尘点了点头,看向了自己的弟弟,近些日子来,开朗了不少。

    抱着一本杂书正在细细品读,也没有插话,可这样耳目濡染下去,脑袋瓜子早晚都会开窍的。

    和元正预料的差不多,这支商队在快要离开武原城的时候,才临时停歇补充了一下粮草,继续往更远的地方去。

    做生意嘛,也比较忌讳和边防军队走的太近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