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五十章 窥探一角
    刨根问底,了解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细细思量,权衡得失,做出选择。

    这是中年男人们最喜欢做的事情,也不能说喜欢,大概是这世道过于险恶,只能这样去做了,慢慢的也就养成了这个习惯。

    元正笑道:“家传武学罢了,至于传授给小静秋的凌邪三剑,是我偶然顿悟自创的,也谈不上犯了什么忌讳。”

    商河没有问出更多的事情,挤出一抹赞赏的笑容说道:“老弟果然少年英才,如此年轻,就能自创剑法了。”

    元正觉得商河这个人有些老旧,过于谨慎,也许是牵扯到了自己女儿的事情,才会如此,看商河的面相,也不像是太难缠的人。

    应道:“高看我了,我也想知道小静秋如今的剑道修为如何了。”

    小姑娘立即来了兴致:“我在师傅你的面前露上一手,让师傅看看徒弟我有没有长进,也好让师傅指点一番。”

    商河没有说话,自己 不方便做的事情,让自己的女儿去做。

    他也想看看,这个少年人到底有多厉害。

    这一次的商队里有着不少武夫一路护送,也有部分厉害的武夫,来自于名门大宗,事后便可知晓这个少年人的根脚了。

    元正呵呵笑道:“好啊。”

    既是检验商静秋的进展,也带了那么几分演武切磋的意思在里面,这个庭院顿时热闹了起来,旅途的疲惫,也在小姑娘的银铃般的笑声里逐渐的散去。

    李尘和李鼎没有离开自己的座位,对于人家师徒二人的事情,他们不感兴趣,对于其余的武夫,这两人也不想打交道。

    元正和小静秋站在场中央,看热闹的人围了一个圆圈,等期待着这师徒二人的比试。

    商河的身边跟着两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人,神色淡然的看着元正。

    小姑娘煞有其事的先做执剑之礼,然后郑重说道:“徒儿商静秋,请师傅赐教。”

    这么正式的商静秋,元正还是头一次看见。

    然后也换了一个执剑之礼,说道:“拔剑吧。”

    元正没有拔剑,木剑他拔不出来,狱魔也不敢拔出来了,有些难办。

    小姑娘见状,心里想着,自己离开师傅以后,在剑道修为上也颇为刻苦,哪怕知道自己打不过师傅,也想要通过自己绝妙的剑法,让师傅拔出一柄剑。

    直接催动真元,先是开合之剑,抖落出了一个圆融如意的剑花迷惑视线,紧接着,干脆利索的一剑竖劈向了元正。

    有些阴柔的真元,汇聚成绵延的剑气,朝着元正袭杀而来。

    元正微微侧身,避开了这一杀剑,接着聚气成刃,颇为随意的运转出了开合之剑,随意一剑轻舞过去,数十道轻微的剑气,射向了这个活泼可爱又有些轻盈的小姑娘。

    可聚气成刃,便已经算是高手。

    没有雄浑的真元,是不可能做到聚气成刃,所谓的聚气成分,全靠真元支撑。

    根据修行的剑道法诀和玄门功法来决定消耗真元的多寡。

    小姑娘的表情有些凝重,她见过师傅出手,岂是潇洒了得。

    不敢托大,老老实实的横剑于胸前,撑起一道护体罡气,在撑起这道护体罡气的时候,小姑娘的真元极具消耗。

    铮铮铮!

    以守剑为根基,撑起来的护体罡气勉勉强强的挡住了元正的杀剑。

    小姑娘微微调整气息,欲近身元正,好给师傅留下一个好印象。

    可不曾想到,师傅一个神来之笔的瞬移,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看着那张俊美的脸,小姑娘略有些恍惚,在日光的照耀下,师傅的脸庞很白皙,很梦幻,也很有棱角,是真正的身长壮,美姿仪的少年。

    元正温和说道:“不错啊,虽说象境修为有些虚浮,可也到达了象境,暂时也不想要想着如何突破自己的武道修为,先将凌邪三剑扎扎实实的练好。”

    “只有真元沉淀下来,方可厚积薄发,到了那时,哪怕是乱晃手中的剑,都会衍生出外人看不懂的神奇剑道。”

    小姑娘从迷蒙中醒来,重重的点了点头。

    商河向身边的人低声问道:“可曾看出那少年的跟脚?”

    “没有,那少年的修为,远在我们之上,此行的人,无人可胜那少年。”

    商河有些苦涩的笑了笑,难怪自己的闺女如此上心,原来这少年,是真的意气风发的恣意少年。

    没有多余的鼓掌叫好,热闹很快散去,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要去忙活的事情。

    回到凉亭里,小姑娘试探性的问道:“不知道师傅这里可否有适合我的功法修行,我也只想真元需要沉淀的道理,可是按照日积月累的土办法,也很难将真元沉淀升华。”

    “还希望师傅可以指点迷津。”

    这话说的有些小心翼翼。

    商河头一次对自己的女儿流露出了不满:“武道一途,有些东西是不外传的,你已经凌邪三剑可以修行了,怎么变得贪得无厌了。”

    徒弟找师傅传授功法秘诀,多数情况下,徒弟都要准备好自己的孝敬钱。

    商静秋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可是商河还是清楚的。

    也并非商河拿不出那笔银子,而是商河能看出来,元正也不是一个穷酸的主儿,或许身家比商河都要厚实很多出来。

    所谓的孝敬钱,还真的不知道要拿什么来孝敬。

    商静秋有些沮丧的低下了头,可怜巴巴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爹爹。

    元正打了一个圆场说道:“本命功法这种东西,还得看缘分,我也不是藏私,而是小静秋暂时根基并不牢固,也不知道修行什么功法好,等她在日积月累一段时间后,再来决定。”

    “我那位背负书箱的伙计叫李鼎,也在象境,可到现在也没有合适的功法修行。”

    世间抵达象境的武夫其实也不是很多,主要原因无非两点,一来是自身的根骨悟性太差,二来也是没有合适的功法修行。

    象境之前,吃苦耐劳,勤能补拙,天道是可以酬勤的。

    象境之后则是一道分水岭,除却自身对武道孜孜不倦的追寻,还需上佳的悟性,以及还算上的了台面的功法,如此才能继续在武道一途上走下去。

    等到了元境,则又是一道分水岭。

    那就需要真正的修为了,可以说人生阅历,可以大战之后的感悟,也可以是忽然有一天开窍了,没有具体的定数。

    小静秋若有所思,然后说道:“可是等我真的需要功法修行了,到了那个时候,师傅又不在我的身边,我该怎么办呀。”

    入了象境之后,小姑娘愈发的体会到武道一途的精妙,在街坊邻居面前表演一下乘风而行,将会出现无数的赞美之词以及雷动的鼓掌声。

    这只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小姑娘体会到了武道一途无穷无尽,暗合天地大道的奥妙之处,也真的激发了小姑娘在武道一途的执念和信仰。

    她也不期待自己日后能够成为多么伟大的武道巨擘,只是觉得,自己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路,就要负点责任,尽力而为,走到哪一步是哪一步。

    尤其是听说到了元境之后,可以延年益寿,永葆青春,小姑娘更是来劲了。

    哪个姑娘不希望自己永远都是青春韶华的美丽模样。

    元正嘴角微微上扬,哭笑不得的说道:“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啊,无妨,这一段时间我便跟着你们的商队,等你定向了我在离开。”

    “我只是游历,也没什么正经事,可以帮衬你们一段时间。”

    商河心里倒也不介意,那位镖头都说过元正在这里是无人能敌的,身边有着一个高手坐镇,来到大夏境内后,商河也能稍微放点心。

    对于一个商人来说,有没有高手在身边,是截然不同的心情。

    可惜啊,商河的家底儿终归不是那么的厚实,正儿八经的武道巨擘,他也掏不起那个银子那个收买。

    小姑娘如小鸡啄米式的连连点头。

    元正这会儿对商河问道:“你们走靠近大魏的那一段红河,更容易进入大夏,为何非要来到大夏和大秦的交界之地进入大夏呢?南辕北辙不说,你们一路上人也多,耗费的银两粮草,一路上可能还会遇到歹人,不太划算啊。”

    商河是生意人,一个生意人将生意做到了异国他乡,也的确是本事,只是选择的这一条路线,真的是不敢恭维。

    不过元正也清楚,商河不会无缘无故的选择这一条南辕北辙的路,才问了这个问题。

    商河先是叹息了一声,然后愁眉苦脸的说道:“谁也不想绕路啊,可是另外一条路门槛太高,都被大魏北方的大佬给垄断了,我们南方人想走那条路,不容易不说,而且指不定哪一天就遭人暗算了。”

    南北之争,自古至今都没有停止过。

    北方人不喜欢南方人的磨磨唧唧,斤斤计较。

    南方人也不喜欢北方人的恣意妄为,以武服人。

    这种争斗注定是没完没了的,因为无论南北,其实都是道理。

    元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一段红河的确在大魏最北方了,南方人到北方,也是有些提心吊胆,尤其对于生意人而言。

    南方人在很多事情都有很多门道,头头是道,起码所做之事还是符合章法的。

    而北方人,有门道的情况下就不说了,若是没有门道,就是黑整,黑整这种事情不太好分析局势,也不好判断对方的意图,不讲究,却也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元正也想到了很多事情,若无足够的利益,也不会让南方的生意人跋山涉水离开家乡的。

    下意识问道:“难道大魏境内挂彩的人那么多,你们将药材生意都做到大夏境内了,看你们的样子,是打算囤货,顺势在大夏包下田地,开出一个药园来。”

    在其余的国家开出一个药园,人脉必须过硬,利益分配,也要让人家东道主占大头。

    能让东道主占大头的生意,通常都是只大不小的生意。

    商河笑了笑,说道:“只是顺势而为,这些年来也积攒了一些本钱人脉,能有将生意做大的机会,也不太好意思错过,哪怕过程曲折坎坷了一些,可慢慢的,都会步入正轨的。”

    元正知道商河没有真的回答这个问题。

    也幸亏他是鬼谷弟子,不然的话还真的无法洞察有些事情。

    也正是因为商河这样的回答,元正对小静秋的父亲,没有好感,也没有恶感了。

    生意人到了最后,大多数心都已经黑了。

    不过,一颗赤子之心,也不太容易将生意做大,若是有赤子之心的人将生意做起来了,那必然也是正儿八经的大生意。

    国家与国家之间若有些风吹草动,那么江湖上也会有些消息,生意场自然也会有些消息。

    囤积药材这种事情,要看是在什么时候囤积。

    若是大战之前囤积,只赚不赔。

    等战事开端之后,必然会出现无数的伤员,官府那里的药材不够用了,也只能从私人这里下手。

    到了那一步,官府可以抬高药材的价钱,自己也能贪污一部分。

    而私人这里,也能卖出一个好价钱,顺势和官府中人一起在某些灰色地带里,拿着丰厚的回扣。

    商河大概也是从这件事里看出了些门道,故此才不远万里的来到大夏境内囤积药材,还要在大夏开阔药园。

    如此来看,商河的生意的确挺大,在大魏官府中有人,在大夏官府中还是有人。

    此事成了之后,商河的身价不知道会翻多少倍。

    至于商河会不会在利益面前丧失了本心,这不是元正需要操心的事情。

    现在也不太好说这些事。

    可大魏与大秦之间,暂时怕也打不起来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