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操心的父亲
    刚走了没几步,元正蓦然回头,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过来了。

    商静秋的声音又软又甜的欣喜喊道:“师傅,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有些时候,成心避开某些人,都避不开啊。

    本想着等方便的时候再去和商静秋会面,结果徒弟自己找上门来了。

    元正故作惊讶的笑道:“这也太巧了吧,你怎么也来这里了,不是在江南嘛?”

    为了表现出这一场相逢不如偶遇,元正还特意挤出了一抹相见恨晚式的笑容,看的小姑娘心花怒放的。

    李尘和李鼎默不作声,对于这种事情,他们也只能默不作声了。

    商静秋说道:“我和爹爹来大夏采购药材,顺带将我们江南的药材带过来,试验一下大夏的水土。”

    元正很想摸一下小姑娘的头,可小姑娘的父亲商河则是快步流星的过来了,脸上倒也看不出什么表情,但脚步就是很快。

    如此,元正也只能将抬在半空中的手放下来。

    商河来了,仔细打量了一眼元正,这个少年是自己闺女的师傅,商河有点不太相信这件事。

    江湖上的事情,商河也略懂一些,从来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的对另外一个人传授一番剑道功法的。

    外加元正的年纪过于年轻,也不像是能够让自家女儿进入象境的高人。

    商静秋笑嘻嘻的介绍道:“爹爹,这就是我的师傅,他可厉害了,可以乘风而行,有着道境修为,其剑法惊天地泣鬼神。”

    吹嘘的老毛病又犯了,商河对此很无奈,元正也是如此。

    女儿都承认这个师傅了,商河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见过少侠,敢问少侠高姓大名?”

    小姑娘一直都以为元正是大侠,从头到尾也不曾知晓元正的名讳。

    都是魏人,在魏国境内,元正的名气也是挺大的。

    自然不能将真名字说出来了,免得商河会产生天大的误会。

    元正淡然道:“在下宫恒,我知晓前辈你,是无忧药铺的主人,以往我在青山郡调查过一桩案子,恰好遇到了你的闺女,见其根骨不错,也心地善良,便传授了点剑道。”

    有些事情,还是一开始说清楚比较好。

    说自己的女儿心地善良,只是这个缘由便传授了自己女儿不俗的剑道,有些牵强。

    也许,在商河看来女儿的剑道的确是不俗了,可在这位年轻师傅的面前,可能就不是那么的体面了。

    商河老道的问道:“你既然是我女儿的师傅,那你我便同辈相称,叫我一声老商就行了,无需前辈前辈的叫。”

    “话说你来大夏干什么,从大魏到大夏,要走不少的路啊,何况是这一阶段的红河,真的是南辕北辙了。”

    元正自然听得出来,这个老商有些不太放心他闺女的师傅,故此试探了一番。

    笑颜道:“实不相瞒,这一次是陪着我的伙计负笈远游,顺带我自己游历一番,我们先是从大魏进入大秦,然后穿越玉虚山脉,跋山涉水到达此地的。”

    闻得此言,小姑娘欢实了起来,眼冒金星的说道:“师傅,您竟然带着两个伙计,穿越了玉虚山脉,我可是听说玉虚山脉里的有很多强大的不得了厉害妖兽啊。”

    商河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李尘和李鼎,以商河的人生阅历看来,这两位虽说有那么一星半点的书生气,可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

    也是,江湖上,哪里会有正儿八经的读书人。

    负笈远游的架势,倒是摆出来了。

    元正故作谦虚的说道:“我们在玉虚山脉里也是夹着尾巴做人的,有些兽王可比肩天境强者,走了不少的绕路,才穿越了玉虚山脉,并非笔直的穿越。”

    便是如此,小姑娘也羡慕的不得了,要是自己和师傅一起穿越整个玉虚山脉,那该多么的痛快啊、潇洒啊。

    商河对自己女儿的表现哭笑不得,作为一个女娃娃,怎么就那么喜欢江湖,喜欢探险呢。

    “既然有缘遇到了,那还请老弟随我去驿站里,略作休整一下,咱们一起去大夏境内。”商河邀请道。

    李尘和李鼎觉得这话有些不太对劲,却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不太对劲。

    元正则是听出来了,商河也是心知肚明,看出来元正三人没有通关文牒,想要进入大夏境内比较麻烦,故此来了一招顺水人情。

    两人都是心照不宣,谁让自己的女儿,还真的跟着这位老弟学了点真材实料。

    元正也不拒绝,道:“好啊,能在异国他乡的边境遇到故人,自然要结伴而行了。”

    几人开始往驿站里走去,外面马车上的箱子还是没有卸下来,听小姑娘的口气,里面都是药材种子。

    如今到了秋季,过了种植的季节。

    可药材的生长规律是不能按照四季轮回衡量计算的。

    驿站里有多个大院,来往这里的人很多,江湖庙堂上的都有。

    院落还算是气派,起码还有着装修不错的院墙,有着嶙峋的假山。

    从大街上来到这个院落里,商静秋一直黏糊的跟在元正的后面,这让当老子的商河心里忒不是一个滋味。

    就差抱着元正的手臂,撒娇耍欢了。

    凉亭里,元正如愿以偿的喝到了正宗的大红袍,抿了一口,顿觉在玉虚山脉里的惊心动魄过后的疲惫一扫而空。

    至于小姑娘,则是老老实实的站在元正的身后,负责给元正倒茶,手上还拿着一个秀气的茶壶。

    商河坐在元正的对面,有种老丈人看女婿的倾向。

    元正坐在商河的对面,有些一言难尽的感觉。

    李尘和李鼎则坐在假山下面的那个桌子上,品着茶,吃着点心。

    商河好奇问道:“不知晓老弟出自于何门何派,日后也让我的闺女去看看,见识一下各位师尊,太师傅,总得讲个规矩,不然的话学了剑道,还不知道自己所属何门何派,那可就有些不像话了。”

    商静秋心里也是这样的想法,还不知道自己的师傅来自于何门何派呢。

    这也符合人伦常理,商河这话问的也没有啥毛病。

    也等着元正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