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师傅与徒弟
    吃过饭后,元正继续四处打量。

    大夏不是大秦,元正在秦岭深处修行过一段时间,也许是因为风水的缘故亦或是地理缘故,元正进入大秦没有费什么事儿。

    越是边缘地带,便越是有着深不可测的谍子。

    这些谍子也许是给他们端茶倒水的店小二,也许大街上某个穷酸落魄的江湖游侠。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看似有人华贵有人落魄,可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角儿,没个定数。

    也不是过于小心翼翼,反正这会儿闲着也是闲着,多看一下,多体会一下,也没有坏处。

    一行商队引起了元正的注意,约莫十来个的马车,除了车头和车尾的马车是用来坐人驾驶的,中间的车队,都托运着或大或小的箱子。

    李鼎的鼻子很好使,嗅了一下,说道:“药香味儿。”

    车队停在了一个官方驿站门口,里面的人开始下车。

    一位装扮体面地中年男人缓步走下马车,看面相有点像是魏人,左右大拇指上戴着红火色的扳指,隐约间还有金色的纹理随着日光微微闪耀,贵不可言。

    行走江湖,黄白之物不外露。

    以元正的目光来看,这个扳指一千两黄金的价钱,还是挺随意的。

    车里又走出来了一个人,是一个少女,穿着一席华贵的锦衣,手中握着一柄剑,剑鞘乃是用上等的金丝楠木雕刻而成,剑柄的位置还镶嵌了一颗碧绿色的宝石。

    少女姿容过人,有些江南女子的婉约,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眼珠子转动之间,满满的灵动之气。

    元正怪异的微笑道:“这一次我们想要进入大夏,大概还能搭乘一个顺风车了。”

    李尘大概明白元正的意思,有些好奇的问道:“那个有钱的男人是你的朋友?”

    当初在江南和二哥调查地藏寺和庞宗的事情,元正接触到了江南的无忧药铺大掌柜的掌上明珠。

    商河和商静秋来到了大夏,这让元正有了猎奇心理。

    据元正所知,无忧药铺在江南的生意还是颇为体面地,有自己的药园,入账巨多。

    根本没有必要万里迢迢,跋山涉水的来到大夏境内。

    转念一想,大夏又被称之为蛮荒之国,其地势高低起伏不定,大夏无论是王侯将相还是贩夫走卒,都崇拜自然。

    这也就导致了大夏的体系有许多不太完善的地方,当然,大地方上还是很完善的。

    如此,无论是大夏的地理条件,亦或是风土人情,自然而然导致大夏境内有许多珍贵的药材。

    让其余三国更为头疼的一件事在于,大夏王朝和妖兽之间的关系,没有那么的剑拔弩张,摩擦自然是有,但也是类似于人与人之间的摩擦。

    在大体的战略方针上,大夏王朝和妖族有着一致对外的倾向。

    在这里,人族和妖族可以勉强的和睦共处,偶尔的厮杀也有,但多数都是意气之争和私人恩怨。

    来这里做药材生意,大概也是二道贩子的路线。

    因为大夏在药材,木材,和石材这方面,的确高于其余三国。

    元正笑道:“那倒也不是,是那个小姑娘,许久未见,个子都拔高了一点,她是我的徒弟,你可不要想着把人家给怎么着了。”

    李尘和李鼎郁闷归郁闷,有些事的分寸,还是能掌握极好的。

    元正有些为难,若是这会儿上去跟商静秋,也就是自己的徒弟打一声招呼,也不知道商河会如何看待这件事。

    勉强作为一个师傅,元正也是够那啥的。

    车队停下来后,也没有立即卸货,驿站里有人出来接应。

    门口也渐渐的热闹了起来,在最热闹的时候,不适合去做一件事。

    元正放弃了现在就去和商静秋碰面。

    打算去别的地方看看,尽量避开青楼,免得李尘心猿意马,魂不守舍的。

    下车的小姑娘揉了揉眼睛,有些疲乏,舟车劳顿也不是说说而已,无论是坐车还是坐船,看似自己不费力气,时间长了后,也会闷沉沉的。

    小姑娘如今也算是一个大姑娘了,亭亭玉立,美姿容,仅仅是站在那里两眼朦胧的模样,便让从驿站门口过路的男人们,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忽然间,小姑娘瞪大了水灵灵的大眼睛,凝望向了街道的另一边。

    商河也跟着小姑娘的视线望向了街道的另一边,狐疑的问道:“闺女啊,看见谁了,让你一下子都清醒了不少。”

    是有些狐疑,因为商河看见的是三个男子。

    这是头一次,商河发现自己的宝贝闺女对一个男子如此的凝望,心里有些酸楚,更多的是一股自己都说不清楚的火气。

    商静秋深深的凝望了一眼,虽说只看见了侧脸,可也几乎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有些不敢相信的对自己的爹爹说道:“爹爹啊,我看见我的师傅了,他也在这里。”

    商河有些懵,然后又忍不住看了一下那三个小伙子。

    商静秋喜欢剑道,那么女儿的师傅自然就是那位衣冠佩剑,皮囊上佳的少年人了。

    商河知道自己女儿的剑道修为,在带着那个大主户出去吃了一顿茶包饭以后,有了进展,还是突飞猛进。

    也许是根骨不错,不但有了象境修为,其剑道修为也是不俗,在青山郡的那个小江湖里,也挑落了不少剑客下马。

    商河一直都想知道,女儿的师傅是谁,无端的修为猛进,自然是好事。

    可在商河的想象之中,女儿的师傅,要么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男人,要么就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女人,根本没有想到会是一个少年。

    有些古怪的说道:“闺女啊,你可别认错人了。”

    那个衣冠佩剑的小伙子,长相的确是不错,最容易让情窦初开的少女交代出自己宝贝的一切了。

    作为父亲,在这方面,商河对自己的女儿很不放心。

    就算女儿喜欢江湖,喜欢行侠仗义,可商河也是真的害怕自己的女儿有一天会被一个少年人夺取了心神。

    商静秋嘟了嘟嘴,灵动而又可爱的说道:“我没有认错人,那真的是师傅,我过去了哈。”

    商河刚想说些什么,女儿就一溜烟的奔向了那个衣冠佩剑的少年。

    就算是师傅,商河这会儿也有点想杀人。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