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打点儿
    中年钓客再三思量后,言道:“公子这件事很扎手。”

    “需五百两黄金。”

    李尘和李鼎差一点没忍住,不然的话,这位钓客会被李鼎一拳轰死的。

    五百两黄金,对于寻常老百姓而言,可能一辈子都挣不到。

    有五百两黄金,已经算是勉勉强强的大户人家了。

    元正也不生气,看来这位钓客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微笑道:“其实本公子若想进入大夏境内,有的是办法,只是久闻红河壮丽,来这里四处走走罢了。”

    “我也不会断了你的财路,可你也要想清楚,区区钓客,莫要在世家公子面前玩弄心眼儿。”

    “红河之地虽是边缘之地,可对于真正的大人物而言,没有什么硬性的阻碍。”

    “莫要以你狭小的心胸,去衡量大人物的得与失。”

    中年钓客愣住了,干这一行,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被一个不到及冠之年的少年给玩弄戏耍了一番。

    大概是心里不服气,说道:“我不在意公子的身份尊贵与否,可我们既然是吃这碗饭的人,自然就有着相当大的把握。”

    规矩不能坏了,惯例也不能没了。

    不然这以后的生意就不好做了。

    作为钓客,最重要的不是要价多少,而是眼力劲儿。

    中年钓客一眼便能看得出来,元正三人并不是走正规路线来到红河的。

    在一行待得久了,总会熟能生巧,总会第一时间感觉到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不怀好意的笑道:“公子就算不打算坐我的船渡过红河,可打赏钱怕也是少不了啊。”

    “以在下的人脉,给公子添点麻烦事情,还是可以做到的,起码公子说话的口音,并非我大夏人士。”

    元正一听这话,直接乐呵了。

    也没有特意的使眼色,李尘便识趣的一个瞬移抵达中年钓客面前。

    中年钓客总算是意识到了这三位少年人并非想象之中的雏儿,其实都是狠茬子。

    求饶的话语还没有说出口,李尘一掌便将这位中年钓客击飞,落入红河之中,发出一阵噗通声,疑似还有大喊救命的声音,只是水流太急浪花生音太大。

    也没有听清楚这位中年钓客到底都喊了一些什么话。

    不久之后,这位中年钓客就会被红河里的大鱼给吃了。

    李尘漠然的扫视了一下周遭,眼眸中射出了三道黄金剑气。

    一道射向了身后的丛林里,一道射向了前方约莫二十丈的岸边,最后一道,则射向了距离他们不远的一棵柳树后面。

    有在前面投石问路的,自然也有在后面当靠山的。

    李尘问道:“虽说这个老棒子的确有些可恨,可眼下来看,除了钓客,我们再也没有别的方式进入大夏境内了。”

    元正不着急不着慌的说道:“从地势来看,这一段红河临近大秦,那条桥的后面,应该会有一个小镇,小镇上会有许多秦国的读书人。”

    “可能也会有魏国和周国的读书人,我们先去小镇上了解一下情况。”

    李尘和李鼎了然于心,兄弟两人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看来以后进入大夏境内,真的要好好消化一些读过的圣贤书才行。

    不多久后,如元正猜测的一般,那条桥后面果然有着一个小镇。

    小镇距离红河大桥约莫三里路,这三里路上,元正和李尘看到了各种各样的读书人,有些人负笈,有些人手握书卷,来回踱步。

    亦有不少的江湖游侠,有的衣冠佩剑,仪容整洁,看上去还挺像是那么一回事的。

    也有那种不太体面的江湖游侠,手握劣质的铁剑,有些人年轻小伙子则是连劣质的铁剑都没有,折断了柳枝当做佩剑跨在腰间。

    小镇很热闹,客栈,青楼,赌场,铁匠铺应有尽有。

    和大秦与大魏之间的苍云城比较起来,这个小镇倒是和气了很多,即便鱼龙混杂,却也没有太厉害的主儿。

    元正和李尘一眼扫视而过,大街上有着不少的钓客在来回踱步。

    青楼外面,也有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玩弄着秀发和手绢,发出莺莺燕燕的声音和过往的路人打招呼。

    元正三人没有进入体面的客栈里,而是随意选择了一个露天的饭摊安顿了下来。

    一对老人忙活着灶台上的事情,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承担起了店小二的任务,招呼来往的客人。

    桌子有些老旧,应当是用不值钱的青柳木做成的,不过很整齐,上面也没有饭渣。

    元正叫了三屉包子,两斤牛肉,一壶开水。

    有些朴素简陋,不过比较起那些穷酸的江湖游侠而言,能吃得起牛肉的人,已经相当气派了。

    李尘和李鼎也不是什么讲究人,可读书多了,心里也难免会下意识的讲究起来。

    李尘好奇问道:“怎么不去客栈里,我们一路风尘仆仆的,虽说都雨露不沾身,湿气不入体,可这一路上真的是有些累了,我只想找个吹不到风的地方,好好地睡上一觉。”

    李鼎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大概是因为自己读过的书,没有哥哥读的那么多。

    元正淡然道:“其实吧,我跟你想的一样,我不但想找一个气派的地方住下来,还想叫来几个小姑娘给我按摩捶背一番,最好给我洗一下脚,然后泡上一壶上好的大红袍,品味几口过后,再躺在一张舒服的大床上面,睡他个天翻地覆。”

    “可这里的钓客实在是太多了,你怎么知道客栈里面有没有心怀不轨的人,这里距离边防兵营过于接近,一旦我们动手,杀了人,一时间会没完没了的。”

    “反倒是露天的地方最安全,的确是简陋了一些,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不但我们能看见,其余来到此地的读书人和江湖游侠们也能看见。”

    江湖经验这个东西,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讨价还价,胡搅蛮缠是江湖经验。

    避重就轻,溜之大吉,也是江湖经验。

    审时度势,统御大局,更是江湖经验。

    也不能说李尘和李鼎没有江湖经验,只是他们的江湖经验,多少有些上不了台面。

    细算起来,元正其实根本没有江湖经验,和李尘李鼎比较起来相差甚远。

    可谁让他是武王庶子呢,对于许多隐晦的事情,他能够第一时间察觉到。

    又是鬼谷弟子,眼下修行的又是诸侯剑,审时度势和统御大局成为了本能的习惯。

    话说回来,越过玉虚山脉后,的确是筋疲力尽,心力交瘁了,身子骨倒不是多么的困乏,只是心里想要好生修养一番。

    元正一直四处打量着周围,有不少从秦国来到这里的读书人和游侠,也有不少商贾来往于此地,边缘之地,自然有着各种油水,是做生意的好地方。

    可来这里做生意,若无相当雄厚的实力,估计赚到的银子也轮不到自己去花。

    店小二端来了包子和牛肉,还有一壶开水。

    李鼎开始倒水,李尘摆放筷子,伙食倒也不是很差,元正也不嫌弃。

    说道:“等我们真的进入大夏境内之后,咱们再去好好地消遣一番,如今你也到达了道境,是可以去青楼了,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的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情。”

    李尘:“……”

    李鼎老老实实的吃包子,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听见。

    抵达道境的时候,是在玉虚山脉里,玉虚山脉也许有类似于青楼的地方,可李尘也不敢去消遣。

    好不容易来到这红河边上了,李尘其实现在就想去青楼里消遣一番,体验一下那到底是个啥感觉。

    可元正没那个打算,况且边缘之地的青楼,也不是多么的安全。

    元正心血来潮的问道:“你还是纯阳之体,有没有想到将自己的第一次交代给自己最喜爱的那个女人身上,也许现在你没有喜爱的女人,但恐怕到了日后会遇见呢,而那个时候你又不是纯阳之体了,也许会后悔的。”

    说起这件事,元正都有些后悔了。

    十二岁的时候,在一个貌美的侍女身上,交代出了自己的第一次。

    后来那个侍女,也被打发回老家了,不敢继续留在武王府。

    李尘一听这话,也不置气,反而是理直气壮的说道:“我都混成这个样子了,还在乎什么爱情?”

    “对我来说,那是不存在的,有酒有肉有女人就行了,钱袋子有金元宝更好。”

    “以前没啥女人喜欢我,现在我也不太相信一个女子喜欢我,仅仅是因为我的气质和形象。”

    苦命的人,多数都不相信爱情,也许曾经相信过,只是后来想了想,还是算了吧,日子怎么潇洒怎么来,伤风败俗也是人生一大乐趣。

    元正深呼吸了一口气,赞道:“看得出来,你真的很想去青楼,先忍住,咱们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

    李尘一口将一个拳头大小的包子给吞了,然后夹了一块牛肉,在嘴里拌着。

    李鼎没多大的反应,还在想着那个山野之间的貌美姐姐。

    元正也不知道如何去说某些事情,他没有真的喜欢过一位姑娘,从一开始走的就是混账路子。

    想来也有些可悲啊,虽然也阅女无数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