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钓客
    ……

    顺着红河下游而去,岸边空气湿润,潮气颇重,偶尔也能看见有大鱼跃出红河。

    离开玉虚山脉后,元正所觉得庆幸,可心里也有些不爽。

    并非是腾蛇对自己的恶意,而是东方明月。

    纵然临走之前,完成了自己的承诺,将那卷地图交给了李尘。

    可袖手旁观的离去,连一声不算多余的道别都没有说,有些冷漠啊。

    想来东方明月也没有做错什么,兴许是元正自己心里气不过,当初以为东方明月就是自己的师姐单容,东方明月不动声色的离去,就像是失踪不见的单容一般。

    在大秦帝国,认识了渭河边上的那个老汉,也认识了李钰。

    在咸阳城里,虽说小心翼翼,可也谈得上风流意气,日子过得也还不错。

    遇见了李尘,找到了李鼎。

    总而言之,在大秦帝国里,收获不小,日子得意。

    偏偏没有找到自己的师姐,越是看不见的,在脑子里的印象便越是深刻。

    这也是元正留在大秦唯一的遗憾了。

    李尘和李鼎恢复了气力,背负书箱这个苦活儿,还是李鼎。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红河边上遇到人,但红河边上肯定是有人的,进入大夏,就要好生体验一下大夏的风土人情,也能让你们看的圣贤书或是旁门左道的书,好好的消化一下。”元正意味深长的说道。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李尘和李鼎做了这件事后,目光格局开阔了不少,脑袋瓜子也好使了很多。

    以往那种愣头青的气质,虽不至于一扫而空,可剩下的也不多了。

    李鼎还是很沉闷,大概经过那件事后,李鼎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从里面走出来。

    元正乐呵呵道:“不要想得太多了,我可听说大夏的姑娘,内敛而又奔放,多数女子身材高挑,美姿容,到时候去了,等你们开阔了眼界,保证很多事情都会想明白的。”

    李鼎苦笑道:“万一咱们年轻的姑娘没有遇见,都是一些面容可憎的老辣婆,岂不是晦气。”

    元正若有所思道:“也是啊,不能把女人想的太美好了,不管多么美貌天仙的女人,还不是要吃喝拉撒,拉出来的,也是臭的,起码吃不成。”

    “再怎么美,也还不是要蹲下来放水。”

    李鼎噗嗤的笑了,李尘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看见李鼎略微释怀了一些,元正心里也就实在了几分。

    情种这样的玩意儿,多数出自于富贵之家,因为穷人都忙着挣银子,有了银子就可以去青楼。

    可一个穷人一旦成了情种,大概一辈子也干不出什么事情。

    富贵有根,若无根,最好不要太痴情,毕竟痴情这种玩意儿,只是消遣情怀罢了。

    若是一个穷人养不起自己的情怀,又无法做出必要的取舍,以后的日子可就很难过了。

    也是因为如此,多数街头寻常百姓,都有着一股浓郁的市井之气。

    半个时辰后,元正看见了距离他们差不多有三十里路的一座大桥,横跨红河。

    至此,跳下扛把子,令扛把子幻化成一只金丝雀趴在自己的肩膀上。

    本来就是不太正经的负笈远游,若是骑着万里烟云照,出现在大夏边防将士们的眼中,哪怕是清白的,都会招来没完没了的追杀。

    走了差不多十里路后,元正三人在红河岸边看见了一位垂钓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穿着一袭还算不错的布衣,身材高大,有些臃肿,笔直的站在岸边垂钓。

    眼角的余光略微瞟了一眼元正三人,老气横秋的说道:“三位是想要越过红河,进入我大夏境内,可又没有合适的契机和引荐人吧。”

    “故此,才装作一副负笈远游的读书人模样。”

    声音低沉雄厚,最后一声拉得很长,真的像是一个钓鱼的人。

    元正对于这类人,没有好感,可这样的人能活在这世上,也有着其道理。

    漫不经心的回道:“若你是吃这碗饭的人,还请转过身来说话,我也相信,在红河附近钓鱼的,也不止你一个人。”

    中年男人一听这话,心里有些不爽,有些想打人。

    以往遇到的那些雏儿比较好忽悠,可现在遇到的这三个人,还真有些过来人的感觉。

    中年男人转过身,右眼下方有道伤疤,应该是被刀子划过所致,一双眼睛看上去有些不太顺眼,像是狗眼,又像是狼眼,总之不像是个好人。

    边境地区,若有人想进入另外一个国度,除了正式的通关文牒之外,明面上再无任何办法。

    便是负笈远游,也得有个通关文牒才行。

    剩下的办法,要么偷渡,要么内神通外鬼。

    涉及到了偷渡,就自然有吃这碗饭的人。

    这种人通常都和边防将士的某些亲戚有所勾结,或是和某位权力不大也不小的将军有了合理的利益分配。

    当然,这也是比较稳妥的偷渡之法,只是花多少银子的事情。

    更有甚者,在边防军营里没靠山,而是直接偷偷摸摸带着偷渡的人进入自家国境,一旦被抓住的话,能死个利索都算是不错了。

    李尘和李鼎读过书以后,对这种事也有了淡然面对的心态。

    哪怕不喜欢这个钓鱼的男人,可也不能直接把人家弄死了。

    钓客看着元正,打量了一下,是个不缺银子的主儿,从其锦衣玉带的装束来看的话。

    故作一本正经的问道:“你在故国是犯了些什么事情,才打算入我大夏境内的。”

    元正淡然笑道:“但也没犯下什么滔天大罪,只是杀了几个有背景的世家公子而已。”

    偷渡者,分为两种。

    第一种则是江湖中人,他们偷渡无非就是换个地方修行武道,亦或是为非作歹,要么就是接下了杀人的技术活儿。

    第二种,则是在故国犯下案子的人。

    这一类人,不是罪大恶极,就是得罪了某些神秘大佬,在故国实在是混不下去了,才会来偷渡。

    这门生意,永远都不会过时,一个国家那么多人,总有一些一言难尽的主儿要逃离故国。

    听到元正这口气,这位中年钓客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他也不认为元正说的是实话,偷渡者,除非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绝对不会说实话的。

    说了实话,丢了命,断了前途,这种事情古往今来都不曾断绝,别说是庙堂之上了,哪怕是江湖中,也没有多少人敢真的说出某些实话。

    钓客略微思考道:“你这个事儿,要进入大夏境内有些麻烦啊,价钱比想象中的高。”

    元正随意道:“你觉得我像是一个缺银子的人吗?”

    偷渡也看性质到底有多么恶劣,若真的在故国犯下了滔天大罪,想要偷渡到另一个国度不太容易。

    姑且不说来自于故国精锐谍子的追杀,而要去那个国度,若是知晓,大概也不允许那样的人进入自己的国度。

    因为稍有不慎,便会燃烧起战火。

    试想一下,元正若是在大魏玷污了公主,然后偷渡到大夏,自然是不容易的,大夏的边防将士若是知晓这种事情,也会将元正抓起来返送给大魏,如此也能免去一场不大不小的祸事。

    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偷渡成功的。

    元正的确是打算偷渡,可性质也没那么恶劣,他也不是闲的发慌,而是想看看这门生意里的行情是如何。

    万一日后离开大夏,还不得不借助这些钓客的支援呢。

    他等候着这位钓客的下文,同时也做了货比三家的打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