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开花出鞘
    腾蛇起雾,志在千里。

    元正握住开花剑柄的这一刻,便已经志在千里了,他心境平和,大概是从握住开花剑柄的时候,焦躁和不安转瞬而逝。

    一剑出,磅礴的剑光激荡天宇。

    腾蛇头一次流露出了惊恐状,剑光呼啸之间,它的攻势便荡然瓦解了。

    地面上无数条藤蔓拔地而起,粗壮野蛮,其上刻写神秘图文,闪烁灵光,灿烂暴烈。

    每一条藤蔓,如一条大蛇般缠绕向了腾蛇,那双雪白晶莹的辽阔羽翼,眨眼之间,被金色的玉柱无端洞穿,横架在半空上。

    一剑出,异象蒸腾,元正的身后,恍惚之间,浮现出雄山大川,亦有日月星河在咆哮。

    大地之上,更是森罗万象。

    噗!

    那一双雪白晶莹的羽翼,被折断,飘洒血花。

    湖泊里卷起旋涡,看似平淡,看似柔和,却是不讲道理的折断了腾蛇的蛇尾。

    元正骑乘扛把子,瞬间抵达腾蛇面前。

    轻声说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修行实意之法,妄图得到您的指点,本身并无恶意。”

    “可我实在是不明白,好端端的,您为何突然对我显露杀机,更是连出重手,企图将我置于死地。”

    纵然是瑞兽,元正也不会心软,对方都要杀了自己,元正岂能胡乱的讲究。

    被折断了羽翼,也被绞断了蛇尾,腾蛇并未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一双蛇眸,圣洁而又灿烂,凝望元正,说道:“你是鬼谷门徒,若我猜测的不错,你修行了纵剑术,也修行了横剑术,更是得到了鬼谷子的真传,本经阴符篇。”

    “这就是我要杀你的理由。”

    元正不解,但听腾蛇的口吻,似乎对师尊鬼谷子很是不爽。

    他说道:“我前路渺茫,更不知晓日后到达何种地步,如果仅仅是因为狱魔这柄剑的缘故,大不了折断就是,可你知道的比我自己知道的都要多。”

    “我要讨一个说法。”

    腾蛇无悲无喜,蛇眸里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开花发出一声微弱的剑鸣,便不受元正控制,重归剑鞘里。

    头一次拔出开花,战绩喜人,起码解决掉了自己性命之忧。

    他幻想过无数次,拔出开花是何等的惊艳,却不曾想到,是为了制衡腾蛇而拔出开花。

    “你不回答我,便是心意已决,要杀了我。”

    “可我不会杀你,你是瑞兽,其存在自有道理。”

    元正探出一只手,隔空取物,九滴腾蛇精血被吸附而来,没入元正的躯体内。

    至此,有了修行实意之法的本钱。

    “告辞。”元正微鞠一躬,便驾驭扛把子离开了。

    腾蛇依旧被横架在半空中,依旧被藤蔓缠绕,金色的玉柱,禁锢了它那庞大的躯体。

    它也没有想到,元正的那柄木剑,如此神奇,具有五行之力。

    略微搜索了一番,便找到了李尘和李鼎,在一棵很大的榕树下面静静地等着。

    李尘来回踱步,焦躁不安,李鼎静静的看着腾蛇所在的那个方向。

    等见到元正来了,他们才松了一口大气。

    李鼎头一次见到万里烟云照的终极形态,心神摇曳,更觉诚惶诚恐。

    见到元正毫发无损的回来了,李尘和李鼎心里高兴也很疑惑。

    “难不成你制住了那条腾蛇?”李尘惊疑不定的问道。

    腾蛇的杀意是实质化的,绝不可能半途收手,更不可能因为元正的三言两语就放弃。

    元正有些心虚的点了点头道:“也不能说是制住,只能说平分秋色,赶紧走。”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啊。

    李尘打开了那张泛黄的地图,骑着独角龙狼在前面带路。

    元正则跟在李鼎的后面,毕竟到了关键时刻,还是要最后面的那一个出手。

    李尘有鹏族神通,眼力劲极好,看一眼地图,在对照一下周围的山川地势,心里便有了谱。

    来不及欣赏玉虚山脉里的风景,也来不及去让扛把子进食,三人骑着各自的坐骑,一路狂奔,不做停歇。

    走了很多弯路,走了很多直路,走了很多路。

    一连三月,除了必要的停歇,剩余的日子都在赶路。

    终归是在秋后,穿越了整个玉虚山脉。

    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奔流不息,没有桥,水下有着各类妖兽,在大河的对面,隐约可见城堡兵营,三十里为距,顺着这条大河,连成一条断断续续的城墙。

    三千里红河,孕育了无数的生灵,也养育了无数的夏人。

    堪称大夏王朝的母亲河,对内,灌溉良田,疏散水流,对外则是天堑,其余三国若想进入大夏领域,自然就要先越过三千里红河。

    秋后的红河,清冷而又磅礴。

    元正在红河边上大口喘息,扛把子也有些疲惫了。

    至于李尘和李鼎,直接睡在了地上,无力再站起来。

    走出玉虚山脉后,李尘胯下的独角龙狼和李鼎胯下的黑山之虎便恢复了神智,刚欲反抗,便被扛把子极其野蛮的吃进了肚子里,想来也有些悲催。

    元正说道:“越过这条传说中的红河,我们便可以进入大夏境内。”

    李尘艰难的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看了一眼对面,那些隐隐约约的城堡和兵营,几乎断绝了外人想要偷渡至大夏国境的可能。

    “飞过去倒是可以,可红河里面,有数不清的妖兽,在水面上鏖战,必会让对面的大夏将士们有所察觉,这条河没有那么的好过。”李尘说道。

    一路逃亡至此,李尘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元正眯着眼睛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要让李鼎背负书箱,土狗装狼狗的打扮成读书人吗?”

    李尘憨厚老实的问道:“为什么?”

    元正白了一眼说道:“亏你也读过一些圣贤书,儒家子弟负笈远游,不受四国政客的影响,读书人终归是吃香的。”

    “古往今来,大夏的读书人入了大秦,觉得秦国不错,便留在了秦国,为秦国效力,秦国的读书人可能也会去魏国。”

    “总有一些在自己国度不得志的读书人,寻求去他国实现理想抱负的机会,也因此,读书人负笈远游,不会受到边关将士们的为难,甚至还会亲自护送一段路。”

    有些读书人,不在乎庙堂社稷,也不在乎百姓安危温饱,只在乎自己的人生理想,为此不惜背叛宗祠,背井离乡。

    李尘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不知道说些什么,看着李鼎,又一言难尽,李鼎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读书人。

    元正想起了钟南,想来钟南应该也不在大魏境内了,又没有相应的人脉,也不好去其余的国家。

    但现在,钟南对大魏的山山水水,应当是厌倦了。

    沉思道:“略作修整,这里的红河没有过去的桥梁,咱们顺着红河往下,总能找到一座可以横跨过去的桥梁。”

    李尘再一次的睡在了地上。

    元正摩挲着开花的剑柄,出鞘便降服了腾蛇,后来逃亡的路上,元正数次想要将开花拔出来,可不管怎么使劲儿,都拔不出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