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本心必死
    同为灵兽,万里烟云照于血脉而言,不弱腾蛇。

    更遑论吞了飞黄之气的万里烟云照,金光璀璨,意气风发,正中央的那根龙角,直抵苍穹。

    腾蛇露出异样,它自然能看出这头万里烟云照都有着什么样的机缘造化。

    飞黄之气,于灵兽而言是天补之物。

    如世人口中所说飞黄腾达一般,这话并非空穴来风。

    只是世人口中的飞黄,泛指龙马,骑乘可上青天。

    有这种坐骑的人,其本身气运就很是不俗,可称之为壮硕。

    腾蛇问道:“你修行剑道,却用魔剑,骑万里烟云照,正魔之间,倒也平衡,我想问你,你是否保持本心?”

    元正不太清楚腾蛇为何会对他的狱魔有如此之大的感触。

    本心,自然是有的,从小到大,元正从来没有感出让自己为难,让自己良心隐隐作痛的事情。

    只是偶尔,会觉得有些亏了,有些后悔。

    元正应道:“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

    李尘和李鼎大气不敢喘一口,面对腾蛇,他们心惊肉跳,他们暂时的坐骑,也是诚惶诚恐,生怕一个不小心形神俱灭。

    东方明月微微退至一边,腾蛇和元正之间的事情她不在乎。

    这次联盟,元正知道了东方明月的意图,可东方明月还不知道元正的意图。

    扛把子显化终极形态后,腾蛇的气势也没有那么咄咄逼人,更多的是扛把子头顶中央的那根龙角,将腾蛇映照山河的气势刺破了一道口子。

    元正心里也有了一些底气,虽说打不过这条腾蛇。

    腾蛇无悲无喜的说道:“你本心在否,容我试探一番便可知晓。”

    三道杀意实质化,向元正纵射而来,任何一道杀意,都可破山,都可令凡俗灰飞烟灭。

    元正果断的拔出狱魔,骑乘万里烟云照朝高空腾飞而去,在地面上应付这三道杀意,难免会伤及无辜。

    看似平淡,甚至有些朴素,可实质的杀意,是真的可以杀人的。

    元正知晓腾蛇没有真的想要杀了自己,这三道杀意,于腾蛇而言,也不过稀松平常。

    却也不敢托大,出手便是横剑术,一剑横断虚空,撕碎一道口子。

    三道杀意,没入那道口子里,引发出阵阵轰鸣,半空中,无端有了山呼海啸的阵势。

    腾蛇眯着眼睛,从元正的剑道中,略微看出了端倪。

    接着,又是笔直的一道杀意化作蛛网覆盖而去。

    那是一张无形的巨网,只要接触上,会让元正瞬间灰飞烟灭。

    扛把子欲动用天赋神通,元正轻声道:“我来,它并没有恶意。”

    一剑刺出,一道纵剑意若破天之剑,一剑刺破了那道无形的巨网,接着撒落下一阵迷蒙的光羽烟花。

    这是元正头一次用狱魔来施展自己的纵横圣剑,也亏了是狱魔,若是用之前的斗鬼,根本无法破开腾蛇的杀意。

    也亏了是腾蛇,若是弱一点的灵兽,狱魔只要出鞘,就可以肃清场子了。

    腾蛇心里有了数,对于人族特有的剑道,腾蛇有所了解,它本身就是祥瑞,就是灵兽,略微思量计算一番,便知晓了元正的跟脚。

    胯下是至强坐骑,手中又是魔道之剑。

    这样的一个人,太危险了。

    腾蛇也没有揭穿元正的跟脚,而是问道:“如若你日后得势,可否还会保持本心?”

    元正不理解,腾蛇为何会一直问关于本心这件事。

    这个问题是真的不好回答的问题,应道:“会吧,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嘛。”

    李尘和李鼎有些云里雾里,不知道元正和腾蛇之间的对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东方明月对于别人的事情从来都不好奇,这是元正和腾蛇之间的事情,她并不打算继续看下去,大概这会儿,也从莫名的感伤中走出来了。

    骑着白鹿,秀手一扔,一张泛黄的地图落在了李尘的肩膀上。

    李尘侧过头看了看,便发现东方明月已经走远了,这样的女子,实在是匪夷所思。

    腾蛇又问道:“如果你回答没有本心,我尚且可以饶你一命,可你偏偏还有一颗真的本心,如此,我便不能饶你一命了。”

    元正大惊失色,这是个什么情况。

    灵兽的思考方式,很别致,大概是他们可以预测到未来一角,大概通过元正,而一叶知秋了。

    有些事若是被打破了平衡,即便是好事,也会变成坏事。

    日后还会有更多如腾蛇这般存在会和元正走到对立面,无关私人恩怨,只是信仰对立。

    扛把子怒吼,周围环绕雷炎异象,天宇之上乌云汇聚,垂落黑金色的闪电,虚空之中,无端燃烧起了熊熊烈焰,刹那间,雷炎异象覆盖了腾蛇居住之地。

    元正也不敢大意了,喊道:“你们两个快跑。”

    李尘和李鼎犹豫了一下,也没有说出老套的生死与共的话,看到这架势,直接就闪人了。

    骑着独角龙狼和黑山之虎,一溜烟的速度便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他们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腾蛇也不打算为难李尘和李鼎。

    元正祭出杀剑,所有的雷霆与火焰,凝聚成滔天巨剑,朝着腾蛇七寸之地,斩落而下,这一剑,剑气长达数千米,所过之处,皆是满目苍痍。

    手中是狱魔,一剑出,便有一剑出的效果。

    可对手是腾蛇,那双雪白晶莹的羽翼,微微震荡,衍生出无穷浩荡罡风,将元正这一剑轻而易举的分解,接着,数十道强势的杀意,射向了元正。

    只是元正,腾蛇没有为难万里烟云照。

    元正即便不理解腾蛇为何会对自己充满了敌意,可眼下保命要紧。

    偏偏在这个时候,他又一次感受到了狱魔的不安分,一股强势的剑意,从狱魔的剑体上油然而生。

    只要元正紧紧的握住剑柄,然后一剑祭出,大概会开启狱魔的剑灵,然后也会将腾蛇逼退,继而他和扛把子也能瞅准机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心中略微思量一下,元正就知晓了这一剑过后是什么后果。

    狱魔的剑灵将会给腾蛇还以颜色,然后元正便会被吞噬心智,成为狱魔的傀儡。

    剑客与剑最忌讳的就是主次颠倒了,真要是那样,元正必然会走火入魔,直至战死。

    狱魔历代的主人,都没有好下场,元正不希望自己也是那样。

    腾蛇这一次凝聚的实质化的杀意,可不是之前的牛刀小试,只要接触上,元正必死,因为杀意锁定了元正,除了正面撄锋,元正避无可避。

    至于扛把子,腾蛇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伤害扛把子,便是战斗结束,扛把子也不会受伤。

    眼看着这惊天动地的杀意就过来了,元正却不能真的用狱魔应敌。

    束手无策,还是山穷水尽了。

    猛然间,元正心中巨震,微微低下头,看向了自己的另外一柄剑。

    木剑开花,在嘶鸣,在咆哮,在抖动。

    剑柄微微往上移了半寸,向元正传达着强烈的出鞘意愿。

    “终于可以拔出名剑开花了吗?”

    元正淡定从容的将狱魔插回剑鞘,右手放在了木剑开花的剑柄上,五指微微摩挲,中正平和的剑意油然而上,天地间风起云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