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真容
    元正不知道东方明月寻找传说中的腾蛇到底干什么。

    可他很清楚,自己的确需要和腾蛇相关的事物,让自己修行实意之法。

    东方明月在前面带路,也不在意玉虚山脉的风景是何等梦幻美丽,笔直的朝着腾蛇所在之地而去。

    李鼎和李尘有些提心吊胆的跟在后面,玉虚山脉里的,有强大的妖兽,到了这一会儿,不仅仅是李鼎感受到了来自于血脉深处的威压,就连李尘也是如此。

    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厉害妖兽,他们不清楚,但可以要了他们的命。

    李尘害怕招惹来了更加厉害的鹏族,李鼎也害怕招惹来了更为厉害的熊族。

    想来,元正方才的那一剑,也能肃清一方天地吧。

    玉虚山脉里有妖兽,也有灵兽。

    妖兽和灵兽的区别在于,但凡是妖兽,无论血脉等级高低,都如人族一般,懂得杀伐,懂得秋收冬藏。

    而灵兽,更多的是风水气运极好之地诞生的先天产物,可餐霞食气,可凝聚气运。

    单论战力,灵兽与妖兽不分上下,视情况而定。

    东方明月骑乘的白鹿,越山川大河,如履平地。

    沿途也遇到了几尊妖兽,均被东方明月一剑横扫,然后形神俱灭。

    元正跟在后面,以为有了狱魔之后,可以和东方明月撄锋一番,这一次不会输。

    可看到东方明月真的用剑的时候,元正才明白,就剑道修为而言,他和东方明月还有着不小的差距,他也只是有一柄狱魔傍身罢了。

    仔细感受一番,东方明月的那柄剑,好像也不弱于狱魔。

    有地图赶路,自然是轻松的,哪怕提心吊胆的氛围依旧在,可起码没有遇到太多的硬点子。

    元正很好奇,东方明月那一位皇爷爷,当年是如何来到玉虚山脉,又是如何丈量了整个玉虚山脉。

    别的不说,光仅仅是这一份气魄,就能让人肃然起敬。

    约莫三天过后,东方明月的速度慢了起来,那只白鹿也没有感觉到疲惫。

    一座孤峰高耸入云,孤峰之下,也没有雾气氤氲。

    反倒是生长着各类绚丽的奇珍异草,花香四溢,最美的不是人间四月天,而是这里。

    一道瀑布从孤峰之上垂直而下,下方自然是一片湖泊,湖泊之上,五颜六色的气泡蒸腾,温润柔和,闻着这里的花香,更是觉得沁人心脾。

    读书人来到这里之后,应该会流连忘返,写出几首还算不错的骚包诗篇。

    武夫来到这里之后,也会静下心来好生体验一番。

    这里不是江湖,而是一个美丽的世界。

    元正问道:“传说中的腾蛇,难道就在这里?”

    东方明月不太确定的看了一眼地图,说道:“就是在这里。”

    忽然之间,一道实质的杀意朝着元正这里爆射而来,其气势如虹可轻易破碎山川。

    元正下意识的拔出狱魔,横剑格挡。

    轰!

    一声巨响,元正脚下一个踉跄,嘴角涌出大口血水,仅仅是这一下,元正感觉整个人都不是很好了。

    瀑布里无端衍生出了一双雪白晶莹的辽阔羽翼,接着,整个瀑布静止不动,流光闪烁,一条巨大的腾蛇,显露在几人的眼前。

    蛇头从天而降,蛇尾从湖泊中显化而出。

    仅仅是看着,便觉得自身渺小,腾蛇之躯,称得上是遮天蔽日,若非其气息光辉灿烂,元正和李尘李鼎大概会第一时间跑路的。

    见到传说中的腾蛇,东方明月的心情不是很平静,也是头一次,东方明月有了情绪上的起伏。

    腾蛇盘踞身躯,一双羽翼散开,如一尊大神在此。

    蛇眸之中呈显出的是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它凝望着东方明月。

    柔声说道:“你终归还是找到了我。”

    东方明月微鞠一躬,正色道:“我的皇爷爷告诉我,当年您将一份气运附加在了我身上,那时候的我还未从娘胎里出生。”

    “也多些您的馈赠,让我有了天人之姿,可如今我很迷惘。”

    “不知晓前路如何去走,更不知晓身后事如何处置。”

    “因为这份气数,我在皇族之中有了众星捧月的待遇,可我也知晓,所谓的众星捧月,也只是星光吞噬月光的前兆。”

    “我对同室操戈不屑一顾,便是如此,也有了同室操戈的迹象。”

    “我身上的这份气运,终归不是命中注定之物,前来寻您,是希望您将这一份气运收回去。”

    “日后是痴是傻,我绝无怨言。”

    腾蛇怜爱地看着东方明月,她受了一些什么委屈,腾蛇大概也能猜想到。

    元正终于明白,东方明月这样的公主,为何会孤身一人的来到茫茫大秦,来到玉虚山脉了。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腾蛇的声音,听不出年纪,是温柔而又厚重的女声,带着十分仙气。

    “无需如此,我不曾想到人心善恶,如此脆弱。”

    “当年我也是为了避祸,为了报答你皇爷爷的救命之恩,才附加给了你一份气运。”

    “事到如今,便赐给你一双可以翱翔九天的羽翼来承载那份气运。”

    东方明月刚欲反驳拒绝,自身便不受控制的漂浮而起,宛若置身于温热的大海深处,浑身上下如羽毛一般轻盈,刹那之间,其身后衍生出一双雪白晶莹的羽翼。

    元正目眩神迷的看着东方明月,此时的东方明月,真的如降临凡尘的仙女。

    空灵,圣洁,更有一股磅礴大势。

    东方明月也高兴不起来,毕竟事与愿违,哪怕这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东方明月问道。

    腾蛇道:“事情有因必有果,当时赠你气运,亦是目的不纯,如今还你,也算是了结一桩心事,日后你我,各不相欠。”

    东方明月静默在天宇之上,谈不上落寞,也没有欣喜。

    各不相欠,便是缘分已尽,可羁绊还没有断裂。

    这件事倒是了结了,不过另外一件事还没有了结。

    腾蛇神色不善的看着元正,无悲无喜的问道:“你的佩剑乃是魔道之剑,你来此地,意欲何为?”

    元正虽然没有恶意,可被传说中的腾蛇如此凝望,心里自然发虚。

    扛把子显化终极形态,抬起高傲的头颅,亦是凝望向了腾蛇。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