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四十章 开怀
    村庄与村庄之间,路途相差不会超过二十里。

    过了五十里后,泥泞的山间小路也断了,也没有看见下一个村庄。

    那座土房子成为废墟,埋了那个女人之后,李鼎的心情一直很低沉,低沉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

    善良的姐姐对李鼎说过,那个豹头环眼的恶霸是隔壁村子上的,隔壁没有村子,就连这条泥泞的山间小路,走着走着,也就没路可走了。

    初次心花怒放的美好,转眼间,成为废墟。

    异地而处,大概元正也会非常的难受。

    李尘说道:“她不是真的寡妇,你也不是真的读书人,隔壁没有村子,只有绵延的山野,走着走着断了路,可还是要走下去。”

    李鼎眼角有些湿润,没有说什么。

    李尘刚欲大声呵斥,元正暗中传音说道:“现在的李鼎,心情很复杂,不要过于叨扰了,让他自己静静,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个女人有问题。”

    “一个苦命的女人,怎么会有雪白的肌肤,怎么会有不错的姿容。”

    “拥有这两点的女人,即便对繁华大世没有兴趣,可也不会在这山野之间摸爬滚打。”

    “以她的姿色,嫁入一个小户人家里面当正房还是可以的。”

    “山贼和土匪最喜欢利用女人绑肉票了,往往落入这种陷阱的,基本上也都是负笈远游的读书人。”

    “这是给李鼎的历练,越是渴望什么,便越是要在一件事情经历刻骨铭心的失败。”

    “现在的李鼎还没有多大的利用价值,若是等他的利用价值很大了,承受一次失败的后果,是我们无法承担的。”

    “凡事都要趁早。”

    李尘叹息了一声,也没有说什么过重的话。

    走过一百里路后,再度进入了绵延的妖兽山脉里。

    山脉很大,巍峨磅礴,灵气充盈,听风声,可以感受到各种强大的妖兽,在深处蛰伏吞吐呼吸。

    便连扛把子这一次都紧张了起来。

    元正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这座山脉叫做玉虚山脉,越过这座山脉,再走三万里路,差不多就到了大夏王朝的境内。”

    玉虚山脉,是秦国最大的妖兽山脉,也是一片妖兽的洞天福地。

    鲜有人族可以毫发无损的穿越过玉虚山脉。

    其中拥有高等灵智,修为深厚的妖兽不在少数,更有许多堪称古来罕见的妖兽在其中蛰伏。

    即便是天境强者来了,也不敢说会毫发无伤的回去。

    妖兽与人族之间互相制衡,四国均是如此。

    玉虚山脉外围,元正停了下来,不再继续往前走了。

    背负书箱的李鼎也跟着停了下来,抬起头看了一眼高耸入云的玉虚峰,心潮澎湃,隐约之间,感受到了来自于血脉深处的压制。

    青翼猿熊这种妖兽,在妖族里面属于中上等,遇到血脉等级极高的妖兽,大概也只能俯首称臣了。

    李尘倒是还好,紫金鹏鸟这种妖兽,疑似鲲鹏后裔,在血脉等级上,不怎么吃亏。

    元正沉声道:“若是笔直的越过玉虚山脉,我们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可以尽快的抵达大夏境内。”

    “可这座山,是世间多数武夫越不过的一座山。”

    “我们去了的话,死在里面的可能性极大。”

    李尘道:“风险和利益是平等的,若是越过这里,也能让我们养出一股无敌意志,日后无论是武道修为,还是人生阅历,都有着长足的进步。”

    元正苦笑道:“难道你的意思是,用性命去赌一把,看看我们有没有那样的气魄?”

    一直都很低沉的李鼎说道:“是,若连玉虚山脉都没有勇气征服,日后的我们,稍微遇点较大的坎坷困难,可能就不敢踏出关键性的一步了。”

    元正倒是无所谓,他有万里烟云照,遇到什么事情的话,还能提前跑路。

    虽然跑不利索的可能性很大。

    可他修行了盛神之法和养志之法,还有沧海**,也有着许多独到的手段,能在玉虚山脉里保住性命。

    可拖家带口,也没办法保住李尘和李鼎的安危。

    元正想到了诸侯剑,勇猛无敌,坦坦荡荡,也是诸侯剑。

    遇到困难,笔直的迎上去,也是诸侯本色。

    他在修行诸侯剑,虽说诸侯剑的进展堪称微乎其乎,可元正也一直都在努力探索。

    就现状而言,元正和妖族之间差异颇大。

    李鼎和李尘两兄弟,多少有些妖族特征,若是修为境界高深一些,也能混入妖族的群体里。

    “如此,那我们进正式进入玉虚山脉吧。”元正惆怅道。

    这座山脉,不像是其余的妖兽山脉,杂碎妖兽多,这里面的妖兽,可都是一些狠茬子。

    山脉里,没有想象之中的雾起云涌,也没有风声鹤泣草木皆兵。

    而是萧瑟外加一份苍凉,一股沧桑恢弘的气息,扑面而来,令人的心境开阔了不少。

    元正的开花与狱魔,同时发出一声剑鸣。

    踏入此地,元正的诸侯剑,便有了长足的进展,虽说距离彻底大成还很遥远,可这种进步,与元正而言,也是本质上的区别。

    越往前走,便越是能感受到一股阴郁的气息,令人的心头有些压抑,也有些清冷。

    元正莫名的笑了笑,一想到为了磨砺自身的胆量,犯险于此,有些单纯的可爱。

    李尘和李鼎则是全神贯注,随时留意周围的一举一动。

    笔直的前进了约莫五十里后,还是没有遇见任何妖兽,这让三人的心里有些狐疑了。

    传闻玉虚山脉里,遍地都是难得一见的强悍妖兽,可到了这里,连个鬼也没有看见。

    李尘眼疾手快的在周围采摘了一些野果,三人围坐在一棵壮硕遮天的蒲木下,吃着果子看着书。

    现在他们想要返回还来及。

    可谁也没有打算返回,反倒是这里的气氛,的确让人心念通达了几分。

    李鼎打开书籍,一本正经的看着,和那位善良的姐姐认识的时候,他是一个假的读书人,之后,他便要决定去尝试着做一个真正的读书人。

    李尘也没有多余的指导,盘膝而坐,念头通达,透出一股空灵气韵。

    其周身浮现出雄浑磅礴的真元,时而漆黑如墨,时而雪白如玉,一念之间,可看破阴阳,可穿越生死。

    元正眯着眼睛仔细观察了一番,心中大喜。

    终归是遇到了一个合适的契机,李尘开始了《生死印》的修行。

    没有老套的反复试探,也没有所谓的做足了万全的准备。

    自然而然,上善若水。

    看到李尘这般天人之态,元正想到了一句话。

    水利万物而不争,这话有些片面,有些愚蠢,有些烟火气。

    原话其实是水利万物而静深。

    李尘如今的状态,大概就是又静又深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