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老实人啊
    游历江湖这种事情,看是怎么个游历法。

    同从前一样,有花椒和茴香陪着,不但可以持剑,还可以做饭,出门在外的也非常体面。

    现在倒好,带着两个大老爷们游历江湖,让元正肩上的担子加重了不少。

    别的不说,起码这样的游历江湖,有些磕碜,不解风雅。

    同样是一路向北,东方明月是笔直的一路向北,到底要去哪里,要去干什么事情无人知晓,也让人浮想联翩。

    可元正的一路向北,偶尔还是要绕道而行的,毕竟是前往大夏,路途还是比较坎坷滴。

    大夏以北,有北海。

    大概了算了一下,二十万里路,骑着扛把子,元正一个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也就到了。

    可眼下,是磨磨唧唧的一路向北,路上偶尔还有所停留。

    这实在是……

    深山老林里,雾气颇重,潮气蔓延,有些古怪之地,更有迷阵。

    元正只能带着李尘和李鼎两兄弟往鸟不拉屎的地方去。

    一者扛把子需要进食,二者,李尘和李鼎没事了,也需要和妖兽搏杀。

    同妖兽搏杀,偶尔可以提升武道修为,不过更多的都是增强自己的实战经验,磨砺心智。

    一片空旷的树林里,元正坐在一颗大石头上,无端的想起了石头山的石头。

    李尘则给自己的弟弟教导读书写字这种事情。

    那位读书人钟南背负的书箱还算是比较小的,和李鼎比较起来的话。

    读书写字,终归是个正经事情,李尘几乎把字给认全了,偶尔一些生僻字也需要元正来指点迷津。

    听着李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絮叨着,元正的心里是五味杂陈的。

    书箱里面,堆放了好厚一叠书本。

    有关于兵法的,有关于人情世故的,也有一些读书人写出来的酸段子,不管是旁门左道,还是四书五经,里面应有尽有。

    元正有点笑不出来,当初教导李尘读书写字的时候,为了照顾李尘的情绪,只是主要攻读了《诗经》和《楚辞》以及三本杂书。

    现在轮到李尘教导李鼎读书写字的时候,李尘也是能够狠得下心,买了那么多书,还让李鼎背负着那么沉重的书箱,当哥哥的,有的时候是真的疼爱自己的弟弟啊。

    一个不会读书写字的人,遇到整整一书箱的书,比把刀架在脖子上更难受紧张刺激。

    李尘也在看书,时而侧过头观看一眼李鼎的进展。

    读的书越多,脑子就越好使,这句话不知道是谁说的,可还是有些道理的。

    元正想起了读书人钟南,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他带着这一对兄弟,也干起了这种事情,想想觉得有些好笑,可为什么好笑,元正也说不出来。

    过了很久后,李鼎和李尘消停了下来。

    元正幽幽叹道:“以咱们目前的进展,抵达大夏境内,也不知道是什么年月的事情了。”

    李尘也想要抵达大夏以北的地方,去看看传说中的駮马到底长得是什么样子。

    李鼎站起身来,擦了擦脸上斗大的汗珠,自从读书写字以来,李鼎也消瘦了不少,不过还好,哥哥李尘已经适应了读书写字这种事情,身材逐渐的壮硕了起来。

    身材消瘦,是读书写字必经的一个过程,只要熬过去,虽然也谈不上鲤鱼跃龙门,可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个念想,也能落个实在。

    李尘道:“快了,只要等到李鼎渐渐的认识字,我们就可以加快脚步了。”

    元正笑道:“无妨,既然是正经事情,就不要害怕浪费时间,话说山中不知岁月,今天初几了?”

    对于日子,元正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反正他的日子一直过的都挺滋润的。

    李尘略微想了想,应道:“初六吧,今晚的月亮会比昨晚的月亮块头大一点点。”

    元正愣了一下,呢喃着:“初六啊。”

    今天是二哥举行及冠之礼的日子,也不知晓武王府热不热闹。

    当年大哥举行及冠之礼的时候,元正还小,还是个混账,在宴席上黑吃黑喝过后,便离开去找那位他当时心仪的姑娘了。

    现在想起来,有些后悔,毕竟那是大哥的大日子。

    本想着等到二哥及冠之年的时候回去看看,见识一下,给二哥撑撑场面,可自己又在异国他乡。

    还带着两位刚上道的读书人,让元正的心里一阵酸楚。

    他心里希望,二哥一切安好,二哥可以和姜灵有情人终成眷属。

    即便不能终成眷属,最好也给元正搞出一个侄女或者侄子出来。

    忽然间,扛把子抬起了头,听着风声。

    紧接着,一股罡风就过来了。

    元正索然无味的眯着眼睛,进入深山老林以后,遇到妖兽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想着,老子的坐骑万里烟云照就在这里,怎么还有妖兽不开眼的冲过来呢。

    结果与想象之中的不太一样。

    一位姿容还算俏丽的少女,穿着一袭碎花裙,手里拿着一根长鞭,慌不择路的朝着元正这里跑过来了。

    定睛一看,后面还有着一头白玉龙犀在追杀那个穿着碎花裙的少女。

    白玉龙犀算是属于灵兽的范围里,和妖兽不同。

    不过也看血脉等级高低。

    这头白玉龙犀差不多也就是象境修为后期,可品相还是不错的。

    浑身漆黑如墨,覆盖黑色的鳞片,龙族的特征,大概也只有四肢为修长粗壮的龙爪了,至于相貌,隐约有着一双龙眸,鼻子上方有着一根分叉的独角。

    介于龙角和独角之间。

    奔腾起来,也是风雷阵阵,气势如虹的。

    否则也不至于将这个穿着碎花群的少女追杀的如此凶狠了。

    白玉龙犀是凶残的灵兽,也喜欢吃妖兽,不过更喜欢设下陷阱去猎杀,不像是万里烟云照那么堂堂正正的正面撄锋。

    元正坐在石头上,一动也不想动。

    李尘面无表情道:“既然遇上了,这个苦差事就交给你了。”

    穿着碎花裙的少女脸色苍白,看到了元正三人,心里有些希冀,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无形的救命稻草。

    李鼎见状,直冲冲的冲过去了,没有任何的掩饰,探出双手,双手隐约浮现出一对霸气威武的熊掌,稳稳当当的摁在了这头白玉龙犀的头上。

    刹那间,白玉龙犀吼叫连连,其身后,卷起烟尘浩荡。

    李鼎的蛮力很大,比哥哥李尘的蛮力大很多。

    凭借绝对的蛮力,竟然克制住了这头白玉龙犀。

    可李鼎也不过象境初期罢了,还不是这头白玉龙犀的对手,白玉龙犀的眸子里,忽然间深处一道火光,直逼李鼎的双眼。

    刹那间,李鼎觉得眼前一黑,下意识的侧头躲避,结果白玉龙犀笔直上方那根分叉的独角,实实在在的顶在了李鼎的胸口上。

    噗!

    李鼎倒飞了出去,胸口有两个血槽,血水飙射。

    看到这一幕,碎花裙少女是心惊肉跳的,可还好,自己总算是脱险了,哪怕是暂时的。

    元正和李尘无动于衷,这让这位碎花裙少女觉得有问题。

    元正的想法很简单,李鼎这么老实的孩子,有些时候也还是要给人家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只是不曾想到,李鼎的英雄救美,竟然是如此的悲壮!

    一个照面而已,就被顶飞了。

    李尘刚欲出手,元正在一旁说道:“不必了,之前杀的妖兽,多数都是不太厉害的,外加扛把子的震慑,李鼎也没出多大的力气,这也是一个机会,让李鼎好生锻炼一下什么叫做野性的光辉。”

    碎花裙少女看到了元正的坐骑,那是万里烟云照,心里咯噔了一下,想来这也是一位大人物了。

    可更关心李鼎的伤势,毕竟那个模样不算英俊也不算难看的高大男子,救了自己一名。

    果断的一鞭子抽出,重重的落在了白玉龙犀的身上,发出一声砰然巨响,炸出电光火石闪烁,白玉龙犀大怒。

    李鼎这会儿也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了,被这么顶了一下,李鼎心里很不好受,一肚子的火。

    身后隐约浮现出了三双虚幻的羽翼,速度大增,一个瞬移就又杀到了白玉龙犀的面前,照准白玉龙犀的额头,悍然厚重的一拳轰然一声砸了上去。

    嘭!

    这一拳,力道绝对不轻,好歹也是吞噬了青翼猿熊内丹的男人。

    不仅仅是膂力过人那么简单,其力道极具渗透力。

    当下就让这头白玉龙犀头晕眼花,李鼎见状,乘势追击,接连厚重磅礴的重拳砸了上去,硬生生的将这一头白玉龙犀给砸晕了。

    碎花裙少女悬着的心也放下来了,微鞠一躬道:“多谢壮士出手相救,小女子无以为报,只好赠送一些真金白银了。”

    李鼎看着碎花裙少女那张俏丽白皙的脸庞,目瞪口呆了一瞬。

    元正和李尘选择了视而不见。

    看着少女真的拿出来了三块大大的金元宝,李鼎连忙摇头道:“不行,我救人不图回报,姑娘真是折煞我了,这里很危险,还希望姑娘赶紧回家。”

    碎花裙少女觉得李鼎的眼神很质朴,有些憨厚,呵呵一笑,银铃般的笑声令李鼎心神荡漾了起来。

    少女笑道:“既然如此,壮士什么时候离开了这个山脉,可以去青州的王家找我,到时候必有重谢。”

    “小女子就先别过了。”

    李鼎傻呵呵的笑了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眼睁睁看着这位姿容过人的少女,从自己的身边轻盈快速的溜走了。

    碎花裙少女也没有和李尘元正打招呼,她只是记得,救了自己的人是那个憨厚朴实的壮士。

    元正嗷唠了一嗓子说道:“别看的太入迷了,有些世家子弟来妖兽山脉里磨炼武道意志,或是猎杀妖兽取其内丹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你这一次的英雄救美虽然不太体面,可也算是不错了,起码和人家姑娘联手打晕了一头白玉龙犀。”

    “战绩感人啊。”

    李鼎的脸顿时涨得通红,不知怎么回复。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