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三十七章 长大了
    瀚州,武王府。

    北斗山脉里的战事还没有消停下来,元青和元麟静悄悄的离开了大梁城,回到了老家瀚州。

    元麟的生辰极为不俗,六月初六,是一个吉祥如意的日子。

    两兄弟是在六月初四便回到了武王府里。

    初五是月忌,不宜出门,讲究人都会在这一天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

    两兄弟回到了武王府,并没有带着自己的女人回到武王府,面对秋华王妃,他们也不好意思带着自己的女人回来。

    对于颜夏语和姜灵而言,还没有正式的说媳妇,就进了男方的家门,也有些不讲究,不体面,也会被世人低看一眼。

    可那两个女子,早晚都会进入武王府的大门。

    元麟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的庭院里,有着元铁山和陈煜陪着,也不孤单。

    元铁山一席素衣,说道:“若不是今年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太多了,不然的话这王府里也不会这么的冷清。”

    大魏四处都有妖兽猖獗,发动或大或小的兽潮。

    外加元麟回给母妃大人的信,也不亚于一次大规模的兽潮。

    元铁山看着陈煜说道:“过两日就是麟儿的大日子了,以军师这个穷酸秀才的水平而言,给我家麟儿取字,取什么比较好?”

    陈煜也不置气,元铁山说的是实话,想当年初见元铁山的时候,陈煜还就是一个穷酸秀才,穷酸的不能再穷酸的那种。

    可既然也算是个秀才,肚子里还是有着几两墨水的。

    摸了摸下巴,下巴那里有着一小撮不算茁壮的胡须,也不刺手。

    眯着眼睛,方头大脑的模样,看上去有些滑稽喜庆。

    元麟恭敬的站在一旁,也等候着陈煜的下文。

    大哥的字也是大军师陈煜取得。

    名青字天盛。

    现在又轮到陈煜给元麟取字了,这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可也不得不去做。

    想了好久后,陈煜说道:“字仲起如何?”

    伯仲之间,仲为老二,也恰好符合元麟这个武王次子的身份,起,便是扶摇而上九重天。

    元铁山击节赞赏道:“你这个穷酸秀才啊,多少还是有点用处的。”

    元麟微微一笑,双说作揖道:“多谢军师赐字。”

    陈煜故作谦虚的摇了摇头道:“不敢当不敢当,只要二位高兴就好。”

    元铁山打趣道:“说你胖,你还真的喘上了。”

    明日就是元麟的大日子里,及冠之年。

    元铁山笑道:“你的舅舅也很在意你,可惜无法亲自前来,不过给你送来了一件蟒服,明日就穿上,你的及冠之年注定不会热闹的,可也要自己把自己给搞体面了。”

    元麟微微一笑,及冠之年,在万象剑池里最期待的大概就是自己的及冠之年了。

    也不觉得及冠之年有多么的美好盛大,可到了及冠之后,儒家学子负笈远游,元麟也想着,及冠之年过后,是否也能到达远方游学一番。

    眼下来看,这个可能是不大了。

    天香阁。

    元麟不好意思来这里给自己的母妃请安。

    可生了两个儿子,一个都不来的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故此,元青来了。

    桃花亭里,只有元青和秋华王妃母子两人,刘瑾荣则在灶房里忙活着,今日这顿饭,刘瑾荣是要亲自下厨的。

    若是两个儿子来了,就不是刘瑾荣亲自下厨了,而是秋华王妃亲自下厨了。

    秋华王妃端坐着,元青也是正襟危坐,不敢有丝毫大意。

    他也经历过一些事情,在北斗山脉里同妖兽厮杀,也有好几次陷入了陷阱险些阴沟里翻船,从稷下学宫回来的路上,御龙戟也筑了一座小京观。

    除了人情世故这方面还不太熟稔,其余的元青好像都没有问题。

    德才兼备,英俊圣武,身份显赫,文武双全。

    有这样的一个好儿子,任何父母,都会从打心眼里高兴的。

    可秋华王妃现在实在是高兴不起来,看着元青平心静气的说道:“这些年来,一年到头也和你见不到几次面,大概是我们相处的时间不算是很长,所谓的母子情深,在我们这里,好像也没那么的伟大光华。”

    元青沉声道:“不,远在稷下学宫,母亲也经常派人去给我送衣裳,送银子,许多暗地里的人情往来,父亲不操心,都是母亲大人一手操持的,即便儿子很多时候和母亲大人无法相聚,可心里也始终记挂着母亲,思念着母亲。”

    听到这话,秋华王妃表面上无动于衷,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还好,不算是有了媳妇忘了娘,起码心里还有着母亲。

    可秋华王妃并未消气,从容说道:“你喜欢颜夏语,我不介意,日后可以将颜夏语安置在偏房里,可诸葛韶荣得是正房,我不说你也明白,可我没有想到,你都已经过了及冠之年了,还和你的弟弟一样不懂事,不深明大义。”

    “非颜夏语不娶,真是好大的气魄啊。”

    元青有些柔弱的说道:“父王这么多年,一直位高权重,不也没有纳妾嘛。”

    秋华王妃怒瞪了元青一眼,娇怒道:“到底是学会了本事,翅膀硬了,都敢顶撞母亲我了。”

    元青继续柔弱的说道:“我不喜欢纳妾,女人只要有一个就行了,我也不是什么痴情的男人,可女人多了,这武王府难免后院起火,斗争不止,日后我若是有了孩子,您有了孙子,到了那时,又难免会出现党派之争。”

    “我也曾考虑过这件事,诸葛韶荣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就政治婚姻而言,可如此一来,我武王一派也会多很多束缚,南方的读书人的确在朝野上下手眼通天。”

    “可眼下是大争之世,读书人很多时候只会误事,帮不到什么忙。”

    “与其在庙堂上博得一个好名声,积累一些人脉,日后还不如在战场上,为我,也为母亲父王,获得一些结结实实的硬头货。”

    “那样,不但腰杆能硬气起来,就连脾气都可以大一些。”

    “或许以前不会这样,可如今的大魏,西边是有大秦虎视眈眈的,战事一旦开端,所谓的文武制衡,也是无用之功,舅舅也会睁开眼睛好好看着,绝不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秋华王妃静静的听着,儿子的这些话,她无法反驳。

    也不知道怎么反驳。

    想了很久后,秋华王妃说道:“你在稷下学宫里学到的东西,就是怎么让自己的舅舅为难吗?难道你也想做那屠龙狂士吗?”

    元青不卑不亢道:“其实舅舅没有为难我们,我们也没有为难舅舅,世道和局势如此,人心不过随波逐流罢了。”

    秋华王妃第一次对自己的大儿子流露出了异色。

    相夫教子这种事情,秋华王妃只做到了相夫,没有做到教子。

    儿子的有些想法很突然,做的有些事情,也很突然,让秋华王妃很不适应。

    除了嘘寒问暖,打点人情外,秋华王妃似乎也没有和儿子有更深一层的接触。

    如今真的和自己的儿子谈心,秋华王妃觉得有些心酸,总觉得错过了儿子某些重要的时刻。

    苦涩笑道:“为了娶颜夏语一个女子,你如此大费周章,公私不分,也给自己找了一个绝妙的理由作为实实在在的支撑,你可曾想过你舅舅的感受,可曾想过我的感受?”

    元青有一位好舅舅,是大魏的皇帝陛下。

    可这个舅舅,很多时候也挺为难人的。

    元青轻声道:“我终归是元家的人,我知晓母亲和父王之间的婚事,也是身不由己的,母亲做得很好,父王也很体面,我也不愿意走你们的老路。”

    “舅舅那里,我对得起良心,对得起大魏社稷即可。”

    “青儿的心中,只有江山社稷,只愿意保境安民,其余的事情,一概与我无关。”

    “我们元家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若是真的和南方士族联姻,恐怕舅舅明明笑着的,可笑容里也藏了刀子。”

    “于颜夏语而言,我是感情用事,可我也不糊涂。”

    “不说联姻之后我们能得到多少好处,舅舅那里又会如何表态,仅仅是现在的父王,已经到达了封无可赏的境地,娶一个出身不太体面的女子作为正房,倒也能让舅舅宽心不少。”

    “母亲没有打过仗,不知晓人心本恶,可能年轻的时候在皇宫里也见识过人心诡谲,也明白最狠不过帝王心。”

    “你和舅舅是亲兄妹,可亲兄弟之间都还要明算账,更别说亲兄妹了。”

    “我知道母亲对父王也没有什么真情实意,只是日子长了,也就习惯了夫妻的身份。”

    “可母亲应当知晓,当初舅舅将母亲许配给父王的时候,在心里,已经不打算认可您这个妹妹了。”

    这不是为自己找一个很好的理由然后将颜夏语娶过门。

    而是说出了实话,稷下学宫那是什么地方,整日的研究学问,不就是这些事情嘛?

    只不过都粉饰的很好,听上去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为万世开太平,实则也是天下的乌鸦一般黑。

    秋华王妃低眉垂泪,也没有哭,眼泪顺着脸庞滑落,如晶莹的水晶。

    她以为自己的儿子还是一个孩子。

    大概每一个母亲,都会觉得自己的儿子还是一个孩子吧。

    可儿子真的是长大了,真的是外人传言那般,德才兼备,文武双全。

    元青取出颜夏语送给他的手绢,上前温柔的擦掉了母亲眼角的泪水。

    秋华王妃笑了,不知道是悲伤,还是忽然间觉得人生其实是索然无味的。

    她向往的大魏,她怀念的家园,已经不是从前的模样了。

    “青儿,你长大了。”秋华王妃柔声道。

    满眼欣慰的看着元青,觉得有这样的一个儿子,有心酸,也有骄傲。

    刘瑾荣缓步走来,站在凉亭之外,微鞠一躬,禀告道:“王妃娘娘,大殿下,晚饭已经做好了,还请移步。”

    元青转过头调皮问道:“姐姐可否做了我喜欢的菜肴,若是没有我喜欢的,我可不会吃的。”

    刘瑾荣微笑道:“当然了,大殿下回来了,王妃娘娘可是亲自交代我做一些大殿下喜欢吃的饭菜。”

    元青走在前面,秋华王妃跟在后面。

    看着儿子的背影,秋华王妃觉得自己的儿子很高大,很魁梧,仅仅用英姿勃发来形容,是远远不够的。

    饭桌上,秋华王妃和元青都聊起了小时候的事情,算是怀念过去,大概,也是在面对未来吧。

    聊着聊着,秋华王妃再一次的不高兴了起来。

    说道:“你这里尚且还能说得过去,可是你的弟弟那里,就真的说不过去了,那个女子即便是一条灵龙,可也违背了人族的祖训,违背了世俗伦理。”

    和元麟比较起来,元青的事情,真的不算是什么事情。

    元青安慰道:“弟弟过两天就是大日子了,及冠之年,虽然不会太热闹,可到了及冠之年,弟弟心里也会有颇多感触,弟弟也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任性的事情,就让他任性一次吧。”

    “少年时代的美好爱情,若能走到一起,是福气是天赐的缘分。”

    “若是错过了,弟弟大概也会走不出心里的那个画地为牢,起码会郁郁寡欢一段日子,郁郁寡欢的日子到底有多长,我也不知晓。”

    “可起码会影响弟弟的武道修为。”

    “至于弟弟日后到底是入朝为官,还是同我一起并肩作战,也没个定数。”

    “再说了,这世间最大的规矩,其实就是没有规矩。”

    “弟弟是一个孝顺的人,可姜灵也帮助了他很多,两者之间,都很为难。”

    “要是没有这一份为难的话,弟弟现在的武道修为,也可与我并肩而行了。”

    “也不会就这么着急的,从万象剑池出师。”

    秋华王妃真正记气的地方,终归还是那一封回信。

    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说道:“也许他很辛苦,可冒犯自己的母亲,终归是不对的,也得让他付出一些代价。”

    “都已经回来了,也不敢来我这天香阁请安,谁知道他安的什么心。”

    元青嘴角微微上扬,还好,母亲对弟弟的态度,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糟糕。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