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明言
    不算貌美的侍女小心翼翼的给龙辉奉茶,旋即使了一个万福徐徐退下。

    其姿色虽然不怎么样,可礼仪周到,大概蜀国的皇宫被踏破之前,也逃出来了一些宫女。

    龙辉面对的是曾经的西蜀双壁,他没有丝毫的紧张,淡定从容,对于这里的茶水,龙辉象征性的抿了一口,便放在了一旁。

    郭喜军儒雅笑问道:“不知晓武王殿下忽然派将军你来我们府上,究竟是有何等要事?”

    能让元铁山派出心腹,自然不是一个小事情。

    龙辉沉声道:“我家武王知道你们和拜月山庄的一些小事情,不希望你们继续和拜月山庄争锋相对,必要的时候,也得做出妥协,来让着拜月山庄。”

    郭喜军和秦广鲁有些迷糊。

    是真的有些迷糊。

    武王元铁山是何许人也,怎么会在意一个私人马场的死活?

    只要元铁山愿意,随便一句话,就有无数的战马涌现出来。

    拜月山庄的家底儿的确很厚实,可比较而言,也只是在苍云城这里很厚实,便是南方豪门世家,拜月山庄也比不过。

    好的一点在于,拜月山庄的入账都是干干净净,极为利索的。

    说能拿出多少真金白银,立马就能拿得出来,无需走太多的手续。

    郭喜军呵呵一笑,略有些虚伪,说道:“我们哪里和拜月山庄发生摩擦了,也只是人生地不熟,发生了一些口角之争,都已经过去了,武王殿下这话,可就有些严重了。”

    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可场面话终归还是要说出来的。

    即便场面话在关键时刻没有什么用处。

    大概说场面话是一个习惯,涉及到了外交的事情,秦广鲁不太擅长,都是郭喜军出面解决。

    显然,龙辉无动于衷,对于郭喜军的场面话,没有不屑一顾,只是当做没有听见罢了。

    在龙辉看来,西蜀双壁之所以能成为西蜀双壁,也只是机会好。

    遇到了即将亡国的西蜀,他们恰好又是挑大梁的人,死了很多军士,才成就了他们西蜀双壁的美名。

    换言之,西蜀双壁之所以名满天下,大概也是因为旧西蜀实在是没有大将出面了。

    龙辉若是有着足够的机会,也能在战场上成就一番美名。

    可惜他跟在了元铁山麾下,虽说日子不错,也深得元铁山的器重,许多元铁山不太愿意亲自出面的事情,都是龙辉去做。

    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抱负。

    可这些是远远不够的。

    单论军事才华,龙辉不亚于武王麾下的六骁将。

    可一个武将能否扬名立万,不仅仅需要的是才华,还要有合适的契机。

    武王麾下人才济济,一个武将想要出头露面,其实很难。

    龙辉平静道:“两位前辈在苍云城的所作所为,我家王爷略有耳闻,二位之前在西蜀隐姓埋名,暗中发展的事情,我家王爷也有所耳闻。”

    “对于两位的具体情报,我家王爷不敢说掌握了全部,大概也差不多了解七成有余。”

    “你们成立常帮,大秦的庙堂和大魏的庙堂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这里是苍云城。”

    “日后战事一旦开端,无论是大秦还是大魏,都希望拉拢你们常帮,继而用你们的常帮作为先锋军。”

    “一者是消耗你们的实力,二者,也能顺势招安两位前辈。”

    “这其中的门道,两位心里也应该清楚,可毕竟苍云城是个夹缝之地,大魏你们得罪不起,大秦你们还是得罪不起。”

    “到头来,终归还是要选择自己的立场。”

    “大秦担忧你们常帮会在关键的时刻反水,毕竟能成立常帮,也是庞洪昔年的办事不力所致,可大秦的谋士看来,庞洪昔年的办事不力,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就不是你我说了算的。”

    “到时候你们无论选择大秦,还是大魏,都会遭人猜忌。”

    郭喜军和秦广鲁的神色渐渐肃穆了起来,这些事情心里清楚,也不得到一个具体的答案,所以他们没事了就在下棋,希望可以在棋局上面找到答案。

    棋局是千变万化的。

    可这世道,却是瞬息万变的。

    每当这些话说出来的时候,都让西蜀双壁的内心沉甸甸的。

    也不是心里悬着一颗石头落不下来,而是根本不知道这颗石头是什么时候悬在心里,又会在什么时候落下来。

    西蜀彻底没了龙脉,西蜀壮丽的山川,也因为天境强者的撄锋,成了嶙峋的废墟。

    除了背井离乡,再也没有别的选择。

    也只能来到苍云城这样的边缘之地。

    江湖上的生生死死,郭喜军和秦广鲁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可如今追随着众多,昔年的雄心壮志还没有灭气儿,他们还有这一份必须去承担的责任,为了自己,更为了手底下的三万蜀兵。

    郭喜军柔和问道:“那以武王殿下的意思来看,我们常帮应该如何自处?”

    是很柔和的在问,大概在市井混迹了数十年,磨掉了郭喜军昔年的棱角,想当年,郭喜军也是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主儿。

    龙辉不会无缘无故的来到这里。

    他说道:“拜月山庄才是苍云城真正的主人,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马匹生意,更在于他们的人脉。”

    “拜月山庄那位极为年轻的主人,从不正面和你们常帮交涉,自然是有恃无恐。”

    “我家王爷的意思是,苍云城的油水,四六分成,你们是四。”

    “长久下去,能维持住拜月山庄主家的面子,二来也能增进你们和拜月山庄的联系,规矩和法则这种东西,初期的时候很难建立,可时间长了以后也就习惯了。”

    “我也知晓二位前辈有着经天纬地之才,可眼下的二位,手上没有那么大的筹码。”

    “只能妥协。”

    话说到这里,郭喜军和秦广鲁敏锐的嗅到了战争的味道。

    据他们所知,大魏境内的妖兽,狂乱不止,严重损耗了大魏的军力。

    若在这个节骨眼,西边大秦铁骑奔腾而来,也的确够大魏头大的。

    而苍云城这里自然会成为战场,三万大军,听上去不是很多,可到了关键时刻,一场大仗的成败,也许这三万大军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个稻草不是很重,可也要取决于用在什么地方上。

    秦广鲁直言道:“以武王殿下的意思来看,只要我们和拜月山庄相安无事,也能延缓大秦与大魏交战的日子,具体能延缓多长的日子,也要看局势发展到了哪一步?”

    龙辉很欣赏秦广鲁,比较起郭喜军,龙辉更欣赏秦广鲁在统兵作战时的霸道与诡道。

    直来直去,偶尔出于附庸风雅的心思,耍点小聪明,也能徒增乐趣。

    老是闷沉沉的,人生该多无趣啊。

    龙辉应道:“这是武王殿下令我传达给二位的意思,可据我所知,武王殿下一向都是两层意思,我和二位前辈能理解的意思,只是这一重,另外一宠,两位前辈也不要猜测了。”

    “就连我,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能成为武王的男人,不仅仅是武力过人,肚子里没有点真才实学,是成不了王爷的。

    大魏的武夫有很多,昔年也不乏一些万人敌。

    可大魏只有一个武王。

    郭喜军问了另外一个问题,道:“若是拜月山庄的那位小主人要和我们常帮作对呢?”

    “没了常帮,拜月山庄能得到的油水会比现在多出很多来。”

    都在一个池子里,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实际上有联系的地方多了去了。

    因为谁也不知道拜月山庄在盐铁生意这笔稳赚不赔的生意上,下了多少功夫。

    谁也不清楚,常帮日后会不会也走上贩卖战马的路子。

    两足鼎立,早晚都会变成一足鼎立,若是三足鼎立的话,倒也能勉强维持大局的平衡。

    龙辉说道:“那位小主人,不会为难你们的,他是一个很有志气的少年,我不曾见过,可我知晓。”

    “他身边也有着谋士,也有着家臣。”

    “许多你们能考虑到的事情,那位小主人也能考虑到。”

    “上了年纪的人,大概在人情世故和人生阅历这方面会比年轻人的底蕴深厚一些。”

    “可涉及到了利益,涉及到了消遣,少年人的脑袋瓜子,在很多时候都比上了年纪的人好使很多。”

    “只要你们愿意让出一步,拜月山庄也会让出一步,多出来的那笔油水,大概也会流向苍云城的百姓家。”

    “你们是外人,对苍云城终归没有情怀可言。”

    “可那位小主人,还是有着情怀,可也不要过分的消耗少年情怀,情怀消耗殆尽,你们也会面临灭顶之灾。”

    话都说得如此透彻了,郭喜军和秦广鲁也没有反驳。

    他们不曾见过拜月山庄的那位小主人。

    可心里想着,一个小崽子而已,眼光没那么毒辣,脑袋瓜子也没那么好使吧。

    上了年纪的人坑害年轻人,有着十拿九稳的把握。

    可年轻人若是成心针对上了年纪的人,即便不会成功,也会两败俱伤。

    通常而言,老人家坑害年轻人,也坑害不到哪里去,毕竟年轻人还年轻。

    可年轻人报复起上了年纪的人,是真的可以狠下心的,还是无欲则刚的那种狠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