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江湖不老
    任何地方,对于别人而言,都是遥不可及的远方。

    任何对方,对于孤魂野鬼而言,都是家乡。

    作为一座边缘之城,苍云城有许多油水很厚的事情。

    西蜀双壁率领三万蜀兵来到这里之后,也没有攻城拔寨,更没有打乱苍云城本有的规矩和秩序。

    和许多江湖豪强一样,郭喜军和秦广鲁也干上了贩卖盐铁的生意,并成立了帮派,取名“常帮。”

    常,古称之为大蛇。

    大蛇入海,则化龙。

    可苍云城没有海,倒是临近大秦的秦岭,在这里看看能否沾染一星半点的龙游之气,让常帮好生壮大一番。

    随着常帮成立,苍云城这里的格局自然而然的出现了两族鼎立的局面。

    拜月山庄一如既往超然在上,有着一座私人马场,便意味着有着源源不断的入账。

    听闻拜月山庄换了一位新的主人,还是一个少年,那少年也没有想象之中的孱弱不堪,反倒是颇有志气。

    自从接手了拜月山庄之后,大主户多了很多,马场的经营,也比以前圆润了很多,运气也还不错,听闻今年有三千甲等战马下了崽子,再有几年,又是几大千的甲等战马。

    至于其余的乙等战马,快马等,也有蒸蒸日上的趋势。

    换了主人,便等于换了天,好在那少年是英武非凡的少年,扛起了整个拜月山庄。

    苍云城东面的一座大宅院里面,郭喜军和秦广鲁一如既往地下棋,在棋盘上厮杀,便等于在心里厮杀。

    张美娘在渝州的那家客栈也算是盘让出去了,来到苍云城后,就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妇道人家,主管灶台上的事情。

    落子无悔,今日的棋局,郭喜军占据了下风,秦广鲁处于上风。

    走错了一步棋,郭喜军很想反悔,但也反不起来。

    轻声说道:“如今苍云城的生意,也被我们几乎垄断了,许多江湖豪强,也归拢到了我们常帮里面,自然要和拜月山庄两足鼎立了。”

    “他们是贩卖马匹的生意,我们是贩卖盐铁的生意,看似不矛盾。”

    “可都一个池子里面,又难免出现了这样的那样的竞争。”

    “前些日子,拜月山庄的人杀了我们一个兄弟,过了两天,我们常帮的人,又杀了拜月山庄的一个伙计。”

    “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的。”

    常帮不同于拜月山庄。

    拜月山庄是苍云城世代传承的一尊庞然大物,根基颇深,在两国的庙堂之上,也有着错综复杂的人脉。

    而常帮,虽然声势浩大,可终归立足未稳,细算起来,也只是一个较大的江湖帮派罢了。

    真的比较起家底儿,和人家拜月山庄还真的不在一个档次上。

    起码拜月山庄,做的是正经生意,又有着不薄的油水。

    要是两个庞然大物打起来的话,苍云城注定血流成河。

    秦广鲁歪嘴笑道:“拜月山庄里的那个小崽子,像是突然崛起的,年纪虽然小,可也有些手段,我一直寻思着和那位小崽子见上一面,商量一些事情。”

    “可那位小崽子始终都不曾正面回复,对于拜月山庄和常帮之间的竞争,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打算。”

    “不知道是我们上了年纪,不懂少年人的想法。”

    “还是那个少年人,本身就有恃无恐呢。”

    “比谁的银子多,咱们是比不过那位小少爷的,可比谁打架厉害,那个小少爷可就不是咱们常帮的对手了。”

    于此时,门外的护院一路小跑进来,站在台阶下面,双手行礼禀告道:“两位大人,外面有人求见。”

    刚来苍云城的时候,郭喜军和秦广鲁为了尽快的融入苍云城,不管是谁来拜访,他们都需要亲自接待,好酒好肉的伺候着,不说是拉拢人脉了,起码也要有着拜码头的样子。

    到了如今,虽然立足不稳,可也有了一些家底儿,不管是心里还是身子骨,都硬气了不少。

    整日都在待人接物,这种日子很无味,郭喜军和秦广鲁也有些厌倦了,又不是战时,何须那么的麻烦和虚伪。

    郭喜军落下一子,柔声问道:“又是哪位大人物来了?”

    护院道:“他说他来自于武王府。”

    郭喜军和秦广鲁神色一凝。

    本以为来的人是苍云城的地方豪强,却没有想到是远方的过江龙。

    两人对视了一眼,下意识的想到了武王庶子。

    秦广鲁问道:“那人是不是骑着万里烟云照?”

    护院摇头道:“不是,是龙鳞天马。”

    这一下郭喜军和秦广鲁有些迷糊了,对护院说道:“贵客来了,快让他进来。”

    护院徐徐退下,郭喜军和秦广鲁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

    同武王府,他们除了和武王次子元麟,庶子元正接触过之外,再也没有其余的人,这一次来的人骑着龙鳞天马,能有这样的坐骑,想来也是武王元铁山的心腹。

    不多久后,一位面相硬朗,轮廓挺拔,五分恶相,五分善相的男子骑着龙鳞天马进来了。

    一双羽翼,浑身覆盖龙鳞,马蹄处的腕毛呈祥云之状,眸子漆黑如墨,羽翼微微摆动之间,透出阵阵雷鸣。

    郭喜军和秦广鲁起身,暂时将棋局搁置一旁。

    西蜀双壁微微作揖,郭喜军柔和问道:“敢问阁下怎么称呼?”

    来到主人家的庭院里面,还不下马,是在找死的边缘试探。

    可这位来自于武王府,郭喜军和秦广鲁就算想把对方拉下马一顿毒打,也得考虑一下后果。

    龙辉轻盈一跃,跳下了龙鳞天马,也没有回礼,而是笔直的站在那里,不卑不亢道:“在下龙辉,奉武王殿下之令,前来和二位商量一些事情。”

    郭喜军和秦广鲁已然看出,这是武王元铁山心腹中的心腹。

    否则也不敢在他们的面前如此托大。

    可细想一番,能成为元铁山的心腹,本事自然是过硬的。

    秦广鲁探出一只手邀请道:“既然是商量事情,还请来大堂里说话。”

    龙辉缓步走上了进入大堂的门前台阶,也没有对周围的景物有所好奇,只是想着,西蜀双壁都沦落成为江湖豪强了,觉得这件事略有些悲凉。

    将军老了,可江湖不老。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