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走人
    石头山上,苦力们依序排队,等着背负石头。

    前方的乱石成堆,亦有苦力艰难的摆动石头的位置,好让背夫更容易背负起身。

    李尘乘风而来,潇洒如意。

    如同鹰隼般的眸光,扫视而过,一眼就看见了李鼎。

    穿着破布麻衣,光着膀子,刚背负起了两颗石头,准备下山。

    随着李尘的到来,这里引来了一阵惊呼,可以乘风而行的人,对于寻常百姓而言,几乎属于天上神仙般的人物了。

    惊呼声逐渐扩大,刚走了没几步的李鼎,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尘。

    李尘也看着李鼎,眼角略有些湿润,轻声道:“这些日子以来,你过得不错啊。”

    李鼎的鼻子微微抽搐,有千言万语要说,可真的见到自己的哥哥了,也不知道到底说些什么,脸上堆满了笑容,露出一副雪白的牙口,和暗黄色的体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对于这对兄弟来说,日子过得不错,大概就是人还活着还没有饿死。

    李尘柔声道:“你先背负着石头下去,我也来帮你,之后的事情,待会儿方便的时候再说。”

    李鼎重重的点了点头,鼻涕有些不稳当,差一点吃进了嘴巴里。

    周围的苦力,不太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大概是觉得力气最大的李鼎,有着一位还算不错的亲戚哥哥吧。

    李尘没有多余的磨叽,大袖一挥,二十颗大石头漂浮而起,接着转身乘风而行下山,二十颗大石头就像是信鸽一般,老老实实的追随在李尘身后。

    一个人,可以乘风而行,可以席卷二十多颗大石头,这场面,让苦力们连连叫好。

    虽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石头山里的确是热闹了起来。

    李鼎看着哥哥潇洒如意的背影,咧着嘴一笑,心里默默的说道:“要是我也这样干,会不会也和哥哥一样潇洒,算了,我一直都很低调,哪怕见到了哥哥,还是要低调下去。”

    “在人家的地盘里,低调总是好的。”

    很快,李尘在天空中伟岸的风采,从石头山下蔓延至石头上下。

    微微挥手,二十颗大石头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了辎重车辆上。

    凉亭里,李钰的瞳孔微微收缩,轻声道:“看来你这位伙计,真元不是一般的雄厚啊。”

    元正也没有假惺惺的客套一番,笑道:“他在象境中期,大概是因为体质不同,修行的功法不同,才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运输石头。”

    “若不是害怕误伤了人,引发恐慌,也不至于一次就带上二十颗大石头飞下来。”

    李钰笑了笑,没有说话,有些时候,江湖高于庙堂,不是没有道理的。

    一次二十颗石头,想要凑齐五百颗石头,只需要上山下山二十五次。

    今日石头山的进展,因为李尘的缘故,自然要比平日里快出很多来。

    可眼下,也出现了看热闹的情况,许多苦力和军士们眼巴巴的看着李尘,满脸羡慕。

    李钰身旁的一位随从高声喊道:“看什么看,人家一次可以带着二十颗石头下来,你们要是还干看着,当心没活儿干,没银子挣了。”

    这一嗓子过后,苦力们瞬间清醒,上山的苦力,都比平日里的脚步快上了三分有余。

    要真的没活儿干,没银子挣,对于这些苦力而言,还真的是有苦难言。

    希望这位天上神仙般的人物,不要和他们这些苦力抢活干了。

    没一会儿,元正就看到了步履轻快地李鼎屁颠屁颠的背着两颗大石头下来了。

    会心一笑道:“这样的地方,其实才是磨砺心智最好的地方,若真的可以静下心来,也可以让自己的武道修为有所长进。”

    李钰难为情的说道:“起初我以为李鼎只是一个怂包,未曾想到,也是掖着藏着的主儿,这一次是我看走眼了。”

    元正道:“不,你并没有看走眼,他只是还没破开胆子,大概这一次带着他去妖兽山脉里历练一番过后,他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了。”

    李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人看事,真的不敢过于片面了。

    若非李鼎的身份特殊,李钰还真的没有这种警悟。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后,李尘完成了任务,单独让五百颗大石头放在了辎重车辆上,还不算李鼎靠蛮劲背负的。

    李尘带着李鼎,在众人羡慕的眸光中,来到了这个亭子。

    见到元正也在这里,李鼎亦是说不出的欣喜,这一下可好了,不但遇到了哥哥,还遇到了恩人。

    可细想起来,这一次又欠下了元正一份很大的人情。

    李钰也没有同李鼎说话,而是令随从交给了李鼎五两银子。

    对元正说道:“这一次也不算是坏了规矩,你们可以带着李鼎离开了。”

    “多谢将军的善意,就此别过。”元正起身微鞠一躬道。

    李钰淡然一笑道:“有缘再见吧,上一次我记得,若有机会,你可以让雍州城内的李家大院里来找我,也没有想到会是在这石头山里见面。”

    “我很好奇,下一次我们见面,会是在什么地方上。”

    元正心领神会的笑了笑,说道:“也许和这一次一样,都是意想不到的地方。”

    李钰起身抱拳道:“我还有公务在身,恕不远送了。”

    元正郑重的双手作揖道:“有缘再见。”

    如今,也算是干成了一件大事情,失散的人可以重逢,有缘的人,终归还会再见。

    离开石头山后,李鼎欣喜之余也有些懵。

    元正赞赏道:“不错,懂得隐藏于市井之中了,还挣了五两银子。”

    李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和公子你比较起来,还相差甚远,这一次若不是公子,也不知晓什么时候才能和大哥重逢。”

    李尘将事情的经过大概讲解了一遍,李鼎听得云里雾里,也觉得有些光怪陆离。

    流浪的人,遇到光怪陆离的事情,也并非什么奇怪的事情。

    元正洒脱道:“无妨,我喜欢将人们聚在一起。”

    李鼎这时候说道:“我挣了五两银子,我们待会儿找个馆子,好好地吃他一顿,慰劳一下咱们的五脏庙。”

    五两银子,还是李鼎凭自己的气力挣出来的,对于李鼎而言,也是一个大数目了。

    元正呵呵笑道:“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可不能随意消遣,再说了,五两银子而已,又能吃到什么好吃的,还是我请你把,这五两银子你好好拿着,日后要是有个急事,也不烫手。”

    李鼎傻乎乎的笑了笑,也是,五两银子,对于元正而言实在是过于轻浮了。

    他也知道大哥和元正在咸阳城里的所作所为,那么多的金元宝,又岂会缺这五两银子。

    回到城南客栈后面的庭院里,元正懒散的靠在了椅子上,李鼎则进入浴池里泡澡,好不容易遇见了,自然要将身上的晦气洗的干干净净的。

    李尘道:“我们接下来该当如何,继续在雍州,还是去别的地方?”

    大夏以北有北海,北海有駮马。

    元正想了想道:“等你的弟弟洗完澡之后,你可以带着他出去换一身体面的衣裳,也不一定要锦衣玉带,看个人喜好。”

    “接下来是咱们三个人行走江湖了,要潇洒体面一些,也不能过于张扬了。”

    “你已经学会了读书写字,虽然半生不熟,可你的弟弟还没有,你就作为老师,好生教导一下你的弟弟吧。”

    李尘轻声道:“我也打算将《生死印》传授给李鼎,我和他共同修行。”

    当哥哥的就要爱护自己的弟弟,哥哥有什么好东西,自然也要和弟弟分享。

    元正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读书写字,才能让你们看到更加辽阔的世界,亦是一种修行。”

    “而《生死印》也不适合李鼎,可能会害了他。”

    “《生死印》亦正亦邪,你的弟弟有点太老实了,领略不了里面的精华,容易走火入魔。”

    “至于你的弟弟,适合修行大巧不工的功法,可暂时也没那么适合他的功法,先看看吧,毕竟功法这种东西不是可以用银子来衡量的。”

    李尘恍然大悟,自己的弟弟哪里都好,就是太老实了。

    但愿学会读书写字以后,脑袋瓜子可以灵光一点。

    元正陷入了沉思,他还想要在大秦转转,看看能不能在机缘巧合之下,遇到师姐单容。

    也很想知道,一路向北的东方明月到底去干什么了。

    可大秦终归不是久留之地,天魔宗那里还需要防范着。

    诸侯的路,是艰辛孤独的,元正这会儿有些感触了,带着李尘和李鼎浪迹江湖,自己则是当家做主,安排着下一场旅途。

    这也算是一星半点的诸侯气。

    沉思良久后,元正说道:“去大夏吧,那里有着你喜欢的坐骑,去了大夏,起码有着可以去做的事情,走完大夏之后,就去大周。”

    “先一步一步慢慢来,路还长呢。”

    李尘微鞠一躬,便徐徐退下了。

    元正摩挲狱魔的剑鞘,一股王者之气侵入其中,狱魔不安分的剑魂,一下子老实了很多。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