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推演计算
    跑路这种事情,最重要的只有两样。

    一者是路线,若是连下一个落脚点都没有的话,就难办了。

    二者是坐骑,没有一头称心如意的坐骑,也难免会被后面的人追上来。

    元正和李尘面对的就是这两个棘手的问题。

    路线,不回大魏的话,还真没有一个合适的路线。

    坐骑,元正有万里烟云照,可李尘没有,只能乘风而行,也会被天魔宗的高手追上。

    偏偏万里烟云照除了主人之外,其余人等,也无法骑乘。

    元正好奇问道:“你拥有鹏族神通,能否尝试一下化作一只雏鸟,趴在我的肩头上,我也好带着你离开这里。”

    咸阳之外,官道四通八达,每日都有人进入咸阳,每日都有人离开咸阳。

    李尘难为情的说道:“没试过,眼下虽不担心那颗内丹对我有所反噬,可化为鹏鸟,我也不能改变体型大小,且化为鹏鸟之后,我可能再也没有做人的机会了。”

    元正心领神会道:“明白,我懂。”

    咸阳外是官道,暗中有大秦的斥候,天魔宗的人即便是来了,也不会轻易露面。

    元正骑着高头大马,在前面疾驰,李尘乘风而行,在后面跟着,画面有些诡异。

    “我们此去雍州,顺势打听一下你弟弟的下落,越过苍云城之后,距离最近的州郡,就是雍州了,你的弟弟可能在雍州某个馆子里面当伙计,也有可能在某座山里过着苟且偷生的日子。”

    李尘神情复杂,若真是这样就好了,也不知晓自己的弟弟是否还活着。

    在官道上疾驰很久之后,李尘终归是有些力不从心了,只能停止乘风而行,选择步行。

    元正也下马了,高头大马再度化作了一只金丝雀,站在了元正的肩膀上。

    今晚的月色不错,深夜里,鹧鸪的叫声很入耳。

    两人一路步行,有说有笑,元正的手一直放在狱魔的剑柄上,他们深知,离开咸阳足够远的时候,天魔宗的高手就会出现。

    这一次,不仅仅是铤而走险那么简单。

    走着走着,一股无形的巨力就落在了元正和李尘的身上,一片乌云遮住了月光。

    刹那之间,元正拔出狱魔,一剑对准那片乌云横扫而出,纵剑意冲天而上,撕开了一道口子,落在他们身上的压力骤减。

    官道两旁,嗖嗖嗖的出现了多位面部覆甲的高手。

    正前方,一位穿着黑衣斗篷的人挡住了元正和李尘的去路。

    看不清脸,可能看到一双血色的双眼。

    幽幽说道:“公子手中之剑不同凡响,若给公子足够的时间,日后也能成为武道巨擘,可为何要同我们天魔宗为敌呢?”

    声音有些沧桑,判断不出具体的年龄。

    可流露出的威压,让元正和李尘知晓今夜是没戏了。

    起码在化境,即便是元正和李尘联手,奋力一击,也杀不出一条血路。

    元正平静道:“我伙计凭本事的得到的东西,岂能拱手送人?”

    那人无悲无喜道:“难道公子真的不知晓《生死印》是我天魔宗的?”

    元正冷笑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如果真的是你天魔宗的,又岂会在一片妖兽山脉里出现,又怎么恰好被我的伙计捡到?”

    李尘应道:“这天底下东西,莫非都是你天魔宗的,在我看来,是谁捡到了,就是谁的。”

    那人没有回应了,探出一只手,元正和李尘顿觉咽喉被卡住,接着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

    只需要稍微用力,元正和李尘的咽喉就会碎裂。

    一股细微的真元,在元正和李尘的身上如毒蛇般游走徘徊。

    那人疑惑道:“《生死印》呢?怎么不见踪迹?”

    李尘强憋着一口气,艰难应道:“那么重要的东西,你觉得我会随身携带吗?”

    读书写字一来,李尘认识了字,虽然没有认全,可是将《生死印》上的法诀认全了,记在心里,清清楚楚的记在心里。

    忽然之间,元正和李尘掉在了地上,被卡住喉咙的感觉消失了,两人都在大口喘息之中。

    隐约能够感觉到,一股惊天动地的真元在这里横扫而过,周围的虚空一阵幻灭。

    等他们抬起头的时候,天魔宗的高手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地上。

    站在元正眼前的,是一位戴着银色面具的高大男人,黑发如墨,英武不凡。

    元正震惊道:“师傅,你怎么来了?”

    大概在每一个关键时刻,师傅都会出现,可元正万万没有想到,师傅也会来到大秦的领地。

    细想一下,到了天境,这天底下哪里去不得?

    神秘人的目光聚集在元正腰间狱魔上,轻声道:“我若是不来的话,你可就死定了,还指望你日后让开花出鞘呢。”

    至于李尘,神秘人只是大概的看了一眼。

    李尘这会儿,心里七上八下,虽然不知晓这位神秘人到底有多厉害,可能轻易击杀天魔宗的高手,便知晓这位神秘人的武道修为,是世间武夫无法逾越的一座丰碑。

    元正微微调息了一下,顺了一口气,被人以真元掐住脖子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说道:“师傅难道知道我在咸阳,有点不放心我,才一路追随?”

    元正心里对师傅是极为崇拜和感恩的,没有师傅,大概在离开瀚州不久之后,他就死了。

    在西蜀的时候,元正应该也活不长。

    这一次更是如此,师傅若是不出现,他和李尘必死无疑。

    神秘人沉声道:“我也一直都在找你,恰好遇到了。”

    元正一脸迷惑道:“师傅找我,莫非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神秘人道:“如今武王世子的位置快要落实了,就是你的大哥元青,等你及冠之年回去之后,也就是你大哥的大日子了。”

    “还有三四年的时间,你就可以回去了,到了那时候,你回去仅仅是带着一柄有剑鞘的凶剑,是远远不够的。”

    “虽说你大哥和你二哥不会将你如何,可你也不太可能肆无忌惮的游走江湖了。”

    到了那时,很多事不是元铁山说了算,也不是元青说了算。

    更不是元青和元麟说了算。

    是由局势说了算,形势比人强,自古如此。

    元正有些索然无味的低下了头,问道:“我已经开始修行诸侯剑了,大概什么时候能大成,我也不知晓,还希望师傅明示。”

    神秘人对元正还是满意的,起码来到了大秦帝国的帝都,教一个未来的猛将读书写字,这种事情,在江湖上传扬出去,也是颇为长脸的。

    长脸归长脸,毕竟长脸这种事情,是不能当饭吃的。

    “你自己打算如何?”神秘人反问道。

    元正实话实说道:“我也不想回到大魏,在秦国我一定要把场子找回来,也要将李尘的弟弟找到,随后去游历大周和大夏。”

    “诸侯剑的修行,就是需要了解世界各地的风土人情,人文地理。”

    虽说继承了鬼谷绝学,可鬼谷绝学,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修成的。

    神秘人语重心长的说道:“本来将天魔宗这个麻烦交给你自己去解决的,可也没办法,只能帮你一把了。”

    “我将天魔宗的老巢告知了大秦君主,你们两个也无需担忧天魔宗的追杀了。”

    “也许你自己选择的路是对的,我也不好评断,你的另一位师傅能让你放开手脚的出来修行诸侯剑,想来也有着更深一层的缘由。”

    另一位师傅,自然就是鬼谷子了。

    便是神秘人,都不知晓鬼谷子的心里到底盘算着什么事情,为何又选择了元正作为关门弟子。

    元正喜出望外,深鞠一躬道:“多谢师傅仗义出手。”

    至于师傅是怎么找到天魔宗老巢的,又是如何和大秦君主接上头的。

    这些事情元正不知道,也不去问,既然师傅总是能做到常人做不到的事情,那么习惯就好。

    老是去思索一件自己得不到答案的事情,也是耗损神思,折损寿元的事情。

    神秘人道:“找到另外一个人,在茫茫大秦里面是不太容易,既然你修行了《沧海**》,不如运用沧海**里的星象卦术,仔细推演计算一遍应该会有所收获的。”

    元正运用《沧海**》时,多数都用来杀人应敌,至于里面的星象卦术,元正也没有用过。

    不过遇到风水好的地方和不好的地方,元正总是能一眼看出来。

    元正无奈道:“我没有试过,我对《沧海**》的掌握也没有到达炉火纯青的地步,如今修行剑道和其余的功法,已经让我筋疲力尽了,既然师傅这么提醒,事后我去试一试。”

    神秘人这一次没有批评元正。

    鬼谷绝学,听上去是很唬人,也是真的厉害。

    可想要修行大成,是没那么容易的。

    他知道元正修行的是纵横剑道,可神秘人当年也见识过子夜和卜桑两位高人的剑道,元正的剑道和人家比较起来,真的是不值一提。

    辛苦的确是辛苦,毕竟还是一个不到及冠之年的少年。

    神秘人头一次安慰道:“这就是你的路,需要你自己去走。”

    元正了然于心,诉苦这种事情不是元正喜欢去做的事情,诉苦也是最无聊的事情,对于强者而言。

    “近日以来,可能我也有些琐事抽不开身,也无法继续保护你了,一路小心。”神秘人轻声道。

    元正没有询问,重重的点了点头,他不喜欢被人保护,可有人如此在意自己,元正心里也高兴。

    同从前一样,神秘人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

    元正深呼吸了一口气道:“这一下好了,咱们两个算是身轻如燕了,天魔宗终归给自己惹上了麻烦。”

    李尘心有余悸道:“你的师傅,真乃神人也。”

    元正很想说,师傅到底有多神,他自己都不知道。

    总共三位师傅,唐峰的深浅,元正是知道的。

    可眼前这位师傅,和秦岭深处的那一位师尊,都是深不可测的大人物。

    “找个吹不到风的地方,暂时休息一下,然后我尽量用《沧海**》推演计算一遍,你也不要抱着太大的希望,我功力尚浅,这件事我心里没数。”元正道。

    李尘很想要找到自己失踪的弟弟,可他也明白,有些事真的不能强求。

    继续顺着官道往前走,遮住月光的那片乌云散去了。

    不久之后,元正和李尘离开官道,进入了一片山林里,大半晚上的,扛把子肚子也饿了。

    山林里面,元正和李尘寻到了一处洞穴,点燃篝火,和上一次逃亡的景象实在是太类似。

    元正盘膝而坐,他记得李鼎的特征,一些风水气运上的术法义理,元正也知晓怎么运用,可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功力能不能让自己做到那件事。

    运转真元,元正身后浮现出了日月星辰的异象,银河璀璨无垠,日月同辉。

    山洞里光彩照人,真元磅礴绵长。

    推演计算这种事情,是最为耗损心神的事情。

    才开始不久,元正体内真元便消耗了一小半,脸色略有些苍白。

    李尘一边护法,一边静静的等候着。

    大概过了半柱香时间,元正睁开了迷蒙的双眼,呈现一抹淡紫色的光辉。

    李尘也不着急询问,有些事真的不能急。

    元正吐出了一口浊气,剑鞘里的狱魔发出剑鸣,企图趁着元正虚弱的时候,要了元正的命。

    还好,开花的剑鸣克制住了狱魔,否则这个山洞注定是要剑气纵横了。

    元正难为情的说道:“还真的是在雍州,可你们兄弟两人都背负了一份气运,无法探查到具体位置,恐怕要到了雍州之后,才能继续探索。”

    李尘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的弟弟还活着。

    元正想了想李尘和李鼎兄弟两人,命运坎坷不说,后来又强行脱胎换骨。

    而在脱胎换骨之前,他们就背负了一份气运,可元正功力尚浅,还真不知晓这份气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气运一说,玄乎其玄,可见又不可见。

    可元正明白,世间万物,无论山川地势还是王侯将相,或是妖族王权,其实都受着无形的气运影响,才演化出了有迹可循的规律。

    元正问了一个另外一个问题:“你喜欢什么样的坐骑?”

    李尘愣了一下,不知所措。

    元正道:“既然我都能推演计算,不妨在大秦给你寻上一头称心如意的坐骑,不然以后跑路,我能跑利索,你就不好说了。”

    李尘恍然大悟,然后陷入了沉思……

    (笔趣库 www.biquku.com)